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朝著張偉擠了擠眼睛,然後指了指前面的武警,隨手又把張偉點住的穴道解開了。

張偉站了起來,正準備說話,可是林洛指了指前面的武警們,低聲的問道:「兄弟,你們這是做什麼?」

張偉看了一眼林洛,也低聲的說道:「誰知道呢,這是領導們的意見,要把你戴上手銬押到他們那裡報到。」

豪門俏妻:情挑冷麪首席 「好了,我知道了,不過你現在已經被我俘虜了,你就乖乖的待著,等我把你們武警兄弟們都拷起來帶到你們領導那裡。」林洛聽完張偉的話,笑著對他低聲的說道,說完了,他就準備向著前方的武警摸去。

「陳虎和馬紅呢?」張偉低聲的又問了一句。

「在前面呢。」林洛指了指前方,也低聲的說道。

說完了,林洛又向著前方摸了過去。

那些武警們終於摸到了離林洛的別墅不到五百米遠的地方了,

而林洛的身體一直在離武警們不到二百米的地方緊緊地跟著他們,不過以他現在的修為,還真的沒有人發現他。

正在看著這一幕的黎老沖著身邊的楊隊長看了一眼,說道:「怎麼樣,楊隊長,你的兄弟們能不能發現這個林洛?」

楊隊長看了一眼黎老,微笑著說道:「黎老,你就看著吧。」不過他的語氣裡面已經沒有了剛才那樣的自信了,尤其是看到林洛在對付張偉的那一招,他想了想,就連自己也做不到。對於林洛的修為,他也不由得暗暗驚異了起來。

林洛跟著武警們的身後,但是還是沒有機會,那幾人一直保持著他們的動作,沒有任何的破綻讓林洛有機會下手。

這時候,武警們距離林洛的別墅只有不到二百米遠的地方了。

林洛別墅裡面的一間房間裡面突然亮起了燈,亮燈房間的窗戶也打開了,一個美女的身體出現在了窗口。

那些武警們看到那個窗戶上出現的身影,都不由得「嘖嘖」了幾聲,這聲音讓已經警惕了好久的那幾人也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那個窗戶,看著那個美女。

看到自己帶來人的動作,看著這裡的楊隊長不由得叫了一聲:「不好。」

黎老和黃耀華以及賀為民都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楊隊長。

而楊隊長卻是把自己的手指頭知道了他們正在觀看的屏幕上。

當黎老和黃耀華以及賀為民的眼光注視到那個屏幕上的時候,就看見林洛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武警們的身邊,只見他的身體奇異的扭動著躲過了打向自己的拳腳和槍托,但是當他的拳頭打出一下或者腳踢出一下的時候,就有一個武警兄弟失去了戰鬥力,不過對於那幾個隱藏了實力的幾人,林洛卻是繞著他們過去了,沒有和他們動手。

一會兒的時間,場上只剩下了那幾人,還有張教官和王教官。

林洛終於把自己的身體停了下來,微笑著看著張教官和王教官。

而那幾人把手裡面的槍全部的對準了林洛。

「兄弟們遠道而來,沒有好好的招待你們,可真是我的失誤呀。」林洛沒有看那些對著自己的槍口,對著張教官和王教官說道。

張教官和王教官聽到林洛的話,臉上露出了羞愧的神色,不過他倆沒有說話,而是看著那些圍著林洛的那幾人。

「好了,兄弟們,既然你們來了,我就和兄弟們玩一玩,不過真的有什麼失手的地方,請兄弟們不要記仇。」林洛看著那幾人又說道。

那幾人聽到林洛的話,把手裡面的武器放到了地上,排成了一個奇怪的陣形,都冷冷的看著林洛。

林洛的身體突然動了,雙腿向著最前面的那個人踢了過去。

就在林洛的雙腿踢出來的時候,那幾人的身體快速的轉動了起來,接著林洛的雙腿就被他們躲了過去。

而那幾人身體也突然向著林洛撲了過來,同時有人的拳頭向著林洛打了過來,還有人的雙腿向著林洛踢了過來。

林洛面對著這些向著自己踢來和打來的那些腿和拳頭,把自己的動態神瞳施展了開來,身體奇異的扭動著,就在那些拳腳微小的空間把自己的身體躲了過去,同時雙拳狠狠的打中了他身邊倆人的身上。

那倆人的嘴裡面發出了兩聲哼叫聲,身體向著兩邊飛了過去。重重的落在了幾米遠的地方,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就在這一瞬間,那些已經打空了或者踢空了的拳頭和腿腳又向著林洛打了過來,林洛的身體再一次扭動著,又躲過了這些拳腳,同時再一次把倆人打的飛了出去。

