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銘華目瞪口呆一陣,無力道:「好好,我賠償,我補償!二位,現在我又是釀酒又是開酒樓,沒有錢給你們了!但是,要錢沒有要人有一個!你們兩個拿去隨便分了吧!要刀嗎?我這裡也有!哥們就讓你們嘗一下什麼是唐僧肉!」

「啊?」小姌和上官璇一陣發獃,他們又異口同聲道:「謀殺親夫我們可不敢!公子啊,你這樣可是耍無賴啊!行了,我們也不要你如何賠償,你陪我們去看錶演吧!」

「看錶演?就是我在鴻運樓里搞的那個小劇場?」「看錶演」這個詞語,自然是出自劉銘華的口。

小姌笑著:「是的,就是去看錶演,如何?」

劉銘華暈道:「你們為什麼要去看錶演??你們想幹什麼?哦,難道你們想對我用美人計?」劉銘華現在對小姌和上官璇可是嚴加防範。這兩個可是才女,大才女,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你

看到劉銘華那麼緊張,小姌笑道:「銘華公子,你可是一個少年,如何值得我們用美人計?你以為你是世上唯一男人么?」

呃!劉銘華一翻白眼。這話說的,一點都不留情面啊。這讓本公子情何以堪?

「走吧,銘華公子!」小姌和上官璇不由分說,拉著劉銘華就走。

劉銘華無奈道:「好吧,看就看,走吧。」劉銘華無話可說。

小姌和上官璇看到劉銘華答應了,就興高采烈頭前帶路。

到了鴻運樓,幾個人有點傻了–這個表演的小劇場,座無虛席!只剩下一個「情侶座」了。這個「情侶座」,當然是劉睿華命名的。劉睿華不可能在這個年代搞齣電影,但是搞一個電影院的模式完全沒有問題。

小姌皺眉道:「這個如何?只剩一個座位了?」其實小姌知道應該怎麼辦,就是三個人坐兩個人的座位啊。可是那樣實在是太擠了,這不就是讓銘華哥哥佔便宜了嗎?她們雖然想用美人計,但原來也只是想通過看錶演和劉銘華拉近關係,可沒想到直接用身體這樣啊。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用身體美人計有可能要上演了?你想想,那麼擁擠,男男女女坐在一起,如果沒有反應那怎麼可能?

小姌當然不在乎劉銘華占自己便宜,她本身就是劉銘華的人!估計上官璇也不會反對,畢竟上官璇同樣也是劉銘華的女人了。

不過,她們現在真沒有做好身體接觸的思想準備啊!她們剛才喊美人計,實際上是有點葉公好龍。

劉銘華摸了摸腦袋無奈道:「算了,擠擠吧,你們兩個不就是想要這個結果嗎?」

既來之則安之,是男人都喜歡身邊圍繞著美女吧?上官璇和小姌那可是名動長安城的花魁,絕對屬於傾國傾城的大美女!這孤男二女,坐在一個座位里,會發生什麼?這絕對是令人想入非非啊!

「呸,誰……誰要故意和你那樣?」小姌和上官璇滿面緋紅。

「行了,看你們兩個人,演戲都不會!」劉銘華說完,不管小姌和上官璇是否同意,就先坐了下來!劉銘華現在有一點興奮,小姌和上官璇不管是誰靠著自己坐,自己都是大佔便宜啊!想到這裡,劉銘華咽了下口水,目光灼灼地看了看小姌和上官璇。

接觸到劉銘華火熱的目光,上官璇和小姌都感覺有點心裡跳跳!小姌知道如果自己走進去,肯定會發生點什麼突破點什麼。但她覺得早晚事情了,怕什麼??咬了咬牙,小姌還是走了進去,而且拉著上官璇一起。

不管今後如何,現在先這樣吧!小姌想走一步算一步,順其自然。她也沒有談情說愛的經驗啊。

儘管這樣,小姌還是試圖逃避一下,她把上官璇推到劉銘華的身邊,然後她坐在上官璇的身邊。

上官璇現在臉紅心跳,坐立不安。但是她又不想跑出去,機會難得呀!

