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想買更多,而且他也不缺錢日元和美元,但唯獨缺少華夏幣,畢竟大額貨幣的兌換還是比較困難的。

同時,到來的賓客,都在萬寶樓內進行了消費,對了,值得一提的是,萬寶樓只收華夏幣,不接受以物易物。

隨後幾日,大量的外國人出現在萬寶樓。

但是,他們購買的物品都不多,因為他們的華夏幣不多,這讓他們很是苦逼,明明有錢,偏偏就花不出去。

至於在國際上,華夏幣變得越來越堅挺,很多交易方都特別提出,希望能夠以華夏幣結算,一時間,橫行世界的美元居然有被華夏幣驅逐的趨勢。

關注了萬寶樓幾日後,發現萬寶樓發展比較良好后,他又將心思用在了修行之上。

銅戒世界,石室內。

秦天陡然睜開了雙眼,然後踏步走了出去。

半空中,敖萱盤膝而坐,氣息澎湃,半晌后,她身上的氣息全部縮回體內,並不斷的進行壓縮,又過了不久,她的氣息重新釋放出來,卻是比剛才強大了十倍都不止。

「合道中期!」

秦天笑了,敖萱是龍族,肉身強橫,戰力強大,合道中期的她,應該能夠力壓渡劫初期和渡劫中期相抗。

不過,敖萱並沒有停止修行,繼續煉化龍族提升自己的實力。

看了半晌,秦天重新回到石室。

繼續吸收仙晶內的仙靈之氣轉化為煉體能量。

修行中。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為期兩個月的暑假已經快要結束。

這日,秦天停止了修鍊。

走出石室,盯著正在衝擊合道圓滿的敖萱,看了眼她手上的龍珠,已經只有米粒大小,裡面的能量已經差不多消耗殆盡。

想要憑藉這點力量衝擊合道圓滿稍顯不足。

心念一動,秦天取出一枚功德金珠彈向敖萱,對方下意識張口將功德金珠給吞入腹中。

一枚功德金珠可是由一萬滴功德金液凝聚而成。

蘊含著的功德之力強大到了極點。

功德金珠一入腹,就化為了一道道暖流流淌至四肢百骸以及她的靈魂之中,瘋狂對她進行滋養。

「啵!」

一聲輕響,通往合道圓滿的桎梏被輕鬆打破,敖萱一舉踏入合道圓滿。 「刷!」

敖萱睜開了雙眼,兩道神光從中迸射而出,熠熠生輝,然後她身形一晃,就撲入了秦天的懷中,有些傲嬌的道:「本公主已經突破到合道圓滿了哦,你可要加油!」

秦天伸手摟住了她的身子,雙手卻放在了那對挺翹的臀部上,使得敖萱絕美的臉頰上浮現出一抹嬌艷的紅暈,嬌嗔道:「你這傢伙,快把手拿開!」

聞言,秦天卻是低頭就擒住了敖萱那粉嫩濕潤的唇瓣,一陣細細品味。

「嗯!」

一陣含糊不清的聲音從敖萱鼻中傳出,然後她就摟住了秦天的脖子回應起來。

隨著時間的過去,二人之間瀰漫著一股令人臉紅耳赤的氣息,秦天也不再掩飾內心的慾望,抱著敖萱朝石室內走去。

不一會兒,石室內就有一陣高亢透著痛苦的聲音傳出,但很快,這道聲音就變得低沉婉轉……

一個小時后。

雲雨方歇,敖萱將整張臉都埋到了秦天的懷中,似乎很是羞澀,但身體和心靈上都透著一股巨大的滿足感。

又在銅戒世界內膩歪了一段時間,二人一起從中走出。

了解了下最近的世界狀況。

從三日前,摺疊世界的開啟就放慢了,原來是一日就會開啟數座摺疊世界,但現在,數日才開啟一座,不過,如今的地靈州已經比原來的地球面積擴大了五十餘倍。

我的三界抽獎系統 恐怕已經接近地靈州真實的地域面積。

當晚。

林祖兒歸來,向他彙報了下萬寶樓的情況,一切都比較正常,銷售額在持續上升。

