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這附近,你馬上過來。」

「好啊,茗,你等我。」

唐茗點了一支煙,他喜歡白小雨的順從和聽話。

蘇錦溪看似聽話乖巧,實則叛逆倔強,一想到她唐茗氣得肝都在疼了。

還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讓他徹底亂了情緒,一個合格的權威者,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管理自己的情緒。

衝動往往伴隨著風險,他是唐氏繼承人,本不該有這樣的情緒。

可是卻因為蘇錦溪打破了他原本的節奏。

一支煙抽完,白小雨已經火速趕往了現場。

「茗,我好想你,最近你都不陪我。」白小雨嘟著嘴撒嬌道。

唐茗撫摸著她的長發,女人就應該是她這樣的才是。

「現在不是來陪你了?小雨,我想要你。」

白小雨臉上溢出一抹媚笑,抬腿跨在了唐茗身上,她比誰都清楚他身上的敏感。

唐茗的眼中並無情慾,並非是白小雨不夠賣力,只是他的心似乎已經不在白小雨身上。

他看著旁邊的那個餐廳,她現在應該還在沒心沒肺的吃東西吧。

白小雨就要進入主題,唐茗卻是有一絲不願,「小雨,用這裡。」

修長的指尖曖昧的撫過她的唇畔,白小雨蹲下開始給他服務。

他只是在想一個問題,蘇錦溪的唇是不是也是這麼柔軟?

腦中浮現曾經蘇錦溪睡在他身邊的模樣,那樣純真無邪的睡顏。

想到她的臉唐茗才有了感覺,他將白小雨拉回懷抱瘋狂親吻。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現在腦中,心中全都是蘇錦溪的模樣。

蘇錦溪吃飽喝足邁著悠閑的步子出來,看到唐茗的車子就停在路邊。

他怎麼還沒走?自己的糖果還放在他車上呢。

蘇錦溪看不到玻璃內發生了什麼,她敲了敲駕駛室的門。

「唐總,我……」

車窗搖下,蘇錦溪臉色凝固在當場。

車內氣氛香艷無比,白小雨衣服已經脫的差不多了,而唐茗的襯衫也是十分凌亂。

尷尬,前所未有的尷尬。

唐茗就是故意的,他倒是要看看蘇錦溪是否真的一點都不在意!

充滿情慾的眸子看著她,白小雨也看到了蘇錦溪,她不但沒有停,反而更加賣力的在唐茗身上點火。

「有事?」唐茗挑釁的看著她。

蘇錦溪趕緊收起張大的嘴,「沒,沒事……你們繼續,我不打擾了。」

她驚慌失措的逃離現場,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我的天啊,好大膽,好大膽!

總裁,請忍耐 這還是在人來人往的路邊,蘇錦溪才看了一下就雙頰嫣紅。

似乎她和司厲霆也有一次在車上,想著司厲霆蘇錦溪就摸了一顆糖含在嘴裡。

三叔,你在幹什麼呢?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你了。

蘇錦溪並沒有被唐茗影響,而是無聊的踢著路邊的石子。

唐茗看著那跟個孩子般踢石子的蘇錦溪,從背影看不出一點悲傷的情緒。

眼中的情慾消減,他一把拉開白小雨。

「茗,怎麼了?」白小雨已經有了感覺。

「我餓了,去吃飯吧。」他隨便找了個借口。

白小雨雙手攬著他的脖頸,「茗,我也餓了,你來餵飽我好不好?」

她是典型在床上可以滿足男人一切要求,甚至懂得怎麼刺激男人的女人。

以前唐茗還吃她這一套,也不知道現在是怎麼了,唐茗腦中只有蘇錦溪那雙乾乾淨淨的眸子。

一把將白小雨拉開,「我是真的餓了,你想吃什麼?我開車過去。」

唐茗已經開始整理起自己的衣服,白小雨眼中掠過一道傷痛,唐茗這麼久沒有碰她,好不容易碰她卻停下了。

「茗,你知道我想吃什麼。」

「你不是喜歡日式料理?我們去吃壽司。」唐茗假裝不明白她的意思。

白小雨只得移回到副駕駛穿好衣服,「茗,蘇錦溪剛剛找你做什麼?」

她直覺就是因為蘇錦溪,分明之前唐茗還有興緻的。

「不知道。」唐茗絲毫不提自己本來是和蘇錦溪一起吃晚餐的事情。

白小雨看到後座上的糖果,「茗,這是你給我買的嗎?」

唐茗順勢回應了一句:「嗯。」

白小雨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茗,你對我真好,謝謝你。」

他還是那個浪漫的唐茗,自己在胡思亂想什麼呢?

要是唐茗和蘇錦溪本來就沒什麼,自己再像以前那樣,說不定會把唐茗推給蘇錦溪。

白小雨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自己再不能犯之前的錯誤讓唐茗厭煩。

所以就算她心中不舒服,也知道什麼時候該收什麼時候該放。

要是唐茗真的和蘇錦溪有什麼,剛剛也不會當著她的面和自己繼續了。

「茗,那我們就去吃壽司吧,我喜歡金槍魚壽司和三文魚。」

她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在唐茗面前笑顏如花。

唐茗喜歡的就是她這裡,她是個審時度勢的女人。

「好,就去吃你喜歡的。」

「茗,你最好了。」白小雨聲音歡快。

只是那張充滿笑容的臉上仍舊有著一絲淡淡的愁緒。

蘇錦溪一邊吃著糖果,一邊踢著石子。

石子「咻」的一下飛出了她預計範圍,在天空劃過一道拋物線,「哐」的一聲砸在了一輛黑車的車門上。

是一千多萬的勞斯萊斯,蘇錦溪欲哭無淚,這次自己要好死不死了。

幹什麼不好,幹嘛要踢石子。

這樣的豪車哪怕只刮花一點補漆都很貴的,要是車門變形,她就等著死吧。

才開始上班,連工資都沒有,她自己的錢就只剩了兩千塊。

兩千塊可以給勞斯萊斯補漆嗎?顯然不夠。

蘇錦溪朝著勞斯萊斯跑去,她輕輕敲了敲車窗,「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車窗搖下,蘇錦溪對上一雙戲謔的眸子。

