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眼神如此的冰冷,充滿了讓人不寒而慄的凌厲殺意,剎那的瞬間還未完全出手的金獅子,卻感覺到自己一舉一動都被對方完全鎖定。

沒錯。

古凡的感知力,已經完全360°無死角的鎖定住了金獅子。

貫徹了全部力道的拳頭轟擊向古凡的腹部一側,但他卻提前有了一種錯覺,那就是這一拳無法打中古凡!! 「我打不中他。」

金獅子貫徹全身力量的一拳,剛剛轟擊向古凡,腦海中便已經浮現出最終的結果。

他被鎖死了。

金獅子已經被古凡的感知力鎖死了。

每一個步伐,每一個細微的動作,甚至皮膚下肌肉的顫動,還有那隨風舞動的金色毛髮,全都在古凡的感知力下畢露無遺。

嘭。

古凡一道鞭腿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抽向金獅子,殘影都產生了部分扭曲。

金獅子的拳頭與古凡的鞭腿撞擊在一起,緊接著骨肉破碎的聲音由內而外發散出來,內部的骨傳導另金獅子聽的格外清楚。

嘭。

古凡一記鞭腿掃過後,連續又出了一拳。

這一拳重重揮擊在金獅子的腹部上,拳壓重力頓時碾爆了兩塊腹肌,使整個腹部深深凹陷下去,五臟六腑都要在壓力下破裂,一根根腸子打結成團。

「呃……」

金獅子滾出十幾米外的範圍,半跪在地上捂著腹部,一大口粘黏著肉塊的鮮血隨之吐出。

他臉色蒼白,極為劇烈的疼痛讓他抽吸不到一絲氧氣,看來這位首領與古凡的差距仍有些太大了。

「輸了。」

「金獅子也輸了。」

「不可思議,那個人類太強了。」

「剛剛那一招看到了么,那個人類是怎麼出拳的?」

異族們紛紛發出驚嘆,大部分人都沒看到古凡到底是怎麼攻擊的,前一刻金獅子還發動了攻勢,眼看就要一拳將古凡擊潰。

下一秒,金獅子就倒飛出去。

這一切都在電火雷石之間,實在是太快了。

「兩攻!!」

豹女王瞳孔緊縮,沉聲說道:「古凡剛剛用了兩次攻擊。」

她在速度上的能力十分卓越,雖然也沒能看清楚古凡是如何發動攻擊的,但卻模糊的看到他用了兩次攻擊將金獅子重創擊飛。

豹女王看到的戰鬥細節太模糊了,很不確定的繼續說道:「一次是拳,另一次似乎是腿。」

花間物語 幸運星與老火槍對視一眼。

這尼瑪那麼快,誰能看得清楚?

金獅子輸了。

他已經失去了作戰的能力,腹部肋骨斷裂,五臟六腑受損,再繼續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金獅子卻散發出更加危險的氣息,身上的傷口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金獅子緩緩站了起來。

他的一雙獸瞳變得殷紅如血,一縷縷金色獅毛也從身上不斷脫落。

蠕動!!

有一些肉芽,在他的身體上蠕動著。

金獅子的胸膛,逐漸匯聚成一個特殊的符號,那些蠕動的肉芽形成了一片怪異圖騰。

「看來……我不得不藉助它的能力了。」

金獅子自語著,他還有著最後的底牌,同時也是金獅子一直不敢妄動的能力。

如果將金獅子解剖開來,就能發現他心臟附近地方,有著一塊移植的黑色蠕動肉團,而這肉團現在正逐漸將金獅子的內臟完全包裹。

這便是金獅子的底牌。

金獅子腹部肋骨的傷,快速被蠕動的黑色肉團修復填補。

他五臟六腑裂開的傷口,也都被那些污穢的肉塊所侵蝕,融入到身體每一處。

「我的運氣不錯。」

古凡看到這一幕,反而笑了起來:「守護城邦的首領,你果然和濟世會有關係。」

濟世會。

這個名詞讓金獅子眼神一閃。

半個月前,濟世會的人曾找到過金獅子,其中一人自稱是「不死之王」的奴僕,並輕而易舉的打敗了金獅子。

「人類的力量,是有極限的。」

「你有資格成為我們的一員,獲得與我相等的力量,甚至變得更強。」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那人如此說道,並拿出一團黑色的血肉物質,蠱惑金獅子吃下去,成為他們的一員。

金獅子。

他根本不相信什麼濟世會,更不相信他們那些亂七八糟的教義。

但是實實在在的力量就擺在他的面前,絕對力量的誘惑之下,金獅子還是沒有能忍住。

他是百獸之王。

他是守護城邦的首領。

他要面對,更多更多的挑戰,獵殺更多的異種,並擁有讓所有人信服的力量。

金獅子,需要力量!!

