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兒育女,

完了鄉下養老,

什麼執不執事的,我什麼也不想是!

我也什麼都不想要,什麼也不求,我現在只想回到我原來的世界里去,去過我江黎陌本應該過的一生!

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捲入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擁有什麼力量的認可,我只想回去!「

害怕了,迷茫了,絕望了,各種情緒錯綜複雜的心思交織在這一二十歲少女的心裡覆水難收…………..

而擺在面前的一切各種非理性的環物質世界對於這個二十齣頭的女孩子來說實在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一下子是現實世界,

一下子是群魔亂舞的冥界,

第一次穿梭不同次元的黎陌感覺自己就是在做著一個連續無以能夠醒來的多重夢境一樣,永遠陷入在這個醒來后依舊在夢裡流浪不能自已的死循環漩窩內越來越深,越陷越陶醉,以致於渾身毛骨悚然懷疑人生,懷疑世界,甚至懷疑自己會不會也是一個托兒………

眼中各種世界在黎陌的眼睛里由於極度的恐懼開始完全式的數字化,強大的能量一時間在黎陌的身體里迸發,空間相互承受力超載,

執事局裡亮起一小補丁紅色預警,

」馬上修補更正格式!「

「是的大人」,

…………………

這肇事點中心百來層的醫院瞬間直接成為了空間裂縫的受害者,

次元範圍的激蕩引起了醫院電梯的強烈反應,

造成了一小範圍內群眾的實質性恐慌,

醫院的監控錄像里,

一個發著靡荼之光的電梯在高達三百米的通道內急速的上下穿梭,無以控制,

嚇得午夜值班的警衛人員一臉冷汗,

」經理,

你看,

電梯裡面明明沒有人啊,怎麼會有超載警報聲響起我們也是真的不知道啊,

而且電梯的速度上已經明顯是超出了我們保科室的控制範圍啊,

怎麼會這麼反常呢?

你說會不會是霖遼回……回來了?「在醫院的保科室里警衛人員滿臉冷汗的說道,

」你瞎說什麼呢!

那個臭婆娘現在早就上了黃泉路了,還有什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你別忘了明天可是她要火化了的嗎,這個世界上都不會再有她的存在的價值了!

今晚你要給我擔心點注意注意自己的措辭!

明明你們保科室自己器材不及時保修沒有保養好導致電路故障引發的事故不好好處理也就算了,還天天整些有的沒的!

是不是皮癢了?

通通扣工資,明天交班的時候給我把檢討書呈上來,兩千字的!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聽到沒有!「一個油頭大耳的中年男人一聽到霖遼這個字眼莫明瞬間變得無比兇殘的教訓起來保科室的警務人員來,

滿口唾沫星子濺了那人一臉橫秋…………………

被通靈道主強行安撫穩定灌輸完一系列執事在次元空間執事的理論知識后,黎陌開始慢慢的從暴走狀態中恢復過來 續上未結

……………………..

那個臭婆娘現在早就上了黃泉路了,還有什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霍霍而婚 你別忘了明天可是她要火化了的嗎,這個世界上都不會再有她的存在的價值了!

今晚你要給我擔心點注意注意自己的措辭!

明明你們保科室自己器材不及時保修沒有保養好導致電路故障引發的事故不好好處理也就算了,還天天整些有的沒的!

是不是皮癢了?

通通扣工資,明天交班的時候給我把檢討書呈上來,兩千字的!聽到沒有!「一個油頭大耳的中年男人一聽到霖遼這個字眼莫明瞬間變得無比兇殘的教訓起來保科室的警務人員來,

滿口唾沫星子濺了那人一臉橫秋…………………

被通靈道主強行安撫穩定灌輸完一系列執事在次元空間執事的理論知識后,黎陌開始慢慢的從暴走狀態中恢復過來

「叮咚——」終於停了下來

眼前是大樓里的白熾燈一明一滅顫抖的吱吱聲。

當黎陌踏出電梯大門的一刻,醫院裡的白熾燈又恢復了正常發光,一切就緒正常,

「空隆——」一聲巨響,

隨著保科室內傳出尖叫聲「經理,不好了,電梯的橄欖線斷了,」

「都說是你們工作的問題,

看這!

砸在發電機上著火了都!

