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我懂,但是我們沒有更好的捷徑,我可不想一步一步的走到南域,也不想從話費巨資去求購一個不太把握的傳送資格,所以這個宗門必須進去,然後有足夠的資本讓他們幫我達到目的。」李天賜傳音說到。

「這……」玉守玄聽了李天賜這樣的打算,再次猶豫了一下,似乎衡量了一番,隨後傳音回道;「少主這樣說也有道理,高調點也好,還不用受氣,如果高調,那就弄得徹底高調,讓很多人都知道少主的絕世天資吧!」

「呵呵,你可別抬舉我,我這算什麼絕世天資,最多只是比普通人多了一些運氣罷了,雖然要高調,但是我們該低調的時候還是要低調的,這裡對我們來說有機遇,但是也一樣危機四伏……」李天賜給玉守玄回應了一番話,隨後就斷了和玉守玄的通話,這時還在趕路,一旁的擎清也在和他說話。

「怎麼?還在想丹師的事?呵呵,不要想那麼多了,你是個陣師已經很難得了,丹師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做的,否則也不會那麼珍貴了。」擎清在一旁見李天賜沉默半晌沒開口,以為他還在羨慕丹師的身份。

「呵呵,擎清師姐我沒像那麼多,更沒有什麼好羨慕的,你之前也說過,能成為陣師,其實也就有一定成為丹師的資格了,所以我也有嘗試過煉製丹藥的。」李天賜笑了一下對著擎清說到。

「……」

李天賜這句話一說完,擎清和那白面青年的腳步突然都停看下來,三個人都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李天賜。

「不用這麼看著我吧?我又不是怪物,只是感覺將擎師姐當成朋友,不想隱瞞你們罷了。」李天賜見幾人這麼看著自己,不由得一聳肩故作無辜的模樣說到。

「為什麼我感覺你說的是真的?」擎清注視了李天賜好半晌才帶著古怪語氣開口說了這樣一句。

「當然是真的!給執白大哥服用的那枚丹藥就是我自己煉製的,這裡還有一些!」李天賜無語了一下,翻手取出一個茶色玻璃瓶說到。

「這……你已經能煉製丹藥了?我看看!」擎清的雙眼再次猛然瞪大,有些迫不及待的將李天賜手中的玻璃瓶子抓了過來。

「怎麼會用這麼低級的材料裝丹藥?」擎清抓過瓶子,竟然第一時間注意到了瓶子的材料,玻璃這東西雖然她沒見過,但是一入手就能感知到材料有沒有能量,這是每個修真者都可以輕易做到的。

「呃,家鄉的特產材料,很實用。」李天賜沒想到擎清竟然還有心情注意瓶子本身,楞了一下就隨口敷衍了一句,倒也不是撒謊,玻璃確實是地區上的特產。

擎清顯然只是隨口抱怨了一下李天賜對丹藥不重視的行為,隨後就不再說話,將瓶子打開迫不及待的往另一個手心上倒出一粒丹藥,同時她也注意到,這瓶子中至少還有十多粒丹藥。

丹藥和小指甲帶下差不多,帶著淡淡的綠色,滾圓的沒有一絲瑕疵,擎清將丹藥送到瓊鼻下輕輕嗅了一下,隨後雙眼一亮。

「雖然我不能十分確定,但是這丹藥絕對達到了二品以上,而且煉製的融合度很完美,我不是丹師,無法辨別真正的融合度,但那時這顆丹藥絕對煉製的很好,我有些不敢相信是你煉製的,這……」擎清觀察辨別了一番之後,看著李天賜,目光十分複雜的說到。 「呵呵,信不信都無所謂,我只是把事實告訴你,而且我也要糾正一下擎師姐,這丹藥在我的定位中,只是一品,我也只能煉製這等級的丹藥了。」李天賜見擎清的模樣,微微一笑說道,他能感覺到擎清心裡其實已經相信自己,只是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才表現出懷疑。

「天啊,一品丹藥竟然有這種效果?李師……李先生的煉丹水平太強大了吧?」高個青年這時一臉震驚的說到,他是丹藥的受益者,自然清楚那丹藥的效果,當然,這其中還有點誤會,因為他的傷勢有很大程度上,是李天賜用綠色能量幫他回復的。

執白本來對李天賜心存感激,聽到李天賜是陣師之後只是為李天感到開心,有一點點的敬佩,但是當李天賜又說出自己還是丹師的時,執白心中一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無法和眼前這個少年在並肩而論,所以他在稱呼上乾脆的做出了改變。