這一次,林洛面前只剩下了倆人了,看到林洛只是兩招就打翻了自己的四個兄弟,他倆站在原地看著林洛,眼睛裡面的神色也變得很是平靜了。

看著倆人的動作,林洛的臉上露出了讚歎的神色,不過看樣子這兩個傢伙只要自己不把他倆打到,他倆就會象陰魂一樣纏著自己的。

三國之戰神召喚 「小子,真的可以呀。」這時候,看著屏幕上林洛動作的楊隊長終於發出了一聲讚歎聲。

「這就是嘛,你說我一個老傢伙能夠哄你?這次我給你推薦的人滿意了吧。」黎老看著楊隊長笑著說道。

「可以,不過今天看樣子要把他拷上來見我們是做不到了。」楊隊長看著黎老笑著也說道。

看到這個一直比較高傲的楊隊長終於說了一句服軟的話,黃耀華和賀為民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這時候,林洛一直站在那裡沒有動彈,就那樣看著自己面前剩餘的倆人。

倆人看著林洛,好一會兒沒有動手,這時候,他們佩帶著的一直沒有發聲的耳麥裡面傳出了一個冷峻的聲音:「老五,老八,你們不用動手了,和客人一塊兒來吧。」

老五和老八聽到這句話,相互看了一眼,對著林洛敬了一禮,然後轉身去扶躺在地上的幾個兄弟們了。 林洛走到了張教官和王教官的身邊,看著二人說道:「你們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

「領導想見見你,就在現在。」張教官看著林洛,笑著說道。

「領導見我也沒有必要這樣子請我吧。」林洛說著話,臉上露出了微笑。

聽到林洛的話,張教官和王教官的臉上都露出了尷尬的神色。

這時候,那幾個人已經把所有倒在地上的兄弟們扶了起來,張偉也慢慢地走了過來,他看了一眼兄弟們,走到了林洛的身邊,把自己戴著的耳麥遞給了林洛。

林洛接過了耳麥,戴到了耳朵上,一個熟悉的聲音就進到了他的耳朵裡面:「小林,你真不錯,我想見見你。」

「黎老,你老人家那時候來的?」林洛聽到這個聲音,驚喜的問道。

「今天來的,來了就想見見你,可是我有一個小老弟,他聽說你的功夫很厲害,就想了這麼一個辦法請你,你可不要見怪。」黎老聽完林洛的話,又笑著說道。

「黎老,你這請客的方式可是很特別,你在那裡,我馬上去見你。」林洛聽完黎老的話,笑著又問道。

「這樣吧,我們去你那裡,我還想著你的好東西呢。」黎老聽完林洛的話,笑著說道。

「這個,好吧,我準備下,在家裡恭候你老人家。」林洛聽完黎老的話,笑著答應了。

回到了自己的別墅,林洛把裡面的幾人都叫了起來,其實這四個美女也沒有睡著,剛才露臉出去的是百合,而且她把窗戶打開,露出臉的也是林洛給她發了個簡訊,聽到林洛說黎老要來這裡做客,四個美女都不禁歡呼雀躍了起來,黎老,現在可是華夏國國寶級的人,來這裡做客,這可是沒有想到的事情。

「你們四人就不要歡呼了,先給我們準備點飯菜,黎老可是喜歡喝兩杯。」林洛看著四女不由的搖了搖頭說道。

四女聽到林洛的話,互相看了一眼,進到廚房忙活去了。

林洛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上官無畏打來的,他告訴林洛,自己已經帶人來了,不過在門口被一群荷槍實彈的武警給攔住了,問林洛究竟是怎麼回事情。

聽完上官無畏的電話,林洛告訴他今晚上黎老要來,所以今晚上有可能丹藥不能帶出去了。

聽完林洛的解釋,上官無畏不禁沒有生氣,反而很高興的告訴林洛,讓他好好接待黎老,他明天再來取丹藥。

掛了上官無畏的電話,林洛正準備出別墅看看,剛到了別墅門口,就看見兩輛汽車停到了他家門口,接著幾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為首的正是黎老,後面還跟著黃耀華和賀為民,最後下來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

林洛幾步迎到了黎老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緊緊地握住了黎老的手,連聲的說:「黎老,歡迎你來我家做客。」

「小林,我們晚上來打擾你,你可不要不歡迎呀。」黎老笑呵呵的看著林洛說道。

「就是,小林,沒有打擾你的好事情吧?」賀為民站在黎老的身邊也打趣的說道。

林洛又分別和黃耀華和賀為民倆人握了手,和他倆說了幾句,這才把眼睛看向了最後面的那個男子。

男子也看著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說道:「華夏國特戰部隊第一大隊大隊長楊虎。」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楊虎的手笑著說道:「華南大學學生林洛。」

