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高聽完了之後,倒是笑了:「如果唐浩和別人一樣,得到邀請之後,便乖乖的拜入仙宮,他也許就沒有這麼大的吸引力了。」

牧秋鴻一聽這話,竟然覺得有些道理,他也說道:「是啊!唐浩有的不僅僅是天賦,還有他的洒脫淡然。就因為唐浩的與眾不同,他才能脫穎而出,才能讓人對他刮目相看。」

「其實唐浩不留在仙宮,也是一件好事。」牧高說道。

「我不懂父親的意思。」牧秋鴻說道。

「如果他留在仙宮了,如果他拜入了鎏金宮,你和他的朋友關係也許就會淡了。」

「我明白了。」牧秋鴻說道。

「好了,不敢如何,好好照顧你的這個朋友吧。」牧高說道。

「是,父親。」

「我感覺唐浩不會在仙宮逗留多久了。」

「他說了,明天就走。」牧秋鴻說道。

「他果然不喜歡仙宮。」

「是,他自己也說他不適合仙宮。」

「不是不適合,是他不喜歡,是那種從內到外的不喜歡。」牧高說道。

「他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排斥仙宮的人。」牧秋鴻也感嘆道。

牧高看著牧秋鴻,稍微遲疑了一下,說道:「其實還有很多人進入仙宮之後,也許也產生了不喜歡仙宮的想法,但是他們卻不敢說出來,更不敢表現出來。」

「但是唐浩卻敢表現出來,而且是在沒有進入仙宮之前,就表現出來了。這卻是獨一無二的。」牧秋鴻也明白了父親的意思。

「是,敢如果果斷的拒絕仙宮的人,他是第一個。」木高說道。

「父親,你說唐浩最終還是會拜入仙宮?」牧秋鴻問道。

「那是一定的,沒有人可以真正、永遠的拒絕仙宮。」牧高堅定的說道。

牧秋鴻也是點了點頭,說道:「我也這樣認為。」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在唐浩沒有拜入仙宮之前,你有足夠的時間和他成為非常好的朋友。」牧高說道。

「是,我會的。」牧秋鴻明白父親的意思,那就是一定要跟唐浩成文好的朋友。

「好了,去吧,唐浩明天就要走了,多跟他聊聊。」牧高說道。

「他在看書。」牧秋鴻說道。

「看他從寶典閣借的那本法相經和合谷經?」牧高已經知道唐浩從寶典閣借了兩本養生的典籍。

「是,就是那兩本典籍。」牧秋鴻答道。

牧高無奈的笑了:「別說是年輕人,就算是我們這樣的老人家,也沒幾個能夠耐心看這兩本養生的典籍。」

「是啊!我也理解不了。而且我感覺他並不是一個喜歡看書的人。」牧秋鴻是在寶典閣的時候,感覺到唐浩並不是一個喜歡看書的人。

「不喜歡看書的人,卻能夠看進去這兩本書,這更加說明了他的與眾不同。」牧高笑道。

「父親的話有道理。」牧秋鴻現在覺得唐浩越發的神秘莫測了,隨便做是什麼事,似乎都是讓人刮目相看的。

「他還說要去什麼地方嗎?你再帶他去走走。」牧高又說道。

「他問過風遲師伯住在哪裡?」牧秋鴻說道。

「你怎麼說?」

「我說風遲師伯在思過峰。」牧秋鴻現在感覺自己也許多嘴了。

「他怎麼說?」牧高隨即問道。

「他知道不該繼續問了,便沒有再問。」牧秋鴻答道。 牧高聞言,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他雖然是個聰明人,可是聰明人很多好奇心都很強。而且他和香丹宮的關係也非同一般,他應該對風遲師兄的事情很感興趣。」