「我現在很懷疑你的真正出身,大家知道的淺顯東西你不知道,可又……算了,我可以相信你,對嗎?」擎清將丹藥有些木然的還給李天賜之後,突然抬頭看著李天賜說到。

「呵呵,擎師姐認為我會圖你們什麼呢?如果你認為我都你們有圖謀,那麼我們可以現在剛分開,永不再見,如何?」李天賜笑著說道。

「不要走,我相信你了,和我們一起到王城,你有什麼不懂的我們都可以告訴你。」擎清一聽李天賜的話,頓時有些急了。

「那我就打擾擎師姐了,不知道我到了擎家,能給你們帶去什麼好處嗎?」李天賜沒有絲毫的拒絕,隨後很直接的問道。

「你不要這麼直接好不好?」擎清對李天賜的直接,顯然有些不太適應,不過隨即就笑了起來道;「不過你這樣直接也好,有些事就不需要我太婉轉了,免得你不懂我的意思,確實,我想留下你是有私心的,你能留下,對我們擎家好處太大了,尤其在知道你是個雙料大師之後。」

「雙料大師??」李天賜一愣。

「丹師和陣師,在一起不就是雙料大師嗎?」擎清有些無奈的看著李天賜說到。

「呃,這樣啊,我知道,師姐你繼續說吧。」李天賜尷尬了一下,自己真是問一個比較白痴的問題。

擎清對李天賜的模樣顯得有些無奈,不過也感覺到李天賜似乎有些單純,這時再看李天賜,竟然越看感覺越帥氣和可愛。

「哎呀,我想什麼呢!」擎清突然甩了甩頭,發現自己竟然想到了其他方面的事,這讓他自己有些尷尬和不可思議,修真者對自己的心境保持是絕對強大的,不應該因為一個剛見面的人就影響到自己才對。

「先趕路吧,等到晚上我們駐紮之後再聊這些。」擎清讓自己平靜了一些之後,沒有在繼續之前的話題,而是催著眾人快些趕路。

李天賜一愣,剛剛還很有談性的擎清竟然不想說了?不過也沒有做追問什麼,點了點頭也不再說話,和一行人專心趕路。

這密林確實很大,雖然已經是邊緣地帶,但是幾人一路走來到了傍晚時分,依舊還沒有徹底走出去,只不過樹木越來越稀疏了一些。

當時間又過去三個小之後,擎清停下腳步說道;「黑天了,雖然這邊緣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還要防止意外,有些高級魔獸會遊盪出來,所以今晚就在這裡駐紮,明天起早再走三個小時就可以出去了。」

對擎清的安排,眾人自然沒有什麼意見,隨後擎清和執白鰲白都從自己的儲物裝備中取出了營帳。

李天賜這時才注意到,擎清使用的是儲物戒指,但是執白和鰲白使用的確實一個小布袋模樣的裝備,這獃子只有半個巴掌大小,使用時需要輕拍一下這個小袋子。

「不要告訴我,你沒有營帳!」李天賜這邊愣神的功夫,一旁的擎清湊了過來說到。

「還真的沒帶!」李天賜一聳肩,他的儲物戒指內物品海量,還有空間裝備,但那時還真的就沒有準備什麼野外營帳這類東西。

「李先生不介意的話,可以使用我的營帳,我和鰲白師弟用一個就可以。」高個青年執白在一旁聽了李天賜的話,連忙開口說道。

「謝謝執白大哥,你不用交我什麼先生,還是叫我師弟感覺更親近一些。」李天賜對執白倒是印象越來越好,至於那個鰲白,他一直在刻意無視,他自然感覺的到,這白面青年對自己有很大的敵意。

「那就這樣安排了,我們來吃些東西,聊一陣就休息。」擎清見李天賜有了營帳,也就不在多說,走到一旁從戒指內取出一個圓桌,上面還擺滿了水果糕點之類的東西。

修真者到了築基以後,使用的食品都已經很清淡,不會再有什麼五穀雜糧,就算是糧食,也是專門培育的靈氣米。

執白這是已經回復的可以勉強自己坐下,一群人圍著小桌子吃了幾口水果和糕點沒開始繼續之前路上未完的話題。

「想知道我為什麼很想你留在我們擎家嗎?」擎清對著李天賜開口問道。

李天賜一聳肩搖頭,他知道擎清肯定有目的,但是他是朕的猜不出是什麼目的。

「我也和你說實話吧,如果你只是一個修為不錯的修者,又沒有自己其他目標,我可以讓你留在我們擎家安穩度日過去,但那時當我知道你是陣師之後,我就改變了想法,而你的丹師身份更是將我鎮住了,真的,我必須的承認你是一個天才,不,天才中的天才,雖然我沒有親眼見證你的實力,但是我知道你並沒有撒謊,而且還可能有所保留,我說的對不對?」擎清看著李天賜問道。

