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一句話都沒說出來,無頭身軀晃了晃,便直接倒下了。

圍觀的獸族深吸了一口氣,有些敬畏地望向出手的女子。

育靈期的狐爺,被一掌秒殺了? 邪惡首席:萌妻小寶貝 這女的絕對不能惹!

有的比較膽小的獸族,比如那些鼠族,已經嚇得直接跑開,抱頭鼠竄,生怕被遷怒。

「師娘真霸氣,威武!」蕭澤看得雙眼發亮,開始鼓掌。

「小蘭威武!」安林也跟著鼓起掌來,只是不知為何,感覺有點怪怪的,好像劇情有哪裡不對。

許小蘭有些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啊,一時氣急,還沒問出情報,就把它拍死了。」

安林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道:「沒關係,這種育靈期的辣雞,層次太低,問了估計也不知道情況。」

層次太低?眾圍觀的獸族又倒吸了一口涼氣。

能說出這種話的,人類的實力肯定很恐怖。

惹不起,惹不起。

許多獸族開始若無其事地看向其他地方,趨吉避凶是野獸的本能。它們雖然嗜血好殺,但也不會明知實力差距恐怖,還白白去送死。

當然,惡靈獸獄中心之地那群瘋子除外。

「師父,那我們現在去哪裡,要不要去一些人流密集之地潛伏,打聽情報?」蕭澤開口問道。

安林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潛伏打聽情報?你特么在逗我呢?只有弱者才選擇這種方式!強者一般都是直接干!」

「直接干?」蕭澤有些迷茫地望了一眼安林。

安林卻將目光轉向這座小城的中心之地:「走,我們去城主府!」

什麼情報間諜啊,潛伏者啊,聽起來好像很高端。

那都是因為在某個龐大的勢力面前,他們無力抗衡,所以才選擇用潛伏的方式,側面搜集情報。

有的人會不小心被發現,然後被弄死。

有的人則會苟得很好,或者慢慢爬上高位,順利竊取情報機密。

這需要大量的時間,也要耗費大量的精力。

這個小城裡,懂得最多的講道理就是城主了。

安林才沒有那個閑情玩潛伏。

難道要他以平凡的身份接近城主,然後慢慢獲得城主的信任,再套取情報?別開玩笑了!

真想知道什麼,直接把城主打一頓就好了啊!

城主不願說?那就繼續打啊,打到它服了為止!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幹啥事都方便。

落虎城北面,城主府邸突然傳來爆炸的聲音。

「吼!」

一頭有著金色雙翼的金毛虎,朝遠處逃竄。

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金毛虎的面前,一拳落下。

金毛虎渾身爆發出無數金色的符文,瞬間籠罩了方圓百丈的範圍,竟然是罕見的封鎮領域。

安林一身白衣,身體宛如飛劍般,硬生生撞開了金色封鎮領域,一拳落下!

轟隆!天地炸響。

「嗷……」

金毛虎痛苦大呼一聲,從天空墜落。

地面上,許小蘭纖巧的雙手掐了一個龍族法決。

虛空之中突然凝聚出一道道水之鎖鏈,宛如水蛇般朝金毛虎那巨大的身軀纏繞而去。

「吼!放開我!」

金毛虎拚命掙扎,水之鎖鏈卻越來越緊,根本無法掙脫。

「都叫你不要逃了,你偏不聽,何必呢?」安林翩然落下,望向金毛虎,開口道,「惡靈獸獄為何會暴亂,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金毛虎大叫道。

「電!」安林開口道。

噼啪……

璀璨的電光從許小蘭的手中發出,落在了金毛虎的身上。

「啊!」金毛虎慘叫一聲。

恐怖的電流在它的身上流竄,電得它渾身發顫,毛都被電焦了。

「說不說?」安林繼續道。

「我真的不知道啊!」金毛虎一臉的委屈。

轟隆!

許小蘭很自覺地又給了金毛虎一記雷劈。

「說不說?」

「我啥也不知道,我該說啥?」

轟隆!

金毛虎奄奄一息。

「說不說?」

金毛虎:「……」

「算了,找下一家吧,這頭老虎可能真的不知道。」安林嘆了一口氣。

金毛虎心中一喜。

「把他弄死吧,虎皮還挺好看的……」安林補充道。

金毛虎的虎軀一震:「別!大人饒命!我說!我現在就把我所知道的都說出來!」

安林呵呵一笑:「快說!」

不老實,電一電就老實了,實在不行,就再嚇唬一下,這話看來還真的挺對的。

「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真不知道!但是骨玉仙蟲已經發出召集令,讓我們化神期的城主,在兩天後在獸獄的中心大城,白虎城集合。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金毛虎瑟瑟發抖,開口說著。

安林認真看了金毛虎的表情,摸了摸口袋的小巧鏡子,傳音道:「魔鏡,金毛虎這一次沒說謊了吧?」

「沒有。」朱雀鏡開口道。

安林點頭,順手向金毛虎要了白虎城的坐標。

他這才將目光轉向蕭澤:「走吧,我們去白虎城!」 白虎城位於惡靈獸獄的中心之地,是獸獄的百城之一。

它依靠著一座巨大的山脈而建,並不精緻,是一種十分蒼茫古樸,雄渾大氣的城池。

南北數十里,東西延綿上百里,各種奇形怪狀的建築佇立其間,有高達近千丈的巨大房子,也有十幾厘米矮小的房子。

街道特別寬闊,街道上的獸族,更是千奇百怪。

有近千米的巨獸活躍,每一步都能引起地面劇烈的顫動,許多凶獸對這類巨獸都是避之不及,生怕被踩到。

也有小巧宛如毛毛蟲的獸類,它們活躍在一個個宛如蜂巢般的集市之中。千奇百怪的獸類,和諧而詭異地生活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極為奇特的景觀。

