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這個空間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同一時間,玄通真人化成的利劍因為慣性的關係依舊在向前而去。

一劍之下,雖然只是餘波,那劍氣,竟然生生將一座座大山給切開。

大地像是整個都裂了開來,一條不知其闊綿延上百里的裂痕,驟然出現!

這簡直就是神明的一擊,要毀天滅地!

「你!你竟然也是半聖?你竟然要用如此手段來偷襲我?真是太可惡了!」那剛剛被斬成了兩半的妖族恢復了過來,猛然驚醒,不由就是一陣大怒。

確實,玄通真人現在已經有了半聖修為。剛剛的一切都是他在做戲。

他不能不如此,因為他是最近才領悟了某些法則,進而才成為半聖。所以他的根基還不穩,他沒有十分的把握能幹掉眼前這名妖族。

所以,他要等待一個最好的機會,即便付出自己的尊嚴。和能斬殺一名妖族半聖相比,小小的尊嚴又算得了什麼?被稱作狗被當成夠來看待,又如何?

這便是玄通真人的覺悟。也因為他的這一個覺悟,他剛剛重創了那妖族。

別看現在那妖族依舊生猛,實則他的內世界已經出現了裂痕。這對於一名半聖來說可是致命的打擊了!

因為內世界如果一旦出現裂痕,將難以補救,從而會讓半聖修為減弱,甚至境界掉落!

也因為如此,此時那妖族簡直要瘋癲了。

再一次召喚出內世界,妖族向著玄通真人急速掠了過去。

這一刻,玄通真人也不再隱藏,將自己的內世界也召喚了出來。

嘭嘭嘭!

兩人一出手便是星辰隕落的大戰,便是讓天地變色,讓日月無光的大戰。

玄通真人一掌推出,便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的倒塌。

妖族張口一吐,便是一片能遮蓋半片天空的火海。

然後一人一妖開始鏖戰。

玄通真人有意躲過一些可能存在的超級強者的所在地,有意躲過人類可能出現的地方。將妖族引到了深海之外。

一路之上,一人一妖,逢山碎山,見河裂河,讓身前一切成為了灰燼,

天動了,地搖了,空間破碎了,那深海不斷翻騰,似是整面大海都要翻到過來了!

這一戰,讓整個離火大陸都震動了起來。

這一戰,將方圓幾百里都變成了一片廢墟。

這一戰,能毀城滅國!

這一日,世人將永難忘記。

遠在千里之外的靈城,剛剛恢復了鎮定的眾人,不由再次靜默了,不由再次感覺到了死亡的到來。

「又是怎麼一回事?」隱藏在某處大山的麒麟大妖再次發出了響動。

「真有大動亂髮生了嗎?」冰王山之內的那個蒼老的聲音滿是擔憂地說道。

鳳鸞一族代表了無上權力和實力的大殿之內,三個修為都已經超越了半聖修為的大妖,正站立期間,神色緊張,半響不出一語。

正遭受了如此重大損失的他們,真會認為沉默是金?

…… 「恩?」

鳳鸞一族代表著最高權力的大殿之內,那名坐在座椅之上的家主,突然驚疑了一聲,而後猛地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同一時間,站在一旁的鯤鵬和火紅雀兒臉色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雀兒……雀兒死了?怎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是誰幹的?究竟是誰幹的?該死,該死!」火紅雀兒憤怒地大叫了起來。

「哼!」那家主終於第一次顯示出他的霸道了。

手重重地拍打在的座椅之上,然後地面直接崩塌了下去,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同一時間,整個大殿之內的空氣直接凝結了,讓人連呼吸都難以,一種如同九幽地獄才會有的大勢油然而生。在這一刻,大殿內似是直接成為了修羅場!

