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周揚名的腦殘,唐小芯「呵呵!」笑了兩聲,「剛才我們趕來這邊的時候,熊富貴都已經跟我們說了事情的大概,我就在想呀!你跟周揚名又怎麼會這麼湊巧地出現在鋪子外頭呢?」

她也只不過是隨口這麼一說,下一秒,她就看見夏雨菲的面色出現了一抹僵硬。

當即,她就已經認定這件事跟夏雨菲有關係。

夏雨菲目光觸及唐小芯那目光透著瞭然的冷笑時,她心一驚,唐小芯知道了?哼,就算是知道了,那又如何,只要她不承認,唐小芯就拿她沒辦法,就算是她承認了,那唐小芯也拿她沒辦法,因為方海軍確確實實把周揚名給打了。

只是,才不過將方海軍關上十天八天的,她真的很不甘心。

好你一個人夏雨菲,敢算計她家裡人,她不會就這麼算了。唐小芯往前一步,就站在夏雨菲的身側。

「你要幹什麼!」夏雨菲下意識斜著身體要跟唐小芯保持距離。

唐小芯冷笑,「所有人都看著呢,我還會對你怎麼樣嗎?我只不過就是跟你說一句話而已,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夏雨菲警惕瞪著她。

「杜、大、兵!」唐小芯輕輕就在她耳邊說了這三個字。

就算是唐小芯知道她跟杜大兵在一起,那有如何!但就是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對自己說這了杜大兵的名字,

唐小芯往後退一步,她嘴角一勾,冷笑注視夏雨菲,眉梢間夾帶著幾分的慵懶,「真的很好巧,我也認識這個人,我還見過他,前幾天我還跟他們倆夫妻一塊吃飯,就是不知道讓我同學知道了這件事之後,你說她會怎麼樣呢?」

看著夏雨菲面色刷了一下子發白,唐小芯心裡有說不出的快意。

哼,跟我斗,還試圖動她的家人,又或者說夏雨菲,還想著阻止她的店子開張,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該死的!夏雨菲咬牙切齒,握緊了拳頭,全身都處於僵硬狀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唐小芯居然認識杜大兵的老婆!而現在如果要是讓杜大兵的老婆知道了,那她就算是跟杜大兵還要其他的發展,都會被掐斷了。

唐小芯!你為什麼就是非要跟我作對,為什麼就是非要得到東西都比我好!

憑什麼呀!

周揚名見她面色如同白紙那般,又一直不說話,擔心她,連忙追問她:「你怎麼啦?雨菲是不是唐小芯欺負你?你說話呀!別嚇我!」

「……」夏雨菲死死,怨恨地瞪著唐小芯。

而席麗瓊、方海軍、湯蓉蓉、熊富貴、劉金園幾人都看懵了,這都是什麼情況呀!也很好奇唐小芯到底在夏雨菲耳邊說了什麼話,能夠讓夏雨菲這樣。

不過熊富貴、劉金園、湯蓉蓉三人不得不感嘆,唐小芯的戰鬥是杠杠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唐小芯你到底跟雨菲說了什麼,你告訴你,你想要欺負雨菲,你就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

唐小芯眼神不屑看了周揚名一眼,「行了,你的深情款款的話,你就留給沒人的時候再跟夏雨菲說,我們這些人還在呢,聽不得這些噁心的話。」

這話一出,熊富貴和劉金園都忍不住笑了。

嫂子說的話,還真是犀利!

夏雨菲目光兇狠狠地瞪著唐小芯,「唐、小、芯!你給我記住!」她不會放過她!

說完后,轉身就跑。

周揚名擔心之下,就什麼都不顧,直接追出去。

熊富貴就喊著:「你就這麼跑了,這件事就這麼就算是了結了。」

周揚名連聲都不回,那熊富貴就當是解決了,接著他笑嘻嘻湊到唐小芯身邊去,「嫂子你真是絕了!難怪咱們隊長會娶了你,你真是太厲害了!」幾下就把事情都處理好了。

唐小芯只對他笑了笑,沒說話。

「對了,嫂子你剛才是在夏雨菲耳邊說了什麼?你給我們說說唄!」

「對呀!嫂子,我也想知道。」劉金園也湊過去問。

看了他們兩個一眼,唐小芯笑說,「你們是大男人,怎麼比女人還要八卦呢?」

「這……」劉金園羞窘抓了抓自己後腦勺。

「……」熊富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今天的事,也是謝謝你們,也麻煩了,改天你們都到我家來吃飯,我親自下廚做飯給你們吃。」

「真的?」熊富貴眼睛一亮,笑說,「我聽隊長說了,嫂子做飯,那手藝相當的好,我們終於有這個口福吃到你做的飯菜了。」

他說著,劉金園都開始流口水了。

唐小芯看著他們兩個如此搞笑,忍不住笑了。

他們剛要走,席錦琛這時從外頭回所里,一看見他們,微怔,「你們怎麼在這裡?」

「堂哥!」席麗瓊喊道。

「……」方海軍略顯不好意思。

身後的湯蓉蓉、熊富貴、劉金園聽到一喊,覺得關係有點亂,隨後回想一下,好像弄明白了什麼!

