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啊!」

苗道一心中一翻感嘆,點點頭配合著趙客道:「貧道全真教門下弟子,苗道一見過福主。」

「說來慚愧,小道趕來時,木已成舟無能救下陳居士,慚愧。」

苗道一雖然江湖經驗不高,但在全真教內,跟著他那些師兄弟們,耳習目染的學到了不少小招數。

先自報家門,當今全真教,雖然上代掌教真人李志常,遭受了佛道辯論的挫敗,導致全真教損失慘重。

(註:佛道辯論很多,元朝三次,李志常是第二次主持者,失敗后悲憤太重就死了。)

但全真教的名頭,卻依舊不減。

特別是在民間,更是玄乎其玄,神通廣大。

畢竟丘處機更是在民間已然被神話的人物。

苗道一報出自家門戶,無形中便是令柳鴻財主觀上向苗道一恭敬起來。

再聽聞苗道一的話后,更是不疑有他。

一時間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柳鴻財哭的越是悲傷,苗道一心裡反而越是不舒服。

覺得太便宜了陳攀這個小人。

苗道一心裡氣不過,乾脆扭過身子不看了,一會的功夫就把眼睛放在了房頂上肥豬的身上。

卻聽一旁,趙客在眾人攙扶下走過來,向柳鴻財道:「商主節哀順變吧,陳攀兄弟也是為了商隊安全才追了出去,實乃英雄豪傑。」

一旁苗道一嘴角抽搐了幾下后,臉色就更加不爽。

柳鴻財悲從心來,抱著最後的希望拉著趙客的手道:「不知道我表侄死的可算痛快否?」

「諤……開腸破肚,腸子心肝都妖怪給吃的乾淨,慘叫了好久才死。」

趙客一臉老實巴交的說完,柳鴻財差點就暈過去。

趙客一翻安慰后,柳鴻財站起來謝過趙客和苗道一。

便是打法人去趙客所指的方向給陳攀收屍。

就如趙客所說,陳攀死的極慘,屍體都被挖空了。

天氣炎熱,屍體自然不能帶著,便就地掩埋。

打法人收拾了陳攀的屍骨后,商隊就即刻出發,不敢在黑風嶺多待一刻。

路上,趙客和肥豬依舊是坐在拉貨的馬車上。

苗道一則是騎在陳攀留下的那匹駿馬上。

只見苗道一騎著馬故意放慢速度,遛馬到趙客身旁。

斜眼打量了一翻肥豬后,皺眉道:「王兄,這位可是……」

趙客知道苗道一十有八九是看出肥豬的身份了。

趙客對此一笑,心中早有了答覆:「我拜師茅山,這次外出,師父擔心我出了意外,就特別將一具殭屍給我護身,你放心,他乖巧的很,早已經通了人性。」

茅山以抓鬼驅屍聞名。

控屍之術,苗道一也曾聽聞。

故而心裡也就釋然了,只是好奇的看著肥豬,卻見肥豬朝著他露出憨厚的笑容來,心裡不由暗暗點頭。

雖然看不上茅山宗,可此時看來倒是有一些門道。

問明了肥豬的事情,苗道一不由冷臉下來,低聲道:「陳攀小人,活該千刀萬剮,你怎麼還為他說盡好話。」

見苗道一一臉氣氛,趙客冷笑道:「傷人最狠的,往往不是假話,而是真話,柳鴻財知道自己表侄若是想要害他,怕是更要傷心,不如說些假話,安慰一下豈不更好。」

「這……這算什麼道理!若是天下如此,豈不道而無道,虛情假意惑眾天下。」

苗道一不服氣,甚至覺得趙客這人,虛假偽善,小人做派。

心中已經打定主意,等到了煙城后,就和此人劃清界限。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麼固執。

苗道一覺得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

道存於心,方能正身立命,這是重陽祖師的訓示,被苗道一自幼奉為真理。

見苗道一大動肝火的樣子。

趙客心裡思量了一下,要想講大道理,自己十張嘴都未必能和苗道一掰扯清楚。

大道理講不通,趙客也不會講。

可自己從來就不講這些大道理。

歪理才是趙客擅長的。

當即咧嘴笑出聲來,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

「孟子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天時、地利、人和。

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既然人和為道,我以善言而行,勸人想和,以後柳、陳兩家只會更加親睦和善,而非仇人相見,無形中化去一樁怨仇,豈不正是道也。」

苗道一倆眼一瞪,怒視趙客良久,胸前一陣急速起伏下,能看到他拳頭上青筋繃緊,明知道趙客說的話不對。

可偏偏愣是找不到究竟什麼地方不對。

眼見苗道一無話可說,趙客心頭頓時長吐口氣。

幸虧苗道一年輕。

趙客真怕苗道一這時候蹦出來一句:「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這時候趙客餘光一掃身後,向還在鑽牛角尖的苗道一道:「喂,後面哪一位你打算怎麼處置,難道真的要她跟著你上大都開平?」