轉而,鳳鸞家主卻又很快靜默了下來。

「是人類做的。」鳳鸞家主細細地感受著空間傳來的那鳳鸞的怨念,而後做出了結論。

這道怨念正是鳳鸞在生命最後的一刻發出的那道衝天的怨念,因為他是鳳鸞一族,所以現在和他有著同樣血脈的族人都感受到了這股怨念,從中得到了一些信息。

「是一名卑微的人族乾的,從雀兒的這道意念看來,那卑微的人族的修為竟然只有玄君左右!」說到這裡,鳳鸞家主不由又是一陣惱怒,這實在是太可惡太可恨了。

雀兒是鳳鸞家主的孩子,親生孩子,生來便已經有了堪比玄王的實力,在逐漸長大到現在之後,雖然沒有經歷過修鍊,卻已經有了玄君的修為,再憑藉著天賦,說是能將玄尊打敗都是可能的。

而這樣的雀兒竟然死在了一名玄君實力都不到的人族手上,這能讓高貴的鳳鸞不生氣嗎?

更重要的是,現在鳳鸞一族的最強者,甚至是在妖族都代表了最強的三名妖族,全部聚到了一起,因為雀兒血脈的蘇醒,正在做著一番常密而偉大的計劃,正在做著驚天的布局,卻被一個卑微的人族給毀了!

所以,現在三名妖族真恨不得當即飛出去,將那人族給千刀萬鍋打入十八層地獄了!

「是誰?真是太可惡了!我們現在就去將他給殺了!」鯤鵬本來就是一個急性子,聽聞這樣的消息,當即雷霆大怒,想要親身趕往第一現場,手刃那人族。

「雖然雀兒的意念已經很清晰了,但我們相隔萬里,是不可能僅憑藉這一點,便能確定是哪個人族,從而追蹤到他的。」家主搖了搖頭,說道。

「哼!不知道是哪個人族就直接將人族全部都給殺了就是!一定要給雀兒報仇!」鯤鵬怒髮衝冠,是真的動了要和整個人族開戰的意思。

家主沒有呵斥鯤鵬,而是輕聲說道:「雖然無法具體追蹤到哪個人族,但現在三弟不就在那邊?難道到了現在你還沒有感覺到那個方向傳來了滔天響動?」

「難道三弟在和人交手了?」火紅雀兒驚呼道。

要知道他們口中的三弟可是半聖級別的高手,那等高手絕對是超級的存在,輕則不會動手,一動手便可能將人族和妖族的平衡打破的。所以火紅雀兒免不了就驚訝了起來。

「恩。」家主輕輕將頭點了下去,繼續說道:「相信有三弟在,應該能夠解決這件事情的。」

「要是有別的人族插手吶?」鯤鵬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敢兒!」家主雙眼就是一凝,一聲冷哼,聲音直入雲霄,強橫的氣息向著四面八方瀰漫了開去。

站在大殿之外,本應該和大殿之內完全隔絕開來,不會被大殿之內的任何影響的眾人,瞬間全部暈倒在地!

這便是鳳鸞一族家主的霸道。敢和整個人族叫板,能瞬間殺死萬千有玄王甚至是玄君修為的螻蟻!

……

一天一夜之後。

還是鳳鸞一族代表最高權力的大殿之內。

鳳儀中宮 此時,這裡的氣氛簡直壓抑到了極點,三妖族的臉上都充滿了擔憂、困惑和憤怒。

「三哥……三哥怎麼就敗了?而且是敗在一個剛剛突破半聖的人族手上。不行!我要去殺了那人族!」鯤鵬依舊是最衝動的那個,腦子裡什麼都裝不下,只有戰鬥。

「站住!」家主的語氣不再溫和,今天一天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先是自己的親生孩子有望讓自己一族振興從而達到鼎盛的雀兒死了,后是自己的三弟傳來了失敗的消息,生死未知。

這能讓家主不憂心不憤怒嗎?

