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父說道:

「正心,你這麼說我和你媽就放心了,男人嘛,找到個好老婆,這輩子就圓滿了一半了。」

「諾拉很好,和你也很配,我和你媽都很喜歡她,希望你和她能一直走下去。」

於母更加單刀直入,說道:

「你爹說的沒錯,不過人得有個小孩才完全完美呀,諾拉現在有沒有跡象啊。」

聽了這話於正心心理有些失落。

因為納米機器人的原因,自己如今是不育的,而且現有技術條件下沒法回復生育能力。將來能否想辦法恢復生育能力,還是未知數。

他只好說道:

「現在和新羅馬之前戰爭太激烈了,我們兩個都暫時不準備要孩子。」

於母有些急,說道:

「哎,國家的那些人員和我們說過,你體內納米機器人似乎可以讓你永葆青春。可是諾拉可不行啊。」

「你老媽我是過來人,我們女人年級越大,生孩子就越危險約吃力,而且年紀大了對小孩的健康也有影響。」

「無論是為諾拉好還是為了孩子好,你們這對小夫妻應該儘早要孩子。」

「孤星國確實不安全,你們生了小寶寶可以把小寶寶送來我們這嘛。我和你爹正好給你帶小寶寶。」

於正心不想繼續想這個話題,於父看出自己兒子臉色不好,對自己老婆說道:

「老太婆,咱們兒子這麼大了,這些道理肯定懂,不用你多啰嗦。」

於母立刻說道:

「我啰嗦什麼了,我也是為兒子考慮。你個老頭子真是拎不清。」

於父往於母碗里夾了一個紅燒獅子頭,於母知道這是老頭子要自己多吃飯少說話。

再看自己兒子笑的沒有剛才那麼開心了,就知道要孩子這事自己兒子的確有苦衷,於是就閉嘴不再所這個話題。

於正心在飯後陪這父母看電視聊天。他詢問了下父母在祖國的生活怎麼樣,身體是不是好。

於父說道:

「畢竟年紀大了,腰酸背痛是免不了了的。但是體檢下來我和你媽都沒有什麼大病。」

「至於生活嘛也就那樣。因為戰時體制,咱們祖國很多生活物資也進行配給制了。」

「好在現在國家農業技術很發達,有那些什麼無人化機械化的農業機械,轉基因的作物之類。」

「因此糧食配給我們兩老口是足夠用的,每月還有富餘下來的糧票。」

「蔬菜等副食品也是足夠的,就是肉類的配給不是很多。」

於母解釋道

「生產一個單位的肉類需要消耗相當多的資源,所以國家的肉類生產沒有糧食那麼富裕。」

「加上國家優先把肉類這種優質蛋白質類的肉奶蛋優先配給年輕人,我們這些老年人自然就分的少了。」

「不過幸好我們兩個都不是特別喜歡吃肉,家裡也少了你整個大吃貨,所以肉票也夠用。」

於正心又問道:

「其他方面呢?有沒有因為戰爭受到影響。要不要我來想辦法?」

於父明白於正心的所謂想辦法是什麼意思。

於正心為祖國和孤星國做出過不少貢獻,認識王叔等級別比較高的幹部,甚至被那一位接見過。

如果於正心向國家提出一合理合法的小要求,要求應該是能被滿足的。

但是於父卻以極為嚴厲的語氣對於正心說道:

「你小子千萬不要為了我們兩個去想什麼辦法,我們兩個不需要。你媽和我對現在生活很滿意。」

「我還要特別提醒你,絕對不能居功自傲,更加不能因為自己為國家做了貢獻,就認為自己有資格得到些什麼。」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很多人都是從為自己和家人謀取一些蠅頭小利后墮落的。」

「我這老爹沒教你什麼太多的大道理,但是做人要正直清廉還是教過你的,你千萬不要忘。」

於正心母親見自己老頭子說得這麼嚴肅,不由抱怨道:

「我們兒子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這麼凶幹嘛。」

於父這次在於母面前沒有任何退讓。依舊嚴厲的說道:

「正心是什麼樣的人我當然知道,但是他現在還年輕,有的事情我一定要提醒他。 甜心陷阱之首席強勢攻婚 這叫防微杜漸,不然他以後一定害人害己。」

聽了老爸的教誨於正心表示認同:

「爸,你說的對,不管做出了什麼貢獻,我還有你們都不能搞特殊待遇。其他普通人家怎麼生活,我們也怎麼生活。」

「新羅馬被咱孤星國一頓好揍,一段時間內是沒能力發起進攻祖國了。你們稍稍忍耐一段時間,配給制應該也會放鬆一些。」

「不過你們有困難的話,還是和我說,我和諾拉從私人方面看看能不能幫你們。」

於母說道:

「放心吧,現在吃穿住行用雖然都配給,但是我們兩個生活絕對過得去,和過去沒有太多的不一樣。」

「真的過不下去了,我們也不會不好意思,一定會告訴你小子的。」

於父也恢復了平靜的語氣,說道:

「現在國家雖然是戰時體制,但是好在現在的國家生產力水平很高,我們生活完全過得去。」

「而且為了人盡其用,你爹和你媽現在也被安排了一周四天的臨時工作,我倆也算是生活充裕,重新變成了對社會有用的人。」

於正心好奇問道

「你們幹什麼工作呀。」

於父笑道:

「怎麼,認為我倆退休這麼久不上班和社會脫節就成廢物了?」

於母也笑道:

「我們好歹也工作了幾十年,腦子也沒老化,當然還能發揮餘熱了。」

「你爹喜歡修修補補的,所以就在街角的3D列印站幹活,操作機器列印各種東西供給各個工廠,另外居民需要些配件的,他那列印站立也能列印。」 反正都已經讓人知道了,張虹也就豁出去了,她故意把手臂散開一些,讓她的手臂挨上了唐浩的手臂。如此清晰的觸碰到唐浩的肌膚,讓張虹的呼吸都是一滯。她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的迷戀一個男人,更沒想到會如此花痴。

這就是命嗎?

張虹閉著眼睛在想,自己等了這麼多年,也許就是在等待唐浩的出現。這個人出現了,她註定了要放下一切的追隨他了。

三十三歲的女人不算老,但是她已經在愛情的路上走了太久了,她需要一個歸宿。雖然這只是她認為的歸宿,可是對於一個挑剔的女人來說,她依然感到很幸福。

她安靜的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這個祥和的下午。她現在慶幸那些人把寧功明的屍體帶到了這個遠離溫哥華市區的溫斯頓農場,她才能跟唐浩單獨相處一個下午。

下午五點,唐浩睜開了眼睛,看見張虹依偎在他身邊睡了,他並不意外。

巧合的是張虹也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兩人四目相對,張虹的目光中透出一絲羞澀,她笑著說道:「我有的時候比較缺乏安全感。」說完,她忙挪動身體,離開唐浩的手臂。

唐浩只是笑了笑,起身下床,看了看窗外。

張虹立刻說道:「我去弄點吃的,然後我們就出發。」

「嗯。」唐浩表示同意。

於是,張虹立刻走出了房間,下樓去準備晚飯了。

暖寵鮮妻:總裁超給力! 唐浩坐在了椅子上,目光透過窗戶,望著溫斯頓農場的方向。又是一個大家族,殺死寧功明的人跟溫斯頓家族有關係,還是他就是溫斯頓家族的人。

兩個小時后,最後一抹夕陽落下去了,賓士載著唐浩三人離開了農場,直奔溫斯頓農場的方向駛去。

唐浩然青冥慢點開,他也讓銀瞳金蛇感受一下寧功明的味道。

到了溫斯頓農場附近,銀瞳金蛇證實,寧功明的屍體還在。

天已經漸漸黑了下來,唐浩沒有讓賓士太靠近溫斯頓農場。他下了車,獨自進入了農場外圍的果樹林中。借著果樹的掩護,他腳下加速,飛也似的向農場中央的莊園飛馳而去。

十分鐘后,唐浩出現在了莊園外,他把銀瞳金蛇拿在手中,見銀瞳金蛇的舌頭指著莊園中間的主建築,他確定了寧功明的屍體就在這裡。一天了,寧功明的屍體還在,說明他們不想再搬動寧功明的屍體了。

這充分說明了那個殺死寧公民的人跟溫斯頓家族,至少跟溫斯頓莊園的關係很密切,他會是溫斯頓家族的人嗎?

唐浩稍微觀察了一下,便進入了莊園。

雖然莊園內有燈光,可是現在畢竟已經黑天了。借著黑夜掩護,唐浩很容易的就到了中間的別墅樓下。他背靠別墅,聽了聽之後,便身形一縱,上了別墅的二樓。選了一個開著的窗戶,他就進入了別墅。

按照銀瞳金蛇的指引,唐浩避開了女傭和管家,下入了地下室,看見了停放在地下室的冰櫃。掀起冰柜上黑布一角,看見了冰櫃里的寧功明。

現在確定了寧功明就在這裡,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尋找把寧功明帶到這裡的人了。除了女傭和管家,他沒有見到別人。估計女傭和管家也不會知道是誰把冰櫃弄到這裡來的。

