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倒是注入靈魂力啊?」楚毒絕忍不住道。

蕭凌站在那裡,又不注入靈魂力,這不是在浪費時間嗎?

「蕭凌,你莫非沒有絲毫靈魂力吧?」

宇芙蓉柳眉微蹙,有些不敢相信,她原本還認為蕭凌能夠掀起一些風浪,卻沒想到蕭凌只是一個銀槍蠟頭,中看不中用。

蕭凌沒有說話,他緩緩地收回手掌,那石碑的圓球沒有一個亮起來。

「蕭凌,你確定結束了?」燕尋忍不住問道。

一個圓球都沒有亮,這完全就是普通武修,根本不是煉藥師。

「確定。」

蕭凌點了點頭,一臉平靜。

青琪和幽清等人面面相覷,有些迷迷糊糊,蕭凌一個圓球都沒有激活,豈不是說明蕭凌不是煉藥師了?只不過,蕭凌的確是煉藥師啊!

權少的小獵物 「我還以為蕭凌有多麼厲害,原來只是一個喜歡吹牛的廢物。」

「一個圓球都沒有激活,就這水準還敢稱自己是五品煉藥師,逗誰玩呢!」

丹塔弟子忍不住開始嘲諷起蕭凌,在煉藥師眼中,一個圓球都激活不了的人,在煉藥方面完全就是廢物。

面對這些嘲諷聲,蕭凌懶得理會。

嗡!

就當眾人不斷嘲諷蕭凌的時候,那石碑的圓球亮了起來,五個圓球幾乎是同時亮起,亮瞎了那些丹塔弟子的眼睛。

「怎麼可能?」

丹塔弟子一臉不可置信,蕭凌已經沒有將手搭在石碑上,沒有繼續輸入靈魂力,石碑怎麼可能會亮起來,難道是他們全部眼花了?

丹塔弟子揉了揉眼睛,發現石碑上的五個圓球還在亮,而且那亮光非常刺眼,他們才發現這是現實,蕭凌的確是激活了五個圓球。

「這手段,莫非是將靈魂力留在石碑當中了?」

燕尋眼中震驚之色,這等手段,就算是他也不行,不過他可以確定,蕭凌的確將靈魂力留在了石碑當中,要不然的話,那五個圓球根本不會亮。

五個圓球的亮光太耀眼,也就是說,蕭凌的靈魂力比楚毒絕強大,而且還特別凝實。

楚毒絕臉色有些難看,就算是他自認為靈魂力強大,在蕭凌面前,他不得不得低下頭顱,蕭凌的靈魂力的確比他強。

宇芙蓉閉嘴沒有說話,她在丹塔當中見多識廣,認識不少強悍的煉藥師,這等手段,唯獨那些七品煉藥師以上的存在才能夠做到。

幽清等人也是驚奇看著蕭凌,顯然沒有料到蕭凌其實已經激活了圓球。

反倒是蕭凌面對這些驚奇的目光,他一點都不動容,他的確將靈魂力注入到石碑當中,不過他卻沒有先激活圓球,而是看自己的靈魂力究竟能夠到達第幾個層次。

現在蕭凌明白了,他的靈魂力可以激活第七個圓球,要激活第八個圓球就非常難了,也就是說,他現在的靈魂力起碼有七品巔峰煉藥師的能耐。

當然,蕭凌不會將真正的實力展現出來,因為這太過驚世駭俗了,所以他用殘留的靈魂力將五個圓球激活了,倘若不然,若是消息走漏,那對他來說可不是好事,他現在無依無靠,還要隨時面對那些敵人,能夠低調就低調。

「蕭凌,擁有五品巔峰煉藥師的靈魂力。」

燕尋緩過神來,看著石碑上的圓球漸漸消失亮光,他笑著說出了結果。

「能夠將靈魂力停留在石碑當中,這等能耐就算是我都不能做到,唯獨七品煉藥師,才有這個能耐。」燕尋笑道:「當然,不排除妖孽能夠做到這一步,很顯然,蕭凌你便是那類人。」

毫無疑問,燕尋認可了蕭凌的煉藥實力,蕭凌敢說出那些話,自然是有能耐,現在,燕尋相信蕭凌有這個能耐。

「靈魂力強大又如何?還有兩個考核項目呢!」

宇芙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收斂起眼中的震驚,冷聲道:「煉藥師可不只看靈魂力強大,若是不能提煉藥材,或者煉製丹藥,這都不是合格的煉藥師。」

