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茶跟在藺時后不遠處,看到藺時停在了一輛車前,一位戴著眼鏡氣質儒雅的中年男人從車上下來。

兩人聊了幾句,男人往清茶這邊走了過來。

「清茶你好,我是藺時的爸爸。」藺爸爸看向清茶的目光溫和,竟令她的緊張一時間褪去不少。

「叔叔好。」清茶忙乖巧喚道。

「好孩子。」藺爸爸也笑了起來,「走吧,上車,回家。」

「好。」

只是簡單的對話,但氛圍卻輕鬆不少。

藺爸爸帶著清茶走了過去,將行李放進尾箱,上了車。

藺時和清茶坐在後座。

「看,沒有什麼需要緊張的。」

藺時低聲對清茶說著。

恰好前面藺爸爸也開口了:「清茶,其實小時早就跟我和他媽媽提過你了,雖然之前沒有正式見過面,但我們很喜歡你,你不要顧慮什麼。」

清茶看了藺時一眼,心中一暖,然後認真對藺爸爸道:「其實我之前是還有點緊張,但看到叔叔你看向我的目光之後,我就一點也不緊張了。」

就像看自家孩子的目光一樣。

雖然清茶有些不明白,藺爸爸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她。

藺爸爸笑了起來:「那就好。」

藺時悄悄將手伸過去握住了清茶的手,十指相扣。

回家。

在剛出電梯,離家裡還有幾步路的時候,家門就被從裡面打開了。

藺媽媽從裡面快步走了出來。

「媽!」藺時已經摘下了口罩和帽子,笑著喊道。

藺媽媽忽然就停了下來。

看著藺時那再無陰霾沉鬱的笑容,眼睛有些泛紅。

「看到兒子帶媳婦兒回來,怎麼還哭了?」藺時上前抱了抱媽媽。

「這不是太高興了嘛!」藺媽媽擦掉眼淚,轉眼看向清茶又笑道。

「阿姨好。」

「好好好!來,快進屋,別在外面呆著了!」

幾人一起剛把行李推了進去,藺家對面的門也忽然打開了,一個年輕女人提著垃圾袋走了出來,看到走在最後面的藺爸爸,忽然喊了一聲:「藺叔叔。」

藺爸爸回頭看了一眼:「是小黎啊,有事嗎?」

方黎看了內的行李箱一眼,有些興奮問道:「這是,藺時回來了?」

「嗯。」藺爸爸禮貌的簡單應了一聲就沒再說什麼。

藺家的大門被關上,方黎卻再看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手裡的垃圾袋還沒有丟。 藺時早就跟清茶介紹過家裡的情況。

藺爸爸是上滬大學歷史學專業的教授,藺媽媽則是自己開了一間茶樓,性格都比較溫和,在對藺時的教育中,也一向是比較遵從藺時的想法,這也是為什麼當初他們願意讓藺時踏入演藝圈的原因。

二人平時日子過得還算輕鬆安逸,唯一比較擔心的,就是自家那個命途多舛的兒子了。

將藺時和清茶的房間安排好,行李放到房間,藺爸爸也沒和大家一起回客廳,而是徑直走向了廚房。

清茶拉了拉藺時的衣袖,低聲道:「家裡叔叔做飯?」

「我不是說過嘛,滬都男人都會做菜給自己老婆吃。」藺時低頭,輕輕笑道。

說完,他摸了摸清茶的臉:「我去幫忙,你在這兒跟媽媽聊會兒?」

藺媽媽走過來剛好聽到這句,笑:「你就放心把你媳婦兒留下吧。」

然後又伸手輕帶了帶清茶的手臂,「清茶喜歡喝茶嗎?」

清茶點頭:「平時也會喝一些,但可能沒那麼講究~」

「沒事,阿姨泡給你喝。」說完看了藺時一眼,「還不去幫你爸?」

「這就去!」藺時搖了搖頭,剛剛還抱著他哭,這會兒就這麼不客氣了。

女人啊~

算了,自家老媽~

藺時轉身向廚房走去。

家裡有專門的小茶室,藺媽媽帶著清茶過去,卻見清茶的目光落在了客廳的那架鋼琴上。

這就是藺時找到由頭把她帶回來的那架鋼琴啊!

