這個回答讓魏一恆猛地欺到了乾元的面前,他身上的邪氣已經完全暴漲而出,彷彿只要一出手,就能夠毀天滅地。

但是,乾元卻是沒有半點動彈,他不動如山,彷彿沒有任何的感受一般。

乾元這會兒只要一掌就能夠殺了乾元。

林天也恨不得乾元出手,直接殺了乾元。

他則會兒已經開始拚命地掙扎,而且是越來越狠地掙扎,體力的靈氣暴涌而出,身上束縛住林天的靈氣開始出現問題。

魏一恆恨不得立即殺了乾元,可再恨不得他也不能動這個手,他知道,乾元是一定知道林文寶和陸香玉在哪裡的。

靈山派一共只有不到九個人知道林文寶夫婦在哪裡,只有乾元最有可能說出他們他們夫婦的所在。

「真的是沒想到啊,魏一恆,堂堂七煞門的門主,竟然是林文寶的兄弟!」老妖猴這會兒突然插嘴了。

「乾元,你不說,是覺得林文寶丟了你們靈山派的臉嗎?真不知道你們靈山派是怎麼教的,噢,應該說,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教的。」

老妖猴說著,一臉回憶起來的模樣道:「要知道,當年那會兒,林文寶可是人人都想要的弟子,我的師兄也曾私底下找過他,招募過他,許諾了他諸多的東西,可他卻還是選擇了你們靈山派。

然而,那麼好的一個苗子,你看看被你們靈山派給教成什麼樣子了!竟然跑去泡魔教的妖女,還生下了一個林家都不認的孽障!」老妖猴笑了起來。

林天握緊了拳頭,眼神如死神一般地盯著老妖猴。

也就是林天這會兒無法動彈,否則,即便是死,林天也會直接衝過去。

林天雖然無法動彈,但是,他的舅舅魏一恆動的了。

魏一恆一掌轟向老妖猴。

老妖猴卻是早已經防備著了,他單手劃了一個圓,而後前後一個拉伸,手上多出來了一根木棍。

他將木棍猛地飛射向魏一恆。

「砰」魏一恆打開木棍,兩步已經趕到了老妖猴的面前,一記超重力轟了出去!

老妖猴感覺到了強力的壓迫,即刻後撤出來一大步,同時他引動手上的靈氣,那木棍直接朝魏一恆的後背飛射過去。

魏一恆沒有看後背,只是單手往身後伸出去。

然而,突然之間,那木棍竟然變的十分之大,而且還在繼續變大!

這一招自然也是「偷師」孫大聖的了。

他林天暗暗罵老妖猴不要臉。

魏一恆這一次的超重力直接被反彈了過去,差點造成內傷。

「一個小人物,還敢在我面前放肆!」老妖猴突然之間前沖了起來,他竟然一下子就把魏一恆的超重力給破掉了!

「大聖破天!」老妖猴突然之間猶如一發火箭一般,拳頭舉高,整個人卻又如一隻猴子一般,從石頭裡面破出。

瞬息之間,他的靈氣全部蓄積在拳頭上,周圍的空氣劇烈波動,好幾根結晶掉落下來,空間隱約扭曲。

其他人幾乎還沒有看清楚,他的拳頭已經轟到了魏一恆的身前。

「猴拳而已,大聖?」魏一恆沒有任何的動彈。

「超重力,失重!」魏一恆的邪氣涌動在身前,形成了一個並不大的圓體。

老妖猴的那一拳打了進去。

結果他的那一記殺招竟然瞬間彷彿打進了黑洞里似的,並且接下來,更加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老妖猴的身體完全陷入進去!

而後,那一個邪氣的圓體就完全籠罩在了老妖猴的身上。

老妖猴開始慌張起來,他的身體輕飄飄的的,處於失重的狀況,彷彿到了太空上。

「你對我做了什麼……」老妖猴不斷湧出靈氣,他料定,只要能夠衝破那一些邪氣,就能夠改變眼前的情況。

但是,他的靈氣涌動出來,也完全失重了,根本不受他控制一般。

而接下來,魏一恆猛然高高跳起,他手上結印,這結印的速度極其快速。

隨著結印的成功,那圓體越來越大,猛然間散開了,形成了一個更大的球體。

這球體籠罩著老妖猴,老妖猴嘗試了好幾次仍舊是一點都沒有辦法衝破的了,他的靈氣也在繼續散出,但是靈氣仍舊無法聚集。

魏一恆一個疾速衝刺,也進入到了失重的球體之中。

老妖猴看魏一恆的身體也在漂浮著,不禁微笑了起來,心裏面盤算了起來,「他這是想要進來殺我,可我是那麼好動的嗎?