「我的車子也敢砸,你要怎麼賠我?」

蘇錦溪驚訝道:「三叔,你怎麼會在這裡?」

剛剛她心裡想的人就出現了,這也太神奇了。

「因為……你在這,所以我就來了,不過某人似乎看我不順眼呢。」司厲霆開玩笑道。

「三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對天發誓我不是故意的。」

司厲霆輕笑一聲,打開了車門,不用他說什麼蘇錦溪就自己爬上了車。

她想他,就是莫名的想見他。

在我想你的時候你能出現在我的世界,這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

司厲霆將她攬入懷中,聲音低沉的在她耳畔道:「故意的也沒事,只要你喜歡,我家裡還有很多車,喜歡哪輛就砸哪輛,不夠砸我們就再買。」

蘇錦溪抬頭對上他溫柔的雙眼。

「三叔,我發現了一件事。」

「嗯?」「我覺得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你了,怎麼辦呢?」 喜歡,她終於說出了口,司厲霆等她這句話都快等得天荒地老。

「小笨蛋,你再說一遍。」

蘇錦溪上次準備對簡韻告白沒成功,這是她第一次對人說喜歡。

聲音很小而且還帶著一絲絲的羞澀,連正眼都不敢看他。

「不說了。」她害羞的往他懷裡鑽。

記得第一次她醒來,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時候,林均進來嚇得她就往他懷中鑽。

後來鑽著鑽著好像也就習慣了,以至於現在她沒事就往司厲霆懷裡鑽。

司厲霆將蘇錦溪從懷裡薅出來,「蘇蘇,再將你剛剛說的話說一遍,我想聽。」

蘇錦溪不好意思別開了臉,司厲霆輕柔的抬起她的下巴,讓她對視自己的眼睛。

「乖,看著我的眼睛說一遍。」

他的聲音彷彿帶著些蠱惑人心的意味,車中光線忽明忽暗。

蘇錦溪看不清楚他的瞳孔,不過她也能想象得到他那雙藍寶石一樣的眼睛。

「厲霆,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去掉好像。」

「我喜歡你。」蘇錦溪還是說出了口,司厲霆內心激動不已,一把將她狠狠擁入懷中。

「蘇蘇,蘇蘇,我的蘇蘇。」

蘇錦溪靠在他懷中,聆聽著他的狂熱激動的心跳聲。

「厲霆,我喜歡你這麼叫我。」

「蘇蘇,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司厲霆開心的像個孩子。

「你知道我現在想要做什麼?」他的雙眼充滿了光彩。

蘇錦溪搖搖頭,「只要不做我就好。」

司厲霆颳了刮她的鼻子,「小污女,我啊,想要親親,要抱抱,要舉高高。」

他看了一眼頭頂距離並不富裕的車頂,蘇錦溪難得看到這麼孩子氣的三叔。

「舉高高不行,但是親親和抱抱可以,三叔,我想你,好想你。」

被唐茗打那一巴掌的時候她就覺得很委屈,她不是蘇夢,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就大吵大鬧。

她雖然單純也明白這個社會的法則,別說是唐茗可以動手打人,就連珍妮姐都可以。

這就是社會的等級,強者為尊,而她爬得不夠高也不夠快,只能被人踩在腳下。

哭鬧只是孩子的做法,所以她沒有哭也沒有鬧,看似脆弱的蘇錦溪其實比誰都堅強。

司厲霆並不知道她在公司被打和被調去當助理的事情,攬著她的腰際。

「想我啊,那就嫁給我,以後我們天天住在一起好不好?你想什麼時候看我都可以。」

蘇錦溪搖搖頭,「厲霆,我還沒有解決和唐茗的問題,我們暫時不能在一起。」

司厲霆不悅的看她,「所以你是讓我白高興一場?我還是不能光明正大的擁有你?」

「三叔,我仔細想了一個問題,現在唐家的人都認為我和唐總關係很好。

要馬上就分手,我之前想的原因有一個,我出軌為由,唐家絕對不會包容一個劈腿的女人。

他們將我恨之入骨,不用我說就會徹底將我驅逐出唐家,這個方法看似簡單卻會帶來很多傷害。

我的名譽先不說,蘇家名譽受損,唐總以及唐家也會受損。

尤其是在知道對象是你,所有人會怎麼看你,怎麼看我們?」

司厲霆就知道她會這麼想,「只要你願意,就不必管別人的想法。」

「厲霆,我做不到,當初答應唐茗的時候我不知道會喜歡上你。

如果要因為我一個人而傷害到那麼多的人,我不能這樣。」蘇錦溪搖搖頭。

從司厲霆認識她的那一刻就知道她是這樣的性格,否則自己也不會拿著軟肋威脅她了。

那時他也不會知道蘇錦溪的軟肋有一天也會變成掣肘自己的軟肋吧。

「蘇蘇,你是讓我再繼續等?」

「我知道這樣對你不公平,我的意思是現在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等到我和唐茗徹底了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