「清茶會彈鋼琴?」

「會一些。」

「我一直很喜歡鋼琴,但實在沒什麼天賦,也只能自己在家自娛自樂彈彈了。」藺媽媽感嘆著。

來到茶室,兩人在茶桌兩端的蒲團上分別坐下。

點上香。

藺媽媽從事茶藝行業多年,茶藝師證早已拿到最高等,清茶坐在對面欣賞著藺媽媽的行雲流水且極具美感的泡茶動作,只覺得是一種莫大的享受,整個人都沉靜了下來。

「來,嘗嘗。」

清茶接過白瓷茶杯,輕嗅,茶香沁人,淺抿一口,綿甜甘醇。

「小時第一次跟我提起清茶你的時候啊,一聽你這名字,我就喜歡,想來也是緣分了。」藺媽媽笑的溫婉。

清茶將茶杯放下,溫聲道:「我聽我爸曾經說過,我媽媽很喜歡喝茶,覺得這輩子能夠和所愛的人一起清茶淡飯,安穩一生已是最好,便給我取了這個名字。」

「清茶淡飯,安穩一生,很好。」

二人靜靜品了一會兒茶,藺媽媽又開口:「清茶,想不想聽聽小時小時候的事?」

清茶眸光微亮,連點頭:「想。」

「等著,我去把家裡相冊拿過來。」

藺媽媽起身出了茶室,清茶低頭抿著茶,嘴角上揚著。

從進門到現在,藺媽媽沒有問過任何她家庭的事,也沒有任何異樣的神情,反倒是一直表示的著對她的喜愛。

和藺爸爸對她的溫和如出一轍。

現在更是主動提及要跟她聊藺哥小時候的事,彷彿已經把他當自家人一般。

是藺哥對他們說了什麼嗎?

清茶有些疑惑。

藺媽媽很快抱著一本相冊走了進來,徑直走到了清茶身邊坐下。

翻開相冊,裡面的每張相片旁邊都標註了日期,還有一些小記錄,這讓這本相冊看起來竟有些像手賬。

從藺時出生第一天起,到現在,每年的照片都有。

「這是小時100天時候的留念,這小子那時候白白胖胖的,看起來可愛的緊,就是頭髮有些少,讓我總擔心他長大之後會不會頭髮太稀疏。」

「還好,這小子越長大頭髮越發濃密起來,讓我放下了心。」

「哈哈哈哈~」藺媽媽的關注點讓清茶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是小時三歲的時候,我和他爸帶他去動物園玩,小時小時候很乖,安安靜靜的也不怎麼哭鬧,唯獨看到動物的時候會顯得活潑一點。」

三歲的藺時頭仰得老高盯著一頭長頸鹿,臉上滿是興奮。

「這是小時五歲的時候……」

藺媽媽指著一張相片,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似乎陷入了回憶。

相片上是小藺時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躲在角落看書的樣子。

清茶沒有打擾藺媽媽的回憶,只是低頭安靜的看著藺時小時候的模樣,那是藺時人生中,她尚未了解過的部分。

藺媽媽回過神的時候,抬頭看向清茶,見她望著照片那認真的模樣,神色更柔和了幾分。

「小時五歲的時候,越發顯得與其他小孩兒有些不一樣,他不愛說話,也不和其他小朋友玩,要麼就自己一個人發獃,要麼自己抱著書在角落看,幼兒園的小朋友們也越發孤立他。」

「我們帶他去看了醫生,醫生說他有輕度自閉症,我和他爸爸心都涼了半截。」

清茶驚訝的看向藺媽媽,她從來不知道藺時身上還發生過這樣的事。

轉而,又開始心疼。

「自閉症是無法自愈的,我和小時他爸爸此後花了更多的時間去陪伴他,也想了很多辦法,希望他能從自己的世界走出來,解放自己,可都沒有成功,直到他陰差陽錯的接觸到了表演……」

