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國師大人,此事如何是好?」那可查爾汗,心情似乎格外焦急。這次貿貿然和后金合作,卻不想后金在元氣大傷的情況下,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他怎麼算,都算出按照他們國家的實力,是無法抵擋住一百七八十萬大軍肆虐的。而且,種種情報表明,如今的趙國已經不同往日,他們各軍比武大會上,戰況極其慘烈。能排的上一些名次的軍隊,已經都不是弱者了。即使是墊底的軍隊,也比原先進步了許多。

「可汗請稍安勿躁,依我看,這次大趙來勢洶洶。看似聲勢浩大,但實際上也並不想與我大草原為敵。」一個幾乎讓人看不透他位置,容貌的老人。用他那蒼老,而又悠遠的聲音說道。

「國師大人,此言何意?」可查爾汗和國師之間,講得都是漢語。周邊諸國,哪怕是堅持以游牧生活的民族,也深受漢民族的輻射與影響。至少,一些皇室或者貴族,有身份的人,莫不懂得漢語。

「永泰此人,雄才大略,狼子野心。做事時常出人意表,令人防不勝防。」那老者的聲音,猶若在虛空中飄過一般:「我承認,之前我也太小看永泰了。后金國雖然因為之前一次戰役而傷及了元氣,但博頓的親衛軍,以及卓勒的十萬軍隊卻是十分厲害的。再加上我雖然看不起陀瑾那人,但他煉製的一千傀儡軍也絕對不容小覷,一旦衝刺起來,兩萬以下的精銳士兵決然不夠看的。永泰能在損傷不大的情況下,以極快的速度剿滅掉兩支主力,且做的乾淨利落,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味道。由此可見,永泰手中掌握的實力可不小。」

「國師,那豈不是說,趙國這次肯定會想順勢滅掉我國?」可查爾汗額頭開始冒汗:「永泰那可惡的傢伙手中握著強大實力,年少氣盛,肯定不會就此放過我們的。」

「可查爾,你太性急了。」韃靼國師蒙元圖,輕輕嘆了一口氣道:「之所以我敢肯定永泰不是真的想和我們決一死戰,是因為這人所圖非小。絕對不肯在我國身上,消耗太多的戰力,損耗趙國元氣的。你看看這個。」說著,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如凌空虛度一般,緩緩地飄到了可查爾汗的面前。

可查爾汗接過那冊子,翻看了一番,俱是人體內的各種各樣經脈圖案,也不知道是怎麼畫的,竟然栩栩如生。周邊配上了不少文字解說,俱是用漢語描述。他臉色有些奇怪道:「標準武學第一版第一冊,僅供大趙軍隊內部參研,非限定人員修鍊此武功,後果自負。」頓了一下,苦笑道:「國師,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大趙軍隊內,這一年裡修鍊的武功,稱之為標準武學。這一冊的內容若是學完,可以達到九品境界。九品,呵呵,永泰還真是個有著無窮奇思妙想的傢伙,竟然為武功的高低劃分了明確的標準,有趣,有趣。」蒙元圖連連贊了幾聲:「別小看這標準武學,我花了些時間仔細的參研過。這標準武學簡單易懂,描述清晰,即使是從沒有練過武的人,也能很快輕易摸懂門路。而且,其強大程度,已經不下於一些世界上的一流武功了。你想想看,如果趙國三百萬大軍,人人都是九品或者以上,這天下誰人能夠抵擋?所以我說,這永泰所圖非小。至少,以我的能力和閱歷,是編不出這種武學的。」

可查爾汗一驚之下,愣聲道:「三百萬個九品武者軍隊?呃,這種軍隊,只要出動個五十萬,我國就會被徹底推平。難道國師的意思是說,永泰不想現在的士兵死傷太大,想等他們都修到九品后,再來搞我們?」

「這是其一,其二定是顧忌到了瓦剌國和我們聯手的可能性。」蒙元圖分析道:「外人皆知瓦剌和我們同宗同族,想對付其中一個,必須顧忌到另外一個。唉~」

「瓦剌?」可查爾汗悲憤異常道:「我是絕對不會與那些叛徒聯手的。」

「但若是不想被滅國,必須聯手。」蒙元圖聲音淡然道:「趙國,畢竟是外人。而瓦剌,畢竟是我們的同宗同族。孰輕孰重,你又怎麼會分不清。更何況,如今趙國在永泰的領導下,越來越強盛。短短數年時間,便從被后金國欺上門去的慘淡,到現在一舉將后金國剿滅。永泰的手段很強大,其福緣也很深厚。若再給他幾年的發展時間,我國對其根本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國師,可是和瓦剌聯手,您的仇……」可查爾汗哪裡不想和瓦剌聯手,只是顧及到國師最得意的大弟子,被瓦剌國用卑鄙的手段,埋葬在了異國他鄉。為了這件事情,國師幾乎神魂俱傷,若非有所顧及,說不得就單人匹馬的殺上門去了。

「個人的仇,永遠無法大過國家的利益。」蒙元圖聲音之中,有些淡淡的傷感:「如果不和瓦剌聯手,就算是現在,我們也不是大趙的對手。」

「好,那我立即派遣使者前往瓦剌,請求兩族聯盟,逼退野心勃勃的趙國。」可查爾汗心中鬆了一口氣,以兩族之力,湊出一百萬大軍也是不難的事情。且草原之人,從小在馬背上長大,能征善戰,強者無數。

「逼退?」蒙元圖忽而冷笑了起來:「可查爾,剛才我和你說的那些,你都白聽了?兩族聯軍逼退趙國?呵呵,的確,永泰定會據點防守。不敢貿然進入我大草原中。但是,如果按照他們的標準武學修鍊下去,一年,兩年,三年之後。大趙的軍隊會強成什麼樣子?到時候即便是我兩族聯手,也難以抵擋啊。」

「那國師的意思是?」可查爾汗,已經開始感覺到不妙的氣氛了。

「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蒙元圖的聲音,開始有些飄忽不定道:「按照永泰的行事風格,且年少氣盛之時,一旦趙國的實力強大了起來,是絕對不會容許我國存在的。到時候我們就會像是后金一樣,土地被奪,男人被殺,女人被搶。如今,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趁著永泰羽翼未豐之極,與他拼個你死我活。總比看著敵人一天天的強盛,坐以待斃來得好些。說不定我們還能趁勢滅掉趙國,重新恢復祖先的榮光,如果運氣夠好的話。」

