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靳邦國年輕時眼睛受過傷,哪怕康復之後,視力還是受了損,一直盯著同一個地方看得久了,眼裡就會酸脹流眼淚。

偏偏他又喜歡讀書看報,於是這項艱巨的任務就落在了丁冠榕身上。

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哪怕丁冠榕對那些國際時事,社會要聞並不怎麼感興趣,但是久而久之,她感興趣的並不是報紙里的內容,而是為他讀報這件事兒。

可今晚,她卻明顯心不在焉的。

念了一小段之後,語速就明顯的放慢了,然後漸漸的沒聲了。

靳邦國本來是閉著眼睛在聽,忽然睜開眼來,瞅了眼相伴在身旁的人,道:「繼續念啊,老太婆。」

丁冠榕非但沒有繼續往下念,反而還將報紙往旁邊一放。

她拽住靳邦國的手臂道:「老頭子,我怎麼覺得……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呢?」

靳邦國問道:「什麼事兒?」

丁冠榕道:「就今兒小七說的那事兒啊,你怎麼看?」

靳邦國沉默了一瞬,沒說話。

丁冠榕接著道:「我怎麼覺得小七好像還瞞著我們一些什麼事情沒說清楚呢?你覺得是不是?」

靳邦國嘆息道:「誰還沒有個秘密了?別說是你兒媳婦,就算是你女兒,那也不會什麼事兒都跟你說。」

丁冠榕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覺著吧……小七說她懷疑蕭筱是假冒的這事兒,你怎麼看?」

靳邦國道:「不是都說了是個誤會。」

更何況,自從蕭筱回來之後,他們都沒有在私底下碰過面,還能怎麼看?

不過,經由葉初七那麼一說,也確實有懷疑的動機,畢竟蕭筱這個身份是個香餑餑,有了這個身份,就等同於擁有了一半的蕭家。

靳邦國陷入沉思中……

丁冠榕卻直接拍板道:「不行!我看這事兒有點玄,你想啊……小四對蕭筱那丫頭啊,哎……不管怎麼說,那丫頭才回來沒多久,這就已經跟小四牽扯不斷了,如果她是真的蕭筱丫頭還好,要不然真是假冒的,如此費盡心思接近小四,介入到他們夫妻之間,她是想要幹什麼?」

就算這種猜測暫時還沒個定論。

但是一想到有這樣的可能,不管什麼目的,都讓人不寒而慄啊! 不光是因為他的直言。

更重要的是程錦在柳亦菀的面前絲毫不給她面子,也不承認這個孩子,那她過來炫耀想要證明自己的目的又是什麼?

宋媛穿著小白裙,其實和三年前差不多,就是生了孩子成熟了一些。

可以前程錦覺得單純,現在只覺得愚蠢做作。

三年前的自己到底是多愚蠢才看上的宋媛?