倆人握完了手,相互看著又笑了起來,不過兩人的眼光在交織到一起的時候,碰出了一道道火光。

「好了,我們進去說。」賀為民看著兩人笑著說道。

幾人進到了別墅的客廳,就看見四個美女站在客廳微笑著站在一起。

「這幾位是?」黎老看著眼前的四個美女,臉上露出了驚詫的神色。

「這是我的老師,還有我的師姐,我的管家,還有我的未婚妻。」林洛笑著一句話把四個美女的身份都介紹了出來。

黎老和四個美女一一的握手,握完后老人家還意味深長的看了林洛一眼。

來了看到黎老的眼神,不由得不自然的笑了笑。

在吃飯喝酒的時候,黎老把今天來的目的講了出來。

在華夏國的西南方,有一片佔地約上萬平方公里的沙漠,這裡被人們稱作「死亡之海」,

華夏國建國初期,國家領導人為了改善這片荒漠,就派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開始治理這片荒漠,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終於,國家在這片沙漠裡面修築了兩條貫穿沙漠中心的公路,並且在這兩條路的兩邊植出了寬約上百米,長卻是和兩條公路一樣的樹林帶。

這兩條公路的建成,讓整個華夏國的經濟和國防都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在這兩條公路上,國家還修建了無數的休養區,以供來往車輛的休息和加油,補給,同時國家在這裡還駐紮了軍隊。

這條路現在每天都有上萬輛的車拉著貨物在賓士。

但是在最近,好多過往的車輛都遭到了莫名的襲擊,而且襲擊它們的人都是把車主和司機直接殺了,而把車上的貨物一把火燒了。

這件事情驚動了國家最高領導,於是駐紮的部隊奉命前往圍剿這些人,但是當部隊出現的時候,這些傢伙就好象知道了,都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是部隊稍有懈怠,他們就繼續襲擊車隊,終於,這兩條公路現在幾乎成為了死路,沒有車再在這條路上拉貨物了。

國家也派出了一些小股的精銳部隊,可是沒有想到都是派出去以後就沒有了消息。

這一次,國家最高領導人指示,要派一些修鍊的高手協助這次派往裡面的小分隊,也就是楊虎率領的自己的兄弟,黎老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就向楊虎推薦了林洛。

聽到黎老的講述,林洛微笑著看著楊虎,說道:「這就是楊隊長派人來請我的原因吧。」

楊虎聽完林洛的話,向著他點了點頭。

林洛想了想,看到黎老的眼神,再看看黃耀華和賀為民也殷切的看著自己,點頭答應了楊虎的要求。

黎老聽到林洛答應了要求,不由得臉上笑的快成一朵花了,他讓賀為民快點給林洛請假,明天就準備出發。

看到餐廳裡面的四個女孩子的表情,賀為民笑著答應了黎老的要求,但是他把林洛出發的時間推后了一天。

在黎老和黃耀華以及賀為民以及楊虎幾人告辭走了以後,看著四女的眼神,林洛只能對著她們無奈的笑了笑。

「去吧,為了國家的事情,正需要你去建功立業,你就去吧,家裡面有我來照顧。」方萌萌看著林洛溫柔的說道,當著幾女的面,她沒有再說什麼,轉身上了樓,

「百合,你和我師姐在家裡一定要保護好家裡人的安全,還有鄭老師,你有時間就來家裡住。」林洛看著眼前剩餘的三女,微笑著說道。

「家裡不用這麼多的人保護,有百合就夠了,我和你一塊兒去。」上官玉兒聽完林洛的話,急忙說道。

總裁的未婚前妻 「不行,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你們都休息吧。」說完話,林洛就直接的向著樓上走去。

來到了自己的卧室,林洛剛推門進去,一個火熱的身體就撲到了他的懷裡面,同時一陣低聲的抽泣聲傳到了他的耳朵裡面。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摟住了方萌萌的嬌軀,低聲地說道:「你這是做什麼呀,我又不是上刑場,幾天可能就回來了。」

可是方萌萌的抽泣聲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的大了。

林洛無奈的拍著懷裡面的方萌萌,最後,他把方萌萌抱到了床上,就這樣緊緊地摟著她,過了一會兒,方萌萌竟然在林洛的懷裡面睡著了。

天亮的時候,林洛還沒有起床,就接到了賀為民的電話,告訴他,已經給他請好了假,讓他今天準備一下,明天早晨直接坐飛機前往執行任務的地方。

林洛掛了電話,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方萌萌的臉上還有兩滴淚珠,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把她臉上的淚珠擦掉了,然後下了床,出了卧室門。

