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夢雯從來不進廚房的,她根本不知道吃的都放在那裡。正不知所措的時候,保姆進來了。

「大小姐,您餓了?」

「是的,快給我弄點吃的。」肖夢雯立刻說道。

「好的,您想吃什麼?」保姆立刻問道。

肖夢雯本來想說吃烤牛排和義大利面,可是想到唐浩剛才的囑咐,她立刻說道;「有點心嗎?」

「有。」

「那就弄點點心吧。」肖夢雯立刻說道。

「好,我再給您烤一根腸。」保姆說道。

「兩根。」肖夢雯立刻說道。

「是,大小姐,您回房間,我一會兒給您送去。」

「不用了,我就在這等著,你快點弄。」肖夢雯說著走出廚房,在餐廳的餐桌旁邊坐下了。

十分鐘后,保姆烤了兩個蒜蓉腸,熱了一些點心。

肖夢雯端著點心和烤腸走出了餐廳,向樓上走去。保姆看著大小姐的背影,臉上露出了笑容,浩哥竟然能讓大小姐給做飯,真是強大啊!

肖夢雯端著食物到了唐浩的房間門口,用腳敲門。

「咚咚。」

「進來吧。」

「我沒有手。」肖夢雯說道。

門開了,唐浩站在門口,她看見肖大小姐端著托盤的樣子,不禁笑了:「進來吧。」

肖夢雯走進房間,把托盤放在茶几上,說道:「吃吧。」

唐浩坐下,看看食物,說道:「是你做的嗎?」

「吃吧。」肖夢雯橫了唐浩一眼,她心道,誰做的還不行呢?

唐浩拿了一塊點心放進了嘴裡,對肖夢雯說道:「你也吃。」

「我當然吃。」肖夢雯心道,我早就餓了。

於是,兩人在凌晨吃起了宵夜。肖夢雯認為這頓飯是她做的,所以她很有成就感。吃得香,吃的也挺多。

吃飽了之後,窗外已經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白色。

「天都亮了。」肖夢雯說道:「我要去睡了。」

「去吧。」

「你也睡吧。」肖夢雯看著唐浩說道。

「嗯。」

肖夢雯站起來,準備離開。

「把托盤拿走。」唐浩說道。

肖夢雯橫了唐浩一眼,心中暗道,真當我是保姆了。她心裡不爽,不過還是把托盤端了起來,走到了門口,她又停住了腳步,回頭看著唐浩說道:「你還有事要做嗎?」

「不知道。」

「好吧,睡吧。」肖夢雯轉身走出了房間,把托盤送回了廚房,她才回房間去睡了。

這個夜晚,對於肖大小姐來說,是充滿了驚喜和幸福的一個夜晚。她覺得她正在靠近唐浩的生活,她希望這趨勢一直持續下去。

清晨,整個肖家老宅都無比的安靜,因為保姆和保安都知道,浩哥和大小姐昨夜回來的晚,他們都要睡早覺。

果然,一直到上午十點,浩哥和大小姐才起床了。

吃過午飯,唐浩送肖大小姐去機場。

一路上,肖大小姐都是面帶笑容,目光中明顯帶著幸福感。

看著肖大小姐上了飛機,唐浩開車離開,他沒有回肖家,而是直接去農莊。

到了農莊,海妖出來迎接,兩人進入小會議室。

坐下之後,海妖對唐浩說道:「那個狙擊手還沒把潛伏者供出來。」

「嗯。」

「老大,我覺得我們還是把那個潛伏者揪出來吧。」

「如果今晚保羅還不出現,就讓潛伏者現原形。」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笑道:「老大,要不要我去安排一下?」

「你去虛張聲勢一下,讓潛伏者以為我們知道了一些東西。」唐浩吩咐道。

「是,老大。」海妖明白唐浩的意思,唐浩希望潛伏者警覺到危險,然後主動聯繫保羅,這樣或許就可以讓保羅也現原形了。

海妖出去五分鐘,她便回來了,她告訴唐浩,她已經讓人四下布防了。那個混在工人之中的潛伏者肯定已經警覺了。

唐浩點了點頭,說道:「你已經基本控制了整個藍海的往裡系統,為什麼找不到保羅在什麼地方?」

「他們應該是在進駐一家酒店之前,就在這家酒店的監控系統里種植木馬病毒,讓酒店的監控系統自動屏蔽他們的影像。」海妖答道。

「嗯。」唐浩點了點頭。

海妖也深有感觸的說道:「看來殺手組織對所有一切都有了他們自己的應對方式。」

「殺手組織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最神秘的組織。」唐浩說道。

「最可怕的組織應該是我們兵神團。」海妖立刻說道。

「我們兵神團應該是最強大的組織,但是絕對不是最可怕的組織。」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想想也對,兵神團雖然強大,但是從來不散播恐懼。它的名氣都是真刀真槍打出來的,不帶一點水分。