還不現在馬上立刻給老子去處理,如果影響到整座醫院的運行了通通開除!

萬一出個什麼三長兩短為你是問,

通通寫檢討,

要麼就捲鋪蓋走人!「油頭大耳的中年男人氣急敗壞的又吐了保科室警衛人員們一臉唾沫星子,

保科班長立即大吼

」還不快點給我去,都愣著幹什麼?去滅火和維修啊!「

於是一排排安警手背起滅火器忙腳亂的衝下樓梯,

………………..

空蕩蕩的保科室里如今只剩下了經理一人在反覆觀看著剛剛事故的重播RV錄像,

………………

在不知不覺中,

一個穿著弔帶絲裙長發飄飄的女人輕輕的墊著步子悄悄的走進了保科室,

…………………………..

就在這時,

經理突然看到了電梯裡面黎陌若隱若現的身影,

眼睛瞪的目眥盡裂,「這是,是,是人還是鬼?」

……………………………………………..

經理突感背後一絲涼涼,

一個輕飄飄的聲音飄過「經理,你還記得我嗎?」

回頭,

經理臉色瞬間黑線,「霖遼,果……..果然是你在搞鬼!」

……………………………. 上章講到

…….

還不現在馬上立刻給老子去處理,如果影響到整座醫院的運行了通通開除!

萬一出個什麼三長兩短為你是問,

通通寫檢討,

要麼就捲鋪蓋走人!「油頭大耳的中年男人氣急敗壞的又吐了保科室警衛人員們一臉唾沫星子,

保科班長立即大吼

」還不快點給我去,都愣著幹什麼?去滅火和維修啊!「

於是一排排安警手背起滅火器忙腳亂的衝下樓梯,

空蕩蕩的保科室里如今只剩下了經理一人在反覆觀看著剛剛事故的重播RV錄像,

………………

在不知不覺中,

一個穿著弔帶絲裙長發飄飄的女人輕輕的墊著步子悄悄的走進了保科室,

…………………………..

就在這時,

經理突然看到了電梯裡面黎陌若隱若現的身影,

眼睛瞪的目眥盡裂,「這是,是,是人還是鬼?」

……………………………………………..

經理突感背後一絲涼涼,

一個輕飄飄的聲音飄過「經理,你還記得我嗎?」

回頭,

經理臉色瞬間黑線,「霖遼,果……..果然是你在搞鬼!」

…………………………….

「不不不,才不是我作的祟呢,她才是的呢!是她呦~

這個女人怎麼可能會是我的嘛?

真討厭!「

長發飄飄的女人突然坐在了保科室里長長的數程操作面板上,

冰冷的手指輕輕勾起經理面癱掉的下巴,

保科室的門突然」咚——「的一下子緊緊的關上,

保科室內的燈開始忽明忽滅的閃爍,空氣中到處都飄蕩著女人陰森森的聲音,

」親愛的經理

你仔細看好了,

她身上的衣服和我的一點都不像的呢,

論身材

哪有我這般骨骼凸顯有致的?「

女人蒼白的面容在上突然掛起一絲恐怖的笑意,

」經理,

你不是都說過就算霖遼化成灰你都認得出來的嗎?

怎麼?

這麼快就不在乎霖遼,認不出霖遼了嗎?

你可是說過霖遼是你貼心的小心肝兒的啊!「

冰涼的聲音透過皮膚,傳向血液,刺痛骨骼,寒冽隨聲而來,

雖然冰冷的匕首已經架在了脖子上,

經理依舊面不改色原先一副盛氣凌人的姿態強裝鎮定拖延時間道

」你一來我就能看見這小姑娘在這裡若隱若現的,除了你還會有誰會在這裡裝神弄鬼的啊!

胡鬧!

他是人間地獄 還不滾回你病房去!在這裡瞎折騰誰啊,再不回去我就把你小濋廊趕出醫院不給她接受醫院高額的手術化療醫治!「

話音剛落,

長發飄飄的女人瞬間消失在了經理的眼前,一道寒意入骨的風吹過,保科室的門劃開,電燈又恢復了正常照明,

經理顫抖著抓起手中的傳聲器大叫,

」霖遼!是霖遼!是霖遼回來了……….

啊啊………啊啊啊…………..「

………………………

這邊保科室的班長接起傳聲器報告情況,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