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不可以!」莫一大吼了一聲。

被霍天凌按在懷裡的夏念念渾身猛地一震,她拚命地想要掙扎,舌尖咬破了牙齒,口腔里全都是鮮血的味道。

「莫晉北,不可以!我不允許你這麼做!絕對不能!」

莫晉北只是深深地看著她,眼底是至死不悔的深情似海。

他揚起手裡的拆信刀,對準了自己的左肩,狠狠地扎了下去,立刻血流如注。

「一刀。」他平靜地說。

「不要!」夏念念哭得泣不成聲。

莫晉北揚起手,接著又再落下了第二刀。

鮮血浸透了他的衣服,染紅了一大片,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不,莫晉北,求求你不再繼續了。」夏念念哭得不能自己。

這一刻,兩人隔著屏幕對望。

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深入骨髓的愛意,就算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爛,他們的心,也至死不渝。

第三刀。

第四刀。

……

莫晉北臉上沒有半點猶豫,一刀又一刀地狠狠扎在自己身上。

夏念念雙目赤紅,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突然狠狠一腳踹翻了前面的架子。

上面的一個瓶子掉了下來,瓶子里的液體倒了下來,正好灑在了夏念念右腿的腳踝上。

「啊!」她發出凄厲的慘叫聲,腳踝彷彿被火燒一般疼痛。

視頻兩端的人全都變了臉色…… 變故發生得太快,霍天凌整個人都愣住了。

懷抱一松,夏念念掙扎開來,滾落在地上。

「念念!念念!」莫晉北嘶喊了一聲。

他全身是血,彷彿來自地獄的索命使者,周身都是遮天蔽日般的仇恨烈焰。

「霍天凌,你竟然敢弄傷她!啊啊啊!我要殺了你!」

夏念念顧不得她腿上的疼痛,抬起頭,淚流滿面地看著屏幕里暴走的莫晉北。

她的唇輕輕張合,無聲地說著:「莫晉北,不要傷害你自己,我不許你傷害自己。」

架子上放的是一瓶腐蝕性化學品。

霍天凌看著夏念念被腐蝕得血肉模糊的右腳,眉宇間露出掙扎煎熬的神色,臉上閃過一抹動容和憐惜。

但是很快,他的眸子又變得冷酷無情。

他將毫無反抗之力的夏念念抱了起來,單手扣住她的肩膀,不容她有任何反抗。

霍天凌看向目眥盡裂的莫晉北,輕笑道:「莫晉北,你想得也未免太美了。你自殘十刀我就放過夏念念,讓她回到你身邊?這只是前提條件而已。」

在莫晉北驚風怒濤的目光下,霍天凌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移到了夏念念的衣領邊上。

突然,手指用力一扯,聽到「撕拉」一聲,夏念念的衣服就被硬撕開了一道口子。

夏念念柔軟光潔,如最上等的羊脂白玉般的半個肩膀,盡數暴露在空氣中。

和她的右腳慘不忍睹,形成了強烈的視覺效果。

看上去是那麼地楚楚動人,柔弱,讓人有折磨蹂躪的慾望。

「霍天凌!!」莫晉北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把桌上的東西全都被震得彈了起來。

他手上的裁紙刀被他捏得陷入了掌心,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櫻花愛戀99步 霍天凌著迷般地看著夏念念嬌柔的身體,和美麗的臉龐。