為了讓潛伏者和保羅能大膽一點,唐浩下午離開了農莊。

現在是盛夏季節,正是農莊里最忙碌的時候,很多果樹都結滿了嬌艷欲滴的果實。需要很多採摘果子的工人,這些工人當然都是從雇來了。

因為這個夏天都要一直摘果子,維護果樹,所以這些工人基本會一直留在農莊工作。他們也就住在農莊里最靠近大門口的那棟小樓里。

老顧就藏在這些工人之間,在這裡藏了兩天,他對農莊的一切都基本了解了。知道這裡看似平靜,其實有幾十個實力強勁的速成戰士。

昨天,其實他跟保羅聯繫了,絕對在後半夜動手。但是在正準備動手之前,他發現霍雲已經被人保護起來了。他覺得霍雲或者是唐浩已經有所警覺了,他便想通知狙擊手阿阮。可是也不知道是阿阮沒有接到通知,還是阿阮不想放棄行動,他竟然擅自行動了。

今天早上,他知道昨夜速成戰士抓人了,經過一天的觀察,他發現只有阿阮,沒有保羅。這倒是讓他稍微安心了心,保羅畢竟是這次行動的主導者。如果他出事了,那麼這次行動也就可以結束了。

中午的時候,他發現農莊里的速成戰士似乎在搜查什麼。他當時非常緊張,以為阿阮出賣了他,他都想逃走了。但是後來他發現,速成戰士似乎並沒有實質的目標。

即使如此,他也知道,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發現的。為了避免潛伏失敗,他在下午聯繫了保羅,和保羅商定,今夜行動。

凌晨一點,這個時候是最安靜的時候,整個果園農莊都寂靜無聲。外圍的果園也只有一絲絲的威風在流淌著,其他再也沒有什麼了。

老顧已經查明了,霍雲在傍晚時候又回到了他之前住過的房間,就是木質小樓左邊那棟樓的三樓。

對於自己的潛伏能力,老顧非常有信心,他相信只要唐浩不在,他就能躲過這農莊里的任何人。他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現了霍雲住的那棟小樓里,然後又閃電般的出現在了三樓。

在黑暗的掩護下,老顧就是這黑夜中的一團黑氣。稍作停留,他就到了霍雲的房間門口。他把身體貼房門上方的天棚上,他仔細的聽著房間里的動靜。他聽到了霍雲的呼吸聲,出了霍雲的呼吸聲,再也聽不見任何別的聲音了。

唐浩啊唐浩,你以為你把霍雲帶走,然後又送回他原來的房間,就沒有人知道了!你錯了,我一直都在。

能夠戰勝兵神,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無與倫比的榮耀。此時此刻的老顧觸摸到了勝利,他的內心也有些膨脹了起來。這次任務成功之後,他回到組織,一定會受到額外的嘉獎。

輕輕的吸了口氣,老顧從天棚下來,他拿出鐵絲,打開了房門,輕輕的推開了房門。

房間里漆黑一片,霍雲就躺在那張床上,看他的樣子,睡得很熟。

老顧掏出了手槍,把槍口對準了霍雲。為了穩妥,他上前一步,把他和霍雲的距離拉近到只有三米。 見到戰友慘死,邊上一個步兵班的幾個東帝汶民兵冒險探出身子,用81式自動步槍朝著點五零機槍的射擊口猛烈開火。

