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威脅,顧可彧聽得一清二楚,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富婆就盯著梁銘思,「還不跟我一塊離開,丟人現眼的東西!」

望著他們倆離開的背影,顧可彧這才鬆了口氣,只是……

她親眼目睹梁銘思順其自然摟著富婆的腰,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又說了一些甜言蜜語。

富婆的臉上馬上多雲轉晴,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看樣子是被哄住了。

待他們倆徹底的離開后,顧可彧蹙眉,她的眼神非常嫌棄,真不知道梁銘思竟然是這樣的人,令人作嘔。

隨即,顧可彧又看向陸季延,他西裝革履的靠在一旁,渾身散發著魅力,看得顧可彧的心跳有些加速。 李天沒好氣的看了這個傢伙一眼,這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就算是現在開始修鍊,你覺得人家能給你十年的時間嗎?人家的腦子有泡嗎?魔教都已經是動用了魔門大陣了,說明他們那位教主應該是到了期限,這個時候你還想要練功,還是先省省吧。

「魔教當中的體系是怎麼樣的?是不是他們的教主就是最強者呢?」對於魔教這個組織,李天了解的並不是很多,國家安全局當中的記載也很籠統,可以看出這個組織多麼的神秘,現在都已經成為敵人了,還不知道人家組織內部的情況,這也是太不上心了,如果被魔教的高層知道的話,恐怕會被李天氣的吐血,還沒有人敢如此蔑視魔教。

「教主當然是最強者,不過魔教當中還有大長老,大長老一般都是教主的師叔,很多人都說大長老的實力要比教主強,就是害怕年輕的教主胡作非為,大長老一般都是為教主保駕護航的,上一任教主親自選擇下一任的大長老,魔教當中的這種制度已經延續了很多年了,如果大長老悉心教導教主的話,那這一屆的魔教就聊不得了,可如果大長老跟教主有矛盾的話,那這一屆的魔教就沒什麼危險了,光是他們的內鬥就消耗了太多力量了。」說到對於魔教的了解,正好的組織總是不如這些的武者世家,魔教在江湖當中屬於頂級勢力,比劉家還要強大許多,所以他們了解也是很正常的。

「那你覺得魔教當中需要丹藥嗎?」聽了這個話之後,李天也有了一絲害怕了,單獨一個教主的話,自己可能還能應付,如果大長老跟教主都來了,兩個後天極限的人,自己能不能應付的來呢?這還真是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現在發展的實力強了,遇到的敵人也越來越強大。

「你這個話說的,怎麼可能會不需要呢?只要是習武之人,丹藥就是這一輩子最重要的東西了,如果能有一些丹藥輔助的話,那就是節省很多人十年甚至是更久的時間,你說丹藥重要不重要呢?還有的就是在瀕臨死亡的時候,一顆丹藥就能夠讓你起死回生。」廖忠誠沒好氣的說道。

李天還是對這個氛圍不怎麼了解,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如何這麼強大的,在廖忠誠的心裡,很有可能李天的師傅是一個隱士高人,平常只有他們師徒兩個在一塊,根本就不了解外面的事情,所以等到李天的師傅仙去,李天這個傢伙也對江湖不懂。

聽了這個話之後,李天鬆了一口氣,如果魔教的人真的大舉上門,自己這邊打不過還有丹藥呢,只要是他們喜歡丹藥,那就有講和的餘地,不過這也是最後的一條路,魔教中人心狠手辣,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會煉丹,那恐怕就會把自己給拘起來,到時候變成他們專門的煉丹師傅,想要自由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怎麼突然間問這個了,把你煉的丹藥給我拿出來看看。」忽然間,廖忠誠也想明白了,這小子還真是一個全能型的人物呢,自己的實力那麼厲害,還能夠造出平安符呢,現在又會煉丹,普通人只要是會了其中的一項,就能在江湖當中橫著走了,上天真是太照顧這個小子了,其他的天才要是知道李天的能力,這會兒恐怕會被氣得吐出三升血吧。

