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

傳來一陣盲音,

柳鍾濤搖了搖頭,女兒未來的幸福生活,究竟掌握在誰的手裏呢?

這時,

柳雲兒正在實驗室,看着手上的這一份實驗報告,從內心涌現一股憤怒…兩支團隊合作之下,用了兩天的時間,纔得到了毛細管力在滴狀冷凝充液表面起作用這個結論,結果…在林帆那裏,根本不值一提。

這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那個傢伙究竟是什麼實力?

他到底是誰?

“柳教授?”

“我覺得差不多可以發表了。”站在邊上的一位中年男人,笑呵呵地說道:“這可是一項不小的成果,畢竟這項技術比傳統的冷凝更加有效,可以擺脫重力來清理空間。”

“…”

“汪教授?”

“我現在有一個問題…”柳雲兒嚴肅地問道:“一個人在沒有任何實驗幫助下,能不能得到和我們一樣的研究成果?”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中年男人急忙搖了搖頭,認真地說道:“這個世界上壓根就不存在這樣的人。”

不存在?

很遺憾…這個世界上存在這樣的人,而且他還是一個人渣。

柳雲兒嘆了口氣,林帆的神祕有一種令人無法自拔的吸引力,讓人不禁想要去探索一番,可惜…這個傢伙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沒有一處空隙可以偷窺到裏面的世界。

之後,

關於這個課題的成果,投稿到了《Soft Matter》,這本期刊在高分子領域中的影響因子排名還算可以。

由於本身也沒有什麼難度,柳雲兒對於此次的成功,完全沒有什麼感覺,畢竟這一項發現在人渣林那裏,僅僅只是吃一口披薩那麼簡單,對…那混蛋就吃了一口披薩,就把問題給解決了。

氣人呀!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柳雲兒原本是重新爲自己制定一個計劃,可現在的她怎麼都提不起興趣,滿腦子都是那個人渣林的身影,爲什麼他能夠做到不借助實驗,得到和自己相同的結論?爲什麼自己就不行?

這時,

手機的提示音打斷了柳雲兒的思緒,是菜鳥裹裹的提示…提醒柳雲兒有件快遞放在學校的菜鳥驛站,反正現在也沒有事情,柳雲兒索性便前往了學校的菜鳥驛站,去拿自己的快遞。

很快,

柳雲兒便拿着快遞迴到了自己辦公室,她一件事情是反鎖房門,然後小心翼翼地拆開快遞包裹,裏面是一個精美的盒子,而盒子上面寫着幾個英文字母——DIOR。

沒錯!

柳雲兒最終聽取了林帆的話,買了他推薦的那一款迪奧小姐淡香水,按照他的話講…這款香水呈現了一種對花的無限熱情。

拆開包裝,拿出裏面的一瓶香水,柳雲兒微微皺起眉頭,這一款香水真的符合自己嗎?

帶着一絲懷疑的情緒,柳雲兒對着自己手腕噴了一下,瞬間一股獨特的芬芳席捲了她的大腦,也就在這一刻…柳雲兒徹底愛上了這一款香水的氣味。

前調是來自西西里島的柑橘,帶來的是甜中帶酸的愉悅新鮮感,接着是明潤的牡丹花香,盛情釋放…之後是芬芳的玫瑰純香,而後調融合了西普香風格的廣藿香,以及溫和的白麝香。

自由,

且富有詩意。

雖然尋找到了屬於自己生命中的那一款香水,可是柳雲兒並沒有因此而開心,反而有一點點的惱羞成怒…在女士香水的這個領域裏,自己竟然輸給了一個男人!

他似乎比女人更懂女人需要什麼香水…

這時,

腦海中出現一個問題,

這個傢伙每天在圖書館幹什麼?!

…… 虛幻的空間,在那暗淵老祖一聲低沉的咆哮之後,好像是那玻璃空間一般崩裂了開來,就連先前那還氣勢凌人的樟玖也是就此消散,下方的深淵不復存在,那些天靈鼠族的修者也皆是歸於虛無。

如今的韓宇凝視前方,露出滿臉舒心的笑容,脫離幻境,虛妄自然不復存在,暗淵老祖終於是得以從那幻境之內清醒了過來,他來此的目的也是就此宣告成功了。

呼!

空間一晃,韓宇只覺來到了一個混沌的空間,這片空間一眼難以望到盡頭,卻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生機勃勃人影林立的盛況了,他知道,這才是暗淵老祖的泥丸宮。

韓宇眸光掠動,便是看到前方有著一位身穿藍色長袍,白眉如發垂落而下的長者。

此人,臉色甘毅,看不出真實的年紀,在他的身上充滿了一股難以言說的威嚴,一股滄桑之氣流露而出。

這赫然便是暗淵老祖的妖嬰形成的神魂了!