牧秋鴻聞言,立刻說道:「但是只是那次問過之後,他便沒有再問。」

「不問不等於他心裡不想。」牧高鄭重的說道。

「嗯。」牧秋鴻覺得父親的話有道理,唐浩城府極深,很難從他臉上看到他心中所想。

「其實這件事他早晚也會知道,你不放去告訴他吧,這樣還能讓他覺得你對他坦誠。」牧高說道。

「是,父親,我知道了。」牧秋鴻覺得還是父親做事比較靈魂。

豪門老公太腹黑 「除了這件事,他還問過什麼?」

「沒有了。」

「那你就想辦法吧風遲師兄的事情告訴他吧。」牧高說道。

「是,父親,我現在就去。」

「但是要隨意一些,不要讓他覺得那就是想把風遲師兄的事情告訴他。」

「我明白。」

牧秋鴻起身,走出了房間。

跟不上天才愛的腳步 父親的吩咐他心中牢記,他在想用什麼樣的辦法把風遲師伯的事情告訴唐浩。這個過程必須要隨意,而絕對不能讓唐浩覺得他是可以向告訴他的。

很快,牧秋鴻到了唐浩的房間門口,他低聲說道:「唐浩,我是牧秋鴻。」

「牧仙人,請進。」

牧秋鴻推開門,走進了房間。看見唐浩並沒有看書,而是站在窗前,望著遠方。他有些意外,笑道:「唐浩,你不要告訴我,你已經看完了那兩本經書。」

「那麼深奧的經書,我這一輩子恐怕都不能完全看明白,我就是休息一下,體會一下裡面的養生之道。」唐浩隨意的說道。

「哦,一般只有老年人喜歡養生,沒想到你也喜歡。」牧秋鴻隨意的說道。

唐浩看著牧秋鴻,隨意的問道:「這九陣宮之中,誰比較喜歡養生?」

牧秋鴻一聽這話,心頭一亮,立刻故作為難的說道:「我聽說最喜歡養生的是風遲師伯。」

唐浩一聽「風遲」這個名字,便隨口問道:「他的修為一定很高吧?」

「當然,風遲師伯是丹仙,在仙宮這些人中,也就風遲師伯能和主上相比。」牧秋鴻說道。

「可惜,他在思過峰。」唐浩平靜的說道。

「是啊!誰都沒想到,他竟然會……。」牧秋鴻話說到這裡,立刻住嘴了。

唐浩淡然一笑:「其實就你不告訴我,我也能從別人那裡了解到風遲仙人的事情。」

牧秋鴻笑道:「所以,我最好還是直接告訴你比較好。」

「是。」

看著唐浩那平靜淡然的樣子,牧秋鴻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其實這件事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只是聽說風遲師伯和修妖者有來往,所以接受主上的懲罰,去思過峰思過。」

「多少年了?」唐浩隨口問道。

「風遲師伯什麼時候勾結修妖者我不知道,我只是到風遲師伯在思過峰已經五百多年了。」牧秋鴻說道。

「這五百年他一直在思過峰?」

「是,一直都在。」

「那你知道他還要繼續思過多久嗎?」唐浩問道。

「不知道。」

「你見過他嗎?」

「當然沒見過,沒有主上的命令,誰也不許去思過峰。」牧秋鴻答道。

「牧長老去過嗎?」唐浩又問道。

「每隔十年,父親都會去見風遲師伯。」

「他在哪裡怎麼樣?」

「據說不太好。」牧秋鴻默默的說道:「思過峰雖然是一座山峰,但是思過殿卻是在思過峰之下,那是一個終年不見光亮的地方。一個人在一個不見光亮的地方呆五百年,可想而知結果怎樣。」牧秋鴻說道。

唐浩聞言,平靜的說道:「這個懲罰夠重的。」

「其實這個懲罰已經很輕了,若是別人,應該直接誅殺了。就因為風遲師伯是主上的師弟,才能夠保住性命。」牧秋鴻說道。

「難道這個思過的過程就沒有個期限嗎?」唐浩問道。

「我沒聽說過期限是多久。」

「那麼這就是個無期的思過,他只能死在思過殿中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牧秋鴻見唐浩說的如此直接,他也只能是皺了皺眉頭,因為父親也曾近說過唐浩同樣的話,說風遲師伯只能永遠的留在地獄一般的思過殿中了,已經不可能再重返人間了。