不遠處一個81班用輕機槍射手,也把準星對準了上方那看上去指甲蓋大小的射擊口不停進行長點射。

56式鋼芯步槍彈呼嘯著噼里啪啦打在了機槍射擊口周圍,還有一兩枚步槍彈還飛入了射擊口內。

堡壘內的點五零機槍手雙手雖然還握在機槍上,但是已經不敢抬頭瞄準。只是扣著扳機瞎掃射。

而那損失了彈藥手和裝填手的60迫擊炮炮組卻沒有浪費友軍火力壓制製造的機會。

炮長把沉重的迫擊炮背著身上,手腳並用的往上爬了幾分鐘。炮組其他成員,也托著迫擊炮,讓炮長背上負擔小一些。

當看到附近有個火箭彈轟出的彈坑,炮長果斷的在彈坑裡架起了迫擊炮。

這個彈坑距離上邊堡壘只有300多米,炮長有信心彈無虛發。

他手一揮,一個彈藥手掀開了背上彈藥箱的蓋子,取出了三枚炮彈。

炮長調節了一下火炮就抓起一枚炮彈準備裝填進了炮口。

可就在炮彈還沒裝入炮口的時候時候,五六枚暴恐分子投擲的手雷順著山坡滾了下來。

炮組成員見此全部卧倒在了彈坑裡,手雷在彈坑外提早爆炸了。

爆炸掀起了幾塊石子打在了炮長毫無防護的腦袋上。

開裂的頭皮下流出了鮮血,炮長滿臉是血的癱倒在了彈坑裡。

一邊彈藥手要來扶起炮長,炮長卻只有氣無力的喊了兩個字「開炮。」

彈藥手猛吸一口氣,把一枚炮彈裝進炮口。聽到炮聲后他又迅速裝了一枚。

第二聲炮響后,他把自己彈藥箱里最後一枚炮彈也裝進了炮口。

三炮打完,他和捂著自己腦袋的炮長把頭探出彈坑查看了一下戰果。

三枚炮彈全部正中堡壘。堡壘雖然沒有被炸塌,但是原本幾十厘米的機槍射擊口如今被炸得擴大了十來倍,射擊口後點五零機槍槍架上也只殘存了一塊扭曲的鐵片。

此時,堡壘處所有機槍堡壘都被東帝汶軍隊炸毀了。只剩下了一個75mm山炮的堡壘還在開火。

但是由於射角和射速的原因。這火炮炸不到東帝汶的戰士。

有幾個東帝汶排長建議用69式火箭筒轟擊這僅存堡壘,但是陸軍元帥拒絕了。

他想要繳獲堡壘里那門火炮。

他命令部隊避開火炮的射擊範圍奪取這門火炮。

於是山坡上的東帝汶戰士釋放了煙霧,一個排的戰士順著山體一側往上攀登到了堡壘區域。

這裡已經被火箭彈和迫擊炮彈炸得一片狼藉。

一邊堡壘殘骸后雖然有十來個輕傷敵人朝這邊開火。但是卻被東帝汶一個排的戰士火力壓制住了。

幾個戰士趁著敵人被壓制往那廢墟后扔了五六個67木柄手榴彈。手榴彈炸開后敵人就安靜了。

僅存的火炮堡壘式修建得最牢固得。因此之前挨了迫擊炮彈也絲毫沒有損傷。

發現東帝汶戰士靠近,堡壘內就有暴恐分子抱著一挺米尼米輕機槍,從內部朝外邊開槍。

一時間間,小口徑步槍彈不停從入口處飛出,東帝汶這個排眾人都不敢靠近。

東帝汶排長見此,命令全排朝著入口射擊。同時派出一個班長往那堡壘入口裡甩手雷。

那班長剝下周圍幾個暴恐分子屍體上得衣服,分別牢牢包裹住了兩枚67木柄手雷。

接著他臉貼地面的慢慢爬向了堡壘入口處。

到了入口邊上,這班長拉掉了手榴彈得拉火繩讓手雷在掌心呆了一秒,而後把手雷甩到了入口裡邊。

一聲巨大悶響后衣服被燒糊得怪味飄了出來。

班長一手舉著點四五黃油衝鋒槍一手抓著第二沒手雷往入口內窺視了一眼。

剛才那手雷由於裹了厚實衣物,因此爆炸破片沒有什麼殺傷力。

但是爆炸衝擊波還是炸暈了那米尼米輕機槍射手。

班長見此立刻用衝鋒槍朝著暈厥敵人掃射了一梭子子彈。

聖王國恐怖分子為了防止敵人從堡壘入口外直接從入口射擊炮位。

堡壘內部還被恐怖分子建造了一面牆隔開了火炮得炮位。

這班長立刻左手一甩,把第二枚手雷也甩過了牆角。

這枚手雷拉火繩原本套在班長得小拇指上。如今手雷離手,拉火繩自動就被拉掉了。

手雷一落地,班長就聽到牆那邊幾聲爪哇語得驚恐怪叫。之後是手雷震耳欲聾的爆炸。

端著衝鋒槍轉過牆角,班長見到了五六個被手雷震倒在地得敵人。

他迅速抬起衝鋒槍朝著這些敵人頭胸部位開槍。

菲律賓造黃油衝鋒槍響了二十來下打完了子彈,槍機卡得一聲停在了前方位置。

這班長換了個彈匣拉動槍機。檢查了一下周圍情況。

可以看出自己裹住手雷得衣服基本上使得手雷爆炸破片沒了殺傷力,所以火炮絲毫沒有被炸壞。

至於堡壘內敵人,自然全部被自己用衝鋒槍打死了。

他呼叫排長帶人進來查看。排長操作了幾下炮栓,查看了一下火炮。

「給元帥搶來了這火炮,看來你小子要和我一個軍銜了。」排長笑著拍了幾下班長得肩膀說道。

這排長猜得不錯,得知繳獲了火炮,陸軍元帥的確高興得很。興奮的下令命令追擊殘敵,格殺勿論。

幾個小時后,除了五六個敵人逃入聖王國控制區,東帝汶軍隊不敢追擊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