在客廳裡面,百合和鄭柔還有上官玉兒正在小聲的說著什麼,看到林洛下來了,她們停止了談話,看著林洛。

「怎麼了,我的臉上有花嗎?」林洛看著三個美女說道。

「我們商量好了,我在家保護家人,再加上柳伯,應該沒有事情,讓百合跟著你去。」上官玉兒聽完林洛的話,直接的把話說了出來。

林洛張開了嘴巴準備說什麼,可是鄭柔也看著他說道:「昨晚上,百合已經把她過去的事情都詳細的給我們說了,我們覺得現在只有她在你身邊和你在一起,我們才放心。」

聽到鄭柔的話,林洛眼睛裡面流露出了更多的驚異,沒有想到平時溫溫柔柔的鄭老師竟然也說出了這種話,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拒絕了。

「我覺得她們說得對,就讓百合跟你去我們才能答應你這次去幫助國家執行這個任務。」林洛拒絕的話剛說完,方萌萌的聲音就從樓梯上傳到了幾人的耳朵裡面。 方萌萌出面說話了,林洛只好答應了帶著百合前去。

當黎老知道林洛還要帶一人並且知道了百合的真實身份以後,他自然是爽快的答應了。

這一天的時間,林洛是忙了一天,先給上官無畏交了丹藥,在聽說林洛要去執行任務,上官無畏答應再派幾位暗勁巔峰的高手來保護他的家人。

在做完了這些事情以後,林洛又帶著上官玉兒和黃毛以及齙牙以及吳磊三人見了面,把自己要去執行任務的事情給他們講了,並且把這次煉製好的丹藥給了他們一部分,並且告訴他們以後有什麼事情就找上官玉兒這個師姐解決。

辦完了這些事情,天已經到中午了,林洛就回家陪著家人,這其中他又找了個時間,和鄭柔以及方萌萌都激情了一番,晚上的時候,他讓百合收拾好了明天要用的東西,尤其是丹藥,他幾乎把自己所有的存貨都帶上了。

看著光是藥瓶子就裝了大半箱子,林洛不由得搖搖頭對著百合笑著說道:「要是我能夠有一枚極品戒指該有多好,一下子把這些東西都裝進去,關鍵的時候,也可以把你也裝進去。」

林洛的話引起了百合的一陣嬌笑。

晚上的時候,林洛有陪著林國兵以及周冬梅聊了半晚上,林艷和林陽這兩天已經被上官玉兒聯繫好了學校,到學校報到上學去了。

就在林洛和百合準備休息的時候,上官玉兒找到了他倆,把洛寒劍借給了百合,並且詳細的給她講解了洛寒劍的功效。

早晨的時候,在一家人的注視下,林洛和百合坐上了黎老派來的車,直接來到了西南省軍區機場坐上了一架直升機,和楊隊長以及他帶來的那幾個兄弟們一起飛往了萬里沙漠,不過讓林洛沒有想到的是,王教官和張教官也是一身戎裝,坐在直升機上。

看到林洛等人上了飛機,前來送行的黎老看著身邊的黃耀華以及賀為民,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色。

看著直升機裡面只有他們十一人,林洛看著楊虎笑著說道:「楊隊長,我們就這些人嗎?」

「是呀,兵不在多而在精,這些兄弟們就夠用了。」楊虎看著自己的兄弟們驕傲的說道。

不過這一點林洛倒是認同,前天和楊虎的兄弟們交手,要不是自己神識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境界,他還真的不一定能夠戰勝這些百戰軍人。

到了沙漠公路的進口,直升機停到了地上,把坐在上面的十一人卸載完以後,就又直接飛走了。

這時候,有四輛越野車已經在等著林洛他們了,看到楊虎,從車上下來了一個穿著靚麗的女孩子,看到楊虎,她微笑著說道:「你們來了,我可是在這裡等了幾個小時了。」

楊虎聽到女孩子的話,笑了笑,指著林洛和百合說道:「這是我們這次的夥伴,林洛和百合,你不要小看他倆,我的兄弟們可是被他幾招就打敗了。」

聽到楊虎的話,女子仔細的看了一眼林洛和百合,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大聲的說道:「華夏國女子特種大隊副隊長鍾燕,很高興認識你們。」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鍾燕的手,不過他沒有想到鍾燕的手竟然全部是老繭,握著都有點搾人手。

就在林洛準備把自己的手抽回來的時候,鍾燕卻是突然把自己手上的力量增加了,臉上卻是微笑著看著林洛。

沒有想到這個鐘燕還有這樣爭強好勝的性格,不過林洛也是面帶微笑,任憑著鍾燕拉著自己的手。

鍾燕手上的勁慢慢的大了起來,不過同時她臉上的微笑也慢慢被驚異代替了,看著眼前這個只有二十餘歲的男孩子,她第一次感覺到對手太強大了。

當鍾燕終於把自己的手主動抽回去以後,林洛微笑著對她點了點頭。

在和百合握手的時候,鍾燕倒是什麼都沒有做。

就在這時候,林洛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了手機看了看,竟然是冷冰冰打來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