唐浩繼續說道:「其實我倒是也想見見這位曾經勾結過修妖者的仙人。」

「除了主上和四大長老,其他人是沒有資格去看望風遲師伯的,也沒有人敢去看望風遲師伯。唐浩,不是鬧著玩的事情,不可逾越。」牧秋鴻這話是提醒唐浩,也是警告唐浩,讓唐浩不要好奇心那麼重。

「我當然知道。」唐浩輕鬆的笑道。

「思過峰周圍有三個真仙境界的師叔看守,我相信你不會去做傻事。」牧秋鴻再次告訴他這之間的厲害。

「嗯。」唐浩點了點頭,表示他不會做傻事的。

牧秋鴻看著唐浩,笑道:「現在你還有什麼需要知道的嗎?」

「沒有了。」唐浩笑道。

「好,那我就先不打擾你了。」牧秋鴻說道。

「嗯。」

唐浩看著牧秋鴻走出了房間,他平靜的坐下了。

牧秋鴻的到來,應該就是來為他解決疑問的。他的目的也應該很簡單,就是想讓自己領情。

惡魔的網羅 不過他更感興趣的還是那個被關在思過峰下五百年的風遲,一個人被關在一個不見光明的地方五百年,這份煎熬和痛苦可想而知。

修妖者,又是跟修妖者有關係。

修妖者、妖族和人族永遠都是解不開的死結,而自己偏偏個妖族、修妖者之間都有聯繫,這就是死罪中的死罪。若是被仙宮知道了,估計死十次都不夠。

曲孝晉知道他和妖族有聯繫,曲孝晉不可能誰也沒告訴。這仙宮之中,必然有人知道他和妖族之間的事情。也許有那麼一天,這個人就會把他和妖族之間的事情公之於眾。

想到這種可能,唐浩無聊的笑了。

第二天清晨,唐浩很早就起床了,他要去跟他東嶽、景暉、牧高道別。

這個時候,牧秋鴻也來了,看見唐浩已經準備好了,他也只能陪著唐浩去跟三位大人物道別了。

兩人先到了牧高的房間門口,牧秋鴻說道:「父親,唐浩來跟您道別。」

「進來吧。」

牧秋鴻推開房門,帶著唐浩進入了房間。

牧高坐在椅子上,看見唐浩,笑道:「唐浩,你這麼急著就走啊!」

「我來了三天來,也該走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也不留你了,不過以後向來隨時來。」牧高淡然笑道。

「好。」

「秋鴻,你把唐浩送回到北陵城。」

「是,父親。」牧秋鴻立刻答應。

唐浩也沒有拒絕,送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行了,去和主上、景師兄道別吧。」牧高說道。

「師父,父親。」

「牧長老,我先走了。」

於是,牧秋鴻帶著唐浩離開高山閣,直奔鎏金殿。

到了鎏金殿,又是一番客套,東嶽也是告訴唐浩,想來隨時都可以來。唐浩也自然的答應了,他這次來,其實並沒有達到目的,他自然是還會再來的。

牧秋鴻和唐浩離了鎏金殿,直奔寶典閣。

剛落在寶典閣所在的這座山峰,就看見景暉坐在石凳上,也顯然是正在等著唐浩。

「參見景暉長老。」牧秋鴻見禮。

「參見長老。」唐浩也見禮。

「唐浩,你不會已經看膩了那兩本書,過來還書的吧?」景暉笑道。

「那兩本書那麼深奧,我怎麼能在一夜之前看懂,我是來道別的,那兩本書我想拿回去仔細看。」唐浩笑道。

「你要回北陵城?」景暉問道。

「是,我來了幾天了,也該回去了。」唐浩說道。

景暉有些失望的說道:「看來你確實不喜歡仙宮。」

唐浩沒有回應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景暉長老,這兩本書我過些天來還。」

「當然可以。」景暉大氣的說道。

「那景暉長老,我就先走了。」唐浩說道。

景暉看著唐浩,若有所思的說道:「唐浩,你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一定不要辜負了上天賜予你的這份天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