因為知曉秦天靠做慈善收集功德之力,她接手了一部分大秦慈善基金的事務,使得「大秦」的擴增速度更快,自然花銷也是巨大。

不過有萬寶樓這座吸金怪獸,即使「大秦」擴張再快,資金也相當的充足。

同時,林祖兒還通過萬寶樓的影響力,向各路散修收集到不少的修行界情報。

比如,在秦天閉關的這一個多月中。

修行界渡劫成就元嬰的足足有一百多人,可說來了一次大噴發。

至於渡劫成就金丹的,那就更多了,足足有三百多位。

又是數日過去。

從隱神宗獲得的仙晶已經消耗掉一百九十二枚,而秦天的身體終於達到臨界點,開始向《禹王煉體法》第六層蛻變。

與以往相比,因為他的靈魂之力提升了許多,所以,這次蛻變他雖然有些犯困,但不至於陷入昏睡。

次日。

秦天正躺在院子內半眯著眼曬太陽,突然門外傳來陳神風的聲音:「秦兄,陳神風前來拜訪!」

「陳兄請進!」

秦天懶洋洋的道。

不一會兒,相貌普通,氣質不凡,身穿一身白袍的陳神風邁步走了進來,看到躺在椅子上的秦天,眼中不由閃過一抹惱怒之色,這個傢伙也太自大了吧,不說迎接,我進來后,都懶得起身。

秦天似乎猜到了陳神風的想法,說道:「陳兄莫怪,在下最近練功出了點岔子,整個人都提不起精神,所以沒能起身相迎,還望諒解!」

聞言,陳神風不由心生懷疑,下意識盯著秦天打量,發現這傢伙似乎真的顯得有些病懨懨的,一時,他不由暗暗想道,難道這傢伙真練功出了岔子?

頓時,他心底升騰起幾分殺意,如果這傢伙真練功出了岔子,我是不是可以趁機殺了他?

只是剛升起這個念頭,就馬上壓了下去,因為他擔心對方是故意裝出這幅模樣來試探他的。

如果換做是他,就算出了岔子也不可能像對方那般說出來,並且還會偽裝得沒事。

想到這裡,陳神風心中一凜,故作關心道:「秦兄嚴重嗎,在下這裡有幾枚療傷聖丹,或許對秦兄的傷勢有好處!」

「多謝陳兄關心,那在下就不客氣了!」

而陳神風則楞在了原地,他不過是隨口說說,在他看來,對方肯定對他同樣抱有戒心,又怎麼會要他的丹藥。

可沒想到,這個傢伙連拒絕都不拒絕下,一時,他甚至懷疑,這傢伙會不會是故意裝傷就是為了騙他的丹藥?

但話已經說出口,陳神風心中雖然不爽,還是掏出了兩瓶丹藥扔給秦天。

秦天接過丹藥就直接收入了儲物戒指,笑道:「陳兄,謝了!」

陳神風的麵皮微微一抽。

「對了,陳兄,你這次上門應該是有事吧?」秦天主動問道。

「不錯!」

陳神風點點頭道:「秦兄,有一筆大買賣,有沒有興趣?」

「什麼買賣?」

秦天好奇問,能被陳神風稱之為大買賣的事肯定不簡單。

陳神風繼續道:「上次我們一起覆滅了黃泉魔宗的人馬後,我就一直關注著那座通道,兩日前,有一支修者小隊從那座通道,我將他們擒下后,獲知了一個極為有價值的消息!」

「什麼消息?」秦天精神微微一震。

陳神風道:「黃泉魔宗遭到元魔州各大勢力圍攻,他們坐鎮仙人都跑到天外天廝殺去了,同時黃泉魔宗內的高手們也派往各個地方坐鎮,防止其他宗門的偷襲,甚至宗主都出馬了,所以,現在的黃泉魔宗內只有一個副宗主坐鎮!」

「你的意思是我們去偷襲黃泉魔宗的老巢?」

秦天道。

「不錯!」陳神風認真的點點頭。

「陳兄,你這想法很大膽,但我覺得太過冒險!」秦天若有所思的道:「而且,你不覺得那支修者小隊出現得太蹊蹺了嗎?說不定是傳出假消息故意讓我們自投羅網!」

「不可能!」

陳神風信心十足的道:「其實那支修者小隊都是一群修二代,他們是擔心各大宗門的聯軍打到黃泉魔宗的老巢,才通過通道來到了地靈州避禍,為了確認消息的真假,我足足審問了他們兩天,所以,消息絕對不會有假!」