一開始可查爾汗聽得還是挺興奮的,然而最後那句運氣夠好的話,卻是讓他差點嗆死。意思就是說,如果運氣不好,那一切都完蛋了是吧。心下直打鼓道:「可是,即便是我族和瓦拉聯手,至多也是湊個一百二十萬可戰之兵。而大趙,卻有三百萬的軍隊。不如這樣,他們的標準武學不是泄露到我們手中了嗎?只要我們這次聯手將趙國逼退,就將這標準武學發下去,讓所有人跟著一起修鍊,那樣我們就不怕大趙強盛了。」

「荒謬,幼稚。永泰此人膽敢將標準武學翻印成冊子在軍隊中發放,難道他不會考慮到秘籍泄露的可能性嗎?他如此做,定是有所依仗,不怕人偷,也不怕人學。更何況,就算我們能學,大趙擁有一億三千萬人口,而我兩族即便相加,也不過區區一千多萬人。日長水久,雙方的距離只會越來越大。這本標準武學我研究過了,簡單易學,且效果強大。資質極其優秀者當在半年之內修成,稍差些的一年之內。資質良好者,當在三年之內。即便是自己普通者,五六年也能勉強進入九品了。十年之內,大趙軍隊中當再無九品之下的士兵。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越是不利。」

「可是,我們只有一百二十萬軍隊,真是打不贏啊。」可查爾在面對大趙那總數高達三百萬的大軍,實在是沒有太大的信心。

「國戰,既然是關係到舉國存亡的戰爭,當然不可能按照常規作戰的方式來打了。」國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道:「此戰關係到我們族人,是否還有機會再在這世界上存亡的緊要之戰。所有一切資源,都要動用起來。任何十六歲以上的成年男子,必須參加軍隊,成年女子,體格健壯的單獨組軍,體格稍差的充當後勤。這樣一來,我們兩族應該能勉強湊出三百萬大軍。不夠,還是遠遠不夠。如果趙國敢和我們拼元氣,肯定也會徵召大量的軍隊,而他們的人數,卻是遠超過我們十多倍。必須再聯合其他國家,例如朝鮮,羅剎,亦力把里,吐魯番,葉爾羌,以及藏族。」

可查爾汗臉色汗水瑩瑩道:「國師,他們又怎麼會肯答應我們,無端去招惹實力強大的趙國?」

「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誘之以利。」蒙元圖的眼睛睜開,彷彿沒有半點老態,依舊是璀璨而深邃:「當年我遊歷諸國,與各國各部都有些友好關係。由我親自前去一一遊說,當能立不世奇功。各國各部,只要有一半答應我們出兵,我有七成的把握,滅掉趙國。」

「如此,便有勞國師了。」可查爾汗眼神中,露出了野心的光芒。這是一個機會,一個重整散落的大元帝國異族的好機會。更是吞併領土,入主中原的機會。

「可惜啊可惜,本來按照趙國的衰落氣勢,只消得再過數十年,這個國家定會煙消雲散。然而在這種時候,卻是出了一個永泰帝,也不知道是趙國的幸,還是不幸。」蒙元圖眼眸中,一縷精光之逸:「不管如何,趙國,我蒙元圖定不會讓你有機會重新崛起。可查爾,和趙國打交道,就全靠你了。機靈些,我們不能在實力未凝聚之前引得趙國突襲。」

「是,國師。可查爾記住了。」可查爾汗,恭敬的彎腰道。

那蒙元圖只覺得事不宜遲,不見身姿有多少動作,便消失在了可汗營帳之中。良久良久之後,可查爾汗待得真確定了蒙元圖走後,不覺臉上露出了悲憤的神色,緊緊握住了彎刀,恨恨呢喃道:「蒙元圖,你這個老不死的傢伙。總是把我當個小丑,一個可以任由你操控的傀儡。遲早有一天,呵呵。我是可汗,不會永久讓你操控的。既然你想打下大趙,那我就成全你,不過,等到了平定大趙之後,我定要你這個老傢伙付出代價。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可汗之怒。」

……

話說趙哲那十萬大軍,並沒有急行軍。而是緩慢而行,悠哉悠哉的往國界處而去。一百六十八萬大軍,諒那韃靼國也不敢胡來。剛好也等待一下,其餘兵力作戰略移動的時間。七八日後,趙哲十萬大軍,與另外二十八萬精銳步軍順利會師。沒走得數天,便到了兩國邊境之處。

斥候早就已經回報,韃靼國的兩支大軍業已經會師,四十萬軍隊浩浩蕩蕩的駐紮在邊境,營帳之多,佔地之廣,直有數十里方圓之地。而趙哲,也是將三十八萬大軍駐紮在了其對面數十里地外。兩支大軍,遙遙相對。但趙哲一駐紮下,兩軍便開始互相遣使者往來文書。

可查爾汗惡人先告狀,在文書中斥責趙國軍隊為何入侵韃靼,殺害無數國民。而趙哲,卻是理都懶得理他一句,直接遣了份文書過去,撇開可查爾汗,直接要求與其國師蒙元圖對話。一份洋洋洒洒,文采飄逸的文書遞了過去。其中那口氣,狂妄的好像韃靼一國,唯有國師蒙元圖才有些許資格與他對話。

氣得可查爾汗,當場拔刀想砍殺送信的使者。這一生中,彷彿一直受到了蒙元圖的種種安排,每次自己提出一些建議,蒙元圖總會以種種理由拒絕,並提出了截然不同的做法。然而此時,蒙元圖難得的去了別國連橫合縱去了。可查爾汗,這才感覺到這個國家屬於自己的舒坦,沒有人再頂撞自己,也沒有人敢再反駁自己的建議了。誰想,對面那小小的一軍統帥,雖然姓趙名哲,但翻遍趙國皇家族譜,也沒有半個姓趙名哲之人。莫非,是前一個老皇帝的私生子?可查爾汗不由得像個婦女一樣的惡毒想著。據說此人一直黑甲著身,戴著令使者恐怖的面具,卻是從來不肯將面具卸下的。