所以,他吞下了那一團黑色蠕動的血肉,並且在這一刻借用了它的能力。

一發不可收拾。

那團蠕動的血肉,帶給金獅子源源不絕的能量,極短時間內就帶來了遠遠超過自身的能力。

無數蠕動的肉芽,覆蓋了金色長毛。

金獅子發出陣陣怒吼咆哮,皮膚不斷龜裂流出殷紅鮮血,但很快那血液的顏色就變成了污染的濃黑。

他腳下的地面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道,如同縱橫交錯的犬牙四散裂開,兩條大腿貫入地面,隨著皮膚血肉不斷崩裂,力量也節節攀升……

怪物。

金獅子,似乎正朝著怪物的方向發展。

「嗯?」

「並不是藉助邪惡肉卵,進行徹底的腐化異變。」

古凡看著這一幕,反而分析起來,自言自語道:「這是某個深淵主宰,孕育出了些許污染的特質,直接塞進了金獅子的身體??」

古凡猜測就算不對,但也相差不遠了。

金獅子體內那團蠕動的血肉,正是從不死之王身上割下的,蘊含了一部分極為特殊的污染能量,能夠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身體強度。

「力量!!」

「我需要更強的力量。」

金獅子的身軀變得更大了,一層黑色扭曲的肌肉撐開了皮膚,反覆猙獰扭曲盤踞在身體各處,讓它成為了一個只剩下肌肉的野蠻怪物。

他的意識消散了很多。

金獅子不像是完成了腐化蛻變的覺醒者,更像是逐漸失去意識,一次性使用的消耗品。

古凡心中已經有了判斷。

他上一次碰到的赤陽城主,應該是由邪惡肉卵腐化出的奴僕。

赤陽完全擁有秘銀級稀有度的力量,除了絕對忠誠信仰主宰之外,還保持了自己的神智。

但是金獅子卻不一樣。

那蠕動的黑色血肉,直接將他變成了一個近乎沒有意識的怪物。

另一種污染方式??

更加的快捷,更加的迅速,更加的簡單。

雖然副作用很大,但卻簡單粗暴,不需要邪惡肉卵長時間的腐化,也不需要消耗海量的資源。

真是可憐。

金獅子,只是一個不死之王的消耗品而已。 金獅子被騙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力量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

「吼吼吼吼!!」

此時金獅子再次發出了咆哮。

污染。

它的身體已經完成了改造,蠕動扭曲的猙獰肌肉糾纏在一起,撐開了皮膚形成大片黑色纖維,原本兩米多高的身材急劇膨脹,足足擴張了好幾倍。

外觀上看來。

金獅子就像是一個完全由肌肉組成,充滿了壓倒性力量的超級怪物。

它終於踏破了人類極限的門檻,稀有度達到了「秘銀級」的程度,但代價卻是大部分的意識,完全崩潰扭曲成了怪物。

「力量!!」

「力量,力量,力量,力量!!」

金獅子重複著同樣的辭彙,深深渴求著更加強大的力量。

「怪物!!」

「金獅子,失控了。」

角斗場周圍的異族,也都察覺到了金獅子的不對勁。

它是在朝著失控的方向異變,沒有人比異族更加了解失控時的感受,意識一點點從肉體中剝離的感覺,就像是永遠墜入無人的深空一般。

咣,咣,咣。

大仙廚 金獅子兩條蠕動著黑色血肉的大腿,每踏出一步都會貫穿地面。

它像是一台壓路機般,發出嘶吼咆哮的同時,踏破大地傳來陣陣顫動,狠狠沖向古凡。

「碾碎!!」

金獅子牙縫裡擠出這兩個字。

蠕動黑色血肉凝結的兩隻拳頭,抱成巨錘自上而下重擊轟來。

古凡簡直就是一顆隨風搖蕩的小草,隨時都會被這巨錘碾碎成肉沫。

不可硬接!!

必須躲開!!

周圍的異族,都產生了這樣的念頭。

轟隆隆隆隆。

地動山搖,重擊巨錘讓大地一層層龜裂,戰鬥最中心的地面不堪重負被砸出深坑。

一塊塊石頭瓦礫碾成齏粉,隨著地面一塵顫動,許多異族甚至都沒能站穩,拳風勁氣撞擊在一起產生的衝擊,更是險些將角斗場最靠內的異族摔倒。

人們驚駭萬分的望向戰鬥的最中心。

古凡沒有閃開,沒有躲避,而是再一次選擇了正面硬鋼。

大小差距10倍的拳頭,撞擊在一起卻有種勢均力敵的感覺。

不!!

不是勢均力敵!!

金獅子還向後退了兩步??

這太不可思議了,哪怕金獅子失控異變成了怪物,單純以力量層次難道還比不過古凡么??

嘭,嘭,嘭。

轟轟轟轟轟轟。

一場超越人們認知的對戰開始了。

古凡開始向金獅子揮拳,而對方也狂暴還擊,充滿蠕動肉芽的黑色鐵拳,不斷的與古凡那看似普通平淡的人類拳頭撞在一起。

一道道勁風將四面八方的火焰熄滅。

一道道拳勁產生的衝擊波,將周圍的地面震碎,掀起大片的土塊瓦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