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丫頭,你過來陪我好好鑒賞一下這塊原石。」老爺子並不想理會顧明珠和顧苒兩人。

他拉著顧錦離開,那兩個不懂裝懂的貨,在身邊就像是兩隻蒼蠅一般。

顧錦本就想要和老爺子搞好關係,畢竟她現在是家主,和南宮家的關係也相當重要。

如果能夠討南宮老爺子的歡心,也相當於多了一個支持她的後盾。

這也是為什麼顧明珠和顧苒兩人不惜花大價錢送東西給南宮老爺子的原因。

顧錦扶著老爺子,待到四下無人的時候才開口:「南宮爺爺,顧苒應該是被人騙了,她肯定不知道這幅畫是假的。」

這幅畫連顧錦都瞞不了,怎麼可能瞞過老爺子的眼睛,顧錦再三思索決定說清楚比較好。

以免老爺子會錯怪顧苒,因此連累整個顧家在老爺子心中的形象。

「哦?你看得出這是幅假畫?」老爺子頗為意外,畢竟顧錦就知看了幾眼,她的年齡也不大,居然能夠看出這是幅假畫。

顧錦點點頭,「我對字畫並無太多研究,只是湊巧見過張大千的畫,這幅畫仿得還算是不錯。

不過張大千本人的畫風豪邁,整幅畫的畫面乾淨利索,絕對不會出現填補、修改的痕迹。

他在繪畫的過程沒有絲毫的遲疑思考,速度很快。但快而不亂,快而有序,快而有章法。

而顧苒送給你這幅畫從氣韻來說顯然沒有真正大師的胸有成竹,在繪畫的時候並不能隨心所欲地瀟洒運筆。

線條用筆多處有遲疑和拘謹,他太過於去臨摹仿製原畫,畫面顯得呆板沒有生氣。

張大千繪畫的功力極其深厚,這世間又有誰能夠真正仿製出他的畫?

不過都是畫虎不成反類犬,他那廣闊的胸襟氣韻是別人學不來的。

當然,我說了這麼多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幅畫的原畫在我手中,所以我能肯定這是假的。」

老爺子被顧錦逗得哈哈大笑,「你這丫頭倒是有趣,要是不說最後一句我肯定要以為你是鑒定師了。」

「我啊不過是半桶水,明日我便讓人將原畫送來。」

「別,我老爺子家裡畫很多,你送的這塊原石我已經很喜歡了。」老爺子連連拒絕。

這幅原畫起碼也得是兩千多萬吧,老爺子又不缺錢缺畫,怎麼能讓晚輩破費。

顧錦輕笑道:「我知道南宮爺爺家財萬貫,自然不缺一幅畫,不過我作為顧家家主,理應善後,就算顧苒是無心,也不能讓顧家失了禮數。」

「不錯,小丫頭像當家主的那麼回事,怪不得顧老頭不將家主之位給那兩人,死都要等你回來。」

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來這三人誰更適合當家主,那兩人心眼小,爭鬥性太強。

之前顧錦送禮一件事就能看不出來,兩人巴不得顧錦出醜,顧錦明明看出了顧苒那幅是假畫,卻並沒有當著面說出來。

而是私下獨自解決,不僅保留了顧苒的顏面,也讓自己寬了心。

她識大體又聰明,是家主最好的人選。

「我不過是關公面前耍大刀獻醜罷了,還是你們厲害,希望以後南宮爺爺能夠對晚輩多多提點。」

顧錦將老爺子哄的很開心,「你呀,嘴還真甜,怪不得罕見的紫翡都能讓你找到。」

顧錦神秘兮兮在老爺子耳邊道:「南宮爺爺,其實這紫翡是厲霆哥哥帶我去,教我選擇的。」

「哼,那個臭小子以為送塊紫翡我就能開心了?他撞壞我門的事情還沒了呢。」南宮老爺子傲嬌道。

「哎呀南宮爺爺,你怎麼還在記掛那件事,厲霆哥哥其實人很好的,知道你生日,特地帶我去給你挑選禮物,他比我還上心呢。」

顧錦很聰明,知道以後和南宮家打照面免不了會和司厲霆發生什麼,她提前讓兩邊化干戈為玉帛,這不就皆大歡喜了?

「你這個小人精,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那小子有點魄力,不過我還是想要你當我的孫媳婦。」南宮老爺子悶悶不樂道。

顧錦聽到他話中緩和不少,繼續道:「南宮爺爺,這買東西也要講求先來後到。

誰讓我先認識厲霆哥哥呢?你別擔心,就南宮熏又帥又有錢還有手段的優秀男人,不愁找不到老婆的。」

「可人家的心都死在你身上了,你個小沒良心的,我還從來沒見過我家熏兒那麼喜歡一個人。」

老爺子搖了搖頭,終究是造化弄人,他也很喜歡顧錦,誰讓顧錦心裡有別人了呢?