我失重,他也失重,只要我能夠一直躲避,他又能夠奈我何呢?」

就在這個想法剛剛從他腦海里閃出來不到一秒鐘,魏一恆已經出現在他的身旁。

老妖猴大驚失色,他努力躲避的同時,問道:「你明明也已經失重了,為什麼還能夠……」

「為什麼?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因為這失重是我製造的環境,你見過造物主被自身的物件給給控制住的嗎?」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魏一恆問道。

老妖猴一愣,他剛要開口大罵起來,但是話到了嘴邊,就已經挨了魏一恆的一拳。

魏一恆在失重的情況下,在圓體之中,一拳,兩拳,三拳……他每打一拳就喝道:「文寶,我大哥,不容任何人來侮辱!香玉,我姐姐,誰都不能罵!」

老妖猴很快就被打的嘴角有鮮血出現了,他忍著劇痛,看準了旁邊的一個位置。

那個位置,失重的邪氣球體相對薄弱一些,而後,借著老妖猴的拳頭,讓自己被打了過去。

到了旁邊的位置,他忍著已經受了重傷的身體,靈氣瞬間大量湧出。

借著這一股力道,將身體給彈飛了出去。

「別想跑!」魏一恆立即追了上去。

但是,還是讓狡猾的老妖猴給到了外面去。

老妖猴瞬間落地,他這會兒看到魏一恆已經追殺而來,而且,魏一恆這一次試出來了更加可怕的殺招!

「乾元,你不救我了嗎?」老妖猴大聲吼了起來,這一吼,因為他剛剛受了重傷,身體里有鮮血直接吐了出來。

乾元原本是不想要出手的,但是,看著老妖猴,他在最後一刻還是搖了搖頭,一個箭步沖了過去。

他單手劃了一個圓,一掌朝上面頂過去,那單手划的圓竟然是變成了一個八卦,這八卦而且完全是「陽」的一面。

也就是說,這個八卦和其他的很多八卦非常不一樣,其他的一些八卦呢,兩面是一樣的,但是他這個靈氣形成的八卦,一面是陰的,另一面是陽的。

陽氣盛,助漲靈氣的氣勢。

魏一恆轟下來的是邪氣,邪氣屬於陰,陰撞陽,根本討不到半點好處的!

「砰」瞬息之間,一道強勢的靈氣波動圈層蕩漾開來,竟然是讓整個洞穴都有些晃動起來。

果然,魏一恆的身體被反而震飛,倒退了出去。

「乾元,你幹什麼!老妖猴侮辱我兄弟,你不想管你徒弟的名聲,我還不能管的嗎?」魏一恆喝問道,「我今天要殺他,你是非要跟我作對的嗎?」

「乾元,你可聽好了,你要是讓他殺了我,你今天也肯定得交代在這裡!他的實力遠超你我,你我聯手,只怕是頂多跟他打個平手,或者正好從這裡逃走!」老妖猴也是非常怕死,在地上就瘋狂地喊叫起來。

乾元沒有搭理他,而是看著魏一恆道:「我救他是因為靈山派慈悲為懷,並非其他原因,魏一恆,我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坐下來好好地談。」

「談?你還好意思跟我說談?你現在的樣子,這麼一副面目可憎的樣子,簡直讓我忍無可忍!」魏一恆後撤一步,頂住了邪氣,身體再前沖了上去。

一記重拳,轟出,這重拳並不一般,因為上面的邪氣跟隨而出,上面燃燒起來了火焰。

火焰,比起先前綁住林天的火焰來說,不知道要大出來了多少!

瞬間,周圍的結晶開始融化,上面都有水滴落下來。

乾元又是劃了一個圈,這一次,他用的是「陰」的那一面來進行阻擋。

同時,他的另一隻手在口袋裡抓出來了兩張符紙,符紙往上面拋飛起來,瞬間,有飄雪落下,這雪在轉眼之間竟然卷了起來,越來越大,龍捲風裡面夾雜著白雪!

白雪之後,乾元一隻手立在胸前,默念起來,一句他們靈山派的咒語,而後一掌拍在那都是雪的龍捲風上面!

「砰……轟隆!」火焰和龍捲風的雪撞擊在一塊,下一個瞬間,「轟隆」聲響不斷,然後就是「呼呼」的聲音,周圍,全都是火焰,全都是風雪,不少人的衣服甚至都被燃燒起來。

也有一塊比較大的火焰,撞在了旁邊的牆壁上,將一排的結晶全部給轟斷落了下來。

這一落下來,又是引起了一陣地震一般的顫動。

頃刻之間,洞穴里已經全都是水汽和霧氣,其他一切都已經看不清了。

魏一恆這會兒氣喘吁吁著,哼哧了兩聲,他四處尋找起來乾元的身體,可偏偏就是沒有能夠找到。

突然之間,他看到了一個身影,就在他的身後。

魏一恆立即轉身,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他的拳頭剛要打出去,他感覺到乾元的手掌落在了他的額頭上面。

魏一恆大驚失色,有一種感覺,馬上就要被乾元給取走性命。

但是,很快,他發覺,這一掌並未有任何的殺氣和攻擊力。

這是怎麼一回事?

魏一恆正捉摸不透,突然之間,腦海之中,有情況出現了!