也難怪可查爾汗,對趙哲心存惡毒詛咒了。蓋因趙哲一上來,就戳中了他最最忌諱的地方。

數天之後,趙哲正在營帳中與麾下一干虎牙宗師交流武功心得。還開了一句玩笑:「若是那蒙元圖忽然闖進來行刺,猛然間見到一屋子的宗師,會不會嚇得心臟病發作,一命嗚呼了去?」

一干宗師,雖然不明白什麼叫做心臟病,卻是聽懂了趙哲的笑話,不由得轟然大笑了起來。一屋子的宗師,呵呵。說真的,那蒙元圖若是真的敢來,定會被這一屋子的宗師圍毆致死才是真的。哪怕是那蒙元圖,練到了凝氣成液的巔峰狀態,即將突破到先天境界,貿然闖進來,也是死路一條。可惜,據說那蒙元圖狡猾的很,是只謹慎的老狐狸,突然闖進來的幾率實在小到可以忽略了。

然而傳令兵在外喊道:「首領,韃靼人又派遣使者傳來文書。」

「傳進來看看。」趙哲端坐在了椅子上,笑呵呵的對麾下道:「看來那可查爾汗還真是如資料所說,是個小孩子脾氣的傢伙。如此國家大事上,被我一氣一激,數天沒有理我。呵呵,那脾氣,倒是和流蘇差不多。」

「哼。」一個冷冰冰的女孩子聲音,突兀的在營帳中響起。那人,身材修長而玲瓏凹凸,身上穿的,同樣是一身漆黑的虎牙戰甲,但卻是從未有人見過的女式虎牙戰甲。那身戰甲非但沒有損害女孩子的形象,穿上之後,直使得穿戴的女孩子,憑添了幾分性感與英姿颯爽。看得出來,這戰甲比男性的虎牙戰甲,更是花了不少心思去設計與打磨,各處細節,被製作的精美異常。尤其是那面具,不再是青面獠牙,讓人一見之下心生膽寒的惡魔面相。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副銀色的女子假面,不損半點魅力,更是讓人覺得其神秘,野性。

這個冷哼的女子,自然是剛才被趙哲提及埋汰了一句的流蘇。流蘇她們四個,是暗中混進了那二十八萬大軍中,會軍而來。之所以對趙哲冷哼而不滿,蓋因此人一離開,就當她們獨守空閨了數個月。還沒回來的幾天,卻多是住在了皇後娘娘那處。她們不敢和皇後娘娘斗醋,但對極為恩寵她們的趙哲發發小脾氣,還是可以的。

趙哲給了她們不少自由,至少比一般的宮女侍女自由得多。而她們,因為被趙哲吩咐要多照顧懷孕的玲瓏和孤煙,遂多與她們往來。不消說,她們四個身上的一身女式虎牙戰甲,定是徐玲瓏的主意。雖然玲瓏被趙哲嚴令不準在妊娠期間參與任何危險,或者不危險的工作。

但她在機關司中地位極高,幫紫荊流蘇她們,各自設計和打造一套女式戰甲,還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說不定,她自己也是早早的為自己準備了一套。畢竟她懷孕之前,早就已經開始習武。若非懷孕而不適合去小世界中,說不得現在至少是一個一品境界了。

得了被命名為玲瓏戰甲的寶貝后,她們哪裡還按捺得住,也許是受了孤煙之類的蠱惑。竟然弄通了關係,混進了前來后金的大軍之中。如此一來,自然出現在了趙哲身邊。而在她身旁的另外一位,體形嬌小,戰甲樣式與流蘇大抵相同,只是細節不太一樣的女孩子卻是嬌笑不迭道:「公子啊,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流蘇姐姐她可想公子了,每天晚上都會彈奏一些哀苦幽怨的曲子,害得可憐的小鳶尾每晚都沒個好覺睡。」

「鳶尾,你,你怎麼能做叛徒?」雖然看不出流蘇面具下的俏臉,但肯定是緋紅一片,惱怒而不滿的嬌哼道。

「還有這種事情啊,小鳶尾,來和本公子說道說道,流蘇每晚睡不著都彈些什麼曲子?」趙哲嘿嘿直笑著,招呼鳶尾過來。又故意怪腔怪調道:「嘖嘖,原來我家流蘇,果真是個外冷內熱型啊。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座生人勿近的冰山。內心裡,像火山一般的火熱啊。」

一干宗師虎牙兵在悶笑。事實上,他們和流蘇紫荊,甚至是皇後娘娘都頗為熟悉。畢竟大家在聖域內,一起待了四年之久呢。所以,趙哲調笑幾女的時候,也絲毫不避諱他們。畢竟,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見到趙哲逗弄幾個風格迥異,但俱是難得一見的侍女了。這裡只出現了流蘇和鳶尾,那是因為紫荊和牡丹,到目前為止,仍舊只是一品巔峰境界。

若是換做平常,趙哲倒還罷了,隨她們去了。但這是在戰場之中,兩軍對峙著足足八十萬人馬呢。即便是是宗師高手,在這麼多的人海之中,也不過是猶若大海之中的一葉扁舟而已。更別說,只有一品境界的她們了。二十八個葬身在戰場上的一品巔峰的虎牙兵,已經為大家證明了這一點。趙哲的這幾個侍女來之不易,雖然名為侍女,但趙哲卻是當做寶一樣的呵護著的。哪裡肯讓她們有所損傷了。說實話,趙哲還真的不想她們出現在戰場上。但著實拗不過她們四個。

是以,趙哲索性將她們趕進了聖域小世界中。一天不修到宗師境界,一天不準出來。有了宗師的境界,加上戰甲的防護,在戰場上的存活率才會高些。為此,趙哲還將唯一的一枚中品靈石讓小黑吸掉了,不然那傢伙實在吵得太厲害。不過,就算她們都稱了宗師。趙哲也不會讓她們離開自己太遠,一來是有自己保護,安全些。二來,情況不對可以立即收到小世界中去。

不過,雖說趙哲想得太多了。但不得不承認,如今的流蘇與鳶尾,已經是一代宗師的境界了,在戰場上能貢獻出一份不小的力量了。若是紫荊和牡丹再雙雙入宗師,那就堪稱完美至極了。四個侍女,俱是宗師境界。這種牛掰程度,放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國王身上,都是不可能做到的。這種事情,想想都爽,尤其是和四個宗師侍女一起玩五劈的時候,全世界恐怕沒有人有自己這種艷福。

