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一樣的靜!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死死望著雲雷宗元脈的方向,只不過,在那裡一直都沒有什麼動靜。

這種死寂莫約持續了一段時間,終於有人沉不住氣了。

「蕭凌他人呢?」

有人忍不住問道。

「呵呵,我估計蕭凌在故弄玄虛,以他的能耐,有什麼資格搬動元脈?」雲雷宗宗主不屑說道。

轟隆隆!

一陣劇烈的震動聲響起,眾人目光看去,只見雲雷宗所在的大地發生了地震,緊接著,在一道道驚駭的目光注視下,雲雷宗的元脈漸漸向上移動。

「動了!動了!」

一個青年說話都哆嗦起來。

「雲雷宗的元脈動了!蕭凌他搬動了元脈!」

崇拜蕭凌的武修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見證了這一刻,他感覺這元脈是他搬的一樣。

「不可能!」

雲雷宗宗主忍不住後退一步,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殘酷事實,當雲雷宗元脈全部露出來,而在下方,蕭凌雙手支撐著整個元脈,在這一刻,他的臉色終於是慘白起來,種種念頭在這一刻全部灰飛煙滅。

「力拔山兮氣蓋世!不負狠人之名!」

有老者見證了這一幕,摸了摸鬍鬚,笑道:「蕭凌沒有武聖實力,卻有武聖的能耐,真是嘆為觀止啊!」

「蕭兄果然搬起雲雷宗的元脈了!」

玉公子砸了砸嘴巴,苦笑一聲,喃喃自語道:「估計蕭兄一個小拇指就可以捏死我了吧?」

嘉諾也是看著這震撼的一幕,一雙玉手忍不住放在粉嫩小嘴前面,一顆芳心在不斷顫動,這種場面她還是頭一次見到,真的有人能夠如同古籍神話那般,可以搬山移海,而這個人正是她的恩人蕭凌。

此時此刻,嘉諾對蕭凌越加崇拜。

終於,眾人將注意力放在元脈之上,發現這元脈比自己想象當中的還要大。

「這雲雷宗的元脈放眼藥域也是屈指可數了,比我所在宗門還要大很多。」有宗主感慨一聲,道:「若是雲雷宗不招惹狠人蕭凌,好好發展百年,就算不能成為藥王谷那樣霸主級別的勢力,也可以成為小霸主級別的……」

「可恨啊!」

雲雷宗宗主眼睛都紅了,因為他明白雲雷宗元脈的價值,這樣的元脈,可以為宗門培養數個武聖強者了,他現在後悔無比,若是他勸道太上老祖別衝動行事,那樣的話就不會得罪蕭凌,更別說現在這種糟糕狀況。

「收!」

蕭凌心神一動,聖碑呼嘯而出,便是將整個元脈收入到聖碑當中。

這個過程很快,蕭凌掌控血龍包裹著聖碑,眾人只看到血龍出現,將聖碑吞掉,然後再看到蕭凌吞下了血龍,以為蕭凌將整個元脈都吞了。

「這究竟是什麼手段啊?神乎其神!」

眾人呆如木雞,已經被蕭凌的手段震驚到了。

「雖說不知道蕭凌究竟使用了什麼手段,這元脈已經被他帶走了。」

有人感慨一聲,蕭凌身上的秘密太多,他們根本不知道,不過,能夠見到蕭凌搬走雲雷宗的元脈,這的確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咻!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蕭凌身形一動,來到了空間戰艦上面。

「恭喜蕭兄喜的元脈。」

玉公子立馬上前,他此刻的態度變得更加恭敬,準確來說,比對待他爹還要恭敬,要知道,就算在家裡他都沒有這樣恭敬對他爹。

嘉諾也是上前,雙手合起,美眸滿是崇拜之色,似乎有一大堆說不完的話要說出來。

蕭凌淡淡一笑,擺了擺手,道:「好了,好好修鍊,你們日後也行。現在的話,我們回葯聖城吧。」

「是!」

玉公子立馬去吩咐下屬。

「蕭公子,你好厲害啊!」

嘉諾憋了好久,好不容易擠出這一句話來。

蕭凌笑而不語,目光看向遠方,這次收穫不錯,雲雷宗的元脈比他想象當中的還要大,放在聖碑當中的話,可以立馬化為渾厚的元氣,融入到聖碑的世界當中。

眾人目送蕭凌所在的空間戰艦離開之後,終於是緩過神來,眼中滿是敬畏之色。 葯域,蕭凌的所作所為以一股龍捲風般的速度席捲開來,消息陸續傳到各方勢力宗主耳中。

「不愧是狠人蕭凌,行事果然是狠辣無比,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拜血教,雲霄城城主府,烏家,雲雷宗全部覆滅……」