原來,這一個手掌有著其他的目的! 這一個手掌,讓魏一恆進入到了另外一個空間裡面。

另外一個完全不存在這個世界的虛空世界里!

這個世界是乾元所創,也可以說這個世界是乾元的內心世界。

很多人都有內心的世界,但是能夠做到如乾元這一般具象化出來,讓另外一個人走進來,寥寥無幾。

這樣一個世界,最為身體的地方在於,在這裡面呆上一秒鐘相當於大半個小時,而外面,卻是不會有太多的變化,彷彿只是過了一瞬間似的。

「你幹什麼?」魏一恆看到了眼前的乾元。

乾元還是和剛剛在外面的一樣,平靜地站在那裡,不冷不熱,不,應該是偏於冷,彷彿將一切都給看透了似的。

「我想要跟你說聲對不起,跟文寶和林天說一聲對不起!」老師恭敬道。

「哼!」魏一恆沒有搭理,而是冷冷地看著眼前的乾元,想要看看這個乾元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知道你很憤怒,十分惱火,生氣我這個做師父的對文寶那樣,可當初我別無選擇!」

乾元猛地握緊了拳頭,道:「我可以跟他們去爭執,我可以跟他們去斗,可斗到最後,我一個人怎麼能夠斗的贏?不可能,林佑善一定要殺文寶和香玉,他是天王,有他在,我們贏不了。」

這會兒的魏一恆有些明白過來了,他看向乾元的眼神有些不同起來。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只能是盡量保護好文寶和香玉,我雖然和靈山派的人一起囚禁他們,可是我給予他們最好的一切,除了一些時候……一些我自己無法控制的時候……」

「這一句話是什麼意思?」魏一恆喝道。

「是林佑善,他在暗中搞鬼,他的陰謀很大……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乾元暗暗感傷。

「都這個時候了,為什麼還不能告訴我?如果不能跟我說,你帶我進來是要做什麼?」魏一恆怒氣沖沖。

「我是想要讓你保護好林天!」乾元道。

魏一恆剛剛要罵起來的樣子立即變了,他道:「你知道林天如今的情況嗎?你難道還當林天是過去那個林天?那個曾經你剛剛聽說時候的林天?」

「不管他現在如何,他都不會是林佑善的對手……或許,將來他能夠打敗林佑善,但是現在還做不到!」

「好,其他的我就不跟你多說了,你只要需要記住這一些就可以了!」乾元沒有說的更多了。

這一些是魏一恆在乾元的內心世界里聽到的全部。

等到從乾元的內心世界里出來,外面,還是白茫茫的一片,霧氣正在蕩漾開來。

林天這會兒正在非常努力地朝裡面看過去,可是偏偏卻是什麼都沒有能夠看到。

旁邊摔在地上的老妖猴這會兒已經站起來了,他這會兒看到的是旁邊的一個洞穴。

一個很小的洞穴,這個洞穴就在牆壁上面,確切來說,是剛剛被魏一恆和乾元兩個人的重擊給轟掉的地方。

那個地方裡面出現了一個劍盒!

這一次這一個劍盒比起之前他的孫子去拿的那個劍盒不同,這個劍盒要更加地古舊,看起來就沒有什麼人想要的樣子。

也可以說,這樣一個劍盒才能夠更像是放下寶劍的地方,畢竟不管怎麼說,曾經的先人,不按常理出牌,他應該不會是一個看中「外表」的人。

所以,這個劍盒一定有「問題」!

老妖猴趁著魏一恆和乾元兩個人還在斗,他快步衝刺過去,直接將那個劍盒給拉了出來。

劍盒很重,老妖猴拉了好一會兒。

老妖猴拉出來后,他沒有敢打開了。

先前一個假的劍盒裡面都有著那麼厲害的陣法,這個真的的劍盒裡面,不會有其他的問題嗎?

不,一定會有!

老妖猴,猶豫了一下,突然之間,想到了一個法子,他看著水汽之中的那兩個身影,而後靈氣慢慢涌動出來,籠罩住了那個劍盒,隨後,直接將手裡的劍盒給飛射了過去!

這一瞬間,彷彿變成了一招極其強勢的攻擊了!

因為整個劍盒裹著老妖猴的靈氣,這靈氣十分濃厚,讓人根本看不清,甚至是感知不清楚。

林天這會兒正在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看著魏一恆那裡,他就隱約之間感覺看到了有一個偷襲的靈氣攻擊,轟向魏一恆。

他心裏面大喊起來,「小心!」

如今的林天十分關心魏一恆了,對於魏一恆,他沒有太多的感情,可是,這個男人就是他的舅舅!

他已經認定了的事!

想到「舅舅」,想到他這個不被林家認可,不被陸長生認可,曾經一度認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親人,而今卻是有了一個親人。

林天的鼻子微微泛酸起來。

這會兒他只恨不能夠和魏一恆並肩作戰。

「砰」魏一恆將那一個劍盒給轟開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