大家正說笑之際,卻是見得傳令兵很快取得了文書進來。趙哲接過掃了一遍,好笑道:「這可查爾汗還真是挺有意思的,竟敢約我在兩軍營地中間位置見面談話,而且規定了人數不得超過三十人。嘖嘖,難道他算準了,我們這裡攏共只有二十九個宗師嗎?他想湊出三十個宗師,來狠狠地欺負我們二十九個宗師?」

「公子說笑了,那可查爾汗武功雖然不弱,但和宗師境界差之十萬八千里呢。由此可見,他們撐死了也就是二十九個宗師。」一名虎牙兵,也是說笑了起來。當然,傻瓜都想得出來,他們是絕對沒有可能性湊得出二十九個宗師的。

「不過想想這可查爾還真是挺廢的,四五十歲的人了,又整天可以沒事找蒙元圖討教。還是一個一國之君,收集些藥材還是容易辦到的。竟然混到現在,才不過四五品的實力。倒是他弟弟烏突利,三十幾歲成就宗師,前途無量啊。」另外一名虎牙兵,也是感慨地說道。

三十幾歲成就宗師,也的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自己這些虎牙兵,雖然一個個都是天資不錯的傢伙,修鍊到如今也算刻苦。而且年齡,暫時也多在三十以下。但是他們,卻是仍舊無法和烏突利相比。蓋因若是算上小世界中的時差,以及靈氣充沛程度,他們這些宗師,多數應該是在四十多歲左右晉陞的。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小世界,他們正常修鍊的話,能在四十歲時候進入宗師境界,已經算是極品了。有的甚至要到四十五歲,五十歲左右才有可能做到。而且,晉陞宗師,年齡越大越是困難。況且還不一定能晉陞成功呢,畢竟在這個靈氣匱乏的大世界中領悟天地,感受自然的成功幾率遠遠低於小世界中。

在場只有兩個例外,如果從小開始正常修鍊的話。流蘇應該是一代奇才,極有可能在三十以前就晉陞。而鳶尾,如果肯吃苦努力的話,至多也就是三十左右。資質顯然俱是和雲冰夢一個級別的。就算沒有小世界,若是從小就修鍊的話,還是稍微有些幾率,在有生之年有些機會突破到先天境界的。

只是,歷史上這種有幾率,且又修鍊的天資縱橫之輩多了去。但總是會因為種種緣故,或瑣事太多沒時間修鍊,或在修鍊途中夭折,又或是福緣不夠,哪怕是境界到了,也無法突破。各種各樣的事情,不一而足。還有,大趙這麼多人口之中,肯定還埋藏著一些絕頂天才,只是或許他這一生,也沒有任何機緣有機會練武,一生悄無聲息的被埋沒。

而自己幾個侍女,以及皇后和自己。都算是福緣深厚之輩了。尤其是幾個侍女,哪怕是把小世界中的時間算進去,也不過是才區區二十歲出頭。一個個,可真是前途無量。不過,由於她們晉陞宗師的時間比較早,身體變化的速度會放得極慢,也許再過十年,鳶尾仍舊是一副嬌小玲瓏,可愛的少女模樣。至多,稍微成熟一些罷了,這就是成就宗師的好處了,衰老的速度極慢。像她們幾個,哪怕是修為不再增加,再活個五六十年,至多也是個成熟少婦狀。要是有機會早早突破先天秘境,據說衰老速度還會減慢一半以上。

「給那可查爾汗回一封信,說如果蒙元圖真不在營帳中的話,就讓蒙元圖的宗師弟子烏突利來和我對話吧。至於他可查爾,連宗師境界都沒有達到,是沒有資格和我面對面對話的。」趙哲淡淡地吩咐道。

很快,就有人下去擬文書了。可以想象的是,按照那個被蒙元圖寵壞了的小孩子脾氣的可汗看到這份信的時候,會有些什麼樣的可愛反應。不知道會不會氣得把烏突利給砍了,哈哈,若是這樣,就太爽了,對方就會無緣無故的少了一個宗師啊。趙哲把這話一說,虎牙兵們均是紛紛大笑了起來。

其實這也不怪那個可查爾汗,畢竟從小到大他都是蒙元圖一手呵護著長大的,從來沒有吃過什麼苦頭。但同樣的,他也從來沒有做過什麼主,對於事情的處理能力,自然而然不會太強。要怪也只能怪蒙元圖,太過強勢了些,事事由不得可查爾汗做主,難怪他的心智一直成熟不起來。

待得那傳令兵下去后,趙哲卻是皺眉道:「看來那蒙元圖似乎真的不在韃靼大營里啊,否則按照那蒙元圖的性格,是不可能會讓可查爾傳這份幼稚的文書而來的。莫非,其中有什麼陰謀詭計?」

「公子,我聽人說那蒙元圖似乎豢養著一頭異禽。可以載人在天上飛行,一個時辰下來,可以飛出去好幾百里呢。」鳶尾一身可愛至極的玲瓏戰甲,開始在趙哲身上蹭啊蹭的討好起來:「公子啊,能不能也幫鳶尾也弄一頭飛鷹啊,鳶尾做夢都想在天上自由自在的飛來飛去。」

趙哲自然也是聽說過蒙元圖有一隻從小餵養長大的老鷹,大到可以載他飛行。但聽得鳶尾這麼一說,不由得笑道:「少穿這一身鐵疙瘩來勾引老子,是個人都想在天上飛來飛去。不過蒙元圖豢養的那頭是異種,哪裡是這麼容易弄到的?更何況,估計他給那異禽吃的丹藥,都能培養出一個宗師來了。」

異禽,丹藥。趙哲忽而腦子中靈光一閃道:「對了,我們也可以利用聖域來培育出一批體型碩大的飛禽。如果有一千個戰士騎著飛禽打仗,那可真是來去如風,天下無敵了。那一千人要求也不要高,一品高手就完全可以勝任,在上百米的高空之中向下射箭,有多少人弄死多少人。如果用來攻城掠地,那更是輕而易舉,城牆什麼的,那幾乎都是擺設。」

