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握緊路彥琛的手,生怕他的情緒受到影響。

路彥琛的神色,終於緩和了一些。

他低聲對葉一朵開口:"我們走吧,路彥昭的事情,我以後會弄清楚的!"

葉一朵見路彥琛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她也沒有繼續追問,跟著路彥琛上了車。

話說,秦未央一直坐在車裡等。

她之前一直害怕路彥昭見到路彥琛,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害怕路彥昭知道真相后,就會跟著路彥琛離開。

當然了,她更害怕,路彥昭跟著路彥琛離開,會想起以前的事情。

如果以前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那她真的不知道再如何去面對他。

所以,秦未央根本就沒有想過,見了路彥琛的路彥昭,還會繼續跟她走。

因此,當路彥昭真的向著車子走來的時候,秦未央的心裡,突然前所未有的複雜。

她沉默的看著路彥昭,一步一步的上車。

然後,打開副駕駛,坐了上來。

秦未央還是有點不確定,她忐忑不安的問了一句:"你這是……"

路彥昭沉沉的看了她一眼:"走吧,我們回去!"

秦未央的心情又複雜又震驚,她當著路彥琛和葉一朵的面,發動車子,向著古堡開去。

可是,她最終還是沒能忍住,直接問路彥昭:"路彥琛……他什麼都沒有跟你說嗎?"

路彥昭看了一眼她的側臉,神情有些無奈:"未央,跟你所想的恰好相反,他什麼都告訴我了,我的父母,我的身世背景,還有我以前的身份,我都知道了!"

秦未央的臉色瞬間有些蒼白,她的聲音都有些顫抖:"那……那既然是這樣,你為什麼不跟著他走!"

路彥昭看著她,反問了一句:"我為什麼要跟著他走?未央,就算是他是我堂哥,我以前的身份背景很複雜,我的父母都在,可是,我現在沒有記憶啊,我真的沒有那麼切實的感受,覺得自己迫不及待的要回到那個曾經屬於我的地方。"

他頓了頓,繼續道:"現在的我,反倒是放不下你,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你一直在害怕抗拒什麼,難道我有那麼不值得你信任嗎?再說了,就算是我真的想起以前的事情了,難道我就不能跟你在一起了嗎? 重生之國民太子爺 還是說,你是真的介意我以前的身份,如果你真的介意,我可以選擇不再留在暗夜組織,暗夜組織現在應該有人主持大局吧,所以,這一切的問題,應該都不是問題吧!"

秦未央神色複雜的看了他一眼。

纏情蜜愛:前夫長點心 說實話,她的確是沒想到,路彥昭會這麼想。

她沒想到,知道自己騙了他,他還願意回到自己身邊。

或許,真的是自己給他的信心不多,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錯覺。

只不過,路彥昭現在所說的問題,其實也都不是大問題。

她最害怕的是,路彥昭恢復記憶,他如果知道了一年前的事情,那他們之間,恐怕是真的再無可能了。

秦未央神色很是複雜,她沉吟了一聲,緩緩開口:"這些問題,其實都不是大問題,我只是……只是不想讓你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而已,以前,我們也認識,所以,我很討厭我們之前的身份,我知道我這樣做很自私,我也沒想到,你跟家裡的緣分,不是我這麼輕易就能斬斷的,你瞧瞧,現在路彥琛就緊追你不放了,我的自私,恐怕也到了盡頭!"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路彥昭:"還有,阿昭,有些事情,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是,如果有朝一日你想起來了,看在你曾經對我有過感情的份上,不要恨我,不遠怨我,有時候,我也是被逼無奈,當然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你要恨我怨我,我也無話可說!"

路彥昭的神情有些迷茫,可是,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秦未央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他神色有些恍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秦未央自嘲的笑了笑:"沒事,或許以後,你會知道的,當然了,也有可能,你這輩子都不會知道了,只不過,只要你願意讓我留在你身邊,我就不會走的,如果你想讓我離開,我也尊重你的選擇,就這樣吧,這些事情,我們都別再說了,我有點累了!"

秦未央打住這個話題,不想再聊。

路彥昭看了她幾眼,只能保持沉默。

秦未央的心裡很是沉重,這樣的日子,不知道能過幾時呢!

她不想跟路彥昭,這個她深愛的男人反目成仇。

可是,有一年前的愛恨情仇在,路彥昭一旦恢復記憶,他們能過得了這一關嗎?

秦未央不知道未來如何,她心裡只是在隱隱的害怕。

畢竟,她那麼在乎這個男人。

而路彥昭的心情,也很是複雜。

他不懂秦未央的想法,可是,他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她在害怕什麼。

現在的他,還不懂此刻的秦未央。

等到他真的懂了秦未央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未來,悔之晚矣。

秦未央和路彥昭離開之後,路彥琛也帶著葉一朵回家了。

回到家裡,路彥琛的心情似乎很不好,葉一朵也沒有讓他繼續陪著自己玩遊戲。

天黑了,他們吃了外賣。

葉一朵去書房找他:"路彥琛,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別熬夜了,我先回去睡覺了!"