「呵呵,這個就靠擎清師姐自己去感受了,你認為我還有秘密的話,還能再說出來嗎?」李天賜笑著回應道。

「好吧,其實你這已經算是變相的承認了,不說這個,哈市說說對你的圖謀吧,呵呵!」擎清這是似乎比之前變得活潑了幾分,帶著一絲玩笑口氣調侃了一句,隨後表情正式了一些繼續說道;「之前我說過了,如果你比較普通,留在擎家可以平安度日,但是在知道你的出眾之後,我就想借用你,為我們擎家謀劃一些好處,你應該不會介意吧?我並不是出賣你i什麼,我們這樣可以達到雙贏。」

「呵呵,擎師姐可以直接說重要部分,我相信你不會害我就夠了,雙贏的事情最好。」李天賜感覺擎天半天說不到主題,多少有些無奈。

「好,那我就說了,我想等這次步雲宗的招徒,你可以代表我們擎家,就是這樣。」擎清這次很乾脆,說的也很簡單明了。

可是李天賜聽了卻更疑惑了,忍不住開口問道;「這沒有什麼不可以,但是……這樣做算什麼雙贏呢? 婚久見人心 好像只對我自己有好處吧?」

「呵呵,你了解的東西還很少,任何一個家族只要有人能進入宗門勢力,其實也就算是成了這個宗門的友邦,還可以得到這個宗門的一些獎勵,並且在很多事情上會給予很大的幫助,在一個城池內,有太多的家族,只有家族成員進入大的宗門才能更好的發展……」擎清開口給李天賜解釋了一大堆,中心意思也就是一個,只要李天賜能以他們擎家的名義進入步雲宗,那麼就是對他們擎家最大的好處。

「原來是這樣,我懂了,這個似乎對我沒有什麼影響,我同意了。」李天賜聽完擎清的話,才知道這裡面還存在這麼多的問題,不過對他真的沒什麼損失。

「謝謝,還有一點,只要你能因為自己的能力被宗門重視而招收,完全可以帶著一些隨從一起進入宗門,所以……」擎清說著這略帶尷尬的停了下來。

「我明白擎師姐的意思,你是想讓我將你也帶上?這個也不是問題,不過如果你自己被選中,那不是更好嗎?我可能不會在哪宗門內停留的太久,這一點擎師姐要有心理準備,希望這樣不會對你們家族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李天賜說道。

「這……」擎清聽到李天賜的話,眉頭雙眉一皺,隨即展開說道;「只要你不在宗門內做出叛門的事情就不會有麻煩,到了宗門你可以靠自己的優秀獲得很大的自由,並不是需要你永久留在宗門的,就算你想,宗門也不會願意的。」

擎清這樣決定其實也額有一定賭的性質,如果李天賜真的在宗門內做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他們整個擎家都會跟著遭禍,但是她還是這樣決定了,因為他對李天賜這是不知道怎麼,有種發自內心的信任。

「師姐我想這件事家裡的一些長老可能會反對,畢竟家族能夠參與宗門收徒的名額就兩個,就算您自己退出,還有大長老家的擎天少爺,族長和大長老的心思您應該最了解了。」

就在李天賜和擎清基本將事情定下時,一直很少說話的鰲白突然開口,看上去是好心的提醒。 聽到鰲白的話,擎清秀眉狠狠一皺道;「我這是為家族爭取到最大的利益,而且大家都知道,擎天那蠢貨根本不可能成為宗門弟子,就算花費巨大代價將他送進去,都可能給家族帶來巨大災難的!」

「可惜,大長老不這麼想。」鰲白一臉無奈的說道;「他還指望著擎天少爺能在宗門光宗耀祖呢。」

「這就是他一直不能成為族長的最大原因,好了,這件事我回去會和父親好好商談的,你們就不用操心了,沒有事早些休息,天不亮就趕路。」擎清顯然不想多說關於家族裡的事情,簡單說了兩句,然後又和李天賜招呼一聲,就回了自己的帳篷。