「宇芙蓉,你就少說兩句吧。」

燕尋搖了搖頭,這場賭局他覺得宇芙蓉已經輸了,蕭凌有五品巔峰煉藥師的靈魂力,又敢站在這裡,必定能夠煉製出五品煉藥師。

宇芙蓉可不理會燕尋,她可不想讓蕭凌輕易就通過考核。

「第二個考核,便是提煉藥材。」

燕尋道:「我這裡會給你們提供葯鼎和藥材,至於火焰,你們只能用元火提煉藥材,並不能使用其他火焰。」

元火,元氣催動出來的火焰,也就是尋常火焰。

因此,要依靠特殊火焰完成提煉藥材這個項目,自然是不行。

說到這裡,燕尋大手一揮,兩個五階玄器的葯鼎落在蕭凌和楚毒絕面前。

「你們要提煉的藥材是五品藥材石枯果。」

燕尋又拿出兩枚宛如石頭的果實,道:「石枯果是一種特殊藥材,非常堅硬,要用元火提煉出其中的精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五品煉藥師的能耐,你們只需要提煉出三成精華,即可通關。」

「等等。」

宇芙蓉走了過來,目光看向蕭凌,笑道:「蕭凌,你不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嗎?我覺得提鍊石枯果對你來說,沒什麼挑戰。」

「你究竟有什麼話要說?」蕭凌平靜道。

蕭凌知道宇芙蓉此刻說話,准沒什麼好事,是有八九就是過來刁難他。

「呵呵,也沒什麼大事情,為了突出你的與眾不同,我覺得你提鍊石枯果,這太簡單了。」

宇芙蓉不懷好意地笑了笑,拿出一枚宛如水晶的果實,遞到蕭凌面前,不急不緩地說道:「這叫做金剛無花果,同樣是五品藥材,你若是能夠提煉出三成精華,我就服氣你!」

蕭凌目光看著金剛無花果,眼中閃爍著光芒,他自然知道金剛無花果是什麼藥材,這種藥材是特殊藥材,非常難提煉精華,就算是宇芙蓉這樣的六品煉藥師,能夠提煉出四成左右的精華,那已經屬於不易了。

宇芙蓉要他提煉出三成精華,這分明就是在刁難他,以五品煉藥師的能耐,頂多提煉出一成精華。

「好,我會讓你心服口服。」

蕭凌接過金剛無花果,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宇芙蓉要他出醜,他就偏偏不讓宇芙蓉如意,他要宇芙蓉心服口服,順便氣氣宇芙蓉。

「蕭凌……」

燕尋原本還想阻止這場鬧劇,只不過,蕭凌卻痛快答應了宇芙蓉,這讓他有些無奈,同時有著期待,他倒是想要瞧瞧蕭凌的能耐有多麼強悍,若是蕭凌真能夠提煉出三成精華,那就不得了,絕對能夠得到丹塔的重視。

「金剛無花果可是特殊藥材,就算是我們也只能提煉出一成精華,能夠提煉出兩成就屬於頂尖了。」

「蕭凌狂妄到提煉金剛無花果,他簡直就是自討沒趣!」

「看著吧,只要他無法提煉出三成精華,這場五品煉藥師考核他就不算通關!」

……

丹塔弟子忍不住議論紛紛,目光輕蔑看著蕭凌,他們內心其實是嫉妒蕭凌的,因為蕭凌的靈魂力已經比他們強大,若是提煉精華比他們還要厲害,那他們已經沒有臉面當丹塔弟子了。

「她也太壞了吧!」

青琪忍不住為蕭凌打抱不平,就算是她,如果要提煉金剛無花果,她頂多提煉出兩成。

宇芙蓉要蕭凌提煉出三成精華,這分明就是在刁難蕭凌,不想蕭凌順利通過五品煉藥師的考核。

「我們看著就行了。」

幽清美眸看向蕭凌,見蕭凌淡定自如,她淺淺一笑,道:「以蕭凌的性子,答應了這件事情,定然是有把握的。」

「好吧,但願他能夠成功。」青琪嘟了嘟嘴巴,嘆氣道。

「呵呵,蕭凌你要提煉金剛無花果,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楚毒絕見蕭凌要提煉金剛無花果,他忍不住幸災樂禍起來,嘲諷道:「如果你能夠提煉出三成精華,我跟你一個姓!」

