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的臉沉了下來,走到白果兒旁邊,順手就把剛才準備摟上白果兒的那隻胳膊抓住了,反手一擰,一下把人反扣在桌子上,頭扎進了湯碗里。

「爪子不想要說一聲!」周天低沉的聲音說道。

「周天……」白果兒目瞪口呆的看著周天。

「啊……」肖麗麗尖叫了一聲。

肥頭大耳的人,趴在桌子上,怎麼都掙不開周天鉗子似的手,好不容易露出嘴巴,就立刻喊道:「你們他們的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揍他!」

旁邊兩人看到陸少被按在湯碗里滿頭的湯汁菜葉,臉上立刻露出兇狠的表情,向周天打去。

「你他媽的敢打陸少?」

「活膩歪啦?」

周天轉頭對白果兒說道:「我來接你回家!」

「小心!」白果兒驚叫看著周天背後。

周天手往後一伸,一把掐住身後一個人的脖子,那人手裡舉著一個酒瓶子定在了那裡。 屋子裡一靜,每個人都驚恐的看著周天。

那人被掐住脖子,臉漲得通紅,漸漸的呼吸變得困難無比,手臂胡亂划拉著。

陸少的頭在湯碗里,雙手也划拉著。

「周天,你不要命啦?你知道他們是誰嗎?」肖麗麗尖聲叫道,「得罪他們,你死定了!」

裴少也在旁邊指著周天,但明顯看出來有點害怕,「周天,有話好說,你快放手!」

周天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扭頭看向還在掙扎的人,手臂漸漸用力,那人的腳慢慢的離了地,他竟然憑著一隻手就把人拎了起來。

所有人都再次驚呆,沒想到周天今天居然和平時唯唯諾諾的窩囊樣完全不同,這樣的周天讓人陌生又恐懼。

「周天!」白果忍不住有點替周天擔心起來,「別……」。

「膽子不小啊?」陸少努力側過臉,惡毒的看著周天,雖然身體動不了,但還是嘴硬的說道。

白果兒臉都白了,她知道陸少對她一直沒安好心,但想著肖麗麗說過陸少能幫她把白家奪回來,又架不住柳秀芬的勸說,就過來了。

沒想到,一到了這裡,就被這些人言語調戲,還不停的灌酒,頓時心裡就噁心的不行了,就給周天發了個信息,讓他接自己回家。

周天沉著臉手一甩,抓在手裡的人一下子被扔了出去,「噗通」一聲砸在幾米外的牆上,又滑到了地上不省人事。

「這……這小子不是說廢物嗎?廢物居然……」裴少嚇得直往肖麗麗背後躲。

「媽的!」陸少一發狠,就想從桌子上起身,結果還沒抬起頭,周天又動了。

他抓住陸少的脖子,一下把人摔到了地上,接著一腳踩在了他的頭上,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在桌沿上一磕,猛地往陸少眼睛扎去。

「啊……」

伴隨著包間里人的尖叫著,周天的酒瓶子尖茬停在了陸少眼珠子前不到一毫米的地方,而屋子裡瀰漫出一股騷臭味,陸少居然被嚇得屎尿齊流。

「周天!」肖麗麗尖聲叫道,「你快點放開陸少,要不然你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別給臉不要臉!」

周天根本沒有搭理肖麗麗,又看了眼另外一個想上又不敢上的人,冷笑了一聲。

「你信不信換個地方我直接就弄死你了!」周天彎下腰,用只有他和陸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這聲音聽在陸少耳朵里,無意於惡魔的聲音。

說完,腳上又用力踩了踩陸少的腦袋,「我老婆你也敢碰?告訴你,你再打她主意,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記住啦?」

