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其自然的伸出長臂拿過蘋果,又順手從宋晴暖另一隻手裡,拿過水果刀。

一條長長的鮮紅的蘋果皮在刀下慢慢拉出,遲越澤不停的轉動著手裡的果子,動作乾脆利落。

如果是秦騁,怕是連刀都拿不穩吧。

宋晴暖不自覺的這麼想著,腦海中便有了畫面。

唇角微微上揚一抹好看的弧度。

「小暖,你笑什麼?」

筱雨捕捉到了這抹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微微皺眉。

不就是削個蘋果而已?

「額……」

像是被人看穿一樣,宋晴暖有些尷尬的別過頭,回過神來。

「我沒笑,是你看錯了。」

筱雨仍舊是皺著眉,眼神直直的望著宋晴暖,一臉的打量。

她才沒有看錯!

「吃蘋果嗎?」

說話間,遲越澤的蘋果便已削好,抬頭,一抹淺淺的笑盪開在面龐。

雖然他一直低著頭,但兩人之間的暗流涌動他卻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只不過,有些事,不能點破。有些話,沒有必要問。

「我不吃,你放著吧。」

筱雨撇嘴,眉頭輕輕擰著,看著遲越澤遞過來的蘋果。

其實這幾天遲越澤做的種種,她都看在眼裡的,她現在的怒氣,也已經消了一大半。

不止是筱雨,連宋晴暖也覺得,這個男人溫和紳士,從不越距。

從他這幾日的大揮手筆中不難看出,他一定也是財力雄厚,家世顯赫。然而他身上,卻絲毫沒有一點公子哥的痞氣。

甚至連筱雨的起居,都專門安排了人照顧著,二十四小時,只要有需要,隨叫隨到。

每一處,他都能想到。

宋晴暖對他雖說沒有好感,但一開始對他的防備之心,也慢慢的淡了許多。

果然,遲越澤對筱雨不太友好的態度沒有流露出半分不滿。

「那先放在這裡,什麼時候想吃再吃。」

遲越澤把蘋果放入旁邊的果盤裡。

然後起身,語氣謙遜平和,「我出去處理些事情,等會兒再過來。」

遲越澤微微的一笑,轉身離開。

「哼……」

筱雨不領情的冷哼一聲,眼裡的哀怒其實已經慢慢消退。

「睡吧。」

宋晴暖無奈的望著她,慢慢的把病床放下,又給筱雨掖了掖被子。

時間轉瞬即逝,眼看著日頭漸漸挖滑落,筱雨猶豫著開口:「小暖,這段時間太麻煩你了,你先回去吧。」

「你看你現在陪著安之的時間都少了,我怎麼能不愧疚。」

宋晴暖明白筱雨的意思,打斷她:「好了,你快休息,這些事情我都會安排好的。」

「嗯,我知道了。」

筱雨點點頭,知道拗不過她,好看的眸子輕輕閉上。

病房裡陷入長久的安靜。

借著這個時間,宋晴暖索性打開電腦,處理些公司的事情。

等到忙完這一切,她揉了揉自己疲憊的雙眼,雙手托著下巴,看著已經睡著的筱雨。

有些困了……

果然,沒過兩分鐘就堅持不住,宋晴暖的頭重重的砸在柔軟的床被上。

最近時間為了陪著筱雨,她身體也幾乎吃不消。

不知過了多久,房間里多了一個男人。 是辦完事回到病房的遲越澤。

他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趴在床邊睡的正香的宋晴暖。

傍晚的暖陽灑在她白皙的側臉上,如同天使一般寧靜美好。

似乎是做了什麼美麗的夢,女人的唇角輕輕揚起,乾淨好看。

遲越澤不由得也輕輕笑了……

他走過去,拿起沙發扶手上宋晴暖的外套。

那上面,似乎還有她的體香。

輕輕的,將外套披在還在熟睡的女人身上。

近距離的接觸,讓遲越澤看她的眼神愈發深邃複雜,似乎是想到什麼,他鬼使神差的伸手——

卻不曾想,還沒碰觸到她,身後忽然一道冰冷的男聲。

「住手!」

遲越澤收回手,順著聲音望去,一抹高大修長的身影闖入視線。

男人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那裡,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如同獵鷹般,直直的盯著他,讓人忍不住望而生畏。

遲越澤知道,那是誰。

秦騁極力壓制住心頭湧上的怒火。

大步的越過遲越澤,抓住那隻熟悉的,纖細的手腕,猛的一拉。

「啊……」

輕呼聲引起不小的騷動。

手腕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道驚醒了宋晴暖,同樣被驚醒的,還有筱雨。

看清楚來人後,宋晴暖有些驚愕。

秦騁怎麼會在這裡?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秦騁抓住宋晴暖的手腕,局高臨下的望著她,絲毫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那眼神中,更是一副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的模樣。

今天在家裡等了她很久,一直不見她回家。

他擔心她,晚飯都沒吃,便急匆匆的出了門。

知道她每天都會來醫院照顧筱雨,他馬不停蹄的一路趕過來。

可沒想到,卻看到這男人在給她蓋外套!