劉銘華看到小姌這樣心裡就笑了笑,這明顯就是做賊心虛啊。

想到這裡,劉銘華笑著扭了扭身子說道:「好擠,你們兩個湊合一下吧。」

小姌小聲道:「沒事,就這樣吧。銘華公子,我怎麼覺得你這麼胖?為何你一個人就佔了如此大位置?」

劉銘華笑道:「我畢竟是大男人,占的位置肯定要大一點,要不然你到我腿上坐?」

「哪裡有你這樣的欺負人?小璇,看起來銘華公子可是一大大登徒子!你靠他坐,千萬要小心!」小姌嘴上這樣說著,但她語氣裡面可有一點酸溜溜的。這就是傳說中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她再胸懷偉大也會有點那啥,否則就不是人了。

上官璇臉紅了一下訥訥道:「小姌,不然,你來這邊坐好不好?」上官璇也覺得小姌太大方了,搞得她有點搶了她東西一樣那種感覺。畢竟小姌可是先進入文華閣的,是姐姐啊。

小姌道:「啊,算了吧。哦,今日是雜技表演?我們看錶演吧!」小姌說完就裝模作樣地坐直了身體看起來表演。只不過三個人知道,大家現在好像都沒有心情看。

這兩花魁對自己心意劉銘華豈能不知道?只是他現在年紀還小,還有很多事情,真的沒有心情搞這些。當然,劉銘華不是神仙,不可能無情無欲。因此,劉銘華也不想一直拒絕小姌和上官璇。

上官璇看著劉銘華,覺得越來越臉紅心跳。這個年代的女子,思想當然是無比純潔的!只不過思想和身體是分離的,上官璇緊緊地依偎在劉銘華的身邊,身體上的反應還是有的。

上官璇這時覺得有點心慌意亂,她很想去逃避,但是又捨不得劉銘華那溫暖的身體。

慢慢的,上官璇的身體越來越熱越來越軟,已經習慣性地依靠在劉銘華的懷裡。哎,這不就是她和小姌希望的嗎?她們和劉銘華一起看錶演不就是要和他拉近距離嗎?現在,好像達到這個目的了吧?好像這就是美人計吧?

劉銘華現在有點你心動了,都到了這個地步了,還用得著忍讓?難道他能讓自己瞬間變成和尚?問題是和尚也不是木頭人啊!既然沒有辦法拒絕,那就來吧!十四五怎麼了?這裡可是大唐,十三四歲結婚的到比比皆是。

就這樣,三個人感覺越來越熱!

小姌突然站起來道:「怪不得如此擁擠,原來衣服太多?在此刻用不著穿外衣啊。」小姌說完,就把外衣脫了下來,放在了旁邊。

劉銘華消失了一個多月,現在已經是秋天,有點涼了。

小姌坐下來,看到上官璇和劉銘華正緊緊地依靠在一起,她就感到心裡一陣發酸,然後嬌嗔道:「你們二人,還穿著如此厚外衣作甚?太擠,快快脫去吧!」小姌說完,突然覺得剛才說的話好像有一點那啥?然後她臉就紅了。

「哦?什麼?脫衣服,是的,很熱。」上官璇終於反應了過來,把外衣脫了下來。

劉銘華也脫下了外衣。

這一下三個人坐在一起感覺輕鬆了一些,但是心裡的感覺可是越來越強烈了!

…………

PS:本月每日一更,一般是3000字。2000字畢竟太少了。雖然更新不多,但依然厚顏無恥求一張月票吧!盡歡確實是想多寫,可是一熬夜,血壓就到200,右眼就看不清東西,真是沒辦法! 清晨,劉銘華被轟隆隆的炮聲驚醒了。

劉銘華揉揉眼睛喊道:「小姌,什麼情況?這是哪裡來的聲音?」

「銘華哥哥,你高聲叫什麼啊?都把婉兒嘈醒了!」上官婉兒從劉銘華的被窩裡面爬起來不滿地嘟囔道。

「啊,上官婉兒?你……什麼時候跑到我的被窩裡來了?你這……」看著上官婉兒,劉銘華一臉無奈。她別看年紀小,但那可是千年老妖啊。她想要幹什麼事情,還真沒有她幹不成的。