「相比起來,五毒聖教作為葯域霸主勢力,最後被蕭凌踏滅掉,這才是重磅!」

「我看葯域,已經無人可以阻擋蕭凌的腳步了!」

……

各方宗主,城主,以及一些強者都在交談蕭凌的事迹,那一件件,一樁樁的事情,已經讓他們呆如木雞,他們覺得蕭凌就是劃過葯域天空最耀眼的流星,若是蕭凌繼續成長下去,就算是整個神武大陸上也要被蕭凌的光芒所照耀。

「爹,搬走雲雷宗的人真是蕭公子嗎?還有,五毒聖教覆滅,真的蕭公子所為嗎?」

雲雪城城上,一襲白衣的朱雪望著遠方怔怔出神,當聽到蕭凌做的這些事情后,她覺得自己出現幻聽了,在她想象當中,蕭凌還沒有這般強悍,她對蕭凌的認識,依舊停留在雲雪城與蕭凌衝突之後的時候。

「對啊。」

雲雪城主背手而立,目光看向遠方,感慨一聲,道:「當初,我就看出此子不凡,乃人中之龍!果不其然,這才過去多久,他已經在整個葯域上空騰飛,整個葯域都被他攪動的風雲變色!葯域這個地方水太淺,神武大陸那廣闊的天空,才是他未來該去的地方……」

「爹,你是說蕭公子要離開藥域嗎?如果他離開藥域,究竟要去哪裡?」朱雪問道。

「不錯。」

雲雪城主點了點頭,目光悠遠,道:「若是換做我的話,若是有蕭凌這樣的天賦,來日必定前往帝域!只不過,蕭凌並沒有跟隨丹塔眾人離開,也就是說,蕭凌並不會立刻前往帝域。他唯一去的地方只有兩個,西天妖域和東海!」

「爹,那蕭公子究竟會去哪裡啊?你別給我賣關子了!」朱雪的話匣子打開了,說出一連串問題,這些問題都關於蕭凌,現在她滿腦子想的人就是蕭凌。

「雪兒……」

雲雪城主作為過來人,一眼就看出了朱雪春心萌動了,他知道朱雪與蕭凌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輕嘆一聲,摸了摸朱雪的頭,道:「我聽說蕭凌的一個妖族朋友受傷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會去西天妖域……」

「西天妖域么……」

朱雪喃喃自語,顯然對這個地方非常陌生,她只知道那裡是妖族的天堂,並且非常危險。

「葯域前往西天妖域的傳送門在葯聖城,你若是想見蕭凌一面,我們即刻啟程,說不定能夠見到他……」雲雪城主道。

「爹,算了……」

朱雪微微搖了搖頭,她知道自己已經離蕭凌越來越遠,她連蕭凌的背影都看不到了,自然不會想不切實際的事情。

「爹,我要去做善事了,我答應過蕭公子要日行一善。」朱雪輕聲說著,便是離開這裡。

雲雪城主望著朱雪離去的背影,露出欣慰的笑容,蕭凌的出現的確改變了朱雪,往日他頭疼不已的朱雪,現在日行一善,漸漸磨平了那嬌蠻無禮。

葯聖城。

空間戰艦來到這裡后,蕭凌帶著嘉諾離開空間戰艦,至於玉公子,一個勁跟在他身後,蕭凌也沒有驅逐。

片刻后,蕭凌帶著嘉諾來到了夏家地盤。

當來到夏家地盤后,蕭凌看到了老熟人。

「蕭兄,你一定要找到古薰,我就她這個妹妹!他是我唯一的親人!」

一個壯碩人影朝著蕭凌跑來,一把拍著蕭凌的肩膀,雖然此人頭上全部都是面紗,但那一雙布滿哀求的雙眼,蕭凌自然認出來了,此人正是古魔神。

「古兄,我對不起你!」

蕭凌目光注視著古魔神,沉聲道:「古薰被抓走,這都是我的原因。我在這裡發武道誓言,我一定會救回古薰!敢動她者殺無赦!」

「蕭兄,我信得過你!」

看著蕭凌如此鄭重,古魔神輕嘆一聲,道:「其實不能怪你,娉婷小姐已經將來龍去脈告訴我了,要怪就怪該死的擇天樓!若不是擇天樓的鬼天聖他們,我妹妹也不會抓走!還有,你做的一些事情,我也知道了,你為我妹妹做這麼多,不惜得罪諸多勢力,作為她哥哥,將她託付給你我就放心了……」

「咳咳……」

蕭凌乾笑一聲,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蕭公子,你的朋友他有辦法幫你找到古薰姑娘……」

夏娉婷走了過來,在她抱著一個肥嘟嘟的黑貓,正是小黑。

「蕭凌,貓爺想死你了。」

小黑看到蕭凌后,並沒有撲向蕭凌,而是在夏娉婷懷中磨蹭了幾下,引得夏娉婷乾笑幾聲。

「我看你是假的想我吧。」

蕭凌一把將小黑拎過來,滿臉黑線,眼中卻是掠過一抹訝然之色,錯愕道:「你瘦了?」

「你這是什麼表情?」

小黑雙眼瞪著蕭凌,冷哼道:「貓爺要瘦身那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別說廢話了,快告訴我怎麼找到古薰。」