一雙黑眸瞬間暗沉下來,他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女人。

宋晴暖眼底冒出疑問,又瞥見男人身後的遲越澤和身上的外套,這才反應過來。

「他就是撞傷筱雨的肇事司機。」

說完,她到底是有些心虛的,畢竟這事情有點巧合。

果然,秦騁眸中驚疑不定,轉身,冷冷的看向遲越澤:「肇事司機?」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那聲音清冷刺骨,如冬月的寒風。

更何況這個遲越澤的長相,本能的讓秦騁心裡不自在。

「秦騁,你真的誤會了……」

宋晴暖欲言又止,可有不好說些什麼。

遲越澤倒沒有半分懼色,只是察覺宋晴暖的難堪時適時開口:「秦先生,這真的只是巧合,我和小暖清清白白,剛剛也不過是出於朋友的舉手之勞。」

宋晴暖心裡一窒……這話更容易讓人誤會啊!

骨肉按,秦騁胸腔里的怒火不斷翻滾,眼眸里怒火明顯,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看著遲越澤「從現在起,我不希望再這裡再看見你。」

「今天就先到這吧,筱雨你先休息,我們走了。」

宋晴暖搶先一步越過秦騁,眼神中不斷示意遲越澤趕緊離開。

她生怕再這麼下去,秦騁真的就要揮拳了,到時候,她是真的收拾了不了這局面。

遲越澤倒也識趣,看著眼前嬌小的女人和她身後就要發怒得秦騁,轉身,一句話也沒有留下,直接大步離開。

「回家。」秦騁咬牙,不由分說的拉起宋晴暖的手腕,大步的朝門外走去。

差點就要跟不上他的腳步,宋晴暖被拉扯的踉蹌了好幾步,神色也有些不悅。

「秦騁,你誤會了!」

宋晴暖近乎低吼的聲音里全是不滿。

可秦騁完全不顧她說的話,腳下的步子一步也沒停,頭也不回的拉著宋晴暖出了門。

原本熱鬧的病房裡,瞬間就只剩下坐在床上一臉懵逼的筱雨。

這都什麼事,把自己當不存在了?

——

「我說了,我跟他什麼關係也沒有!」

直到進了秦家別墅的大門,秦騁的手才放開了宋晴暖。

家裡的傭人看著怒氣沖沖,一路推搡著進來的兩人,低著頭,一句話都不說,大氣也不敢出一下。

「他給你蓋了外套!」

秦騁危險的眼眸微眯,語氣中的不滿和醋意完全暴露出來。

宋晴暖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你如果這麼不相信我,那我解釋再多也沒有用。」

她站在那裡,目光冷冷的撞上秦騁憤怒的視線。

秦騁愣了愣。

是啊,他當然想相信她。可是看見有別的男人對她好,他就忍不住的生氣,發怒。

他又何嘗不討厭這樣的自己。

「你去陪安之吧。」

掙扎一番,秦騁無可奈何的走到沙發旁邊,整個人坐在那便閉上眼睛。

他終究還是心軟了。

宋晴暖怔了怔,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什麼也沒說,轉身,朝樓上走去。

「砰……」

直到樓上傳來關門的聲音,秦騁才睜開雙眼。

鬼使神差的,他也慢慢起身,來到宋晴暖的房間門口,停下了腳步。

耳朵里有隱隱約約的流水聲傳來。

她在洗澡?

浴室裡面。

打開蓮蓬頭,溫暖的水花灑在身上。

小安之睡得香甜,她這才趁著這個時間洗漱一下。

腦海中浮現出今天發生的一幕幕。

「回家!」

「他給你蓋外套了!」

他的聲音,他的神情,他語氣中毫不掩飾的憤怒和醋意。

這樣的秦騁,讓她控制不住的心動……

就這麼想著,宋晴暖手裡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不知不覺的站在氤氳霧氣的浴室裡面良久。

屋裡遲遲沒有再出來任何動靜,久到秦騁都要以為宋晴暖已經洗漱完上床睡著了。

思及此,秦騁的手輕輕的放在門把上,打開門,步子不受控制的邁了進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