「我也只是馬馬虎虎成功了,這裡就是我的收穫了,我想以後能夠改進一下,應該成功率會更高吧。」李天拿出了兩顆最差的丹藥,而且表現得很虛心。

「啥…」廖忠誠看到了這兩顆丹藥,激動的大喊一聲,廖婷婷跟廖芳芳都已經睡著了,聽到海聲之後,兩個女孩子披上件衣服,就從屋裡出來了,白花花的一大片晃的李天都睜不開眼睛,這晚上出來這麼一對大燈,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我說你能不能矜持點兒,好歹現在也在衝擊高級武者呢,你說你這個樣子就算成了高級武者,那個心性也沒有提高上去,不就是兩枚丹藥嗎? Hello,惡魔校草! 那天跟劉家作戰的時候,他們家裡的敗家子兒都能隨便拿出兩顆來,我拿出兩顆來有什麼值得稀奇的?」李天沒好氣的說道,這個表情就是看不起哥們呀,認為哥們兒還沒有劉家的敗家子重要呢。

「我矜持點?」 主繼承者們 花開緩緩歸 廖忠誠沒有管旁邊的兩個侄女兒,反而是瞪著個大眼反問李天。

我他媽怎麼不矜持了?廖忠誠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有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你小子第一次煉丹竟然就成功了,而且品質還能說得過去,這得是多強的天賦呀,這個世界上不是沒有煉丹師,各大家族當中都有,但是他們50次能夠成功一次,這已經是相當不錯的了,你小子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你可真是不知道一個煉丹師的珍貴,魯東胡家你去過吧?這家族應該不算小了吧,可是這個家族只有一個煉丹學徒,根本就沒有煉丹師,全華夏那麼多的門派和家族,有多少家族有煉丹師呢?我曾經得到過一個數字,恐怕不超過1%,而且大部分都是低級煉丹師。」廖忠誠覺得自己都要站不起來了,李天給自己的震撼真是太大了,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造的,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廖忠誠真想把這個傢伙解剖了看看這傢伙的構造到底跟自己有多大的不同?怎麼什麼東西都會呢?

李天聽了這個話一頭霧水,怎麼就會有高級煉丹師和低級煉丹師之分了呢?自己之前的時候果然是知識貧乏,什麼東西都不知道呀,如果繼續這麼混下去,只能是靠自己強橫的實力了,但如果遇到真正的強者,得罪了那些高級煉丹師,恐怕自己這邊也會有麻煩吧?原本以為地球上很簡單,沒想到沒有簡單的地方呀! 一個連煉丹師的等級都不知道的人,竟然變成了能夠煉製出丹藥的人,而且看現在這個情況,至少得是一個中級煉丹師。

在李天原來的那個世界,自然是有煉丹師的等級的,而且劃分的還非常細緻,如果仔細的講解的話,至少得講解好幾天呢,但是地球這個地方並不是修真世界,沒想到竟然也有等級,在李天的心裡,地球這邊資源缺乏,應該就是一個垃圾星球,沒想到在這樣一個修真垃圾星球上,還有煉丹師的等級。

當李天問出煉丹是等級的時候,廖忠誠真的是感覺要吐血了。

「你可真是一朵奇葩呀,我也算行走江湖這麼多年了,你這樣的人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果真的告訴外面的人,恐怕所有的人都不會相信,我就納悶兒,你到底是怎麼生長的呢?」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經過了好幾分鐘的時間,廖忠誠才算是把自己的驚訝給壓下去,李天這傢伙太驚人了。

「你就別在這裡扯這些沒用的了,趕緊給我說點有用的事情,煉丹師的等級到底是怎麼劃分的?萬一以後我碰到了高級煉丹師,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沒準兩個人還發生爭執呢!」對於煉丹師的能力,李天可是非常清楚的,在上輩子的時候,很多煉丹師自己的實力一般情況,但人家煉丹的能力非常強悍,一個煉丹師身後就是一個巨大的勢力,這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他們,他們很有可能會拉出一大堆的門派來跟你做對,那個時候就跟捅了馬蜂窩一樣。