其他人聽的是目瞪口呆,趙哲卻是越想越爽。這種飛鷹戰士,不但可以用來作為主戰部隊使用,還可以突襲,輔助。想想看,如果虎牙軍面對一支大軍,由飛鷹戰士前去騷擾個幾輪,對方死傷情況下,定會出現些混亂狀態。這時候,虎牙軍再以陸戰無敵的姿態衝殺進去。兩相配合之下,那可真的是天下無敵了。空軍啊,自己做夢都想要的空軍,一下子卻是在鳶尾的撒嬌下給點醒了。

只是,唯一的難點就在於。小世界雖然剛補充了些靈氣,但僅能勉強供應兩個侍女在裡面修鍊而不出問題。如果再想培育出一千個飛鷹戰士,那其中缺乏的靈石,簡直要讓人崩潰。哪怕把所有飛鷹戰士都培育成一品高手,再加上培育他們的坐騎。等等,問問小黑先。

很快,小黑就計算完畢發回了消息。按照小黑的說法,哪怕那些人資質都很好,沒有上萬靈石休想辦到。氣得趙哲直罵,你他吶吶的幹嘛不去搶?你不是會吞噬靈石嗎,怎麼不自己出去找食吃?誰想小黑立即回答,以前都是主人餵養的,而他的主人絲毫不缺乏靈石,所以沒有給他煉製一個自動尋找靈石吞噬的功能……

氣得趙哲直想將他摔死了事,卻又捨不得。畢竟自己征伐天下,還是急需要這傢伙幫忙培育些高手的。而且自己修鍊到先天境界,沒有這個傢伙幫忙,說不得就要混到七老八十才行。這貨,還真是個吸血鬼,自己上哪裡去找上萬靈石去?

「主人,如果您想培育飛鷹,一定要算我一個。」鳶尾將頭盔脫了,露出了那張可愛而俏麗之極的容貌,甜滋滋,撒嬌著叫著主人:「主人,你的鳶尾已經是宗師高手了喔。如果騎在飛鷹上射箭,肯定沒有人能打得過鳶尾。還有,再大的老鷹,載人也不可能太重吧?鳶尾身輕如燕,剛好可以讓飛鷹減輕些負擔。」

這倒也對,如果一個個都是身穿玄鐵戰甲的魁梧大漢,需要培育多大的飛鷹才能載動人啊。如果把飛鷹培育的剛好可以載動女孩子,至少可以省下大量的歸元丹和靈氣吧?還有,從理論上來講,男人和女人在於修鍊的天賦上應該是差不多的。大趙一億三千萬人口呢,總不能光顧著那些資質好的男性為自己所用吧?那大量的資質不俗的女孩子讓其埋沒一生,豈不是太過浪費了?女孩子體重大約是男人的三分二,無形中減輕了飛鷹的載重負擔。而修鍊到同樣境界的女子,也沒有聽說過會比男人差。用修鍊有成的女孩子來充當飛鷹騎士,簡直是再理想不過了。至於資質好的胖妞,這個是無需考慮的,還沒有見過哪一個練武練出名堂來的男人或者女人,會是個胖子。習武,不單單會將身體鍛煉到比例協調而完美,而每一次晉陞,都會將人的體質往完美方向前進一步。出現胖子的幾率,實在太低了。不過,即便如此削減掉飛鷹使用靈氣的消耗,所需要耗費的靈石也絕對不會是個小數目。

一支純粹由美女組成的飛鷹騎士,而且是由自己親自統帥,想想也是頗有意思的事情。如果再有機會培育出幾頭體型極其龐大的異種飛禽,在天空中自由翱翔著做那檔子事情,應該也是蠻爽的。趙哲嘿嘿淫笑不已,捏著自家乖乖可愛小侍女的臉蛋兒笑眯眯道:「好好,既然你喜歡做飛鷹騎士,你朕成全你的慾望。」

本來覺得在天空中做個翱翔的飛鷹騎士蠻有意思的鳶尾,忽而見得自家主人的笑聲著實太**了些。不由得心中開始發寒,估計他又是在轉一些很不健康的怪主意了。她總是不太明白,為啥自家主人的腦袋裡,總是會裝著一些奇奇怪怪的主意,尤其是很蕩漾的主意。不由得心中直發虛,乾笑道:「主人,我是開開玩笑的,其實我挺喜歡騎馬的。騎飛鷹,呵呵,我害怕~」

「晚了~」趙哲冷笑連連的捏著她粉嘟嘟,可愛至極的俏臉:「我的鳶尾小乖乖,等著吧,等著做你的夢寐以求的飛鷹騎士吧。朕一定會,好好滿足你的要求的,千萬別讓朕失望啊。」

「流蘇姐姐,公子又在動歪腦筋要欺負鳶尾了。」鳶尾被趙哲那怪笑聲,弄得心中直發毛。急忙一個閃身,靈巧而飄逸的躲到了流蘇身後。至於那些宗師虎牙兵,在趙哲開始淫笑的時候,就知道了接下來肯定是他們不宜參加的活動了。一個個,仗著宗師的伸手,悄無聲息的閃人。使得剛才還蠻熱鬧的營帳之中,一下子變得空蕩蕩了起來。

「這還不是要怪你自己,總是去有事沒事的撩他,明知道他肯定會動那些稀奇古怪的念頭的。還有,我不會幫你的,你剛才出賣了我。」一說起那些稀奇古怪的的念頭,流蘇也是忍不住一陣發毛,隨後卻是俏臉發燙。心中忽而閃過,雖然他那些念頭著實古怪了些。但不得不承認,有時候確實挺,挺那個……

鳶尾哪裡知道自家一本正經,如冰山一般的流蘇姐姐,腦子裡正轉著那些亂七八糟的思想?不由得嘟著小嘴兒,撒嬌連連道:「姐姐,您一定要幫幫我,不然的話,公子肯定又會懲罰我了。」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第兩百一十章敲詐可汗(還是萬字大章)

……

「哼,你們兩個竟然膽敢違反我的命令,跑到大營里來。」趙哲心頭忽而一陣熾熱,凶聲道:「身為你們的主人,一定要狠狠的懲罰你們。」

「啊?」兩女齊呼,鳶尾不服氣的叫道:「這個理由,不是已經用過一次了嗎?」

「朕就喜歡將一個懲罰的理由用兩次不行么?」趙哲嘿嘿笑著直撲向了兩個小妞兒,可惜的是,鳶尾和流蘇,再非當日那任由他欺凌的無助侍女了。兩人俱已經是宗師的境界了,尤其是流蘇,已經算得上是宗師之中的高手了,雖然還遠遠達不到凝氣成液的境界,卻是比之普通的宗師要勝過一籌了。