蕭凌有些無語,小黑除了吃喝玩樂,做起事情真是不靠譜,若是當時小黑在古薰身旁,古薰也未必會中計。

「其實貓爺和古丫頭玩耍的時候,在她身上種下了靈魂烙印,說她遇到什麼危險,我就可以保護她。而那靈魂烙印,她在什麼地方,我都可以感應到。」

小黑翻了翻白眼,道:「現在可好,沒想到這個靈魂烙印還真有用。剛才我與這個娉婷美女交流了一下,我可以斷定古丫頭已經不在葯域,應該被鬼天聖帶到西天妖域了……」

「還好你這傢伙沒在關鍵的時候掉鏈子!」

蕭凌目光一亮,道:「這樣的話,只要有你在,我就能夠找到古薰了!」

「那你可得好吃好喝招待你貓爺,至於古丫頭,現在估計沒事,不過的話,她也非常危險,我可不想她發生什麼意外。」小黑沖著夏娉婷拋媚眼,道:「有些事情,娉婷美女可以為你解答。」

「蕭公子,我們還是先進屋說話吧。」夏娉婷嫣然道。

蕭凌點了點頭,他帶著嘉諾與一眾人進入到屋中,至於小黑,看到蕭凌又帶回來一個水靈靈的丫頭,他舔了舔舌頭,沖著嘉諾拋媚眼。

嘉諾看著小黑這副模樣,感覺不是什麼好貨,沖著小黑翻了翻白眼。

「蕭公子,這位是?」

夏娉婷將目光看向嘉諾,隱約有了一些猜測。

「她叫嘉諾。」

蕭凌將認識嘉諾的過程告訴了眾人,道:「古兄,她是古墓派的聖女,她爹就是古墓派派主古樂天。」

「原來是聖女!」

古魔神立馬跪在嘉諾面前,抱拳道:「弟子古魔神,見過聖女。」

「古大哥,快快請起。」

嘉諾連忙將古魔神扶起來,道:「我現在只是嘉諾,不是什麼古墓派聖女了……」

「這……」

古魔神起來后,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他有過復興古墓派的願望,只不過,當他看到嘉諾的態度后,覺得自己那些想法是多餘了。

「古兄,我挺尊重嘉諾的想法。」

蕭凌道:「古墓派的覆滅是天魔宗所為,有些事情待會我再告訴你。」

聞言,古魔神只好點了點頭,將一些想法咽下去了,眼下的事情是如何救他妹妹。

「蕭公子,我調查了一下。」

夏娉婷道:「鬼天聖抓走古薰姑娘后,帶著他徒弟獄鬼閻已經脫離擇天樓,也就是說,鬼天聖現在不是擇天樓的人了。唯一可以解釋的是,鬼天聖看中了古薰姑娘的九陰絕體,要利用古薰姑娘做一些事情。至於鬼天聖究竟要拿古薰姑娘幹什麼,我們還得找個人問問!」

「究竟得問誰?」蕭凌問道。

古薰落入鬼天聖手中,他心裡就沒有安穩過,若是古薰被鬼天聖傷害了,他發誓要將鬼天聖碎屍萬段!

「鬼天聖帶著獄鬼閻離開藥域后,葯域的擇天樓群龍無首,擇天樓總部已經調遣一個武聖強者來坐鎮。」

夏娉婷道:「這個武聖叫做彎刀聖,實力在五星武聖,他與鬼天聖交好,不是兄弟勝似兄弟,若是找到他的話,說不定能夠問出些話來。」

「五星武聖……」

蕭凌目光一凝,除非動用九階玄器,以他現在的實力很難與五星武聖交手,只不過,要動用九階玄器的話,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很難。

「五星武聖放眼藥域都是屈指可數的前者,並且,彎刀聖實力非凡,比尋常五星武聖還要強大,若是沒有把握,最好別去擇天樓。」夏娉婷道。

「我明白了。」

蕭凌眼中閃爍著精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輕聲道:「我自有打算。」

「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了。」

夏娉婷目光看向一旁的夏詩浩,道:「詩浩,將化天葯陣的藥材給蕭公子吧。」

「蕭凌大哥,這是你要的化天葯陣的藥材,全部在這裡面。還有那些勢力的賠禮,也在裡面。」夏詩浩立馬上前,將一枚納戒遞給蕭凌。

「多謝詩浩了。」

蕭凌接過納戒后,便是收起來,抱拳道:「夏家的恩情,蕭凌永記在心,日後若有成就,定然報答夏家。」

「蕭公子,你客氣了,夏家為你做這些是應該的。」

夏娉婷露出一抹微笑,蕭凌前途一片光明,若是成長起來,必定能夠成為武帝強者,葯嶺夏家的那些長老們都非常贊同結交蕭凌。

「娉婷小姐,我有一件事情想拜託你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