李天在沒有成為主神的時候,還記得有一個非常強悍的獨立強者,這傢伙不屬於任何的家族,有一天就得罪了一個高級煉丹師,高級煉丹師的實力非常弱,獨立強者用手指頭就可以幹掉高級煉丹師,但是沒有超過一個月的時間,這位獨立強者就從星際垃圾當中被找出來了,就算他躲到了那個地方,最終還是有人把它給找出來,為什麼呢?就是因為高級煉丹師開出了高額的懸賞,那個價值高的讓人可怕,比獨立強者強很多的人都出手了,那些人可都是隱藏多年的老魔頭,但是在丹藥的誘惑下,也得放下自己的架子,去給高級煉丹師辦事。

「你能有這樣的覺悟還是不錯的,在咱們這個地方,高級煉丹師就別想了,反正從我生下來到現在,都沒有聽說過有高級煉丹師,但是我爺爺曾經告訴我,在這個世界上,絕對存在過高級煉丹師,他們煉製出來的丹藥,全部都在五成品質之上,這個世界上存在最多的是低級煉丹師,他們煉製出來的丹藥都在三成品質之下,在三成品質和五成品質之間的,這就是中級煉丹師,能夠擁有中級煉丹師,這樣的家族也很強悍了。」廖忠誠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說出來了,因為廖家並沒有煉丹師,所以知道的東西就只有這些了,可以說都是一些大路貨。

「按照你這個說法,這個世界上並沒有高級煉丹師,那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超越五成品質的丹藥呢?別告訴我全部都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李天有些懷疑的說道,那天劉家的兩個公子哥拿出來的丹藥,絕對都在五成品質之上,劉家難道也沒有高級煉丹師嗎?

「這個你就不明白了吧,這就牽扯到神器的幾率問題,就算是中級煉丹師,可如果你煉製一萬次以上,那麼你也能夠煉出一次極品吧,這一次極品就有可能是五成品質以上,再說了,你說的那個可能也不是不存在的,反正丹藥這樣的東西放多少年都沒問題的,有可能就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呢,你只要知道在市面上流行的丹藥大部分都是五成以下的,這就可以了。」對於李天這種江湖界的文盲,廖忠誠也真是沒法說了,這傢伙身上抱著一大塊金子,卻不知道金子的等級和從什麼地方來的,這也真是最大的一個笑話了,如果就這麼告訴別人,恐怕沒有人會相信吧。

剩下的話李天就不問了,如果繼續問下去,自己的老底兒都要說出來了,自己煉製的最差的丹藥都是五成品質的,那自己肯定是一個高級煉丹師,不過對於李天來說,煉製療傷葯根本就不算什麼,這種東西是最低品質的丹藥,如果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那得拿出點硬通貨來才行。

在原來的修真世界里,硬通貨就是功力丹了,這種東西能夠平白無故的增加人的功力,很多投機取巧的人都會花費巨資去購買,年限從一個月到幾十年不等,當然了,增加的功力也會以你本身的基礎為一個標準,而且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後,就算再怎麼吃這個東西,那也是沒有用處的,基本上一年或者是十年只能吃一顆。

看起來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這樣的玩意兒,如果李天能夠把這樣的玩意弄出來,普通人都可以成為一名入門級武者,那這個就比較厲害了,雖然神水也可以達到這樣的效用,但還得看個人的權利,並不是說普通人百分之百的就能達到。

「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我這裡困的也不行了,你們也都趕緊的去休息吧,這本秘籍就先放在我這兒了,你們兩個丫頭明天到公司的秘書處去上班,不能老在家裡閑著了,也得干點正經事去了。」李天看到廖忠誠有話要說,扔下這麼一段話就趕緊的竄了。

開什麼玩笑?廖忠誠剩下的話肯定是要問自己實力的,現在這個階段,而又沒有辦法給他解釋,並不是說不相信這個傢伙,如果把真實情況告訴廖忠誠的話,恐怕廖忠誠這個傢伙真的會吐血而亡的,李天的事迹實在是太可怕了,說出去都沒有人相信的,乾脆還是不說的好,況且現在李天還沒個頭緒,整理出來再說也不遲。 陸季延並沒有察覺到顧可彧的異常,他收回目光,落在顧可彧的身上:「怎麼,呆了?」