陸少早就嚇傻了,渾身狼狽的趴在地上,哆嗦著一動不敢動。

「記……記住了……」

「大聲點!」周天吼道。

「記……記住了!」陸少趕緊提高了音量。

周天踢開陸少,對白果兒伸出手,「果兒,我們回家!」

見白果兒看著自己愣神,周天也不啰嗦,上前拉住她的手,直接打開包間的門,揚長而去。

留下了一屋子驚恐萬分的人,眼睜睜的看著兩個人就這麼離開了包間。

坐進一輛計程車后,白果兒才鬆了口氣,複雜的看了眼沉默不語的周天,「我們離婚吧!」她說道。

她想離婚,一個是自己實在是看不上周天的窩囊,二個就是她怕今晚得罪了陸少,周天會被報復,離了婚趕緊離開,也算最後再幫他一把。

「好……」過了半天,周天才說出一個字來。

別墅里,柳秀芬接到了肖麗麗添油加醋的電話后,早就怒火中燒的坐在客廳里等著了。

門一開,白果兒還沒來得及換鞋,柳秀芬就沖了過來,拿著一根雞毛撣子,對著周天就要抽。

「你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得罪陸少,你能耐啊!看我今天打不死你!」

白果兒趕緊攔著,「媽!你幹嘛?」

「果兒,你躲開,今天我要是不打死他,我就跟他姓!我們好心收留你,你卻這麼報答,我看你就是個喪門星!看我不打死你!」

白果兒攔不住柳秀芬,又不想看到周天寧願挨打也不反抗的窩囊樣,乾脆眼不見心不煩,直接回房間去了。

可是,現在的周天可不是柳秀芬想打就打想罵就罵的了,他伸手就抓住了柳秀芬手裡的雞毛撣子。

「你……」柳秀芬愣住了,轉眼就變得猙獰憤怒,「你還敢還手?」

可是,任憑她如何使勁,周天的手就像鐵鉗子似的,分毫不動。

周天手一用力,搶過雞毛撣子,幾下子撅成了幾截扔到了一邊。

他冷哼了一聲,看也不看柳秀芬,越過她上樓了。

「你,你,你……」柳秀芬目瞪口呆的看著周天背影,半天都沒反應過來,這還是那個讓她隨便打罵的喪門星嗎?

周天回到房間,回想著剛才在酒店的那一幕,只覺得從來沒有過的揚眉吐氣。

雙手用力一握,這種感覺真是太棒了!

以後,再也不需要忍受這種壓抑和羞辱了,只是空有本事還沒有錢,只能先想辦法賺錢才行,明天先找份工作再說。

第二天一大早,周天就出了門,沒有和平時一樣做早飯伺候柳秀芬,也沒有搭理她的咒罵。

大街上忽然傳來呼叫聲,也驚動了周天,尋聲看過去,就在不遠處,有個人躺在地上,旁邊還還站著幾個人,但都離得遠遠的不敢靠近。

「哎呀,這人怎麼了?」

「哎呀,快報警!有人昏倒了!」

緊走幾步,周天看清楚了,躺在地上的是個老人,看年紀不小,怎麼也有六七十歲,呼吸急促臉色紫紅。

「打電話,叫救護車!」周天沖著旁邊的人喊道,自己蹲下身去看老人。

「哦哦……」有個人這才想起來,趕緊手忙腳亂的掏出電話。

「大爺!大爺!」周天喊了幾聲,老人沒回答,周天有點著急,對著剛才打電話的人喊道:「電話打了沒?」

「打,打了……」那人被嚇了一跳,明明跟他沒有關係的事情,自己慌亂個什麼勁兒?

忽然,周天看著大爺慢慢的變得透明了起來,緊接著,他就看到大爺的氣管里有一個棗核,是被棗核卡住了!

怎麼辦?

周天心裡急的不行,可是他又不是醫生。

「心臟病嗎?」旁邊那人小心的湊了過來,「我看電視上說,可以做人工呼吸……」

「……」周天無語,什麼跟什麼啊?

周天把老人從地上抱了起來,轉到後背,兩手握在一起抵在老人肋骨交叉處,然後一使勁兒。

「我的媽呀!」旁邊的人被嚇得退了兩步,「小夥子,你行不行啊,不行就別瞎來了,萬一真出了事兒,再被他家人訛上!」

周天心想,我現在這個樣子,還有什麼怕被人訛的嗎?

周天不管他,再一用力,老人忽然「嘔」的一聲,一枚棗核從嘴裡吐了出來,緊接著,呼吸開始順暢起來。

老人終於緩過氣來,這時候救護車剛好也到了。

「就是這個老頭,剛才被棗核卡住了!幸虧人家小夥子,已經吐出來了!」有熱心人跟醫生說道。

救護車醫護人員上前,仔細的給老人做了檢查,然後放到擔架上抬上了救護車。

「誰是家屬?」救護車的醫生回頭問道,所有人都搖搖頭。

見狀,醫生也不好說什麼,一個老人在外面出了事沒有家屬在身邊這種情況多了,先把人拉到醫院再說。

「等等!」老人虛弱的說道,指了指周天,周天趕緊走過去,「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多謝你了今天!這是……」

老人從褲子口袋裡費力的掏出錢包,從裡面拿出一沓錢來,周圍的人眼睛都睜大了,都在暗自後悔剛才怎麼沒有第一個上去救人。

「這個,你拿著!」老人把錢往周天面前遞。

周天笑著擺擺手,「不用了大爺,趕緊去醫院檢查一下吧!再見了!」說完,他跟老人笑著招招手,轉身走了。

救護車開走了,周圍還聚集著不少人,都在討論著剛才的事情。

有人說小夥子善良的,也有人說小夥子連錢都不要是個傻子不成?

總之,不管什麼樣的議論,都跟周天沒有關係了,他現在已經到了人才市場招聘會。

一直到中午,人家都休息了,周天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想想也是的,他一個學歷史的,在滿世界招聘IT的環境下,到哪裡找合適的工作呢!