「你是何人?」暗淵老祖眸光凌厲,似乎充滿了睿智,將前方的青年給盯著眸子深處,有著幾分好奇之色,眸光轉動,最後鎖定在了那散發著聖潔氣息的陰陽太極圖之上,嘴角之間也是浮現出一抹笑容,「此圖蘊含陰陽奧義似乎包羅萬象,奧妙無窮,如此神圖,便是萬載之前也是不曾一見,怎麼會在你手中?」

「呵呵,晚輩韓宇,只是僥倖得此神圖罷了。」韓宇神魂人體形態,向前抱拳一笑,道,「前輩,此時可擺脫了那天厄魔花的迷惑?」

「天厄魔花?」暗淵老祖一愣,旋即眸子一眯,喃喃道,「原來是種了如此魔花之毒,難怪本座一直感覺有些不對,卻又不知是為何,所以也沒有察覺出來。」

「這真是南柯一夢啊!」他仰頭深吸了口氣,唏噓不已,在那幻境之中他已經是堪破了天道,達到了一生的巔峰,要破碎虛空絕塵而去,哪知這一切皆是空。

「如今前輩恢復神志,實乃天靈鼠族之幸!」韓宇微微一動,雖不知這位長者,在幻境之中經歷了什麼,想來也是莫大的打擊,當下報拳,說道。

「天靈鼠族之幸?」暗淵老祖眸中精光閃爍,徒然說道,「當初你說龍族被魔族滲入是可有其事?」

「晚輩並非龍族之人。」韓宇搖頭一笑,說道,「當初那言只是為了喚醒前輩罷了,不過,魔族卻有其事!」

「哦!」暗淵老祖眉頭一彎,陷入沉吟,徒然仰天,眸中光華燦燦似有深淵攪動,厲聲道,「莫非是我天靈鼠族受到了魔族侵襲?」

「差不多了。」韓宇說道,「貴族已經被魔族滲入,連楊族長也是受到了暗算,如今情況極為不妙,需要前輩前去主持大局,此番晚輩正是代楊族長來此,喚前輩出手。」

「我族被魔族滲入了?」暗淵老祖,一臉深沉,眸光凌厲如刃,充滿了一股森然的殺氣,道,「想來老夫種這天厄魔花之毒也是他們早有預謀,更別說別人會被他們算計了,看來這些傢伙是不會在安份了。」

韓宇點頭。

「小輩,你不錯,先前在幻境之中臨危不亂,助老朽解除迷惑徹底醒悟過來,這個人情,算我族欠你。」暗淵老主說道。

「前輩現在可否立即出關?」韓宇心中一喜,問道。

「現在?」暗淵老主眉頭一皺,眸光向著頭頂掃視而去,在這片混沌空間之內依稀有著花香繚繞,在影響著他的神魂,想來便是侵入他泥丸宮之內的天厄魔花之花香了!

「這些東西晚輩到可以解決。」韓宇一笑,便是催動著陰陽太極神圖化成一個漩渦,一股玄妙的氣息波動擴散開來,在這片空間之內,那些難以察覺的花香便是化為縷縷絲線彙集而來,被陰陽漩渦牽引入內,慢慢凝練為虛無之物。

「如此神圖,當真是奧義無窮。」暗淵老祖暗暗點頭,一臉沉吟,似乎在思索著那陰陽太極圖到底是一件什麼神物,竟然蘊含著一股連他都難以堪破的奧義。

轟!

山淵之中,人影閃爍,幾尊巨鼠當空掠動,展開著強悍的奧義神通那般恐怖的氣息波動充斥著整個山淵,駭人以及,天靈鼠族那些後輩子弟,結成陣勢也是向著前方發出凌厲的攻擊。

砰!

戈塤周身魔氣湧現,化成一尊百丈大小的巨魔,背後有著六根散發著金色的觸手,不停蠕動,仿若那神兵利器,洞穿虛空,向著天靈鼠族幾位長老發出猛烈的攻擊。

咚!

一尊黑色巨鍾滴溜溜旋轉,在戈塤的控制下,綻放出萬道魔紋向著前方席捲而去,似有惡魔從鍾內撲出,發出那刺耳的嚎叫之聲,震懾著眾人的心神。

在這邪惡的音波之下,樟玖等人竭力出手,先前倒是佔據了上風,只是隨著大戰的持續下來,他泥丸宮之內,那蝕魂影蟲變得越發狂暴,不斷的向前撲去,悍不畏死,陰陽法印雖有防禦之力,卻奈何法印能量有限,在不斷的消耗下,已經開始有些難以支持的跡象了,使得那魔族修者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那袁丞也是激發了體內魔種之力,周身魔氣涌動,氣勢滔天,旁邊幾位後輩有些人更是激發了魔胎,強行與之融合,實力得以暴漲,堪比神藏之境氣勢磅礴。