他還以為顧可彧因為剛才的事情,沒有回過神來。

聽到他的聲音后,顧可彧晃了晃神,她摸了摸發燙的耳根子,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我就是在想,剛剛的女人跟梁銘思到底是什麼關係,還有……她是什麼身份呀?」

看樣子,好像還有點實力。顧可彧知道,那不是自己能輕而易舉的得罪的人。

陸季延的眼神染上了幾分無奈:「沒錯,就是你想得那樣。那位是個總裁,權勢莫測,這部戲她是最大的投資商。」

「你以後最好跟梁銘思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雖然她今天賣了我個面子,但到底對你心存不滿,說不定以後會因為梁銘思而針對你。」

陸季延的弦外之音,就是讓顧可彧跟梁銘思保持距離,免得被牽連了。

顧可彧有些熱,她連忙胡亂的點點頭,心裡卻非常的亂。真沒有想到,梁銘思居然真的是這樣的男人!

她別開眼:「我巴不得跟梁銘思保持著距離,可是他一直纏著我。不過經過今天的事情后,他的把柄在我手上,以後肯定要夾著尾巴做人了。」

說著,顧可彧不禁有些滿意,看來今天還是有一定的收穫,起碼可以把梁銘思這個牛皮糖搞定。

顧可彧思緒紛擾時,陸季延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沒有說話。

氣氛沉默,陸季延看了一眼時間,主動開口說道:「待會兒我不能跟你共進晚餐了,晚上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去處理,我先送你回去。」

陸季延公司事情繁忙,這點顧可彧是知道的,「要不然你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不行,剛剛的事情你受到了驚嚇,需要人陪伴。」陸季延霸道的拒絕了,他的話毋庸置疑。

不過顧可彧倒是沒有生氣,反而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來。

上車后,陸季延一直在找一些輕鬆的話題跟顧可彧聊天,兩個人有說有笑,但顧可彧卻覺得陸季延的情緒有些不對勁。

可她又覺得是自己太敏感了。

突然,一道尖銳的手機鈴聲響起,陸季延的話戛然而止,他看了一眼手機屏幕後,將車停在一旁。

能感受的到,他渾身的氣壓瞬間一低,顧可彧不由得有些擔心。

陸季延一直都在回答,很簡短,聽不出到底出了什麼事,直到顧可彧聽到他開口:「他們倆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難道陸季庭的感情生活我還得隨時關注著嗎?」嗓音裡帶了怒氣。

顧可彧的身軀一僵,下意識覺得這件事情跟唐黎佳有關,她看過去,陸季延正好剛掛斷電話。

察覺到顧可彧的目光,他沉沉道:「假如你有什麼想問的,可以直接問我,你知道,我不會對你隱瞞任何的事情。」

雖然他的話讓顧可彧很感動,但更加重要的事情是,陸季庭和唐黎佳到底怎麼了?兩個出什麼事了嗎?

「你剛剛的電話……到底是什麼事?」顧可彧猶豫問道。

陸季延索性坦白:「給我打電話的人是我和陸季庭的父親。他對於陸季庭和唐黎佳的事情很不滿意,也不支持他們在一起。」

「可是,他們倆不是都準備結婚了嗎?」顧可彧的心裡咯噔一下,她跟唐黎佳的關係很好,自然希望唐黎佳的感情方面可以順順利利。

但誰知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這麼簡單。

陸季延嗤笑一聲:「怎麼可能?像我父親那種說一不二、雷厲風行的人,根本不可能讓他們在一起。現在是陸季庭能夠做得最大努力了,再往前一步,也就是天方夜譚而已。」

說著這些話時,顧可彧的思緒不由得飄遠,之前有一個晚上,唐黎佳跟她談起過這件事情,她臉上的無可奈何還歷歷在目。

顧可彧捏緊拳頭,做著最後的掙扎:「真的沒有可能了嗎?」

「我知道你跟唐黎佳的關係不錯,有機會你好好的勸她,還是別浪費時間了。父親的為人我再清楚不過,不然受傷的遲早是她自己。」陸季延一番話說得語重心長,他望著顧可彧黯然失神的樣子,心疼卻沒有勸慰。