「李……師弟你也早些休息,救命之恩,我會永記於心的。」執白這是也吃力起身,對著麗台那次說完,躬身行禮然後轉身進了帳篷,鰲白也對李天賜點了點頭跟了進去。

李天賜和玉守玄回到帳篷后,對視一眼都笑了笑。

「少主,似乎這擎家內部也不是很和諧啊。」玉守玄沉吟了一陣之後面對著李天賜傳音說到,外面不願出都是比他修為高的修真者,如果出聲根本避不開他們的感知。

「確實,不過這應該不影響我們什麼,我想擎清交流,至於她的家族,她能處理好,我們的協議就生效,處理不好,我們並不損失什麼,大不了自己去另外家族好了,我想以我的能力,任何一個家族都會願意給我一個名額吧?」李天賜笑著回道。

「這倒也是,只不過那真的額就浪費了這位擎姑娘對家族的一片忠心了。」玉守玄點了點頭。

「那也只能怪他們的家族不明事理了,好了,我們也不用假設這些了,我想以擎清的心機,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吧。」李天賜對擎清倒是有不曉得信心。

玉守玄點了點頭,隨後轉移話題道;「少主,這修真界還真是恐怖,隨便幾個普通家族的弟子,竟然都超越了天天境界,我這老骨頭看著真是一陣汗顏啊。」

「不要想這麼多,所處在的環境不同,他們從小就生長在這種氛圍,天地靈氣加上從小的培養才到如今的程度,如果將你放在這裡從小長大,你肯定比他們的境界要高了。」李天賜見玉守玄似乎有些受打擊的模樣,帶著一絲無奈寬慰兩句。

「呵呵,少主不用擔心,我只是感嘆一下,我是真的老了,想到以後就算真的過來這邊,也許也只是多活幾年,應該將機會留給年輕人。」玉守玄笑了一聲說道。

「不要想那麼多了,在這裡久了,你完全可以返老還童的,呵呵!」李天賜半開玩笑半認真的繼續安慰了一下。

「少主,我想進您的空間內修鍊了,而且等你真的進入宗門了,帶著我也有諸多的不便,反正您的空間可以隨時交流,有什麼需要老夫的,隨時召喚就可以了。」玉守玄在一旁沉靜了一陣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要進入李天賜的空間修鍊了。

「哦?這……也好,這樣我行動方便,你也能安全安心的修鍊。」李天賜對玉守玄德請求有些意外,不過略微沉吟了一下就乾脆同意下來,下的他帶著一個人確實會有很多麻煩。

「好的少主,只不過,等到明天怎麼和他們幾人解釋呢?」玉守玄仙師點頭,隨後又有點擔憂。

「這個很好辦,就說你本來是送我出來的,現在我已經和額外界人接觸上了,你要額就離開了,我想他們並不會追問太多的。」麗台那次對於這個倒是挺有經驗,因為這中情況他經歷過一次了。

「也對,我這老婆骨頭根本就不貝特曼重視,也許見我不在,他們更舒服一些,倒是少主真的去了那什麼步雲宗,他們晴家也能多出一個隨從名額呢。」玉守玄帶著一絲自嘲笑著說道。

李天賜跟著一笑沒有在說什麼,開啟空間將他收了進去,反正空間內交流也不影響什麼,和玉守玄交代兩句之後,兩人就各自休息。

李天賜隨遇而安,知道心急也沒用,就當自己的修真界行程提前一些好了,唯一讓他擔憂的是,自己長期不回去,蘇雪等人和自己的父母會有些擔心,但是想想,自己一直在他們面前表現的實力,也應該讓他們有些安心作用。

想開了一些事情,李天賜心態也徹底放鬆下來,盤膝坐在營帳中開始修鍊,之前剛剛打通的土系隱脈還沒有徹底的穩固呢。

李天賜一進入了修鍊狀態就徹底沉浸下來,一直到了外面出現聲音,才將他從修鍊中驚醒過來,感受了一下自己修為又有了一絲細微的增長,這讓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樣下去永不上多久,自己的先天真力也可以築基了。

略微修正了一下,李天賜起身出了帳篷,就看到擎清和執白鰲白已經將營帳都收了起來民政往他這邊走來。

「李師弟早,將你吵醒了嗎?」擎清看上去精神略微有些不振,估計是昨晚想的事情太多,沒有休息的太好。

「擎師姐早,這個時間正好,平時我也是修鍊到這個時候,談不上什麼打擾,執白大哥好些了吧?」李天賜回應了一下擎清么然後看向執白關心了一下。

「好多了,我現在也不相信李師弟給我的只是一品丹藥,感覺上效果比二品的都要強一些。」執白雖然沒有徹底痊癒,但是經過這一晚的修養,傷勢至少已經恢復一半以上,剩下的只要再療養一段時間就能徹底痊癒了,當然,如果還有丹藥供應,恢復時間將會大大縮短。