所幸,天靈鼠族依舊還有著幾尊沒有被蝕魂影蟲侵入的神藏境修者擁有著絕對的力量,可以壓制對方。

如那縐長老,他擁有著神藏三重天的修為比起楊仲昊也是不差,在他的聯手之下,宵左的暗淵神通,也是占不了一絲上風,被逼迫節節潰退,如今已經是動用了最強的奧義,身化萬丈暗淵,以暗淵吞噬術最強的奧義對付著楊仲昊及宵左的攻擊。

萬丈的深淵攪動天際,氣勢滔天,在他方圓千里所以的天地元氣都被捲入了裡面,就連旁邊那些修者的攻擊也是被吞入裡面,似乎此道神通可以吞噬萬物精元以補給自身實力,那般戰力幾乎是綿綿不絕,永不落敗,讓人感到頗為棘手。

轟!

巨響震蕩天際,響徹雲霄,卻見得那戈塤那魔身一顫,魔氣好像洪流一般潰散開來,被一股狂暴的力量轟飛萬米之外,腳在地面擦出一條巨大溝壑方才穩住身形。

哇!

一口暗黑色的魔血從他的體內吐出,散發著一股邪惡的味道,他緩緩抬頭猙獰的眸光之中掠過一絲殘忍的味道,魔掌一招,那尊魔鍾便掠至他的身前綻放出道道魔紋。

呼!

袁丞身形一顫,也是退到此間。

「戈塤大人,他們似乎沒有受到影響,我等難以取勝啊!」袁丞眸露焦急之色,道。

另外幾個化成魔身的男子也是掠至此間。

「這些傢伙也不知使了什麼辦法,將蝕魂影蟲抵擋了下來。」戈塤眸光猙獰無比,臉龐好像蚯蚓一般蠕動,露出一口尖利的獠牙,說道,「既然如此便催動天厄魔元陣!」

「催動天厄魔元陣?」袁照等人眸光一動,露出一絲詫異之色,道,「前方那個不就是天厄魔元陣么?」

如今袁照等人,催動了體內的魔胎或魔種,氣勢得以攀升,最差的也堪比准神藏境。

「這不過是小天厄魔元陣罷了!」戈塤猙獰一笑,便是向著那正大戰不已的宵左傳音,道。「你且先抵擋住他們,待我催動大陣,將這些傢伙盡數斬殺於此。」

「恩!」

宵左聞言,那化成的深淵徒然有著一股晦澀無比的氣息波動擴散開來氣旋攪動,以極為狂霸的放鬆延伸著,幾乎只是一息時間那氣旋便是化為萬里之大,要佔據這個山淵。

「他燃燒了血脈之力,以幾身為引催動了暗淵吞天之術!」黎龍露出滿臉驚詫,一臉凝重,他深知這神通的強大,如今身為神藏二重天的宵左不惜以此催動,那氣勢,便是連神藏三重天的修者都難以抵擋此術不斷吞噬肆虐之力。

「好恐怖的吞噬之力!」天靈鼠族那些後輩子弟都是感到了危險的氣息波動,他們體內氣血涌動,有人已經是血脈崩裂,氣血濺灑而出,驚恐之下連連後退,不敢有所停滯。

「這便是暗淵吞天鼠的真正實力么?」縐臨驚恐不已,他可以感覺到在那暗淵氣旋之下,似乎這片山淵下的萬物都要被他給牽引吞噬,那崩裂的山石也是被捲入裡面化為虛無。

「暗淵吞天術,果然名不虛傳!」楊仲昊眉頭緊皺,他深處暗淵氣旋之內首當其衝,饒是他有神藏三重天的修為,那體內的氣血也是有著要從血管之內爆裂而出的跡象。

如今在這股吞天術之內還有著一絲特異的侵蝕之力,好像魔氣,儼然是融合了魔族的某些神通,使得暗淵吞天術,變得更加恐怖了起來,足以一戰神藏三重境的修者。

「這傢伙!」縐長老一臉深沉,化為巨鼠的他,催動道道神通,好像那流星趕月,向著深淵之內的一道虛影殺去,想要一舉將那宵左擊潰,不然在他體內氣息不斷流逝之下,他們和楊仲昊聯手也是沒有取勝的機會,局勢將頗為不利。

袁丞和另外一尊實力暴漲的神藏境修者得到示意后也是竭力出手。

「呵呵,該催動天厄魔元陣了!」戈塤眸光猙獰,瞅向旁邊的袁照,怪笑道,「你不是想知道何為天厄魔元陣么?」

「我這便告訴你!」 咚!