「可是……他們倆是真心相愛的,現在不是流行自由戀愛嗎?為什麼……為什麼不能讓他們倆在一起呢?」顧可彧覺得心裡有些受傷。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陸季延只能夠說出最殘忍的事實:「他們倆的身份懸殊太大,就算在一起了又怎麼樣?以後面對的問題會越來越多,走不到最後的。」

「光是靠他們倆的愛情不夠嗎?」

陸季延太理性,顧可彧的心情不自禁的覺得有點涼。

良久的沉默后,顧可彧臉上的笑容消失殆盡,心事重重的看向窗外的風景。

陸季延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沒再說話。

車子重新發動,很快便抵達了顧可彧所在的小區,可眼前發生的一幕卻讓顧可彧不可置信。

唐黎佳被一群地痞圍在角落裡,她的眼裡滿是絕望的淚水。

其中有個大大咧咧的男人,直接把唐黎佳的輪椅狠狠的踢了一腳,幸災樂禍道:「臉蛋兒倒是挺好看的,只可惜是個瘸子,真是可惜啊!」

輪椅轉來轉去,唐黎佳從輪椅上跌落下來,她疼得眼淚一直往下掉,無助的在地上爬,但又有個人踩住她的手,不屑道:「鬧騰什麼?今天哥幾個就是想跟你認識一下,做人怎麼這麼不識趣呢?」

各種各樣的污言穢語鑽進唐黎佳的耳朵里,她的心裡一陣絕望,抬頭時看到一輛車停下。

顧可彧車窗大開,四目相對時,唐黎佳的眼裡終於有了亮光,她沙啞著聲音嘶吼:「顧可彧!救我!」

直到聽到她的聲音,這才讓顧可彧的意識回歸,連忙推開車門,沖了過去。

「你們想幹什麼?知不知道這麼做是犯法的!」顧可彧捏緊手,努力裝作冷靜的樣子。

其中帶頭的地痞不屑的笑了笑,眼神在顧可彧身上流連:「今日咱們哥們的運氣真是好,居然又來了個漂亮妞,哈哈,趕緊的!」 廖婷婷跟廖芳芳出來得比較晚,根本不知道叔叔在跟人家談什麼,因為她們兩個也是家裡的小輩,所以對那個秘籍也不是很清楚,看到李天回去休息之後,她們兩個也跟叔叔說晚安了,對於去公司上班,真的是沒有任何的抵觸,現在在家裡都快閑死了,能夠在公司接觸一些事情,也好打發時光。

等到三個人都離開的時候,剩下一個目瞪口呆的廖忠誠,廖忠誠真是鬱悶死了,把自己這邊的東西都給掏光了,這小子直接就跑回去睡覺了,哪有這樣的事情,明天一定要逮住這個小子問個全面才行。

忽然間,廖忠誠看到了桌子上的瓷瓶,這是這傢伙剛才拿出來的兩枚丹藥,這小子也真是太大意了,把這兩枚丹藥扔出去,在整個江湖上就能夠有滔天的巨浪,可這兩個東西直接就被扔在了桌子上。

忽然間,廖忠誠抬起頭來了,這小子隨手就扔在桌子上,說明這兩枚丹藥對這小子根本就不重要呀,這有可能是下腳料煉製的,廖忠誠還算是比較了解李天的,如果有什麼珍貴的東西,李天也不會到處亂放的,就算這裡是家裡也不可能,廖忠誠有些恐懼的看向李天房間的方向,莫非這小子真是傳說當中的高級煉藥師嗎?也就只有這樣的人才能隨手把丹藥扔在桌子上吧,而且還沒有一點愛惜的意思。

廖忠誠投奔李天之後,根本就沒有想報仇的事情,只要是能讓自己叔侄三人安度晚年,這就是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了,原本還想帶著侄女兒亡命天涯呢,可想到魔教恐怖的勢力,就算你逃到什麼地方,最終也是難逃魔掌的,還不如繼續在李天這裡呆著呢,至少魔門大陣都沒有辦法奈何李天。