葉一朵害怕刺激到路彥琛,連路彥昭的名字都沒有提。

結果,她剛說完話,路彥琛就從書桌旁站起來。

他走過來,直接伸手將葉一朵抱在懷裡,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無助的像個孩子。

他低聲在葉一朵耳邊說:"朵朵,你別走,好嗎?我不想一個人留在這裡,陪著我,好不好?"

面對這樣的路彥琛,葉一朵心裡的溫柔一下子泛濫成災。

她心疼的抱著路彥琛,伸手回抱著他的腰:"路彥琛,好,我答應你,不走了,留下來陪你,你別難過了,我看著心疼!"

路彥琛的聲音有些沙沙的,聽起來都是疲勞過度的樣子。

他沉聲道:"朵朵,我突然不知道,我要怎麼面對路彥昭失憶這件事情,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失憶的,你下午問我,他是不是在一年前的事故中失憶的,我沒有告訴你答案,其實,我也不能確定這件事情,我總覺得,路彥昭的失憶,沒有那麼簡單,恐怕跟秦未央脫不開關係,只是,我目前還不知道,要怎麼調查這件事情,你也看到了,秦未央很排斥我們靠近路彥昭,結果,路彥昭還死活要留在她身邊,我覺得……真的很無力。"

葉一朵心疼的伸手拍了拍他的後背:"別覺得無力,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陪著你的,現在的情況,已經比之前好很多了,不是嗎?最起碼,我們知道了,路彥昭不回家的原因是失憶,而非別的苦衷,另一方面,我們知道他活著,現在在哪裡,這就已經很好了,路彥琛,別再給自己施加壓力了,我真的很心疼很心疼……你知道嗎?"

路彥琛聽到葉一朵的話,他把腦袋從葉一朵的肩上移開。 虛空中,林楠顯得很是自若,忽快忽慢,時而停留片刻,時而看向四周不屑輕笑。

這讓追擊之人臉色微變,帶著一絲疑惑。

他們敢追上來,便是極度自信,哪怕是化靈境高手都難以發現,林楠手段多,但畢竟只是尊者境而已。

而且追到這個時候,沒有人願意放棄。

「前輩,他們都靠近了,總共十八人,分屬十五方好像。」通天店鋪內,10007號專屬客服很清晰的將自己的探查告訴林楠。

十八位高手,而且絕對都是化靈境高手!

十五方,那也就意味著十五座秘境小世界。

如此來說,應該還有十個沒有動手。

不過很快林楠又覺得不對了,因為專屬客服這邊再度提供的消息,前面有幾波人,和林楠他們長的不同,不是華夏之人。

「還真是各方牛鬼蛇神都到了!」林楠自語。

「既然要干,那就索性來個大的好了,幫我聯繫冷月姑娘,這些人手中肯定都持有至寶,幫我一次性解決,所有重寶,均分!」林楠沉聲。

十八位化靈境高手,哪怕是鎮魔塔也沒用。

甚至,虛空神殿林楠也覺得不行,之前古皇朝和九黎族的兩件至寶便差點打破了虛空神殿,這一次肯定更強。

畢竟,十八人,至少十五件至寶!

通天島內,林楠的話第一時間傳到冷月這裡,聽到這話冷月也是嚇了一跳。

不過隨即,連忙將消息繼續上稟,傳到宮裝美婦這裡。

通天店鋪,自然有這個能力。

但這麼做,超乎規則範疇,通天店鋪有自己的生意規則,正常而言不能如此,尤其是涉及到那片未知的神秘之地。

「這小子,還真是下了血本,就知道咱們想要那些重寶?」宮裝美婦笑道,隨即心中微動,林楠身邊的畫面已然完全展露而出。

包括依靠至寶秘術隱藏的各方高手,全部一個不剩,清晰無比。

「還真是有著不少好東西,這小子這次還真遇到麻煩了,那麼多至寶一起轟擊,天人境強者也要被轟爆!」美婦笑道。

「大人,那我們怎麼辦?」冷月開口詢問道。

宮裝美婦微微一笑。

「還能怎麼辦,這麼好的生意,那幾位肯定都沒意見的,這麼多至寶,很是珍貴的,有人白送幹嘛不要?」

隨即,宮裝美婦將這一幕直接發了出去,聯繫其他一些大人物確認。

打破規矩,她也不夠分量。

果然,正如宮裝美婦所言的那般,很快一些老傢伙們便有了決定,這麼多的至寶,有些連他們都沒有見過,頓時來了興緻。

「回復吧,通天島多少年沒有真正動過手了,既然要幫忙,那就索性熱鬧一些,也幫幫這小傢伙,畢竟是咱們大客戶。」宮裝美婦笑道。

冷月聞言,微微一笑,恭聲應了一聲,隨即直接聯繫林楠。

「林公子,可以,不過大人們的意思是這件事絕對保密,否則通天店鋪也要承擔後果的。」

地球虛空中,林楠得到消息,頓時笑了,毫不遲疑的應了下來。

「可以!」

「好,合作愉快!」

幾乎是剎那間的,合作說定,甚至直接簽署了一份特殊的契約,效率超高,而且公事公辦,讓林楠徹底鬆了一口氣。

通天店鋪親自動手,林楠很放心!