唐小芯簡單地說了一下事情。

席錦琛沉著臉,眼眸幽深透著薄涼,在落在唐小芯身上時,頓時變溫柔至極,叮囑她,「你現在也別太累了,回去的時候,小心一點。」

「嗯!」

唐小芯和方海軍他們先走了。

熊富貴和劉金園接著就在他耳邊對唐小芯一頓誇獎。

席錦琛看著他們兩個,沒轍地淡笑,「你們該去忙了!」

「是!」兩人齊聲說道。

……

從派出所一路回到工廠門口,周揚名就一直不斷問夏雨菲怎麼了,還有唐小芯到底是跟她說了什麼。

夏雨菲一直都不搭理他,最後她還很不耐煩大吼周揚名,「你到底有完沒完呀!我要去忙了,你不用做事,我還要做事呢!」

說完,她就進去了。

周揚名站了幾秒鐘,然後他也回上班的地方。

老闆娘一看他這個樣子,有些害怕周揚名出去招惹了什麼事,而導致給她這邊帶來了什麼麻煩,於是就警告他,「我這裡是正正經經做生意,你要是在外面招惹了什麼事,我可不敢再要你在這邊工作。」

「知道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縱使周揚名多麼不情願,還是要吱聲答應了。

「你剛才出去了那麼久,我就當你請假半天,回去好好做事,別沒來幾天,就天天出去,你真要是想著出去,那你乾脆就走人算了。」

周揚名沒頂撞她,轉而進去了。

裡面更搬完東西回來的夏海峰,一看見他臉上的傷,就問這是怎麼回事。

周揚名說了大概的事情。「我說你怎麼這麼傻呢!你這白挨了打,你知道嗎?要是我呀,我不會跟唐小芯獅子大開口,而是管她要個幾百塊錢。」

「現在事情都已經是這樣了,還能怎麼辦呀!」說著,周揚名心裡都覺得煩躁。

見狀,夏海峰也就不再說他了。

……

一出派出所,方海軍第一件事就是跟唐小芯道歉,說自己給她添麻煩了。

唐小芯搖了搖手,「這都沒什麼,你打周揚名,我也是理解,我覺得吧!就算是要打,那也應該挑在半夜或者沒人地方打。」

「我懂,我太過於衝動了。」

席麗瓊內疚說道,「其實都是我不好,因為我的事……」

「你說什麼呢!這怎麼會關你的事!」唐小芯說她,「這是我大表哥自己的行為,跟你沒關係,你也不用自責了。」

「是呀!麗瓊你不用自責。」接著,方海軍突然想起了什麼,然後盯著她們兩個,「這件事你們不要告訴我媽,不然可得又要說我了。」

「這種事情我們當然是不能跟舅媽說,一說,不僅僅是說你,還把我都給說了。」

「怎麼會呢!」方海軍不相信看著她。

「我,一個懷孕的人,跑去派出所,來回折騰,還不得被訓呀!」

方海軍想了想,忍不住笑了,「也是!」

席麗瓊笑著,眼中蓄滿了感謝的光芒,望著唐小芯。

「對了,大表哥以後你可能會在那邊經常遇到夏雨菲或者周揚名,你可不能再這麼衝動了,就算是有什麼的話,咱們私底下解決,我就還不信了,半夜用蛇皮袋將周揚名裝的事,又多困難!」

方海軍笑說,「我懂了,我不會再給你添麻煩,以後我會很理智的。」

「嗯!」

「鋪子開張的事,我估計呀!最近會太平,過後,只要夏雨菲不來招惹我,那就好,不然我就讓她吃不完兜著走。」

席麗瓊想起了剛才在派出所時,唐小芯不知道跟夏雨菲說了什麼,整個人不太一樣了,就好奇問她。

唐小芯不由失笑,「你怎麼跟熊富貴他們兩個一樣呀!對這個話題這麼感興趣。」

「你說說嘛!要是以後這樣的話,我還也可以利用這個對付夏雨菲。」

「也是!」唐小芯將夏雨菲和杜大兵那一點事都告訴她。

聽完后,席麗瓊驚訝看著她,「夏雨菲居然跟有婦之夫在一塊,那不是當小……三嗎?」

唐小芯意味深長地冷著,「我那同學可不是一般人。」絕對是潑婦中的潑婦! 「那這麼說的話,要是讓你同學知道了,那夏雨菲可有苦頭吃了。」

「嗯!」唐小芯點了點頭,「不過這些事,咱們不管那麼多,如果夏雨菲還敢來招惹我們,那我們就不客氣,要是不來招惹我們,那就管好我們自己的事,掙我們的小錢,過好我們的小日子!」