可是現在廖忠誠又有其他的想法了,如果李天真的是一名高級煉丹師的話,那恐怕自己報仇的想法還真有可能實現呢,魔教雖然強大,但也不能力扛整個江湖,如果江湖當中的幾大門派聯合起來,雖然不至於滅掉魔教,但至少能夠讓魔教銷聲匿跡,自己是沒有那個本事聯合江湖當中的幾大門派,但李天如果是一個高級煉丹師的話,幾年之內這絕對會成為現實的,想到這裡,廖忠誠真是有些激動了。

第二天早上李天起來的時候,廖婷婷跟廖芳芳都換好衣服了,以前在李天的面前,這姐妹兩個穿的都是居家的衣服,就算是出去玩兒,也不會穿得這麼正式,今天姐妹兩個穿的全部都是套裙,一眼看上去就是亮麗的小白領,讓李天的眼神兒都半天離不開,這也難怪了,如果單拼顏值的話,這兩個丫頭真是不遜色於任何人,難怪魔教的人要花那麼大的力氣把她們弄到手了。

因為有姐妹兩個在,李天也只能是坐到副駕駛上了,自從李天重生之後,坐副駕駛上的次數就有限,這一次真的是感覺到副駕駛的事業比後面寬廣。

孫瑞也是無奈了,李天是老闆,竟然要坐副駕駛,恐怕這也是獨一份兒了,不過看看後邊這二位姑娘,只看一眼,孫瑞的心都有點把持不住,更加別說其他的人了,老闆這裡就是卧虎藏龍,除了這兩個丫頭之外,那還有一個純潔的不像樣的丫頭,那個丫頭更麻煩。

路上李天給小洋妞打了個電話,問了問今天曲老師過去上課了嗎?雖然昨天已經把事情安排好了,但是還是有些不放心,小洋妞有些氣憤的說了句來了,然後就掛了電話了,李天有些納悶兒的看著手機,這到底都是什麼脾氣?什麼也沒說呢,就把電話給掛了,女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老闆,你做錯了一個事情。」孫瑞在旁邊鄭重的說道。

「什麼事情我做錯了?」一般在這樣的時候,孫瑞都是不會多嘴的,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呢,李天的臉上也是一臉的凝重。

「你不應該總跟一個女人打聽另外一個女人的事兒,我雖然是個大老粗,但也覺得你這個事情做得有些欠妥,人家還能接你的電話,這就很不錯了。」孫瑞一邊開車一邊說道,這話倒是讓李天恍然大悟,難怪小洋妞會把自己的電話掛了,不過李天有些驚奇的看著孫瑞,難道自己的感情色彩還不如眼前這個粗線條的傢伙嗎?

後面的兩個美女都捂住自己的嘴小聲笑,看著李天臉上的表情,她們兩個真是覺得這一路太值了,還從來沒見過老闆這樣的表情呢。

「老老實實的開你的車,要多注意前面的路,別出什麼事情,我倒是不害怕的,後面還有兩位小姐的,你說你到底是開車的還是情感專家呀!」李天咳嗽了一聲,板起了自己的臉。

越是這樣,就越容易暴露,車上的三個人已經笑成一團了,很明顯李天也承認了剛才那個事情,但因為自己是老闆,所以就不願意承認,反而是把鍋扔給了人家孫瑞。

到了公司之後,李天就把這姐妹兩個交給劉潔了,讓劉潔給她們安排工作,劉潔這個時候真是犯愁了,這兩個女孩子到底是個什麼身份?劉潔比別的人都要清楚,在湘江的時候,大家都曾經一塊購物,現在到公司來工作,恐怕也是玩票性質的吧,秘書處的工作說實在的不怎麼輕鬆,如果這姐妹兩個真的做不好的話,到時候吃瓜落兒的還是自己,可如果把她們兩個就那麼放著,恐怕她們兩個也不高興吧,真是讓人頭疼呀。