哦不,不是喜歡。

是所謂的面子。

「阿錦,你是不是還在怪我三年前我不辭而別。」

宋媛不想在柳亦菀面前示弱,抱著孩子這會兒準備解釋,「當年,我是不得已離開華國,並不是想……」

「跟我有關係嗎?」程錦語氣平淡,只是睨了抁你宋媛,又把目光看向了柳亦菀。

菀菀……

「宋媛,你該慶幸當年你被送走了,否則這個孩子會不會出生都不一定。」

因為知道真相后,就算柳亦菀能忍不住不動手,程錦卻忍不住。

他現在極度控制住自己內心的焦灼和暴戾,為了不讓菀菀疏遠害怕,他在隱忍。

身為旁邊者的樓韶白倒是瞧著若有所思。

「阿錦……」

程錦近乎絕情的話讓宋媛一度白了臉,抱著孩子的手勁兒再度收緊,孩子因為痛苦放聲大哭。

大哭中的孩子,程錦看過去對上眼始終平淡。

柳亦菀沒有興趣看下去這股鬧劇,直接打開病房門回去了柳父的病房。

樓韶白準備回去,所以就沒進去了。

宋媛此刻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笑話。

「宋媛、不要再打擾到菀菀,否則我的脾氣不是那麼的好!」

程錦的陰鷙是宋媛從未體會過的。

和在程家時候看到的一樣,她在恐懼。

「阿錦,你叫她菀菀,那我是什麼……晨兒又是什麼?」

宋媛想哭。

她是想做程夫人,可是她也喜歡阿錦啊,不然為什麼當年要那麼靠近他。

「私生子。」

程錦聲音極冷,對宋媛、在知道那些事情之後再無半點憐憫愧歉,「程家不可能會認可這個孩子,我也不會!」

他不會原諒自己。

所以對這個孩子,也冷漠的很。

孩子還在哭。

「你當真這麼絕情?不顧我們三年前的感情了嗎?!」

宋媛質問,眼裡懸眶,妥妥的一隻白蓮花。

「感情?」程錦冷笑,「我們有過?你不過是我過去愚蠢的代價。」

陰婚不散:鬼夫大人狠狂野 程錦也想過給賠償,但宋媛所做的事情不配!

「你在國外所做的事情別以為沒人知道。如果你還想在國內好好活著就閉嘴!」

程錦沒有給宋媛再開口的機會,戳破了她的最後一條遮羞布。

一個女人,在國外無權無勢,連錢也不足的時候,她強烈的征服欲會讓她做什麼?

「阿錦,你……先冷靜,我們下次再好好說。就算你真的這麼絕情,但晨兒終歸是你的兒子,你……」

在一旁看戲的樓韶白終於忍不住,在收起手機和褚言的聯繫后,抬眼:「這個孩子,倒是和程錦長得不太像。」

聽上去像是一句戲言,卻讓宋媛一眼瞪過來的同時,流露出一抹心虛。 靳邦國本來沒想太多,但是聽了丁冠榕的分析之後,就連他也覺得這件事情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蕭筱這個丫頭啊!

以前他覺得是他們家的福星,可現在搞不好會成為一場災難。

他們老倆口活到了這把年紀,吃過苦享過福,已經什麼都見識過,這輩子也沒什麼別的遺憾了。

可,他們就靳斯辰這麼一個兒子。

他的兒子,靳邦國自己了解,說是人中之龍,出類拔萃也不為過。

幾個女兒各自幸福,兒子也成器,就算哪天一覺睡過去再也醒不來了,靳邦國也沒什麼可擔憂的。

但是,兒女情長這四個字,可以成就一個男人,也可以毀了一個男人。

怕就怕靳斯辰在別的事情上精明過了頭,但是在男女感情上卻會犯糊塗,一旦犯了糊塗就有可能會栽大跟頭的。

本以為靳斯辰結了婚,有了孩子,一切都圓滿了。

我的不二先生 誰知道,蕭筱回來了……

這個蕭筱身上,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啊!

老倆口相互對視一眼,一時沉默無語。

最終靳邦國率先道:「現在一切都還只是猜測,無憑無據的,小四沒怎麼樣,蕭筱那丫頭也沒怎麼著,就連小七也沒說什麼……」

所以,說來說去,倒像是成了他們倆個老的在這兒瞎操心了。

丁冠榕道:「反正我不管!如果真的是蕭筱丫頭,就算當年是她背棄小四在先,但是你了解你兒子什麼脾性,過去那麼多年的情誼不可能說不管就不管的,但如果那丫頭是個假冒的……不行!我得親自把這個事情弄清楚。」

靳邦國問道:「你怎麼弄?現在小七都說了是真的了,小四也沒說什麼,你能有什麼法子?」

這個問題,一下子還真的把丁冠榕給問倒了。

這確實是個棘手的問題!

按理說,不管是靳斯辰還是葉初七都已經跟蕭筱接觸過,關鍵是……葉初七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懷疑,靳斯辰也不可能草率的就相信。

所以,問題到底是出在哪兒呢?