兩女俱是身輕如燕的,在這小小的營帳中騰挪折閃了起來,哪裡肯讓趙哲輕易抱住。雖說她們穿著戰甲,但那戰甲經過玲瓏仔細設計后,在防護力沒有減弱多少的情況下,比之男性戰甲要輕了三分之一強。所以,她們在身體負擔重量上,差不多要比趙哲小上一半。且魅魔道本就是極為適合女性修鍊的功夫,而大多數適合女性修鍊的功夫,都會格外的注重身法,輕功。

如此一來,饒是趙哲已經達到了凝氣成液狀態。但在身法和靈活度上,卻是要遜色於兩女一籌。兩次玩鬧性質的惡狼疾撲下,卻俱是被流蘇和鳶尾靈巧的躲開。她們的身姿,在營帳之中上下翻飛,在玲瓏戰甲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嬌媚而英姿颯爽。

「咯咯咯。」鳶尾身姿如羽毛一般的輕輕飄落到了書桌上,開心的笑了起來:「公子,這遊戲太好玩了,快來抓我呀。如果公子您能抓到鳶尾,鳶尾就隨便你怎麼樣咯。」聲音又糯又軟,在魅魔道特殊的功法下,勾得趙哲不由得一陣心神蕩漾。

「小浪蹄子,你等著,看本公子怎麼收拾你……」趙哲眼神緊盯著鳶尾,剛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猛然撲了上去。但他的目標,卻不是一直盯著的鳶尾,而是落在了自己左側兩三丈遠的流蘇身上。

流蘇和鳶尾俱是一愕,沒想到公子竟然如此狡猾。不過宗師之爭,當然容不得半點差錯。她們功夫雖然不錯,但臨敵經驗卻還太差。而此次,趙哲又是施展出了八成的本事。催不及防下的流蘇,身姿剛來得及向上騰挪。就被趙哲攔腰一把抱住,往下一扯,乖乖的落了地。

「公子,你也太奸詐了吧?明明是沖著我來的。」對面的鳶尾,又惱又恨的連連跺腳。

「哈哈,鳶尾,流蘇。朕這是在教你們,如何應對狡詐的敵人呢。」趙哲用盡箍住了流蘇那具線條流暢,充滿了曲線玲瓏的戰甲身姿。騰出一手,揭開了她的戰盔,揭下了那張銀色面具。展露出來的,是一張白璧無瑕,精緻細膩而猶若藝術品般的玉容。饒是趙哲不知道見了多少次,每次都會為她感慨一番。尤其是隨著她魅魔道功夫的修為越來越深,眉宇之間,那份隱藏至深的內媚當真是愈發誘人了起來。

只是趙哲此時,沒有摘下面具。青面獠牙的猙獰惡魔,與流蘇那堪稱完美的臉龐一交映下。當真猶若是一頭魔王正抓住了一個勇者美少女在試圖褻瀆。非但如此,他還伸出了帶有金屬關節的手套,輕輕的,在她細膩而粉嫩滑過。冰涼的觸覺,讓流蘇不由得微微一顫,然而還沒等她有所表示,趙哲那邪魅的聲音,便從她耳畔響起:「我的乖寶貝兒,朕最心疼的,最心愛的便是你了。」

那柔軟而充滿磁性的情話,直讓流蘇心頭一陣蕩漾。那冰冷的外表,似乎隱約間開始有些融化。那依舊是站在書桌上的鳶尾,卻是嘟著小嘴兒,不爽的頓足道:「公子,以前你明明說過,最心疼的人是我。」趙哲的話說的雖輕,但哪裡能瞞得過已經進入宗師境界的鳶尾。

只見趙哲笑了起來,摘開面具,露出了一張比之數年前要成熟剛毅許多的臉龐。朝著鳶尾勾了勾手指頭,沒好氣的笑道:「就你愛嚼醋,我當然很喜歡心疼你了。其實你們四個,每一個朕都是非常喜歡。過來,讓朕來抱抱。」

鳶尾這才眉開眼笑,腳下輕輕一點,乳燕一般的飛撲到了趙哲懷中。即便是穿了戰甲,都顯得極為嬌小玲瓏的妙軀,輕輕的在趙哲身上蹭著。一雙手臂緊緊箍住了趙哲的腰,嘟著小嘴兒道:「公子啊,其實鳶尾也很喜歡和公子在一起,不要每次都把我們幾個丟下,一個人跑出去玩好嗎?」

「我這哪裡是出來玩的?」趙哲見得她一臉嬌憨,不由得笑著捏了捏她的臉:「好了好了,不準哭鼻子。朕答應你,只要情況允許的話,朕會帶上你們的。不過,話又說了回來,你們四個這次不聽話的跑到大營里來。懲罰是免不了的。跟我一起去小世界吧。」

趙哲的話音剛落,便和懷中抱著的兩個女孩,一起鑽入了小世界之中。如今的小世界,雖然靈氣不算充沛,也只夠勉強供應紫荊和牡丹的修鍊。但在時間流逝上,依舊是二十比一。只要不在這裡修鍊,是消耗不了太多靈氣的。接下來,自然而然的,免不了是一次昏天暗地的陣仗。

……

話說那可查爾汗,很快就見到了趙哲傳來的回信,信中非但沒有將他可查爾汗放在眼中。反而是對他的弟弟烏突利頗為推崇,甚至大有引為知己的架勢。好像自己大元帝國,除了國師蒙元圖,草原之鷹烏突利外就沒有第三人了。尤其是自己這個可汗,竟然半點沒有被人放在眼裡。

而恰好此時,烏突利剛好在可查爾汗營帳里商討軍機大事。見得兄長看到那份趙國傳遞來的文書後,臉色變得極其難堪。不由得聲音恭敬的問道:「可汗,趙國那邊提出了什麼過分的要求?」

「哼。」可查爾汗冷哼一聲,卻是沒有將文書給烏突利看,而是收了起來。沉了沉心神,吩咐道:「烏突利,你召集二十八個國師最好的弟子。遂我去與趙國大軍統領趙哲見一面。」

烏突利眉頭一皺,卻是婉轉道:「可汗,國師臨走之前說,如果趙國沒有動靜,我們也無需去主動招惹他們。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大元越有利。」