「說不定南宮熏的良人還沒到呢,南宮爺爺你放心,他一定給你找個比我好一百倍的孫媳婦。」

南宮老爺子被逗笑,「比你好一百倍,那只有去找天上的仙女了。」

「那可說不準,萬一南宮熏的未來老婆就是小仙女呢?南宮爺爺,你要對自己的孫子有信心,人家很優秀呢。」「你啊……怪不得我家熏兒喜歡你。」 司厲霆向來就是有仇必報的性格,更不要說牽扯到了顧錦。

原本他也想過用其它方式去打擊顧明珠和顧苒,如果只是搞垮她們的生意對她們只是一點打擊而已。

畢竟兩人手中還握著顧家的股份,就算每年什麼都不做也會有分成。

所以司厲霆才想了這個打擊方式,他要讓她們自食其果,不是愛慕虛榮么。

先讓她們飛起來,飛得有多高最後摔得就有多慘。

這樣的報復會比打擊她們的生意要更狠。

當然如果這兩人沒有存著歪心思也不會掉進司厲霆給她們準備的陷阱之中。

換句話說兩人內心的慾望有多大,到時候就死的越慘。

司厲霆不過小露一手就讓兩人自相殘殺,也不知道顧明珠和顧苒知道真相以後會是怎樣的懊惱。

當然現在她們還並不知道這一切,還一心沉浸在打倒對方,自己成功上位的硝煙之中。

黑爵酒吧,顧明珠姍姍來遲。

「明珠姐,你來得可真夠慢的,是不是要當史密斯太太,連我們這些朋友你都看不起了?」一個女人起鬨道。

這些人也是看見報道,想要巴結顧明珠才聚在一起組局,對於接受大家的讚美,顧明珠當然很喜歡。

「哪的事,我剛剛還有兩個約,讓大家久等了,我自罰三杯。」

「明珠姐真爽快,來給你酒。」

一個男人壞笑著遞上一杯酒,顧明珠想也不想的喝下,三杯酒下肚接下來就到了她最喜歡的環節。

「明珠姐,真的好羨慕你可以嫁給史密斯,以後你就是史密斯太太了。」

「對啊,我聽說史密斯家的地產項目做得特別好,我家是做鋼筋水泥買賣的,以後可要請明珠姐幫忙了。」

「明珠姐,你和史密斯什麼時候訂婚啊?我們都等著喝你們的喜酒呢。」

大家談論得十分熱鬧,顧明珠很享受這種眾星捧月般的感覺,她彷彿是高高在上的女王陛下,這些人則是臣服於她的臣子。

酒過三巡,顧明珠覺得自己也有些醉意了,便提出離開。

她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炫耀自己和史密斯是男女朋友關係。

其實這次的報道她有兩個意思,一方面是讓別人知道她顧明珠和史密斯的曖昧關係,從而打消其她女人對他的心思。

另外一方面她也是在試探,史密斯看到這個報道是怎樣的反應。

要是他澄清了就代表他對自己沒興趣,然而他那邊一直沒有澄清,豈不是變相的默認?

這就給了顧明珠底氣耀武揚威,他肯定是喜歡自己的,不然早就澄清或者聯繫自己說清楚了。

「各位,我明天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我就先回去睡了,你們玩。」

「明珠姐,再玩一會兒吧。」

「明珠,我送你回家,你好像醉了。」

顧明珠和艾森坐在後座聊天,艾森追了她好幾年都沒有追到她,顧明珠一直嫌棄艾森家境一般,比不上顧家,多次出言嘲諷。

今天要不是她自己開車來,她也不會給艾森送她的機會。

「艾森,我們之間根本就不配,你還是早點把心思放在其他人身上吧。」

「史密斯有什麼好的?長著那麼普通的一張臉。」

「就算他再普通他也是史密的集團總裁,他的身份你這輩子都比不上。」

在顧明珠眼中會給每個人打上標籤和劃分等級,艾森顯然就是配不上她的等級,所以她開口從來不會考慮艾森的心情。

「就為了錢?你顧家千金還缺錢?」

「艾森,我缺的不是錢而是地位,他是可以給我一切的人。」

聊著聊著顧明珠越發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她現在的狀態不像是醉酒,而是體溫意外升高。

理智也開始變得不清楚,車子停下,顧明珠歪歪斜斜的下車,卻發現根本就不是自己家。

「艾森,你帶我去什麼地方!」

艾森下車攬住她,「我家。」

「你想要幹什麼?」顧明珠覺得事情不對勁。

「你覺得呢?」艾森將她抱回了家,顧明珠的掙扎一點用都沒有,她這才明白自己被人下了葯。

身體被扔到了床上,艾森脫下自己的外套,顧明珠想要逃跑,被艾森反手拉了回來。

「明珠,今晚你逃不掉,你註定只能是我的。」

「不,你會毀了我的,艾森你不能這樣。」

顧明珠一直高傲的點就是她從來不會濫交,到現在還保留著處子之身。

她覺得自己比顧苒更高貴,要是她的身體不完整,她和顧苒有什麼區別?