苗道一被趙客一打岔,一時眉頭緊鎖的回頭一瞧。

遠遠就見樹林深處一個白衣女子小心翼翼的尾隨在商隊後面。

一時間臉上泛出愁容。

「說起來,苗道長不愧是全真弟子,我還沒看清楚,你就把鎮壓她的陣法給破了,佩服,佩服。」

苗道一聞言眼睛一亮,像是總算找到了能夠壓過趙客一頭的地方。

當即抬頭挺胸:「不敢,只是我出門的時候,師父擔心我安全,所以將一顆定光神珠,賜我護身。」

說著苗道一還挑釁般的看著馬車上的肥豬。

搞的肥豬嘴角抽搐幾下,心頭暗罵道:「這孩子,缺心眼不是。」 「定光神珠!那是什麼寶貝?」

趙客面色如常,故作驚訝的喊道。

心中則是已經樂開了花。

造化、狻猊、奇元、定光天極四象珠,兩顆在自己手上,第三顆就在眼前。

眼下只差了最後一顆,奇元的下落。

這不僅令趙客懷疑,無歲離開后,自己的運氣似乎真的變得否極泰來了。

「哼哼!」

苗道一很享受趙客臉上那副鄉巴佬的表情。

不過定光珠乃是,他們全真教的重寶,苗道一不敢輕易透露出這顆珠子的奧妙。

若不是這次自己因為閉關衝進緊要關頭,不能夠隨著掌教真人一起前往大都開平。

自己師父擔心自己出了意外,才把這顆珠子交給自己護身。

故而苗道一雖然心裡恨不得馬上把珠子拿出來,讓趙客這個鄉巴佬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天下至寶。

但此時也只得哼哼一笑,不肯繼續說下去。

趙客見套不出話來,也就不再多問。

氣定神閑的坐在馬車上,口中還哼著小曲,心情看上去很不錯的樣子。

商隊的腳力並不慢,待快要中午的時候,趙客已經遠遠能夠看到了煙城。

煙城說是城,倒不如說是一座沒有城牆的縣。

但這裡卻非常的繁華。

位處交通要道,更是通往元朝大都的必經之路。

中原各方的商隊,基本上都要匯聚於此。

這也造成了商隊雲集,大量的資源朝著這裡傾斜。

一路上趙客細心觀察下,發現這次恐怖空間里,連普通人似乎都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強化。

當然這個強化的程度是無法和郵差媲美。

但這並不是一個好兆頭。

要知道,普通老百姓吃穿用度,都無法達到現實中正常人的標準。

因為很少能夠吃到肉,註定會體弱多病,四肢無力也是正常。

但眼下這些老百姓的雖然面露菜色。

可無論是精神狀態,還是體魄力量上,都獲得不小的提升。

趙客甚至看到了一些身材消瘦的腳夫,兩隻手各提著大概五十斤重的麻袋,健步如飛。

連老百姓都是這樣,何況是大元朝那些兇猛的士兵,以及實力超群的將領會怎樣?

一時趙客眉宇間不由生出幾分愁容。

微觀中看世界。

這個世界是怎樣的趙客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元朝的國力如日中天。

甚至十分強大,具體多強,趙客不知道。

但至少能夠鎮壓的下道家,以及其他諸教,令這些教派甘心淪為座下走狗。

【叮:你們團隊完成了支線任務,護送商隊。】

【叮:護送商隊完成,完成比例為90%,你們獲得本次爭霸賽五點積分。】

便在這時候,兩條消息,出現在趙客的耳邊。

「嘿,團長,這絕對是我完成的最簡單的支線任務。」

肥豬坐在貨箱上,一張臉笑的格外燦爛。

從頭到尾,他除了在睡覺外,還是在睡覺,至於黑風嶺的妖怪,肥豬連眼皮都沒睜開幾下。

就這樣躺著完成了任務的感覺,真的不是一般的爽。

「90%的完成比例?」

和肥豬一臉欣喜不同,趙客反而明銳的抓住了提示中的一些不同的地方。

規則中可沒有說,有完成比例這一項。

看起來,這次的爭霸賽規則里,似乎還是存在著他們不知道的某種限制。

「可為什麼是90%的完成比例呢?」

趙客想到這,回頭遙望商隊,貨物完好,損失的幾個人,都是在他們接受到任務的時候就已經死在山匪的手上。

總不能把這個算在他們頭上吧。

那麼剩下的10%的完成比例是……

趙客眸光閃爍著精芒,心中推斷,剩下的10%要麼是陳攀,要麼就是那個蜘蛛精。

「90%就可以獲得完整的5點積分,如果完美的完成了呢?」

趙客想到這裡,心中不禁暗暗點頭,覺得這次大賽的似乎越來越有意思了。

「兩位義士,這次出行,多虧兩位義士的幫助,柳某這身家性命才能保全,若是兩位義士不嫌棄的的話,可來我柳家為上賓,我柳家定然不會委屈二位。」

柳鴻財帶著人走來,向趙客和肥豬說道。

陳攀死了,他柳鴻財的商隊還要繼續。

如果趙客和肥豬能夠留下,那麼以後他們柳家走商的時候,也會多上一份保障。

在柳鴻財說完這句話的時候。

趙客和肥豬,都受到了來自郵冊的消息。

【叮!你可以選擇是否繼續跟進下去,如果繼續跟進,你會獲得一整條支線劇情任務。】

顯然,這支商隊後面還會有一系列的劇情任務。

不過趙客想了想后,還是委婉的拒絕掉了柳鴻財的提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