「是的!」她非常認同唐小芯說的話。

……

幾天後,工廠那邊的鋪子,已經裝修得剩下尾工了。

方海軍就會過來這邊,收撿好東西,將需要用的東西給買過來。

確定好了開張的日子之後,唐小芯思量過後,她還是決定要跟殷文聰說一聲。

剛好殷文聰這一天也來粵香大飯店。

尊上的異能嬌妻 殷文聰了之後,還忍不住說她,「唐小芯,我說你想著掙錢,你怎麼不把我帶上?你這樣很不夠意思!」

「這家店子雖然是我開的,但我也要給股份我大表哥和堂弟,下次吧!如果有其他的機會,我們再合作,而且任家飯館子的事,這不是還沒解決嗎?」唐小芯笑笑說。

「那你現在是想著怎麼對付任家飯館子?我最近聽說,任繼德已經找了一戶門當戶對的女孩子,給任曉棟當媳婦。」

「我懂了!」這也意味著任家飯館子可能就不會這麼快關門倒閉,那這樣的話,就是對粵香大飯店有威脅。

「其實這件事你要是下不了手,我可以。」

唐小芯神色困惑望著他。

殷文聰深不可測的眼神定定地看著她,心裡頓了一下,最後她還是說了,「任曉棟還沒接受任家的事情,他就已經是個到處闖禍的人,他現在安分了這麼久,也該是到了一個極限了。」

「你的意思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還會犯事!」

「嗯!」殷文聰風輕雲淡地應了她一聲。

「那你是打算怎麼對付他?」

「他喜歡什麼,我就送他什麼,至於他後面會有什麼一連串的反應,這都是他自己的決定。」

「也是!」唐小芯嘴角擠出一抹弧線,對於殷文聰的話,她沒有反對的權利,在生意場上是一個強食弱規則,說不定哪天她沒能力與任曉棟抗衡的時候,她也會被任曉棟給收拾了。

她還記得,自己剛到城裡找鋪子,開始第一家店的時候,任曉萍就針對她,讓她租不到好鋪子,如果當時她要是有能力的話,任曉萍哪敢這麼對她。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唐小芯望著她。

「之前一直有個人要出錢要跟我們合作,還不用我們出錢,還給我們股份。」

「有這麼好的事嗎?」唐小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他,隨之又一想,他生活圈子裡的朋友可能都是這種人也不一定,只是她沒有見過而已。

「所有錢是他出,他就想著跟我們開第二家大飯店,然後他也佔有股份。」

「靠譜嗎?」

「我認識他有段時間了,應該是靠譜,我也約他等一下過來這邊,你見到他,覺得合適那就合作,要是不合適,那就不合作。」

他都這麼說了,唐小芯也沒理由去反駁他什麼,只能說好。

然而,等到唐小芯見到對方的其中一個是楊珍翠的時候,當即她就不說話了。

楊珍翠見到唐小芯坐在殷文聰旁邊,她都很吃驚,半晌都沒回過神。

直到她感覺到朱志寬扯了她兩下,她才回過神。

沉默不語的殷文聰也察覺到點什麼,他的眼角的餘光朝唐小芯看去,只見她面色如常,好像對待朱志寬和楊珍翠就像是陌生人一樣。

過了一會兒,他斂回視線,轉看對面的朱志寬和楊珍翠。

朱志寬笑跟他打招呼:「文聰!真是好久不見了。」

「是有點久了。」

「你爸最近過得怎麼樣?」

「還是老樣子。」

很明顯朱志寬很熱情,而殷文聰略顯得冷淡,目光轉看殷文聰身邊的唐小芯,「這位是?」

「我之前跟你說過,粵香大飯店的合伙人,飯店的事一直都是她來管,我不過問,也不插手。」殷文聰為唐小芯和朱志寬之間做了介紹。

楊珍翠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她非常清楚今天來見殷文聰,這意味著什麼,但,她真的不知道唐小芯居然還是粵香大飯店的合伙人,不由想到她在派出所跟唐小芯起了爭執的事,如果要是讓朱志寬知道了,非會把她臭罵一頓。

現在她就只希望唐小芯不要跟計較那天在派出所的事情。

「我叫你小芯吧!」

「行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