可他是鳳鸞一族的家主,他不能憑藉著個人喜厭去判斷事情,他要通觀全局。

沉吟了半會之後,家主說道:「既然沒有其他的人族插手,三弟雖然敗了,但我們絕不可能直接去找那人族的麻煩。否則牽一線而動全身,到時候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來的。」

「那麼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難道就這樣放著雀兒的仇和三哥的仇不報?不行!絕對不行!」鯤鵬猛地搖著頭,說著說著,又要往外走了。

「不!絕不!雀兒的仇,三弟的仇一定要報,就算讓整個人族陪葬也要報!」家主緊緊地握住了拳頭,顯然他也動了殺心、

半響后,家主又恢復了平靜,繼續說道:「不過不是現在。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找出那殺了雀兒的卑微人族的行跡,將他殺了。而後再從他的腦中奪取記憶,從而將這證據,將雀兒死在他手中、將雀兒血脈復甦的事實,告訴那些老不死。

他們知道如果我們喪失了一個可以將人族完全踩在腳下的機會,就一定會憤怒,從而一定會想要動手的。

到時候,我們只要稍加引導,便一定能引發大戰,從而將整個人族都消滅!」

家主狠狠地咬著牙說道。

「好!就應該這樣!告訴我,家主,我應該怎麼做!」鯤鵬也為此計劃而興奮了,躍躍欲試,甚至都忘記了自己的高傲,已經在家主面前低下了頭顱。

如此一個小細節,不難發現這鳳鸞一族的家主當真是有勇有謀到了極點,萬分可怕的存在,將來他一定會成為人類最強大的一個敵手之一的!

「這件事暫時還不需要你,如果牽扯到半聖以上的強者,某些人族的老不死一定會出手的、我會派一批玄君修為,甚至是修尊修為的孩子們出去的。

另外,你也不是閑著的。現在你立即就趕往深海,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絲蛛絲馬跡。如果遇見那敗了三弟的人族,直接就將他殺了!

半聖以上的強者對半聖以下的強者動手是犯規,但半聖和半聖決戰,卻無可厚非。你儘管動手就是了!」

家主一邊在大殿徘徊著,一邊運籌帷幄,將事情安排得有條不紊,智珠在握。

而在安排這一切,火紅雀兒和鯤鵬便紛紛在家主的示意下離開了。

而此時,家主嘴角不由勾出了一個殘忍的弧度,喃喃自語道:「那一片應該便是人族的所謂根據地「靈城」所在了。既然如此,你這個卑微的人族應該便會出現在那裡。哼!敢殺我雀兒,你會死無葬生之地的,到時候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

原來家主真正生氣的原因還是自己親生孩子的死亡啊。他甚至都要破壞規矩要親手殺了韓宇啊!

先不說這名家主最後是不是一定會出手,但現在這名家主卻實實在在派出了差不多十名玄君修為的妖族和兩名玄尊修為的妖族。

單就這個陣型,韓宇怕也是無力招架,只能乖乖就擒了吧?

危險正在向著韓宇逼近!

而現在,韓宇卻依舊在昏迷當中,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事情的發生。

……

此時已經是三天三夜之後了,韓宇依舊處在昏迷當中。

之前他的身體和識海都受到了五色雷光的淬鍊,消耗了無數的能量。

雖然有鳳鸞的精血,甚至是之前從各種途徑得來的寶物,包括生命果實包裹在那冰王山所得的一切,包括重玄派所贈與的一切,包括韓宇自己在銅城所獲得一切,但那淬鍊消耗的力量實在太過於巨大了,韓宇只能通過一段時間的沉睡才可能補充過來。

而現在,韓宇正躺在某輛兩頭妖牛拉著的車棚里。

對於敢大張旗鼓用妖族來拉車這一點,其實並沒有任何忌諱,甚至是妖族的同類看見此幕也不會生出什麼怨念。

因為在妖族的認知里,弱肉強食已經深入他們骨髓了,他們認為強者所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誰叫你給人馴服了,你被人馴服了,活該你去拉車」這便是妖族的思維。

所以,此時坐在韓宇身側的某個死胖子,根本就無所顧忌,正舒服地躺在那裡,不斷從一旁的籃子里拿出不知名的果實往嘴裡塞。

時不時地,這個胖子還會向著一旁的韓宇瞧去,眼神曖昧,一臉猥瑣。

雖然胖子很清楚那天的強者自己是惹不起的,但他不是也沒有想過傷害韓宇嗎?愛,因為愛而對某些地方的適度衝擊,總不算是傷害吧?