看了看卡里不足一千塊錢的存款,周天嘆了口氣,早上救人,人家給他錢還不要,裝什麼高尚啊!

隨便吃了兩個包子,周天沿著小巷子溜達,竟然走到了一處古玩市場,滿眼的地攤和店鋪。

周天撓撓頭,怎麼就走到這裡來了?

但是既然來了,也無事可干,下午招聘會要到兩點才開始,那就隨意逛逛吧!

旁邊剛有個小夥子在擺地攤,破爛毯子一抖,一陣灰塵揚起,周天打了個噴嚏。

「不好意思啊!」小夥子趕緊道歉,周天擺擺手,好奇的看著小夥子往破毯子上擺東西。

都是些珠子,手串兒,還有從布袋子里倒出來一堆銅錢,玉佩小物件。

忽然,周天愣住了,揉了揉眼睛,他看到那堆銅錢里有個東西發出瑩瑩的一團光芒,淡淡的,不刺眼,甚至看起來還有些養眼。

周天蹲下來,伸手把那個發光的東西拿了起來。

「大哥,喜歡玩銅錢啊?」小夥子笑著問道,一個噴嚏的交情,讓他對周天印象還不錯。

「我不玩,就是隨便看看!」周天也回他一個笑容。

這個銅錢看起來有些奇怪,它不是圓的,而是在邊緣有像鷹一樣的雕刻凸出來,上面是頭,兩邊翅膀,下面是尾巴,上面刻著康熙通寶字樣。

「這是銅錢嗎?怎麼這麼奇怪?」周天問道。

小夥子看了眼他手裡的東西笑了,「那就是看著好玩仿的,要是真的我也不會在這裡擺攤了!」 周天也笑了,想想也是,想放下銅錢,但是上面的那團光暈又有點讓他猶豫。

轉頭看向其他攤子,都是和肉眼看起來一樣,沒有什麼東西發出光來。

周天不知道自己看出來的光到底是怎麼回事,很想弄清楚,就問小夥子,「你這個多少錢?看著挺好看的,掛鑰匙上不錯!」

小夥子咧嘴就笑了,「大哥,你一上來就說不懂,我也不蒙你,這個要是真的話,叫康熙通寶滿漢福刻花,能賣不少錢,剛開張第一筆生意,這個,你給二十就行!」

周天點點頭,只不過一個現代工藝品,買了就當隨手小玩意。

手機刷了二十塊錢給小夥子后,小夥子說話了:「兄弟,我看你是個實在人,買東西可要看仔細了,不能人家說什麼你都信,這裡沒有啥真貨!」

周天笑了下,「行,多謝了,我今天也是碰巧了,平時也不過來。」

「那就好,反正來撿漏的人在這裡都會打眼的!當心點沒錯!」小夥子又叮囑了一句。

周天笑著擺擺手,「好了,你忙吧,我走了!」

周天也沒打算自己真的就能撿到什麼漏,看著這個銅錢和其他的不一樣,就是好奇而已,又不算貴!他根本沒想到小夥子心裡其實早樂開花了,那個破銅錢平時都是十塊錢五個。

剛想轉身離開,不想被旁邊已經在這裡站了一會兒的一個老頭叫住了。

「小夥子,你手裡那個銅錢能給我看看嗎?」老頭戴著一副眼鏡,頭髮雪白,白襯衫灰褲子,看起來有點像是個有學問的老師。

這麼一開口,旁邊立刻又圍上來了幾個人。

周天也不介意,把銅錢遞給了老頭,老頭摘了眼鏡仔細的看了起來。

旁邊一個三十多歲穿著一身勞保服的男人湊了上來,問周天,「大兄弟,剛入手的?賣不?」

「嗯?」周天被問得一愣。

「剛才我也看到了,你二十買的,我出兩百,轉眼你就賺了十倍!怎麼樣?賣不?」男人又問道。

擺攤的小夥子有點擔心的看了眼周天沒說話,那個男人可是這片有名的錢串子,和他旁邊那個瘦了吧唧的人配合著,已經騙了不少人了。

周天還沒說話,看銅錢的老頭則又戴上了眼睛,笑著把銅錢遞還給周天。

「小夥子,你要出手的話,我給你兩千!」老頭笑著說道。

這一會兒的功夫,一個工藝品銅錢價格就翻了兩百倍,讓周天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這老傢伙一邊兒去!截胡啊?」男人立刻說道。

「小夥子,我跟你說,你這枚銅錢是康熙通寶滿漢福刻花,正常市場價格就在兩千左右。」老頭搖搖頭,看了旁邊男人一眼。

周天點點頭,還是沒說話就被那個男人打斷了,「我說你這老東西怎麼回事,有沒有個先來後到?」

說完,男人掏出兩張票子出來,然後就要去拿周天手上的銅錢。

周天沒料到這人說著說著就上手了,立馬不高興了,伸出手一擋。

「不賣!」周天說道,轉頭就想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