當即,林楠在虛空中停了下來。

「各位跟了一路了,也該現身談談了吧,你們跟的不累,我這擔驚受怕的也累了!」林楠看向四周,淡淡開口說道。

不裝了,人也都到了,是時候收網了。

周圍,依舊無聲無息,彷彿這群人完全不存在一般。

見狀,林楠嗤之以鼻。

「好吧,你們喜歡當老鼠,那我也不廢話了,想殺我的來吧,不想殺我的,麻煩後退,免得被誤傷,我可不是那麼好殺的,別到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林楠開口說道,顯得很真誠的意思。

然而,周圍依舊靜悄悄,唯獨通天店鋪這邊傳來消息,有兩人猶豫之下選擇了後退。

顯然,對林楠極為顧忌,前車之鑒,生怕倒了大霉,主動退出了十里左右。

至於其他十六人,屬於十三個勢力,紋絲未動。

「還好,有兩位後退的道友,表示你們有些顧忌,有些不是那麼肯定想殺我,如此倒也算是你們命大,今天這些人我殺了,你們獨活,也讓你們做個見證!」林楠開口笑道,顯得有些囂張。

周圍,一些人見狀臉色不悅,覺得林楠太自大了。

這麼多高手,這麼多至寶,再殺不掉林楠,他們怎麼都不相信。

「哼!」古皇朝一位王者冷哼一聲。

「裝腔作勢,今日你必死!」

剎那間,這人手中的利箭直接爆射而出,速度超快無比,散發著驚人的殺氣。

周圍,其他人見狀,絲毫不敢怠慢,紛紛動手,要親手斬殺林楠,這才能最大程度的吸收林楠身上的氣運之力,這才是他們最渴望的東西。

頓時,以林楠為中心,虛空都要被打爆,十幾件至寶直接打了出來,震動四方,強大的波動傳出千里之遙,哪怕是數千米下方的無盡海面,此刻都洶湧浩蕩,造成超強海嘯,席捲八方。

強大!

那麼多至寶,任何一件都足以成為各大宗門的鎮宗寶物,但在這裡卻齊聚了,威能可想而知。

中心位置,這一刻饒是林楠也感覺到一股死亡的陰影籠罩,太強大了。

這股威視,虛空神殿擋不住!

終於,就在林楠準備逃命之際,通天店鋪這邊,終於有了反應。

不需要林楠出手,以林楠為中心,陡然間一道精光湧現,瞬間傳出百里方圓。

剎那間,周圍虛空靜了下來。

下方海面恢復了平靜,海嘯消失不見。

一位位圍殺林楠的化靈境強者都愣住了,他們手中的至寶這一刻彷彿失去了色彩一般,失去了作用,變得平凡無奇。

「什麼!!!」這一刻,十幾名化靈境高手直接驚呼而出,心中除了駭然,剩下的還是駭然,無與倫比。

「這怎麼可能?」

然而,事實擺在面前,他們被人筋骨了!

身體無法動彈分毫,打出去的至寶也被禁錮,甚至天地都被禁錮了好像! 他哪有費亦行厲害,都要做簡言之的爸爸了。「我替你報仇了,你滿意了?」

「你——」指著姜軼洋的手指一軟,摸上姜軼洋的臉,「怎麼就那麼霸氣到讓人喜歡呢。」收回手,殷勤給姜軼洋捶肩。

無視費亦行那隻亂動的手,「寶少爺以後歸我管了,你就專職照顧紀總。」

「咱們哥倆,誰跟誰。」就老薑這臭德行,寶少爺能受得了?不出一年,不,三天,寶少爺就會跟紀總說,不用老薑照顧了。

「老薑,走,咱們去吃飯。」他可不想跟費亦行這種神經質的人一塊吃飯,以免被傳染,用手肘撞開費亦行,「你自己去吃吧,我在裡面吃。」

現在不稀罕跟他在一塊,晚上面膜不分給姜軼洋用,任由姜軼洋老殘下去成黃臉男。

去吃飯的路上,看到有人搬東西,這東西怎麼那麼眼熟?

「你們怎麼搬我房間的東西?」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