「烏突利,你是在反對我的決定嗎?」可查爾汗手中緊緊握住了彎刀刀柄,死死的盯著烏突利。

烏突利心中一咯噔,情知自己的兄長是肯定要去見趙國統帥了。只得恭順的點了點頭:「我馬上去辦。」

兩天之後,趙哲再一次收到了可查爾汗的信。說是他會攜帶烏突利,以及二十八名護衛前去兩軍營地中間。若他趙哲是個膽小鬼,大可不來云云。

趙哲又是笑了起來:「既然這可查爾汗這麼想見我,就讓他見見吧。但願,我們這麼多的宗師不會嚇壞他。」

二十五個宗師虎牙兵,紫荊,流蘇,鳶尾,以及趙哲。總計三十人,各自騎著戰馬,嘚嘚嘚的如郊遊一般的悠閑的往兩軍營帳中間走去。紫荊的修為,本來距離宗師僅隔一線了。這次進去修鍊了十三天的時間,而小世界中的時間以及靈氣充沛的程度,時間流逝速度慢了二十倍,加上五倍的修鍊功效。每在裡面待大世界中的一天時間,相當於在大世界中修鍊一百天左右的功效。進去了十三天的時間,換算到大世界中的功效,也抵得過三四年時間了。

至於牡丹,依舊是差了些,估計還需要現實世界中兩三天時間。小世界的功效,果然強大到可怕之極。只是消耗的靈氣,也非同等閑。此時的趙哲,已經達到了凝氣成液狀態,若是跑進小世界中一口氣修到凝氣成液的巔峰,按照小世界目前的狀態,定會跌下一兩個等級。著實是得不償失。可惜,東西雖好,卻限制太大。不然的話,多召集些資質優良之輩丟進小世界中,要不了一年的時間,自己就有統一全世界的實力了。

但饒是如此,小世界已經帶來了他極其豐厚的回報。眼前包括自己在內的三十個宗師,可都是小世界的功勞。

很快,趙哲便抵達了兩軍營地中央位置。果然見得可查爾汗,帶著二十九個人等在了中間。之所以選擇在這個地方,蓋因這周圍一片草原地帶,一些嫩草剛剛長成,根本沒有辦法埋伏大量的軍隊。從某種意義上上來講,選擇這個地方談判,也是頗有些誠意的。

趙哲藏在面具下的眼睛,只在站在最前面,背負著雙手正在裝模作樣可查爾汗身上掠過。就落到了站在可查爾汗身側靠後的一個體型修長的男子身上,那人面目俊朗,眼神銳利,比之滿臉大鬍渣的可查爾汗不知道要神氣了多少倍最重要的是,趙哲在他身上感知到了宗師級的力量。那種浩瀚如海,朝氣蓬勃的力量。

「草原之鷹烏突利?」趙哲爽朗的笑了起來:「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虛此行啊。有機會的話,好好切磋切磋。」

「趙兄最近的名頭也十分響亮。」烏突利瞳孔緊縮,心中駭然不已。以他同樣宗師的境界,對方三十個人中間,每個人身上都散發出來的宗師氣息卻是絲毫瞞不過他。臉上雖然沒有動靜,但心中卻是翻了天一般的震驚。三十個宗師,整整三十個宗師。難不成,他將大趙所有的宗師都聚集起來了嗎?不對不對,即便是將大趙所有宗師聚集起來,也遠遠不到三十個。而且,這些宗師統一穿著制式裝甲,騎著鑲滿裝甲,體形龐大的戰馬。並不像是那些所謂的江湖中人。那令行禁止的模樣,倒像是軍中的戰士,對,在他們身上,能嗅到戰士的味道,那濃濃的血腥味道和煞氣,以及壓迫人心臟的彪悍兇狠氣息,並不是那些懶散而不聽號令的江湖人所能擁有的氣質。

這是大趙的隱藏力量,對,一定是隱藏力量。整整三十個宗師啊,這讓烏突利那顆健康的心臟,都感受到了要崩潰的地步。難怪,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一個叫趙哲的宗師。原來這個趙哲,一直統帥著這支秘密部隊。然而現在,這支部隊終於成熟而露出了獠牙。真的是很兇猛,鋒銳的獠牙啊。尤其是領頭的那個趙哲,烏突利敏銳的在他身上發現了一絲危險的味道,彷彿自己牢牢的被他壓迫住,沒有了半點反抗的力量。這種感覺,只有在師尊身上才感受到過。

莫非,這個叫趙哲的神秘男子,竟然已經是凝氣成液境界了?烏突利心中直打突,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聽他的聲音應該還挺年輕,絕對超不過四十歲。自己的師尊,也是八九十歲的時候才達到的凝氣成液境界。但除開了這個理由,烏突利想不到第二種可能性,因為眼前這男子,他能感覺的出來,比他烏突利強,而且要強很多。

整整三十個宗師,直壓得烏突利喘不過氣來。他的兩名師兄弟,卻在這種時候,一個閃身擋在了他身前,暴喝了一聲,同時將氣勢完全展露了出來,隱隱與趙哲那邊的人對抗。這分明,竟然也是宗師境界的水準。

趙哲呵呵一笑,將全身隨意爆發的氣勢一收。其餘人等,自然也都跟隨著他的動作,收斂了壓迫人的氣息。剛才不過是想試探一下烏突利,差不多也是試出了他的深淺,修為比剛進宗師的人高一籌,差不多和流蘇這種水準。但爭鬥起來,應該會比流蘇厲害許多。畢竟流蘇雖然武功境界夠高,但經驗卻是極為匱乏,打低等級的人還行,但和同等級的人拚鬥,會十分的吃虧。至於紫荊,鳶尾這些剛晉陞宗師沒多久的人,單打獨鬥更不會是烏突利的對手。不過,兩個打一個,應該是能不分勝負。