「一個姓就不必了。」

蕭凌看了一眼楚毒絕,淡淡道:「若是我能夠提煉出三成精華,你叫我一句爹爹即可。」

「你!」

楚毒絕眼中涌動著怒火,不過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他也不好發飆,而是冷聲道:「蕭凌!你真是好狂妄!若你真能提煉出三成精華,我就叫你爹爹!當然,你若是沒有提煉出來,那你就跟我去五毒聖教走一趟!」

「如你所願。」

蕭凌眼中閃爍著精光,看來五毒聖教已經要對他出手了,這個楚毒絕三番五次來找茬,應該是試探他的能耐。

「你們開始吧。」

燕尋道:「一炷香的時間內,必須提煉出精華,要不然的話,就算是失敗。」

以元火提煉這種特殊藥材,本身就不簡單,更別說是在一炷香的時間了,這非常考驗煉藥師對火焰的掌控和藥材的理解。

咻!

楚毒絕屈指一彈,一段紫色的元火呼嘯而出,注入到葯鼎當中,他將石枯果放了進去,開始提煉起來。

蕭凌來到葯鼎面前,把玩著金剛無花果,將其丟入葯鼎當中,抬起手來,一團純白的元火升騰起來,他隨手一揮,元火注入到葯鼎當中,開始劇烈焚燒起來。 提煉藥材的精華,這是煉藥師最基礎的功課,若是不能將藥材精華提煉出來,那就沒法煉製丹藥。

五品煉藥師的提煉考核,不能動用其它霸道的火焰,只能用元氣催動出來的元火,不僅是要考驗煉藥師提煉藥材精華的水平,還得完美掌控火焰,以最弱的元火提煉藥材精華。

蕭凌靈魂力席捲而出,感受著葯鼎當中的金剛無花果,在元火的焚燒下,金剛無花果根本沒有絲毫精華提煉出來。

這個結果,蕭凌並不意外,金剛無花果的提煉難度比枯石果強上十倍之多,若是能夠非常好提煉的話,宇芙蓉也不會拿出金剛無花果來刁難他了。

「呵呵……」

宇芙蓉淡淡一笑,以蕭凌的能耐,就算蕭凌是五品煉藥師,也不能提煉出金剛無花果的三成精華。

丹塔弟子也是露出譏諷的目光,覺得蕭凌自作自受,根本不能提煉出金剛無花果的三成精華,就算蕭凌再怎麼厲害,能夠提煉出三成精華,也絕對不會在一炷香的時間做到!

面對這些目光,蕭凌置若罔聞,專心掌控元火,不斷煅燒金剛無花果。

蕭凌雙手捏訣,以他腳下,形成了一個火焰陣法,環繞住了葯鼎,緊接著,他竟然是閉上了眼睛,利用靈魂力感知這些火焰。

「這莫非是灼炎赤心陣?」

燕尋雙眼微微眯起,他立馬認出蕭凌施展的火焰陣法是灼炎赤心陣,在煉藥師公會當中,那些煉製丹藥的場所幾乎都有灼炎赤心陣,只不過,憑藉著自身的能耐,當場構造出灼炎赤心陣,這太過罕見了。

宇芙蓉美眸有著訝然之色,她倒是小瞧了蕭凌,立馬道:「提煉藥材精華,不準藉助外力!」

「宇芙蓉,提煉藥材精華,的確不能使用灼炎赤心陣,完全要靠自身的能耐。只不過,蕭凌憑藉著自己的能耐,構造出一個灼炎赤心陣,這合情合理。」

燕尋笑了笑,為蕭凌解圍,他很好奇蕭凌究竟能提煉出幾成精華。

宇芙蓉啞口無言,只能狠狠地瞪了一眼燕尋,轉過頭來繼續看著蕭凌,剛才那個小插曲,蕭凌也沒有理會她,這讓她內心有些惱怒,要知道,就算是她,也不能像蕭凌這般運用自如構造出灼炎赤心陣來增強火焰的溫度。

