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茗笑了笑沒說話,顧安楠在他懷裡掙扎了一會兒也就放棄了,反正他炒的蛋炒飯還不錯,蹭一頓飯也不錯。

今天之後顧安楠不但沒有停止自己的偷窺之旅,反而變本加厲,哪知道這天她正好遇上一起車禍。

當車子出事那一瞬間她心裡一緊,那車上可是有司錦諾和唐茗,她第一時間沖了下來查看車子里的情況。

唐茗頭上都是血,司錦諾倒是平安無恙,現在情況太緊張,顧安楠沒辦法,只得先抱走了司錦諾。

她大概看了一眼唐茗的傷勢沒有太嚴重,這才抱著司錦諾離開。

「小怪物,真可愛的小怪物。」她開心的像是撿了寶貝的孩子,抱著孩子蹦蹦跳跳回家。

凱拉晃動著腰身下樓,顧柒沉睡太久,只得將顧安楠拜託給凱拉和洛。

本該是長輩的兩人,顧安楠從小就調皮,一直叫著她們的名字。

凱拉看著她懷中的孩子一雙藍瞳,還有那和司厲霆長得極為相似的臉。

「顧安楠,你這個小偷!」 這是顧安楠在房間轉悠的第三百零三圈,司錦諾已經睡了許久,凱拉在一旁吐著煙圈。

「我說,我已經幫你和小傢伙的父母請了假,你可以安安心心和他待一段時間,你怎麼還心緒不寧的?」

顧安楠眉頭緊鎖,「那個……你不懂啦。」

凱拉看著窗外的夜色,「是啊,我確實不懂你這個壞傢伙的心思,得,時間不早我也不陪你瘋了,我去看看小傢伙。」

偌大的房間就只剩下顧安楠一人,顧安楠腦子裡一直浮現出唐茗受傷的模樣。

那時候情況緊急,她只能帶走小怪物,粗略檢查了一下唐茗的傷勢確認他沒有生命危險。

可畢竟是出了車禍,誰知道他的頭或者五臟六腑有些什麼。

顧安楠想要去看看唐茗,但又覺得自己和唐茗既不是朋友又不是親戚,她幹嘛要去看他。

話雖如此,她這心就七上八下的,始終無法入睡。

在她轉悠了第三百零四圈的時候,顧安楠自言自語道:「我去夜跑幾圈,對,就是去夜跑。」

這一跑就跑去了醫院唐茗的病房,顧安楠反正翻牆已經翻習慣了,順利的到了唐茗的病床前。

看著床上那人頭纏著紗布,臉色十分憔悴和虛弱。

她伸手戳了戳唐茗,「活該,叫你笨,叫你蠢,開個車也開不好。」

埋怨了幾句沒有得到唐茗的回應,她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你怎樣了,是不是撞傻了,算了,能撿一條命就不錯了。」

顧安楠剛想要離開,哪知道唐茗就這麼醒了。

「唔……」他捂著頭慢悠悠的坐了起來。

顧安楠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那個……先說好我可不是來看你的,我就是夜跑路過迷路才進來的。」

畢竟之前她那麼嫌棄唐茗,現在突然跑來了唐茗的病房,還不被人笑死才怪。

唐茗看著她的目光有些迷茫,似乎在努力的辨認。

「你是誰?」他拍了拍頭,感覺她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

「你該不會不認識我了吧?」顧安楠感嘆著自己就是一個烏鴉嘴,剛剛還在說唐茗是不是撞傻了。

唐茗搖搖頭,「不認識。」

「你不認識我總記得顧錦吧?」顧安楠繼續問道。

唐茗繼續搖頭,「顧錦是誰?」

「不會吧,你連她都忘記了?」顧安楠是知道的,在唐茗心裡顧錦是一種很特別的存在,是超越了友情和愛情。

唐茗似乎對顧錦沒什麼興趣,反而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顧安楠。

「漂亮姐姐,你是誰?」

顧安楠樂呵呵一笑,「你這嘴裡是吃了蜜的吧。」

「沒有,我好餓,漂亮姐姐,你可不可以給我弄吃的。」

他一口一個漂亮姐姐叫得顧安楠心花怒放,「得,就憑你叫我這一聲我就給你弄好吃的。」

唐茗開心一笑,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氣質。

「你真不記得我了?那你自己是誰你記得嗎?」顧安楠試探問道。

「我是誰呀?」

「你是尼古拉斯鐵柱。」顧安楠隨便給他編了一個名字。

唐茗嘀嘀咕咕說了一句:「怎麼這個名字這麼長?」

顧安楠有些狐疑,難不成他真的失憶了?

不行,她得再試試他,「當然了,你並不是這裡的人,你住在一個很遠的村莊,那裡叫青青草原,你還有很多的朋友。」

唐茗眼睛一亮,「真的?我還有很多的朋友。」

「當然了,你最好的朋友叫尼古拉斯喜洋洋,它聰明又活潑,是你們班的第一名,對了,你還有一個很懶惰的朋友叫尼古拉斯懶洋洋,它每天好吃懶做經常被抓走。」

顧安楠編上癮了,這一胡說八道就停不下來。

唐茗對自己的身世很感興趣,「被誰抓走?」

穿越空間福滿園 「你們青青草原有一個很壞的傢伙,它叫伊麗莎白灰太狼,他還有一個老婆,它們夫妻兩最喜歡欺負你們了。」

唐茗皺著眉頭,「怎麼這麼壞。」

「那可不,壞死了。」

顧安楠注視著他的神情,確定他沒有說謊,而是真的相信了自己的鬼言鬼語。

唐茗突然抬頭,「對了漂亮姐姐,那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叫大鎚。」

「大鎚,真好聽的名字。」

顧安楠噗嗤一笑,「你認真的?這名字還好聽?」這就是她胡謅的一個名字而已。

唐茗很認真的回答:「因為是漂亮姐姐的名字,所以一定會很好聽。」

這人……

顧安楠怎麼覺得唐茗失憶后更可愛了呢。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唐茗卻抓住她的衣角,「大鎚你要去哪?」