如此想著,胖子為自己這種天才的解釋而拍起了掌來,隨即看向韓宇的眼神越加的曖昧了,甚至他都忍不住舔起了自己的嘴唇,就像是看見一塊大肥肉一般,恨不得一口咬下去了。

「嘿嘿……你暫時就先交給我吧。嘿嘿……」

胖子一邊這樣笑著,車子正向著那附近千里之內唯一的一座城池,人族的最重要的根據地之一的靈城而去。

…… 又是三天三夜之後,韓宇終於從沉睡中醒轉了過來。

此時,韓宇正躺在一張舒服的大床上。

韓宇向著四周看了眼,眉頭不由緊緊皺了起來。

因為這裡的氣氛實在太過於奇怪了。

是危險嗎?不是。而是一種……一種很是曖昧的氛圍。

韓宇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粉紅,帷帳是粉紅的,床單的是粉紅,就連大門的窗帘都是粉紅的。

這裡大門緊閉,燈光灰暗,在這間房子裡面根本就看不出是白天還是黑夜。

這樣的氣氛實在已夠曖昧了。

韓宇還發現這間房子裡面不知道哪裡竟然還有某種香味傳了出來。這是一種奇特的香味,韓宇能確定這種香味沒有任何毒害,但他卻免不了感覺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

因為那香味竟然讓修為一進再進的他,感覺到了一種熱血沸騰,想要當即撕開衣服的衝動。

一想到某種可能存在的危險,韓宇當即從床上跳了起來,就要奪門而出,離開這古怪的地方。

卻在這時,大門打了開來。

「呀,這可愛的人兒醒來了!」大門一開,就有一個悅耳的聲音響了起來。

「真是哦,嘻嘻……這可愛的人兒終於醒了,姐妹們終於不用再受相思之苦了。嘻嘻……」隨即又是另外一個聲音的響起。

繼而,看見眼前一切的韓宇,頭不由就大了起來。

因為此時正有七名女人一起走進了房間之內,個個穿著開放,袒胸露背,而且行為動作沒有一點顧忌,根本就不怕走光。

更要死的是,這七名女人個個生得一副好姿色,說是沉魚落雁羞花閉月,竟也相差不遠了。而且他們的大腿修長,胸脯高聳,蠻腰纖細,皮膚吹彈可破,當真是嬌巧玲瓏,能讓任何一個男人一見便生出一種原始的衝動。

所以饒是心智堅定如韓宇,見到這麼一群天仙一般的女人,也不由微微愣住了。

繼而這七名女人,蓮步生花,一步一步向著韓宇走去,姿態婀娜多姿,那前面的洶湧波濤因為她們這婀娜步態而上下晃動,更讓他們徒增了幾分妖艷。

看見這一幕,簡直能讓任何男人當場鼻血直噴,血脈噴張啊!

韓宇也是男人,也免不了心神搖曳了起來,趕緊眼觀鼻鼻觀心,不再敢將視線投向七名女人。

可那七名女人是花了大價錢才將韓宇買下來的,又怎麼可能如此輕易放過韓宇?

七名仙女,根本不顧自己會否春光乍現,更沒有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之顧忌。

有的來到了韓宇的身前,直接將腰彎了下去,饒有興趣地盯著韓宇的臉孔看了起來,讓身前的一片渾圓雪白春光乍泄。

有的則是直接勾住了韓宇的脖子,坐在了韓宇的大腿之上,動作曖昧大膽。

有的則伸手在韓宇的胸膛之上撫摸了起來,像是很是好奇韓宇的身體一般。

而有的,則因為在前面占不到位置,直接鑽進了大床里,從後面緊緊抱住了韓宇,這一下,便前胸貼了後背,那彈性渾圓全數壓在了韓宇後背。

韓宇雖然已經將眼睛閉了起來,甚至乎都要將自己的意識封閉了,但身前身後,身上身下,傳來的刺激實在太過於強烈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