「銘華哥哥,你可是大少爺啊,身邊怎麼能沒有服侍之人呢?銘華哥哥潔身自好不讓小姌等陪同,那此事就讓婉兒來做吧!」上官婉兒說完,趕快給劉銘華準備衣服。

劉銘華一份白眼道:「你來服侍我?我們兩個誰伺候誰還不好說呢?你啊,你現在好意思和你老姑上官璇搶男人?」

烽火英雄 劉銘華說完這個,自己都憋不住笑。上官璇和上官婉兒實際上現在都等於是他的女人了?這還真是點搞笑。

上官婉兒想了一下道:「銘華哥哥,這可是兩回事呢!老姑?我自己會對她好!但是,我更要對你好!」

劉銘華搖頭道:「行了,算你厲害!我自己穿衣服就好,你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吧!」

這時,小姌走進來道:「銘華,外面聲音?那是火藥在搞建設啊!你離開這一個多月,芙蓉園這裡可熱鬧了!」

劉銘華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道:「呵呵,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大開發了?我想現在陛下一定是後悔了!要知道,他送給我們的那些地,實在是太大了!」

小姌一笑說道:「瀾兒姐姐說過,陛下確實有些後悔呢!銘華,這什麼芙蓉園,今後前景如何?」

劉銘華道:「這裡,將來很是熱鬧,其繁榮無法形容!」

這個地方,漢代在這開渠,修「宜春后苑」和「樂游苑」。隋時,宇文愷鑿其地為池。隋文帝稱池為「芙蓉池」,也叫「芙蓉園」。

唐時,這裡也叫「曲江池」。引滻河水經黃渠自城外南來注入曲江。然後在芙蓉園增建很多樓閣。

芙蓉園佔據城東南角一坊的地段,並突出城外,周圍有圍牆,園內面積有幾平方公里。曲江池位於芙蓉園的西部,以水景為主體,岸線曲折,可以蕩舟。池中種植荷花、菖蒲等水生植物。亭樓殿閣隱現於花木之間。

總之,唐代曲江池絕對是長安名勝啊!

看到劉銘華將芙蓉園的前景說得那麼好,小姌就興奮道:「好啊,實在是太好了!那樣我們這個文華閣,也是越來越值錢了!銘華,我們要不要再去買一些土地?」

劉銘華笑道:「算了。在這個年代搞房地產,有點坑人。好了,我今天可能要去接我奶奶回家,她這一段時間給孫思邈道長診治,身體應該很快就恢復了。」

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奶奶,劉銘華真是著急了!

「那……我們要不要去?」

劉銘華道:「你們就不要了,一下子多了這麼多的美女,我要如何解釋啊?我和我妹妹曉芬一起去就還。曉芬,快點過來,我們回家!」

「來了!」劉曉芬拉著武曌笑嘻嘻跑了過來,然後和武曌、上官婉兒擺擺手,跟著劉銘華上了馬車。

走在路上,劉曉芬看著那些胡人道:「哥哥,為何長安城裡胡人越來越多?」

劉銘華道:「這是因為,把大唐越來越繁榮昌盛,外國人慕名而來。呵呵,在那些外國人眼裡,我們可都是大國上民,他們身份就不行了。你看看,這些胡人雖然有錢,但有幾個人敢穿我們的衣服?」

這個時代的胡人再厲害,也是以謙卑的姿態對待大唐子民。而且,這個年代的胡人,拚命學習大唐人的衣著打扮等。

劉曉芬瞪大眼睛看了看道:「是啊。哥哥,都說胡人富有,那為何他們買不起一套衣服?」

劉銘華解釋道:「他們有錢也不行!有一些高檔的衣服,不是這些胡人說穿就能穿的,除非有了官方的認證,他們才可以穿上華麗的絲質唐裝,並引以為豪。否則,亂穿衣服,那可是大事!」