忽然間,劉潔想到了這兩個姑娘的好去處,那就是房地產公司那邊,最近正在組建銷售團隊,原本的銷售團隊有些不夠用了,長成這樣,如果去賣房子,那肯定是相當不錯的,況且老闆剛才也說了,要讓這姐妹兩個從基層做起,房產銷售員不就是最基層的工作嗎? 劉潔心裡打定了主意,然後到旁邊去給李天泡了一杯龍井茶,李天跟那些其他的經歷不一樣,那些人都喜歡喝咖啡什麼的,但是李天就喜歡喝茶,而且尤為喜歡喝龍井茶。

劉潔把茶放在了李天的旁邊,然後想著自己該怎麼開口。

「有事情就說,從來沒見過你這麼吞吞吐吐的,原來放下茶杯立刻就走,就怕跟我有什麼事情傳出來,現在在這站著幹什麼?不害怕你男朋友吃醋的?」李天抬起眼皮來看了一眼,劉潔的男朋友是一名公務員,吃醋是全公司都知道的,每天上班要送到門口,下班的時候也要在門口等著,就害怕李天跟其他的老闆一樣,後來看到了李天身邊的女人,再看看自己的女朋友,貌似還是有一些差距的,所以這個傢伙也就放心了,不過鬧出的笑話全公司都知道,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拿這個打趣劉潔。

聽到老闆說的話,劉潔直接就給了李天一個大白眼兒,說實在的,劉潔對於現在的這個工作很滿意,當初的時候她男朋友還讓她辭職呢,可是如果真的辭職的話,就靠男朋友微薄的薪水,該如何去養家呢?怎麼會有這樣的好事呢?

給李天當秘書,身為李氏集團的高層,劉潔每個月的薪水是1萬多塊,年底還有各種各樣的分紅,而且動不動的就跟著李天全國各地到處跑,這樣的工作,可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所以不管男朋友怎麼說,最終劉潔還是留下來了。

「老闆,關於婷婷和芳芳的工作,我想讓她們到房地產公司那邊去干銷售,不知道您的意思如何呢?那邊最近在組建銷售團隊,不需要害怕他們受到騷擾,都是在咱們公司的工作範圍之內,保安公司也有足夠的保安在那邊,而且還有斧頭幫的人在外圍,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況且你又不指望她們的銷售提成。」劉潔非常清楚李天的這張嘴,所以不能夠順著李天的這張嘴聊下去,如果是順著聊下去的話,自己一整天都會被他打趣,所以還是趕緊的說正事。

「這個倒是不錯的,對於她們兩個的安保工作,你不需要保護的那麼緊要就是了,普通的人在她們兩個面前,恐怕還掀不起什麼大浪來,就是那些軍隊退役的特種兵,恐怕也不是他們的對手,你就給她們直接安排工作就好了,以後關於他們的事情不需要過來問我,不過做之前先跟他們溝通一下,看看她們的意見,如果要是不滿意的話,你再給她們安排就是了,公司的職位多的是,這個權利提前放給你了。」李天笑著說道,實在是不用管這兩個丫頭的安全問題,只要是沒有魔教的人上門,其他人想要調戲這兩個丫頭,還得看看自己的筋骨夠不夠硬了。

劉潔也笑著點了點頭,想到她們姐妹三個在湘江逛街的時候,那也是有一些不長眼的人過來搗亂,最後都被這兩個丫頭給解決了,想到當時她們那個身手,劉潔可真是羨慕的很呢,可惜自己就是一個弱女子,根本就沒有成為高手的機會。

「對了,你稍微等一會兒,那邊房產公司的銷售情況怎麼樣?」看到劉潔要出去,李天忽然想到樓盤已經開始預售了。

房地產公司那邊的速度還是很快的,宋經理帶領了好幾個施工隊日夜開工,現在這個季節也適合晚上幹活,所以那邊的速度非常快,已經有兩棟樓開始封頂了,而且也在國家安全局的幫助下,拿到了預售許可證。

「銷售還是非常不錯的,因為我們的價格跟周圍相比都稍微低一點,而且我們公司前一段時間打出了聲譽,雖然跟國內大規模的房產集團比起來還有差距,但是在本地,我們已經是數一數二的了,老百姓也比較相信我們,再加上我們各種證件齊全,就有更高的可信度了,這幾天幾乎每天都有十來套房子成交。」劉潔最可愛的地方就是能夠預料到李天問什麼,基本上會在第一時間把答案告訴李天。