「我就說嘛,蒙元圖那老狐狸,幾十年來收集了數萬資質都不錯的少男少女,而他又號稱擅長培育弟子。到如今,怎麼可能只剩下了你一個得意弟子了?幾萬個資質出眾的人里,幾十年下來,總會再多幾個宗師的。」趙哲瞥了一眼那兩個看著有三四十歲的男子,但真實歲數應該不止於此。這兩個宗師,從他們的表現來看,不遜色於烏突利,顯然也是修為有些高深的宗師了。不過,他們這三十人里,還藏著另外一個宗師呢。趙哲淡然的,將眼神撇到了藏在人後,一個體型修長,面帶面紗的女子。銳利的眼神直向她投射而去,強大的氣勢驟然而起,猛然間向她壓迫而去。

那女子身形一抖,急忙也是爆發出了宗師力量,苦苦的抵禦著趙哲的氣息壓迫。可惜,兩者的力量差距太大了些。從她展露出來的氣息上推斷,差不多只是和紫荊,還有鳶尾差不多的剛晉陞宗師。

就在那女子快要撐不住的時候,烏突利臉色一苦,對趙哲嘆息道:「趙兄,那是我家師妹,才剛剛晉陞的宗師境界,還請趙兄手下留情一二。」

「哈哈,好說好說。蒙元圖果然不負於擅長培養弟子的名頭。」趙哲淡笑著收回了氣勢,淡然撇著那個嬌喘吁吁,身子骨已經在瑟瑟發抖了的女子:「嘖嘖,竟然就我所知,前前後後已經培育出六個宗師弟子之多了。不過可惜,有兩個已經死了。剩下這些,也多是蒙元圖的弟子吧?嘖嘖,竟然都是一品境界了。」嘴上說得輕鬆,但心裡卻也頗為沉重了起來。從這些蒙元圖的弟子身上,可以看出蒙元圖那傢伙的確是個人才,先見之明的收集了數萬資質出眾之孩童。若是眼前這些人倒還罷了,但人家家裡還有三萬弟子呢。當然,那三萬弟子若是人人都有眼前這檔次,蒙元圖早就揮軍統一天下去了。哪裡還會窩在韃靼國里忍氣吞聲。

看得出來,可查爾汗是個極要面子之人。帶出來的人肯定是最好的,是為了在自己眼前炫耀一把而已。換做一般的統帥,說不定還真的給他比了下去。畢竟對方的實力不弱,總計四個宗師,二十五個一品高手。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了。

對面的一些蒙元圖弟子,聽到趙哲那句話后,當即臉上露出了又悲又憤神色。尤其是死去的是他們的大師兄二師兄,在死之前也對他們頗多照顧。

當然,從可查爾汗頗為注重的三十人數字可以看出。這營帳中的一品高手數量,尤其算是蒙元圖弟子的,應該也都是在這裡了。也許蒙元圖留了一些高手在家中,但撐死了不可能再多一倍。但饒是如此,這蒙元圖已經不愧於周邊諸國中,號稱宗師境界中的第一人了。不但自己修為最為頂尖,在培育弟子方面,還真是牛掰的一塌糊塗。自己若非有小世界之助,就算是以皇帝的身份做這種事情,用去幾十年的時間,也頂多就是做到這種地步。

「多謝趙兄手下留情。」烏突利看了一眼,以桀驁不馴眼神死死盯著趙哲的師妹。只好朝著趙哲作揖道:「我家小師妹年紀還輕,且一直是潛心修鍊不問世事,所以,人情世故上差了些。還望趙兄勿要見怪。」

「呵呵,你一個草原人,卻比我大趙人還多禮。」趙哲有些奇怪的看著他:「你不是號稱草原之鷹嗎?應該是同樣桀驁不馴,翱翔天空的性格吧?」

「趙兄說笑了,就算小弟是草原之鷹,但在趙兄面前,又怎麼桀驁的起來?」烏突利露出了苦笑之色,聳了聳肩膀道:「若是惹得趙兄對我們起了殺心,我們這裡能逃得出去的人還真是不多。」他的一句話,倒是點醒了其他想對趙哲出口不遜之人。同時也明白了,烏突利為何屢次低聲下氣的和那叫趙哲的人說話。

至於可查爾汗,早就已經傻眼了。他活了這輩子,都沒有見過如此數量眾多的宗師集會。事實上不是他一個人,他們所有人,這輩子都沒有一下子見到過這麼多的宗師。整整三十個宗師吶,數量低於一萬的精銳面他們,那純粹是送死的。就算數量遠超過一萬,達到五萬六萬。那三十個宗師也不會怕你,人打不過,還不會跑嗎?玩游擊,慢慢耗都能耗死人。

「你倒是提醒了我,之前我還沒想到要剿滅你們。」趙哲那猙獰的面具上,彷彿正在獰笑:「四個宗師,二十五個一品高手。如果把你們都幹掉,蒙元圖起碼要損失掉一半的力量。」這裡距離韃靼營帳,還有十幾里地。就算他們召喚大軍,或者拚命奔跑,也是有希望將他們全部留在這裡的。畢竟,趙哲對於胯下的戰馬有著強烈的信心。

「烏突利,你是想趁著國師不在陷害我嗎?」聽到了趙哲那陰冷的幾乎讓人發顫的腔調,可查爾汗終於在對方那麼多宗師的壓迫下精神有些崩潰了,對這烏突利叫罵道:「你們是宗師,是高手,說跑就能跑掉。卻是想把我留在這裡送命嗎?」可查爾汗心中後悔之極,本來挑選這個地方,是想讓對方的統帥降低警惕性。而他知道的,國師麾下的主要力量都在營帳之中,只要帶上幾個宗師高手,二十幾個一品高手。完全有機會圍殺掉那個叫趙哲的統帥。只要那個叫趙哲的統帥一死,對方几十萬人馬肯定會出現混亂,到時候強攻過去,定能將那支大趙軍隊永久留在草原上。而且,只要破開了這支軍隊,后金國那豐碩的果實正在向他招手。他之所以這麼做,只是很簡單的想向蒙元圖證明一下,自己也是有能力的。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雖然按照承諾,只來了三十個人。但這三十個人,卻是個個都是宗師,總體實力,比自己這邊強了數倍不止。與他心中估算的情形,完全掉了一個個兒。本來按照他的想法,對方只會有一個宗師,哪怕是兩個宗師也勉強能吃下。如果有三個,可查爾汗也是有些小聰明的,對方要是實力夠強,那就真的按照談判來做事情。若是實力差,就吃掉。只是做夢也想不到的是,對方實力會強成這個樣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