李天賜微微一笑沒有在繼續客套,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執白回復的這麼快得知嗯正原因,還有一點也不能忽略,那就是修真者的自身回復能力,也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

「李師弟你的隨從呢?我們收拾一下就出發了,清晨時分就能回到王城。」擎清這時注意到玉守玄沒有出現,不由得問了一句。

「哦,本來他也不會一直跟著我沒知識準備姜武送到有人煙的地域就會回去,現在遇到了你們,他跟著我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所以昨晚連夜他就回去了。」李天賜按照昨晚向好的姐口敷衍一下。

「什麼,昨晚連夜回去?這夜裡魔獸眾多,他就那麼一點實力,根本不可能穿越密林……」擎清一聽李天賜的話,表情微微一變說到。

「放心吧,玉伯雖然實力低了一些,但是他天生有規避危險的能力,魔獸什麼的根本傷害不到他。」李天賜心裡道了一聲慚愧,然後撒謊道。

「這樣啊?那好還,希望他能一路平安吧,我們也出發吧。」擎清聽了李天賜這樣解釋,也不知道信沒信,沉吟了一下就不再追問,催著幾人上路出發。

李天賜見此,連忙點頭,擎清的反應和自己猜測基本一致,對玉守玄德去想基本沒有太過在意,月在她想來,深夜穿越密林基本就是送死去了。

收拾好后,李天賜和擎清三人繼續上路,向著密林外趕去。

一個多小時候,天色黎明私人基本也走到了密林的最邊緣,而就這時,李天賜突然健美一挑,低聲對著擎清三人發出警告道;「小心,我們側方有生物出現,是一隻……黑豹?」

「黑豹??」晴清一愣,隨即有些疑惑,雙目向李天賜失憶的方向望去,其餘兩人也是帶著警惕看過去。

「在三百米之外的樹榦上。」李天賜對著擎清三人輕聲提醒了一下。

三人一聽連忙看去,仔細之後才勉強看清在一個粗壯的樹木半腰的枝杈上,匍匐著一隻黑色生物,兩米多的身長烏黑的皮毛,長著和豹子相似的形態。

「是靈貓,竟然出現在最外圍,還真是少見,不過沒關係,一般情況下靈貓是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的……呃,也有不一般的時候!」擎清在看清了那生物之後顯示鬆了一口氣給李天賜介紹了一下,本來還在說這生物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類,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那隻生物猛然從樹榦上跳了起來,身體靈活的在幾顆數目之間跳躍,僅僅幾個呼吸,就停在了幾人身前十米之外的一根樹枝上,一雙幽靈般的漆黑雙瞳緊盯著一行人。

「這是貓嗎?」

李天賜倒是沒有什麼危機感,因為他感覺到這生物的危險性並不大,也就是說實力不強,和之前一道的那隻魔虎鬥差了很多。

「是的,是貓,不過這是一隻靈獸貓,不要太大意,靈貓雖然只是剛剛進入靈獸級別的初期靈獸,但是它的速度非常快,真正瘋狂起來,一般的築基者的攻擊速度都很難捕捉到它!」擎清一邊取出自己的飛劍做警惕,一邊給李天賜介紹了一下。

「哦?靈獸,和魔獸有什麼區別呢?」李天賜之前就已經有過這個疑惑,只不過一直沒有想起來詢問。

「等一下在給你解釋好不好,我們先把這個麻煩解決了再說,靈貓一隻還好,可靈貓有更多時候都是家族群體出現的。」擎清見李天賜這時還有這麼多的好奇,心裡多少有些無奈,要不是看在李天賜的能力除中和雙料大師的份上,擎清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罵他一句白痴了。 李天賜見擎清這樣說,只能暫時忍住了好奇。

靈貓在樹枝上一直就這樣瞪著李天賜等人,並沒有做出要攻擊的舉動,這讓擎清幾人有些疑惑。

「我們嘗試著前進一下。」擎清在等了一陣之後,輕聲對幾人說了一句。

幾人自然沒有意見,如果這樣僵持下去,天知道會挺到什麼時候,有些時候,動物的耐心絕對比人類要強的多。

擎清帶頭,幾人緩緩買不向前行進。

開始時那靈貓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雙眼微微眯了眯,在幾人走出四五米之後,那靈貓突然發出一到沉重的出氣聲,嘴角咧開露出鋒利的獠牙,雙眼也出現了絲絲凌厲。