劉曉芬驚訝道:「啊?原來如此?那……我看在鴻臚客館內那些胡人使臣,為何也會受到穿衣限制?」

劉銘華驚訝道:「行啊,你還有這麼好的觀察力?嗯,怎麼說呢?那些外國的使節也要看身份和資歷,並不是每一個外國使節都能享受和我們大唐子民一樣的待遇。

你可能不知道吧?那些外國的使節來大唐拜會陛下時,被賞賜珍寶美女都沒有獲賜一套唐裝而高興!獲得了唐裝,就就等於大唐認可你了,這些胡人就擁有了天朝上國的居民權。這下明白了吧?」

「明白了!怪不得那麼多的胡人捨不得離開我們大唐呢。」劉曉芬感嘆道。

「是啊!人往高處走!許多來唐的使節、學子、商人,住了一段時間后,都不願走了。而且很多人在這裡娶妻生子繁衍後代。吸引他們的,不光是我們大唐的繁榮強盛與燦爛的文化!還因為我們大唐有開懷納容的胸襟,海納百川的氣魄啊!」

劉曉芬一皺眉道:「那……胡人越來越多,我們大唐子民會不會……」

劉銘華道:「這個沒有必要擔心。閉關鎖國是不行的!許多異國有才華的人留在了我們這裡,他們在享受大唐生活的同時,也會將他們的才智和本國文化在這進行宣揚。這樣,我們大唐就會在中原文明的基礎上,在融合許多最為豐富多彩的異域文化!這些文化真是繽紛多彩如百舸爭流啊!不過文化,這些胡人也帶來技術,讓我們大唐的生產與科技蒸蒸日上!這樣的合作互贏,才是我們大唐現今居於民族與國家之巔的真正原因!兼容並包的大唐和中華民族,也會越來越強大,引領著整個時代的前進步伐!」

「哇,哥哥,我……雖然沒有全部聽懂,但是我覺得你好厲害啊!」劉曉芬眼睛亮亮地說道。

劉銘華一翻白眼道:「你這就叫做不明覺厲!總之,因為我們大唐繁榮,所以很多外國人了!因為有很多外國人來,所以我們大唐將會更加繁榮!就是這個意思!」

劉曉芬點點頭道:「嗯,我知道了。將來,也會明白的……」

這時,馬車來到了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方。

這裡人流如潮,摩肩接踵,不同民族的人都有,各種衣服都有。

一眼看去,就好笑百花齊放一樣爭相逐艷。林立的商家牌匾耀人眼花,寬廣的街道上車馬人流絡繹不絕。酒肆歌坊里美酒飄香妙曲繞樑,一些艷麗的胡姬戴著面紗穿著露臍的暴露胡服,吸引食客上門。

劉銘華搖頭感嘆,在這個歷史大潮中,感到個人真是渺小啊!聞著這繁榮昌盛時代的濃鬱氣息,劉銘華體會到了什麼是沁人肺腑。現在劉銘華已經開始沉醉般和享受身為一名唐人的驕傲和自豪了!

這是大唐,我的家,我的國!