「明珠,一直以來你不是很看不起我?以前還說過我不是男人,那麼今天我就會讓你看看我究竟是不是男人。」

他的衣服一點點變少,顧明珠越發變得無力,她眼睛充滿了渴求。

「對不起,我過去傷害了你,求你放了我。」

「明珠,道歉已經晚了。」艾森將她壓到身下,「我知道你是第一次,我會溫柔一點。」

顧明珠淚眼朦朧不停的搖頭,「不,你不可以這樣……你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

「一會兒你就會求著我要你。」

「我不會,絕對不會。」顧明珠掙扎了一會兒,但身體的熱意起來她還是沒有辦法,半推半就的纏上了男人的身體。

「明珠,記住要你的男人是誰。」

「給我。」顧明珠渾身熾熱,根本就分不清面前的人。

監控的另外一邊,顧苒冷冷一笑:「我倒以為她是多冰清玉潔的聖女,沒想到也是這麼放蕩。」

「小姐,現在明珠小姐失了身,她也有了把柄在你手中。」

「哼,要不是看在姐妹一場,我選擇的人是艾森,而不是一群地痞流氓。」

「小姐,你真善良。」

顧苒看著監控之中那已經重合在一起的兩人,滿意一笑。

顧明珠你不是最喜歡耍手段么?那你有沒有算到有一天你也會被我算計?

史密斯別墅,顧錦抱著錦諾坐在鞦韆上,司厲霆站在一邊,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有的男人最不願意回家帶孩子,覺得孩子哭鬧又麻煩,然而在司厲霆這裡就變成了他的樂趣所在。

「蘇蘇,小錦諾怎麼長得這麼慢。」

「厲霆哥哥,小孩子哪裡長得那麼快的?要下地走路起碼還得一年,明年這個時候他就可以在地上跑來跑去了。」

「真是期待呢,那時候我們就可以在海島上舉行婚禮。」司厲霆已經在腦中設想了千遍他和顧錦大婚的場景。

「我也很期待,這一次結婚我們已經有了小錦諾,時間過得還真快,現在想到你我的初見我都覺得荒唐,那時候就在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壞的魔鬼呢?」

司厲霆勾唇一笑:「那現在呢?」

「現在我就在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愛我的男人?」

「蘇蘇,因為你值得我愛。」司厲霆在她身邊坐下。

鞦韆輕輕晃蕩,一家三口和諧在一起,和童話故事一樣。

紫藤花垂落下來隨著風搖曳,有螢火蟲在身邊飛舞著,小錦諾伸手想要去觸摸那小小的光點。

螢火蟲飛到錦諾的鼻子上,在他小鼻子上一閃一閃亮晶晶,錦諾一動不動,眼睛都快變成對眼了。

兩人見到這個畫面撲哧一笑,「瞧,諾諾多可愛。」

「厲霆哥哥,你覺得諾諾長大了會像誰的性格?」

「我希望像你,謙和儒雅帶著善意,成為優雅的貴公子。」

「我倒是希望像你,霸道溫柔,給咱們拐回來一個萌萌噠小媳婦。」「蘇蘇,諾諾還沒滿一歲你就想媳婦了?」司厲霆拂走諾諾鼻子上的螢火蟲。 經過此事顧錦徹底搞定了老爺子,而且還成功調劑好了老爺子和司厲霆之間的關係。

老爺子見顧錦是鐵了心想要和司厲霆在一起,他還有什麼辦法呢。

顧家老爺子都同意了,自己還能怎麼樣?只能心中有些嘆惋罷了,恨南宮熏沒有早點遇上顧錦。

南宮老爺子得了這塊玉石愛不釋手,還想要好好研究,顧錦見他愛石成痴的樣子只好先一步離開。

大廳之中人來人往,衣香鬢影,這就是上流社會。

女人穿著精緻的華服走來走去,男人則是西裝革履,看著好不體面,然而這裡面的骯髒又有誰能夠看到呢?

顧錦在人群之中尋著司厲霆,發現他在和一個女人攀談。

這個人有些眼熟,但因為自己失憶的情況下顧錦暫時還不確定那人是誰,應該不是她過去認識的人。

不管是誰,自己也不會給任何人有機可趁的機會,顧錦端著香檳杯走到了司厲霆旁邊。

「厲霆哥哥,你不給我介紹介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