擎清見到靈貓如此,立刻停下腳步,示意幾人向後退,幾人立刻照做,這招果然好使,當即人一開始退步,那靈貓立刻就收起了憤怒的表情,渾身的筋肉似乎也放鬆了一些。

「它好像真的沒有攻擊我們的意思,只是不想我們走這條路!」擎清退後一段距離之後開口說道。

不用擎清說,李天賜早就看出來了,這靈貓根本沒有攻擊的意圖,只是好奇者靈貓為什麼要攔著幾人不讓走這條路?

「前面一定有什麼東西是它在意的,師姐,我們要不要繞過去看看?」那個鰲白這時開口說道。

「繞什麼繞你以為靈貓傻嗎?他一定會緊盯著我們,直到它認為徹底安全了才會離開。」擎清瞪了一眼鰲白說到。

「那我們怎麼辦?就這樣離開嗎?」鰲白被訓之後,眼底閃過一絲憤怒,不過很快又變成一副受教的模樣問道。

擎清聽到這樣的問題,沉思了一下突然看向李天賜問道;「李師弟你認為我們該怎麼做呢?」

「問我?這……還是算了,擎師姐決定就好了!」李天賜一愣,隨即搖頭說道,如果按照他的想法,那肯定會走去看看這靈貓為什麼會攔路,對於那白面青年的話他倒是很相信,這靈貓攔路,前面肯定有它在意的東西。

「如果我們現在繞開離去就能順利出密林,我想這靈貓絕對不會攻擊,但是……鰲白說的對,前面一定有什麼東西讓靈貓在意,我也很好奇,可這樣的可能會有不小的危險,我猜測這靈貓只是前哨,後面應該還會有它的同伴,你們怎麼想?」擎清無語的看了一眼李天賜之後,將利弊分析了一下后對幾人說到。

「我現在實力不足三層,過去的話會拖大家後腿,如果師姐決定過去,我只能在這裡等著了。」執白直接開口說道,雖然現在他的行動可以自主,但是戰鬥的話還是不行。

「如果不超過三隻靈貓,並且沒有二級以上的,我們三個就算抓不到,自保也是綽綽有餘了,靈貓的靈核也是不錯的寶貝,如果弄到三顆以上,完全能定的上一枚魔核的價值了。」鰲白在一旁再次開口對著擎清說到,多少有點蠱惑的味道。

「這……」擎清顯然被鰲白的話說得有些心動,本來她就想過去看看這靈貓在保護什麼,危險肯定會有,但是作為修真者,遇到一點危險就退縮,那何來機遇?

李天賜在一旁始終沒有說話,他知道擎清肯定會忍不住好奇最後決定過去,就從她之前那麼在意那個魔核的事情來看,這女人絕對不會輕易錯過任何機遇。

「好,我們過去,不過不能這樣貿然前往,組好的辦法是可以悄悄地躲開這隻靈貓,探查出狀況在過去最穩妥。」擎清果然在考慮幾個呼吸之後就做了決定。

「師姐,我留在這裡可以吸引這隻靈貓的注意,你們繞過去應該可以吧?」執白在一旁說道。

「這個不確定,靈貓智慧很高,它很可能判斷出我們分開后哪一批人更具有威脅性。」擎清皺了皺眉說道。

「這……」執白沒辦法了,他也承認擎清師姐說的沒有錯。

「我有個辦法可以過去探查一下情況。」李天賜這時在一旁開口說道。

「哦?李師弟你有什麼好辦法?」擎清一聽李天賜說話,頓時精神一振看了過來。

「我……我們可以土遁越過這隻靈貓的監視。」李天賜本來是想將自己的隱形符拿出來,不過滑倒嘴邊,突然一個想法從他腦中閃過,讓他開口之後改變了原本的打算。

「土遁術?李師弟竟然還會這種術法?真是難得李師弟還有土屬性的體制,這樣的話最好了。」擎清一聽李天賜的話,也沒多想什麼,只是驚訝了一下就點頭贊同了李天賜的想法。

「擎清師姐難道你們不會土遁術嗎?」李天賜雙眼微微一眯問道。

「我們可不會,這種遁術雖然不難,但是也有一定要求,最主要的是築基以下的想施展,必須能超控土屬性能量,我們當中可沒有這種屬性的體制。」擎清笑一下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