唐浩悄然的在別墅里搜查了一下,沒有人找到有價值的線索,他便悄然的離開了別墅。

返回到了車上,唐浩告訴青冥,回市內吧。青冥答應一聲,啟動車子,向溫哥華市內開去。

「找到了嗎?」張虹試探著問道。

「找到了。」唐浩答道。

張虹一聽找到了,她立刻又追問道:「找到是誰弄到這裡來的了嗎?」

「除了女傭和管家,沒有看見別人。」唐浩答道。

張虹雖然不是江湖人物,可是她也聽懂唐浩話里的意思了,看來唐浩沒有打擾別墅里的任何人,悄然的進去,無聲的出來了。她隱隱感覺唐浩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她便低聲說道:「周末有一個藝術品拍賣會,據說有兩件埃及法老時期的法杖。喬治溫斯頓喜歡收藏,他一定會去。」

「我們也去。」唐浩立刻說道。

「好。」

張虹很高興,雖然到目前為止,她只是唐浩身邊的一個花瓶。但是做花瓶,總比做空氣要好。

回到了張虹的別墅,唐浩給奚問山打了個電話,讓奚問山多帶幾個人到溫哥華來。米國和加拿大同處北美,奚問山告訴唐浩,他天亮之前就能到。

交代完了之後,唐浩又讓杜總裁往他的卡里多轉了些錢。

都交代完了,他才睡了。

第二天早上,奚問山給唐浩打電話,說他已經下飛機了,唐浩讓奚問山派人去監視溫斯頓農場,讓奚問山到張虹的別墅來。

剛吃了早點,奚問山就到了。唐浩沒有讓奚問山進來,他出去跟奚問山見面。兩人在一個咖啡廳碰面。

好久不見奚問山了,唐浩發現周圍藍十字家族的二號人物精神狀態更好了。很顯然,這是因為藍十字家族在這半年多來,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不但進入了扭腰,還聯合歐洲的三大家族和米國的最大的鬱金香家族。

現在的藍十字家族在米國,甚至在北美的聲望幾乎可以和鬱金香家族相提並論了。

奚問山對藍十字家族的這位大恩人,他是從內到外的尊敬。

兩人坐下,唐浩把發現寧功明屍體的事情告訴了奚問山。

聽到這個消息,奚問山很意外,他說道:「既然寧功明屍體在溫斯頓農場,就說明那個殺死寧功明,並且偷走寧功明屍體的人跟溫斯頓家族有關係。能把屍體放在莊園的地下室里,說明這個人在溫斯頓家族很有地位。」

「你對溫斯頓家族了解多少?」唐浩問道。

「我見過溫斯頓老先生,也認識溫斯頓家族現在的掌舵人喬治溫斯頓,不過並沒有什麼太深的交情。」奚問山答道。

「明天晚上有一個拍賣會,喬治溫斯頓也許會去。你可以在那裡跟他相遇,然後藉機想到加拿大來發展業務,跟他聊聊。」唐浩平靜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奚問山當然明白唐浩的意思,他這是讓自己去探喬治溫斯頓的口風。

唐浩稍微頓了頓,又問道:「溫斯頓家族的聲望跟你們藍十字家族比,有多大的差距?」

奚問山立刻答道:「溫斯頓家族雖然在加拿大名氣很大,權勢也很大,但是和我們藍十字家族現在的聲望比,還是差了不少。我如果想知道什麼,他不敢欺騙我。」

唐浩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是這樣,你也要小心。那個殺死寧功明的人太強大,他應該不會害怕你們藍十字家族。」

「我明白,我不會讓溫斯頓懷疑的。」奚問山立刻說道。

「嗯,你去準備一下吧。」唐浩說道。

「好,那我先去了。」

奚問山站起來,悄然的離開了咖啡館。

過了一會兒,唐浩也離開了咖啡館,回到了張虹的別墅。

進入別墅,見張虹和肖夢雯正在大廳喝咖啡,看兩人的樣子,正在等著他。

「唐浩,你回來了。」肖大小姐站起來跟唐浩打招呼。

「嗯。」

唐浩坐下,張虹給唐浩倒茶。

肖夢雯看著唐浩,問道:「唐浩,我們來了兩天了,還沒出去玩過。」

「今天晚上去參加拍賣會。」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參加拍賣會,我沒帶正裝。」肖夢雯興奮地說道。

「去買。」唐浩說道。

「虹姐,你陪我去買。」肖夢雯立刻說道。

「好。」張虹感覺唐浩讓肖夢雯去拍賣會,似乎就是想讓她出買衣服。而自己陪著肖大小姐去了,家裡說就剩下了唐浩和夏雨揚。估計唐浩回去一直都呆在房間的夏教授去聊天。

「我們現在就走吧。」肖夢雯比較著急。

「好,我去換衣服。」張虹說道。

「我也去換衣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