秦天陷入了沉思之中,同時也有些心動。

忽然,他想起了什麼,問道:「你有邀請姬玄冥嗎?」

陳神風眼中閃過一抹尷尬之色,惱怒道:「那個傢伙拒絕了我的提議!」

秦天笑了笑,從陳神風的表情中他斷定,姬玄冥不止拒絕了他,估計還把他嘲諷了一番,不然提到姬玄冥他也不會露出惱怒之色。 感受到秦天臉上的笑容,陳神風越發的惱怒,低喝道:「秦天你到底去不去,大不了我一個人過去,到時候,等我獲得大量的好處后你可不要眼紅!」

「請便!」

秦天做出請狀。

「……你……!」

陳神風為之氣結,臉上再也掛不住,起身猛的一甩手,大步朝院子外走去。

一步!

兩步!

三步!

隨著離院門越來越近,陳神風的步伐越來越慢,越來越慢,就好似灌鉛般,每前行一步都需要耗費全身的力氣。

最終,在接近院門的瞬間,陳神風陡然扭身,怒視著秦天:「你到底怎麼才答應?」

秦天笑了,笑容很是燦爛。

「要想我陪陳兄去冒險,只需陳兄答應我一個條件即可!」秦天道。

「什麼條件?」陳神風忍住心中的憋屈問道。

萌匪王妃:爺,劫個色! 「日後,假若你背後的宗門來到地靈州,你需要阻止他們亂殺無辜!」秦天神情凝重道。

「好,我答應你!」

陳神風毫不猶豫的道,心中也鬆了口氣,這個秦天並沒有趁火打劫,心中的怒火也跟著消退了不少。

「要不,陳兄還是發個天道誓言!」

秦天補充道。

剛剛消退的怒火又一次升騰了起來,惱怒的盯著秦天:「本公子說一是一,為何要發下天道誓言?」

「這樣大家都放心一些!」

秦天面不改色的道。

陳神風很想拂袖而去,最後還是選擇發下天道誓言,畢竟就算黃泉魔宗老巢空虛,好歹也有個渡劫後期的副宗主坐鎮,他如果孤身闖過去,不但討不得任何好處,恐怕會陷落在那裡。

如果多了秦天就不同了,他們二人聯手不一定能殺掉那尊渡劫後期,至少性命無憂,可惜,姬玄冥那個混蛋太過膽小謹慎,不然他何至於來找秦天合作。

「什麼時候出發?」

陳神風催促問道。

秦天道:「我現在傷勢未愈,得等上幾日!」

頓時,陳神風眉頭一皺:「時機稍縱即逝,最好快點,否則,等對方的坐鎮仙人回來,我們可什麼都撈不到!」

「好,我會儘快療傷!」秦天笑笑道。

「那好,我就先告辭,等你傷好后聯繫我!」說話間,陳神風扔給秦天一個傳訊玉符就踏步而去。

兩日後。

虛弱感和疲憊感陡然消退,同時,一股恐怖的力量從身體深處湧出,讓秦天產生了一種足以撕裂一切的強大感。

「禹王煉體法第六層成了!」

秦天有種仰天咆哮的衝動,最後他深吸口氣,壓制住了體內的激動情緒,細細體味著一身新增的力量。

正所謂一個境界一座山。

在第五層後期,他的實力可比渡劫圓滿,但現在,他一身肉身力量足足增強了三十倍都不止,完全可以將原來的自己一拳給秒殺。

簡直強大到沒邊。

甚至遇上仙人,他也有膽量上去和對方硬剛。

只是,即使他活了百世也沒有見過仙人之威,無法揣測出仙人的真正實力。

同時,在達到第六層,他體內又衍生出了一個全新的神通。

這個神通叫做——滴血重生。

也就是說,他即使被人打爆,哪怕只剩下一滴鮮血也可以憑此重生。

得知這個神通的強悍后,秦天雙眼眯了眯,要不要來一場自爆,將靈魂深處的輪迴詛咒給排除在外?

最終,他還是否決了這個想法。

那輪迴詛咒能跟他百世,肯定不如他了解的那般簡單,現在他的境界雖然沒有達到仙人層次,但實力已經可比仙人,這樣,他就能撈取更多的好處,以後要突破仙人也更加的容易。

而且,他還發現《禹王煉體法》達到第六層的另外個好處,那就是他一身強大至極的氣血力量居然也能滋養淬鍊自身的靈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