「這就非常不錯了,告訴銷售部門,要趁熱打鐵,在全市範圍內進行宣傳,把咱們的優點都發不出去,宣傳費用可以稍微再增加一點,最好趁著現在的銷售旺季,把大部分的房子銷售一空,等到資金回籠回來的時候,咱們還要開發新的樓盤呢!」在李天的記憶當中,現在可是房地產的黃金年代。

如果不趁著這個時候,把所有的地皮都給開發了,以後想要再這麼做的話,恐怕就有些困難了,房地產的監管會越來越難,各種證件也會越來越多,賺錢的黃金時期就在這個時候了,現在只是開發縣城周圍的周邊幾個縣城還沒有開始呢,所以資金回籠很重要。

「還有事情?」李天這邊都安排完了事情,按照以前劉潔的動作,肯定老早就溜走了,每次劉潔進來的時候,只要是李天不吩咐,大門口基本上都是開著的,就是為了防止別人說閑話,這也難怪了,老闆如此的年輕,如此有本事,秘書又如此的漂亮,很難別人不說閑話的,除非李天是個清教徒。

「老闆,其實我也想要買房子,不知道能給我打多少的折扣呀?」劉潔很殷勤的把茶水送到李天的手上,李天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燦爛的笑容掛在這丫頭臉上了,原來是因為自己買房子的事情。

這一段時間,劉潔的確是出了很大的力,李天不在公司的時候,各分公司的消息都是劉潔去了解的,而且做的條條況況都十分到位,讓李天十分的滿意,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公司的所有事情,按說以李天的想法,就算是送給劉潔一套也沒什麼的,可公司勤勞幹事兒的人多了,你能都送得起嗎?如果都送的話,房地產公司沒準兒都會讓你給干黃了。 男人好像一隻噁心的蟲子一樣,讓顧可彧的胃翻騰著,她「呸」了一聲:「你們別亂來,我們小區是有監控的,早就把你們的臉錄得清清楚楚了,等著坐牢吧你們。」

「你真當我們是傻子嗎?我告訴你,這個角落裡屁事都沒有。」

「兄弟們,別跟她廢話,我們上。」地痞們明顯做好了全面的準備,他說的沒錯,這個角落是個死角,確實沒有監控。

顧可彧慌張得不行,突然一雙有力的手將她拉到身後,陸季延抬腳就把一個人踹到一邊。

他冷著眼:「欺負女人算什麼?」

陸季延剛剛看到顧可彧下車后,他連忙跟上,好在是眼疾手快,不然顧可彧肯定會受到傷害。

顧可彧鬆了口氣,但心一直都在提著,心跳的非常快。

眼看著突然又多出來一個男人,看樣子似乎有幾把刷子,地痞停下來,「還有個男人?真是多管閑事。」

他們幾個面面相覷,好像在無聲的交流著,最終商量出了結果。

與此同時,陸季延緊張的看向顧可彧:「你有沒有事?」

顧可彧連忙搖頭,她的聲音還帶著幾分顫抖:「我沒事,可,黎佳……」

她想過去,卻被陸季延一把拉住,他的力氣很大,讓顧可彧無法動彈。

就在這時,地痞開始發話了。

「你們倆趕緊滾,現在走的話,我就睜隻眼閉隻眼當做沒看到你們,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顧可彧拉了拉陸季延的袖子:「不行,我們不能丟下黎佳!」假如他們現在離開,以後的日子裡,顧可彧肯定會非常的唾棄自己,覺得自己是個垃圾。

但對方的人很多,他們這邊只有陸季延一個男人,真的能行嗎?

陸季延當然知道,他沉聲吩咐:「你去旁邊站著。」

說話的同時,陸季延開始了打鬥,顧可彧趁機來到唐黎佳的身旁,將她扶起來,坐好。

陸季延和地痞的打鬥很是激烈,不過陸季延也是有功夫的,三下兩下便把幾人解決,冷冷的他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