「這麼晚了,我得回家休息了。」

「那你帶我走吧。」唐茗抓著她不放。

「那怎麼行,你還是一個病人,得留在醫院繼續檢查的。」

唐茗一把扯掉了自己手臂上的吊針,「我已經沒事了,不是病人。」

「你這人……」

「大鎚,我不記得回青青草原的路了,我唯一的朋友只有你,讓我跟著你吧。」

顧安楠就是來看看他,哪知道唐茗就要跟著她回家。

面對唐茗那一雙大眼睛,她還真的無法拒絕。

「你真要跟我走?」

唐茗直接拉住她的手,「嗯。」

「你幹嘛吃我豆腐?」

唐茗一臉疑惑,「我沒吃你豆腐啊。」

顧安楠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這人時而懂時而又不懂。

「算了,走吧走吧。」

於是唐茗扯著顧安楠的衣角離開,就像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大孩子,非要跟著顧安楠。

顧安楠將他送上了車,唐茗乖巧的坐著,連安全帶都不知道系。

「真是笨死了。」顧安楠埋怨著,她彎腰給他拉過來。

「這個叫安全帶,以後上車都要系的,知道了嗎?」

她一回頭唇擦過唐茗的臉頰,顧安楠臉一紅。

「你臉怎麼紅了?」唐茗一本正經的問道。

顧安楠沒好氣道:「還不是因為太熱了,問東問西幹嘛,走,跟我回青青草原。」

「哦,大鎚你好凶。」唐茗委屈。

顧安楠扶額,她這是給自己找了一個祖宗回家?

話說回來,她幹嘛要帶他回家。

「再廢話我就丟掉你。」

唐茗捂著嘴,一隻手抓住她小心翼翼,「大鎚,不要丟下我好不好?」

「好好好!我的祖宗。」 「小柒!」邁克見顧柒倒下,第一時間很是著急。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顧柒向來是個鬼靈精,說不定她這是在裝暈,其實根本就沒事。

魔尊圖騰 以前自己也不知道被她騙過多少次了,這個小壞蛋!

他決定先按兵不動,等一會兒她自然就會起來。

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顧柒還是一動不動躺在那裡,是嚇壞了嗎?

畢竟剛剛他看到一隻老鼠從顧柒腳邊竄過去她都沒有動,顧柒是真的昏迷了!

「不好。」邁克只是想逼迫顧柒答應自己,並不想讓她真的出事。

他心裡很是著急,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他多希望這次醒來,顧柒沖著他做鬼臉,然而並沒有,顧柒軟綿綿倒在他的懷中。

「小柒,你怎麼樣了?」

邁克抱著顧柒搖晃了一下,顧柒卻是昏迷不醒。

這可嚇壞了邁克,雖然顧柒當年那麼冷漠,寧願他跳海都不來赴約。

邁克仍舊愛大於恨,他了解顧柒的性格,他並不怪她。

到底是自己從小愛到大的女人,他不想她受一點點傷害。

叫了私人醫生過來診斷,奇怪的是連私人醫生也沒有查到任何癥狀。

「這位小姐心律正常,沒有事情。」

「她要真沒事怎麼會突然昏迷?而且現在怎麼叫都不醒。」

「少爺不要著急,我從醫多年,這點還是能保證的,如果少爺實在不放心可以用儀器給小姐精密的檢查,看看問題究竟出現在哪裡。」

「好,現在就準備。」

邁克看著床上的女人,從表面上看去看不出任何問題,她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雙頰粉撲撲,並沒有什麼氣色不好,一般生病臉色會直觀的表現出來。

可就算睡得再死的人也不會怎麼叫都叫不醒,一個看似正常卻怎麼都叫不醒,這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總裁爹地的寵妻法則 顧柒是做了一個美夢,她嘴角微微向上翹起,笑顏如畫。

「小柒。」邁克輕輕撫著她的臉頰,這樣美好的像是花一樣的女人,為什麼不是他的愛人?

經過更加準確的儀器檢查,顧柒的身體各項數據都很正常,表明她的身體符合睡眠的指標。

「少爺,你看我沒有騙你吧,她就是在睡覺。」

邁克眉頭緊皺,既然只是在睡覺,為什麼怎麼叫都不醒?

再說折騰了她這麼久,又是做檢查又是移過來移過去的,就算再怎麼喜歡睡覺的人也都會被吵醒了。

不過醫生都說了這樣的話,他也沒有辦法。

讓女佣人給她清洗了身體,換上睡衣,再將她抱回到床上,至少讓她睡得安穩一點。

另外一邊顧浣眼睜睜看著顧柒跑開,別說是她了,就連保鏢們都沒有追上。

「什麼,小姐不見了?」顧浣聽到追出去的保鏢這麼說,這可如何是好。

這個小姐怎麼就沒有一個消停的時候,在這種時候消失。

想到上一次顧柒也被人帶走的事情,顧浣第一時間聯繫到阿才。

「阿才哥哥,小姐消失了,很有可能是被人帶走的,你快通知先生。」

「我知道了。」

阿才掛了電話,急急忙忙往實驗室的方向走去,還沒有進去就被人攔在了門外。

「抱歉,你不能進去干擾,現在就在實驗最重要的關頭。」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先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