回到家之後,劉洎上了劉銘華的馬車,向劉銘華奶奶所在的莊園裡面走去。

長孫嘉慶頭前帶路。

劉銘華覺得馬車裡面們,就出來和長孫嘉慶騎馬共行。

「銘華,你前段時間到底去哪裡了?」長孫嘉慶道。

劉銘華抽了抽鼻子說道:「我不是說了嗎?我從樓上掉下來砸中了上官婉兒,她身體奄奄一息,於是我就帶她治療了一個月……」

長孫嘉慶撇嘴道:「你就騙我吧!這話說給別人或許可以,可是我會相信嗎?整個長安城裡面,我應該是比較了解你的人吧?」

劉銘華拍了拍長孫嘉慶道:「既然你這麼理解我,還說這麼多廢話?」

長孫嘉慶哼道:「好了,不說了。」

時間不長,莊園到了。

看到自己的奶奶,劉銘華眼淚止不住流下了。這個時候,兩個劉銘華已經徹底融合,因此,劉銘華對奶奶感情非常深。

擦了下眼淚,劉銘華上前小聲道:「奶奶,是我,我是小華……我回來了……」

劉銘華的奶奶眼上纏著布,她一愣,然後突然伸手摸著說:「是……小華?小華,你回來了?你在哪裡?」

看到自己奶奶這個樣子,劉銘華鼻子一酸,上前緊緊扶住了自己奶奶。

劉奶奶用顫抖的手摸了下劉銘華的臉,流著眼淚道:「沒錯,是小華,是我的好孫兒!我的好孫兒回來,回來了……」

「奶奶,我回來了。奶奶的眼睛我一定會治好。」在奶奶身邊,劉銘華突然覺得心前所未有的平靜。要知道,劉銘華穿越以來,真的是東奔西跑顛沛流離,好像沒有一刻的安寧。這一刻,劉銘華才真正安定下來,真正找到了家的感覺。

「來,小華,讓奶奶摸一下,你是不是長高了?」劉奶奶說完,就笑著,將劉銘華從頭到腳摸了一遍。

這一刻,劉銘華淚流滿面!

…………

PS:昨天欠了一更,以後再補上吧。看了看稿費,好幾百塊,喜大普奔啊,所以決定去吃夜宵慶祝一下! 劉銘華和奶奶走進了房間,看到了孫思邈道長,劉銘華就道:「孫道長,我奶奶的眼睛……」

孫思邈猶豫一下道:「銘華啊,應是無大礙。你奶奶之前是怒火攻心,如今老人家心情愉悅,眼睛應復明了。」

劉銘華鬆了一口氣道:「如此就多謝道長了。」

孫思邈點點頭,然後道:「老人家,你坐好,我來給你解開此布條……」

「好。」劉銘華奶奶坐下來,也是心情忐忑。

接下來,孫思邈慢慢解開了劉銘華奶奶眼睛上的布條。

劉奶奶坐在那裡,睫毛顫抖著,但就是不敢睜開眼睛。

劉銘華一下子擋在奶奶身旁道:「奶奶,你慢慢睜開眼睛吧,我擋在你的面前了,不會有強光刺激你眼睛的。」

「哎,好,好孫子……」接下來,劉奶奶顫巍巍地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孫子,你……你長大了?腿……都這麼粗了?」劉奶奶突然開口道。

「奶奶,你能看到我了?」劉銘華一下子蹲下去,指著自己的臉道:「奶奶,你……能不能看到我的臉?」

劉奶奶喜悅的淚水一下子流了出來,然後用顫抖的手摸著劉銘華的臉,不斷點頭道:「看到了,奶奶我看到了!小華,你……真的是長大了長高了!奶奶真高興啊……」

劉銘華激動道:「好,太好了!奶奶,你終於好了?奶奶,你放心吧,今後有孫子我來照顧你,你的身體會越來越好的!」

本來,劉銘華問文婷,能不能把自己奶奶帶到時光傳輸通道,恢復奶奶的身體?可是沒辦法!那個傳送通道只能劉銘華和一些系統特定的人進入,不可能什麼人都可以進入。

「奶奶,我是曉芬啊,你……能看到我嗎?」這時,劉曉芬也撲了上來。

劉奶奶道:「呵呵,我的乖孫女,奶奶當然看得到你!你也是長大啦!」

「哦,太好了,奶奶身是體好了!」劉曉芬歡呼雀躍起來。

「母親,你可好了!都是孩兒我不孝啊!」這時劉洎也激動地上前。

劉奶奶哼道:「你個不孝子,都是你沒有看好小華!幸好小華這次逢凶化吉,要不然,我饒不了你!」

劉洎擦著冷汗不斷點頭,然後就轉頭呵斥劉銘華:「銘華,我讓你找個寺廟讓你奶奶去還願,都這麼長時間了,你找到了沒有?」

劉銘華苦笑道:「父親,已經找好了,我覺得無漏寺不錯。」

劉洎沒有好氣道:「無漏寺?聽此名字,就大為不雅啊!」

劉奶奶瞪了劉洎一眼道:「打你個不學無術的東西!無漏寺,可是大大有名。好,我們此刻就去無漏寺!」

劉洎驚訝道:「啊?此刻就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