徒然,鐘聲響起,似那喪魂之音震懾著每個人的心神,袁照等六位只是種了魔種的天靈鼠族子弟,感覺心神一顫,似乎要離體而出,那體內的魔種也是躁動了起來。

呼!

一尊巨鍾便是懸浮在袁照等人頭頂,魔紋浮現,向著他們揮灑而下籠罩全身。

那些魔紋好像是蚯蚓一般鑽入他們的體內,好像去收集著那融於血脈之中的魔種之力及精元,他們的神魂開始不斷扭曲,要被攝出泥丸宮之內,魔音繚繞,似九幽厲鬼來接他們上路。

「不要…!」袁照眼瞳一縮,露出滿臉惶恐之色,他此刻終於是明白了戈塤為何對他眸露猙獰的說出那一番話,催動著天厄魔元陣要以他們的神魂及精元為引。

呼!

六道魔紋綻放開來,散發著一股晦澀的波動,在那裡面可以看道有著魔影浮現,袁照的神魂依稀之裡面,只是他的身體卻是極速乾癟,化為了一舉乾屍沒有了血肉。

六個只是種下魔種的修者就此隕落。

剩下兩個後輩,早已經融合了魔胎成為了一尊魔修,實力堪比神藏之境對此他們一臉淡漠,沒有意思感情,因為他們的寄主神魂已經被他們所融合算是就此隕落。

天魔現,厄陣成!

戈塤眸露猙獰,法訣引動,那身前巨鍾綻放出一片玄奧的無比的魔紋,凝聚為六道光柱,向著這片山淵四方疾射而去,在那光柱之內,依稀可以看道六道魔影。

那赫然便是以袁照等人神魂凝聚成的魔身傀儡了。

呼!

戈塤法訣引動,吐出一口魔血,凝聚成一個魔印,沒入身前魔鍾之內似乎要催動什麼秘術,有著一股晦澀的波動從那魔鍾之上擴散開來,那般攝魂之力駭人不已。

「不好,他們有催動陣法!」庭休樟玖等人都是露出滿臉凝重,感覺到了一絲不妙,只是在那股魔音侵蝕之下,他泥丸宮之內的陰陽法印不斷的消耗著能量,他要穩住神魂,已經是難以催動出巔峰的實力,戰力下降之下使得魔族幾位強者得到了機會。

刷!

六道光柱衝天而去,彙集成一片,融入那魔鍾之內,魔光湧現好像耀日一般綻放著滔天魔氣,整個山淵,為之色變,看不到一絲光亮,空間晃動,一片朦朧的霧氣隨之浮現出來。

天厄魔元陣終於是就此催動了出來!

身處陣法之內,天靈鼠族那些族人感到一種難以言說的壓抑,就連深處暗淵氣旋之內的楊仲昊心神也是不由一顫,感到了一絲不妙,若不早點解決宵左,出去破除那陣法,只怕那些後輩子弟將難以堅持,如此他們天靈鼠族就算獲勝也就損失慘重。

天厄魔元,攝魂奪魄!

戈塤百丈身軀,當空而立,出現在那雲霧之中,卻見得他魔掌一動浮現出一道道魔紋,便是向著那巨鍾拍去。

咚!

鐘聲響起,清脆悠揚,悅耳無比,讓人心神舒暢,有著一種置身大自然要就此放鬆一下的錯覺,原本的警惕也是就此消散,不知不覺那魔音已經是侵入了心神。

呼!

霧氣涌動,在山淵之內,不知從哪個角落裡有著磅礴無比的天厄花香席捲而來,充斥在這片天地之間,向著天靈鼠族的修者心神侵入,配合著那魔鍾所散發出的魔音,要將他們牽引入一個幻境之內。

縐臨那些准神藏境的修者心神一松,眸光開始變得迷糊了起來似乎已經受到了陣法的影響。

刷!

六尊巨魔從雲霧之內呼嘯而出,身高百丈,好像魔王降臨世間,身上魔紋浮現,儘是流露著一股邪惡的氣息,他們眼瞳空洞,似乎沒有靈智。

這六尊魔怪,正是以袁照他們的神魂精元配合著陣法催動而出,成為了一尊殺魔傀儡,他們巨大眼瞳流轉不停,透發著一股嗜血之意,方一掠出雲霧便是鎖定了天靈鼠那些後輩子弟,魔爪撕裂虛空,向著他們撲去,滔天氣勢震蕩虛空。

「不好,他們被影響了心神!」天靈鼠族一個長老眸光一沉,連忙是大聲呼喝,滾滾音波如雷炸響,將那些心神剛陷入恍惚的後輩子弟給震得清醒了過來。

「穩住心神,屏住呼吸!」兩位長老抽出身形沉聲一喝,同時也是向著那六尊魔影殺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