而且,憑直覺總感覺葉初七似乎還有所隱瞞的樣子。

丁冠榕糾結了半晌,忽然道:「有了,改天我讓蕭筱到家裡面來,親自考察,小七以前還是在T市,她們表姐妹之間的關係再好也不常見面,但是蕭筱那丫頭我是了解的,是真是假我一眼就分辨得出來。」

靳邦國不知道她這莫名的自信是從哪兒來的,但終究沒說什麼。

那就等同於默許了。

可是……

靳邦國卻不得不先潑一桶冷水,說道:「你讓人家來就來嗎?她都回來一段時間了,若是有這個心的話,早就來拜訪了。」

丁冠榕道:「可能她是不好意思主動來吧?若是我主動讓她來,她能不來嗎?她敢不來嗎?」

靳邦國搖搖頭。

哎,這老太婆連以權壓人的姿態都擺出來了。

事實上,就算靳蕭兩家的關係已經不復從前,但畢竟相交甚密,蕭筱可能是因為當年逃婚的緣故,不好意思登門拜訪了。

但是,如果丁冠榕親自邀請的,蕭筱也不好不來。

丁冠榕接著道:「總之這事兒交給我來辦,你別跟我唱反調就行了。」

靳邦國沒有再發表什麼意見,為了他們靳家的和諧與穩定,就暫且讓這老太婆小鬧一下,他就靜觀其變好了。

另一邊,靳斯辰和葉初七也是在晚餐過後就一起回了卧室。

靳斯辰今晚顯得特別的殷勤,葉初七要洗澡,他親手替她紮好頭髮,找好睡衣,葉初七洗完澡出來,又發現他將醫生開的葯給研究了一遍,親自喂她喝水,還準備好了蜜餞,搞得葉初七都有點不習慣了。

她怔怔的望著他,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靳斯辰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問道:「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若是換作在平時,葉初七可能會開一句玩笑,說一聲因為你長得好看啊!

然而,話已經到了嘴邊,不知道怎麼的就成了這樣,「你換衣服了?」

靳斯辰:「呃……」

確實,換了!

其實,從他跨進靳宅大門的那一刻,葉初七就已經發現了,雖然都是深藍色的西裝,但是和他離開她去找蕭筱之前穿的那套根本就不同。

當著家人的面,即使她心有疑惑,也沒有明說。

如今只有他們倆個人,她就不得不問了。

靳斯辰盡量維持著面不改色,但他的眼珠子明顯閃爍了兩下,然後點頭道:「嗯,之前穿的那身弄髒了,所以換了新的。」

弄髒一身衣服不算什麼,但關鍵是在他去找蕭筱的過程中……

葉初七的反應很靈敏,眼中馬上浮現出一股擔憂之色,問道:「發生什麼事兒了嗎?你是在哪裡找到她的?」

靳斯辰道:「就在她被擄走的那個地方……」

靳邦國和丁冠榕不知詳情,所以隨便三言兩語就圓過去了,他們也不多問,但是葉初七不一樣,她是當事人,必然是要追根問底的。

他正在斟酌著接下來的那部分要如何解釋,葉初七卻自顧自的說道:「難道說……對方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在我們都離開之後,又把人給帶回了那間廢棄的屋子裡了?」

靳斯辰:「!」

她的想象力這麼豐富,是他沒想到的。

於是,他也就順著她給的這個台階就這麼下來了,點個頭道:「不清楚,大概……是這樣吧!」

模稜兩可的答案,卻已經成功將葉初七給誤導。

葉初七對於有人想對蕭筱不利這件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當時蕭筱剛回京都就已經遭到了伏擊,幕後黑手一次沒有得逞還想著來第二次也不稀奇。

想起這一天一夜的驚心動魄,葉初七也是精疲力竭。

還好蕭筱平安無恙,否則的話……

她嘆息一聲,然後仰起頭來望向靳斯辰,很誠懇的問道:「對不起,我真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如果你真的怪我的話,我也……」

「下不為例!」

她的話還沒說完,靳斯辰就用四個字打斷了她。

他也跟著嘆息一聲,然後伸出手去握住她的肩膀,小心翼翼的將人擁到懷裡來…… 宋媛的被態度被程錦看在眼裡,還不等他再問什麼,宋媛狼狽而逃。

心虛?

難不成這個孩子……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程錦攔下了樓韶白的去路,詢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