這才是真正的獸城。

和那些按照人類身材設計的城市完全不一樣。

安林,蕭澤,許小蘭,三人才出現在白虎城,就目睹了一個慘案。

一頭百丈高的長毛牛,不小心失足,將一隻正在採購水果的又胖又大的紅蜂踩死了。然後它便引來了上千隻紅蜂剿殺吞食,生生被啃成了一個骨架。

圍觀的獸族們見怪不怪,這種事情在白虎城經常發生,同一天可以發生上百起這種殺戮事件,大家都習慣了。

才看完長毛牛的慘案,一頭巨大的灰熊和一隻羽毛是黑刺的巨大公雞,便不經意間互望了一眼。

灰熊目光一沉:「你瞅啥呢?」

它察覺到了公雞目光的不善。

黑刺公雞有鬥雞眼,目光凌厲:「瞅你咋滴?!」

「再瞅我一下試試?」灰熊雙爪拍擊著胸口。

「試試就試試!咯咯咯!!!」黑刺公雞拍擊著翅膀,繼續挑釁,氣息轟然爆發,赫然是育靈期的強者。

「試你麻痹,辣雞!」灰熊大吼一聲,猛地撲向黑刺公雞。

「咯咯咯……傻逼!」黑刺公雞揮著翅膀,絲毫不懼地撲向灰熊!

轟隆隆……

又一場激烈的戰鬥爆發了。

一眾吃瓜獸族正欲離開,哎喲,有好戲看了,個個停下了腳步,繼續津津有味地觀看起戰鬥。

安林看得都懵了,這就開始生死之戰了?

這麼暴躁的嗎?!

最後,黑刺公雞用伸長的黑刺,刺穿了灰熊的頭顱,將其擊殺於這個街道,然後用納戒將灰熊的屍體收了起來。

戰鬥結束,將敵人的屍體收起,好像是獸族的傳統。

據說這樣做,是為了以後能把屍體拿出來跟別人裝逼道,瞧,這就是我以前殺的傻逼!

公雞贏了,揮動著翅膀,神色睥睨地望著四周:「還有誰?還有誰敢直視我的目光?誰瞅我試試?!」

此刻的公雞,高傲得像一隻鴕鳥。

「差不多得了,真以為你自己很牛逼嗎?」一個如人一般站立著的黑馬,手拄長刀冷哼道,神色不屑地望著黑刺公雞。

公雞聞言立即將目光轉向黑馬:「怎麼?你不服,要打一架嗎?」

黑馬淡淡一笑,一臉的無所謂道:「我可沒興趣鬥雞。」

公雞覺得自己被輕視了,頓時氣息暴漲!

一眾吃瓜獸族正欲離開,不料又繼續爆發了衝突,這麼多的獸族硬是沒走成。

就連許小蘭也忍不住吐槽了:「安林,我覺得我們要是繼續呆在這裡,可以看一天的戲……」

安林也覺得很迷啊,咋又杠上了,這裡的獸族都這麼沖的嗎?

公雞那強大的氣息震懾了周圍的獸族。

黑馬卻臉色不變,而是輕輕一嘆:「罷了,本來不想出手的,但是你為何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呢?」

轟隆!

極為強大的氣息轟然爆發,直衝雲霄!

四周圍觀的獸族震驚了,那是化神元獸的氣息!

那黑馬竟然是化神境界的強者!這種境界即使在白虎城,也是頂尖的那一批了,怪不得黑馬會這樣說話。

它的確有不把公雞放在眼裡的資本。

許多獸族紛紛帶著一種看好戲的目光望向公雞,就連安林等人也將目光轉向公雞,好奇公雞會選擇什麼樣的方式逃跑。

黑刺公雞是鳥禽類的靈獸,從速度上來說,是靈獸中頂尖的,應該還有一點能從黑馬手中逃跑的希望。

「我去你馬的! 毒妃萬萬歲:邪王太妖孽 咯咯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出乎安林意料的是,黑刺公雞竟然沒有選擇逃跑,而是主動撲向了黑馬!

它雙翼張開,無數的黑刺宛如利劍般噴射而出,速度極快,宛如一道道可怕的飛劍,攜帶著切金斷鐵的威能。

好強!

好快!

眾獸同時一驚。

這一刻,黑刺公雞的身影在它們眼中變得高大起來。

黑馬抽出長刀,對著公雞,一斬!

耀眼的刀芒閃過,黑刺宛如豆腐一般斷裂,然後劃過了公雞的身體。

公雞還保持著鬥雞眼的神色,雙目圓瞪,緊接著身體便裂成了兩半,血灑長空。

眾獸:「……」

安林:「……」

許小蘭:「……」

「嘿嘿,今天的晚飯正好想煲雞湯,這下有著落了。」黑馬收起長刀,樂呵呵地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