「這傢伙……」

看著蕭凌構造出了灼炎赤心陣,楚毒絕眼中有著一抹凝重之色,同時他內心妒火燃燒,這等手段他無法做到,也就是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蕭凌已經超過了他。

楚毒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想要拋去雜念,只不過,他還是忍不住目光微動,看向蕭凌,眼中的嫉妒之色越來越濃烈,暗道:「就算你手段驚人,再怎麼驚才驚艷,未來還不是得死?」

蕭凌樹敵無數,就算是五毒聖教上面的人也要辦掉蕭凌,楚毒絕覺得蕭凌活不了多久了,嫉妒一個死人,太不值得了。

伴隨著提煉開始,大廳漸漸安靜下來,時間在一點一滴過去,那一炷香也是在不斷焚燒著,已經快燒了一半之多了。

「在一炷香的時間,足夠提煉出三成的枯石果精華,只不過的話,要提煉出三成金剛無花果的精華,那就未必了。」宇芙蓉看了一樣蕭凌和楚毒絕,道:「依我看,這次能夠考核得到五品煉藥師徽章的人選,就是楚毒絕了。」

「我看未必他一人。」

燕尋笑了笑,道:「蕭凌的天賦不錯,雖說金剛無花果的提煉難度比枯石果強上十倍,我卻覺得蕭凌能夠完成提煉,說不定還會有意外之喜。」

「呵呵,看來你對蕭凌很有希望呢!」

宇芙蓉微微地搖了搖頭,笑道:「就算蕭凌能夠提煉出金剛無花果的三成精華,但他要在一炷香的時間,用元火提煉出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我們,也未必能用元火在短時間內提煉金剛無花果的三成精華!」

「的確如此。」

燕尋笑著點頭,道:「就是如此,我才對蕭凌很期待,期待他能夠在一炷香的時間內金剛無花果的三成精華,這樣的話,我們煉藥師當中又要出現一位妖孽了。」

「你還真是瞎操心……」

宇芙蓉有些無語,雖然她表面看似囂張,不過若真能夠見證驚才驚艷的煉藥妖孽出世,她也會引以為榮,在神武大陸上,武道為尊,而在煉藥師這個職業當中,自然是煉藥術強悍稱雄。

一炷香在不斷焚燒著,很快就要燒到末尾了。

楚毒絕看著快要燒完的香,率先停手,拿出一個玉瓶,抬手一招,一團碧綠液體從葯鼎呼嘯而出,注入到玉瓶當中。

「燕會長,我已經提煉好了。」

楚毒絕將玉瓶遞給燕尋,一臉自信滿滿,他這次發揮很好,絕對能夠讓眾人震驚。

「不錯。」

燕尋笑著點了點頭,無論看待誰,他都會拋開身份,就事論事的看煉藥術。

一般煉藥師,通常只要在規定時間內提煉出枯石果三成精華,便會立馬罷手,以燕尋的見解,他覺得楚毒絕等一炷香的時間快要結束后,才上交提煉精華,絕不是三成精華那麼簡單。

強大的煉藥師,就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儘可能將藥材精華提煉得越高越好。

「現在只剩下蕭凌了。」

燕尋目光看向蕭凌,眼中有著期待之色。

無論是宇芙蓉,亦或者丹塔弟子,以及楚毒絕等人,他們的目光都看著蕭凌,金剛無花果很難提煉,他們很想要瞧瞧蕭凌究竟有沒有那個能耐!

「蕭凌,若是不行的話,那就放棄吧。」楚毒絕說道。

楚毒絕想要擾亂蕭凌的心神,只不過,蕭凌並沒有理會他,他也不氣,雖說他和蕭凌接觸不久,他也算是了解蕭凌的性子了。

「蕭凌他究竟行不行啊?」

青琪有些著急,眼看一炷香的時間馬上就到了,蕭凌那裡還沒有什麼動靜,她也不知道蕭凌究竟在幹什麼。

「等等吧。」

反倒是幽清頗為淡定,她都已經習慣了,蕭凌每次都會讓人大吃一驚,這一次,說不定又會讓他們大吃一驚。

很快,一炷香的時間燒完了,燕尋立馬開口,道:「蕭凌,時間已經完畢,可以收手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