清茶仔細聽著藺媽媽說的每一個字,試圖還原出藺時當時的處境與心理。

「最後我們帶他去了一個少兒表演班,陪著他學習,看著他沉入在表演中,一點點放開自己,我和他爸爸不知道有多開心!」

大神,我養你 「清茶,是表演拯救了他。」

藺媽媽說到這,眼淚已經下來了,聲音也有些哽咽:「他一點點長大,病情也在一點點的好轉,看著他越來越開朗,就好像從來沒有得過自閉症一樣,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也遂了他的願支持他報考了戲劇學院。」

「我們沒想過要他多成功,只是希望他能好好的!可那場事故,又差點把他摧毀了!」

「我們多怕他會從此一蹶不振,又把自己給關起來,可他比我們想象的要堅強多了!他自己走了出來,哪怕臉上還帶著可怖的傷,他還會對著我們笑,可我們看得出,他的笑有多沉鬱。」

「可我們不敢直說,因為他最怕的就是我們的擔心。」

「所以我們很感激你,清茶。」

清茶愣住了。

「這次小時帶著你回來,他臉上的笑都是發自內心的,他是真的走出來了!這次,是你徹底把他帶了出來。」

清茶現在才真正明白,藺時那沉寂的兩年有多難,藺爸藺媽的感激讓她有些受之有愧,她總覺得自己並沒有做什麼。

可看著藺媽媽那泛紅的雙眼,她又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她遞了一張紙給藺媽媽。

良久,清茶才拉住藺媽媽的手,輕聲道:「都過去了,藺哥以後會越來越好的,我會一直陪在他身邊。」 藺時過來喊二人吃飯時,藺媽媽的情緒已經恢復了過來。

看到二人相處的很好的模樣,藺時也徹底放下了心。

今天藺爸爸煮的菜不完全是滬菜,而是特意問了藺時之後,顧及了一下清茶的口味。

清茶誇道:「叔叔做的菜真好吃!」

藺時看著夾了幾道比較合清茶胃口的菜給她:「我爸的手藝還全是從我媽那兒學來的呢,好吃就多吃點。」

「我之前就總聽藺哥說,阿姨的手藝有多麼好,今天先嘗了叔叔做的菜都那麼好吃,我都不敢想象阿姨做的菜到底會有多好吃了!」

藺媽滿臉笑容:「別聽他們吹,明天阿姨專門給你做一頓飯試試合不合口味。」

「誒,不容易!」藺時接話,「我每次回來說了好多次想讓媽媽你給我炒幾個菜,你都不肯動,這次居然肯專門為清茶做一頓飯!」

藺媽給了藺時一個白眼:「你這話說的,你算算你今年才回來幾次?」

藺時立刻噤聲。

藺爸趕緊圓場:「吃飯吃飯,清茶有什麼喜歡吃的,都可以跟我們說,我們現在年紀大了也沒什麼太多事情,就喜歡鑽研鑽研吃的。」

「好,謝謝叔叔阿姨!」

「都是一家人,以後那麼客氣。」

「嗯~」

藺爸和藺媽真的是非常和善的人,也很會照顧清茶的感受,而清茶也儘力配合維護這雙方之間和諧的氛圍。

清茶已經明白,藺爸藺媽對她的和善大部分是因為藺時而對她的感激。

雖然他們雙方不一定能完全像真正的家人一樣無保留的親昵相處,但有這樣的開始已經很好了。

感情都是一點點相處出來的,清茶很明白這一點。

晚飯過後,清茶主動提出洗碗,被藺爸拒絕了。

「奔波一天,清茶你和小時先去收拾一下,好好休息休息。」

清茶也沒有再強求,去他們給自己安排的房間收拾東西去了。

藺時的房間就在清茶隔壁,東西收拾好,他敲了敲清茶的房門,得到回應才推門走入。

「東西整理好了?」

「嗯。」

「爸爸媽媽準備出去散散步,你要不要也和我一起出去走走?」

「我記得你說過,這棟樓住的大部分都是滬大的老師家屬,好多從小看著你長大的,都認識你,這麼帶著我出去沒問題嗎?」清茶笑道。

藺時攬過她的腰,卻有些認真:「清茶,我們在談戀愛,還見了家長。」

清茶愣了一下。

「我知道你有顧慮,但該放鬆的時候,你也需要放鬆下來,這不僅僅是為你自己,也是為了我,為了我倆的相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