他的話卻是對著莫晉北說的:「你當然可以不同意,可是我也不能保證,我或者我的手下,面對這樣甜美誘人的大餐,會視而不見。」

莫晉北臉上的神情,彷彿一頭暴怒的獅子。

在他的心中已然掀起了驚濤駭浪,呼吸卻因為太過憤怒而陡然凝滯。

他的身體大半個身子都被鮮血染紅。

他狠狠一拳砸在了會議室的桌子上,鮮血四濺。

點點猩紅落在莫晉北俊美的臉上,他就這樣看著屏幕中的霍天凌,彷彿是從地獄烈火中走出來的修羅惡魔。

霍天凌透過屏幕和莫晉北對視。

他自認為他這一輩子從來都沒有畏懼過什麼。

可是這一刻當看到莫晉北那一雙,憤怒的,赤紅如野獸般的眼睛,他卻陡然呼吸一滯,彷彿被什麼狠狠地扼住了喉嚨般,讓他無法呼吸。

莫晉北冷冷地看著霍天凌,他握著裁紙刀的手,舉到胸前,突然一下就狠狠地扎了下去。

夏念念只覺得,整個世界彷彿都變成了一片血紅色。

她的眼睛再也看不見任何其他的畫面,耳朵也再也不能聽見其他的聲音。

她只能看到,莫晉北那隻舉起了閃著寒光的刀的手。

鋒利的刀刃,輕易的就割破了,他身上的肌膚。

紅色的液體,從割破的傷口,流淌下來。

「莫晉北,不要!!」夏念念發出了最凄厲絕望的呼喊:「你會死的,你會死啊!」

夏念念閉上了眼睛,臉上流淌著冰涼而又絕望的淚水。

如果莫晉北沒有存在在這個世界,那她也再沒有任何希望,沒有任何幸福了。

如果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那她寧願一切都結束在他們最美好的時候。

看到莫晉北全身鮮血,那雙飽含著仇恨和憤怒的眼睛彷彿在燃燒著,下一秒似乎就會把世間萬物都燒成了灰燼。

霍天凌滿意地笑道:「很好,我暫時不會碰夏念念。另外,我還有一個要求。」

宮老爺子震怒道:「你不要太得寸進尺了,真以為我們宮家拿你沒有辦法嗎?」

霍天凌大笑道:「我當然知道宮家在紅日帝國的地位,也絕對相信宮家有這個能力和我針鋒相對。」

「可是現在你的孫女在我的手上,就算是紅日帝國向我開戰,到時候,你是否又有足夠的自信,能夠保證你孫女的安全呢?」

空間之公主的錦繡田園 宮老爺子震怒之餘,卻又氣得說不出話來。

霍天凌說得沒錯。

宮家現在是投鼠忌器,在找到夏念念準確的位置之前,他們只能滿足霍天凌的要求。

莫晉北狠狠咬著牙:「你還有什麼要求?」

霍天凌低頭看了看懷中臉色慘白,雙目緊閉的夏念念。

他輕聲道:「明天就是你們的婚禮了。我要你繼續籌備婚禮,一切都按照原來的婚禮計劃進行。」

「在明天上午十點,我要看到一場盛大的世紀婚禮,而你作為新郎官必須要在現場迎接你的新娘。」

在場的人都不知道霍天凌打的是什麼主意。

莫晉北冷冷地看著他,沉聲道:「我答應。」

夏念念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洶湧落下。

她猛地從霍天凌的懷裡跳下來,跌落在地上。

她受傷的右腿使不上勁,她就用手爬在地上,一步步慢慢地爬向了屏幕。

爬到了屏幕的前面,她痴痴地看著莫晉北。

「莫晉北,你怎麼那麼傻?明知道他是耍你的。為什麼你還要拿你自己的命去賭?」

「如果你死了,我就算能活著回去,又有什麼用?你有想過我怎麼辦嗎?你有想過承佑怎麼辦嗎?」

「你這個傻瓜,你這個全天下最傻最傻的傻瓜!我哪有那麼重要,哪有那麼好,值得你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你這個傻瓜!」

莫晉北只是靜靜地看著她,他眼中的滔天憤怒慢慢褪去。

在他深得如星辰大海的眼眸中,滿滿的,都只有夏念念一個人的影子。

莫晉北朝前走了一步,身體卻因為失血過多而微微晃動。

他短暫地停留了一秒鐘,才勉強讓自己站起來。

「念念。」莫晉北沙啞著聲音開口。

他說話的音質原本就清列動聽,聲調不疾不徐。

此刻聽在耳里,更是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柔繾綣。

「我等著你!等著你嫁給我,等著我們明天的婚禮。明天,你一定要來。」 夏念念猛地抬起頭,淚眼婆娑地望著他。

他們的婚禮,那是他們遲了七年的婚禮。

她的心口,一陣陣撕裂般的疼痛。

可是現在,他們的婚禮還能夠順利舉行嗎?

他們之間還會有未來嗎?

絕望的悲傷如同潮水一般,將她淹沒。

這時,耳邊傳來了莫晉北低沉而又決絕的聲音。

「你不來,我不走。就算是要我付出一切代價,我也在所不惜。不管是下雨還是下雪,我都會在那裡等你,不會走開。所以夏念念……你一定要來。」



通話剛剛被掛斷,莫晉北的腳下就一個踉蹌,跌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宮少凡一個箭步衝過去,扶著他坐下。

「我沒事。」莫晉北冷靜地開口,隨即手掌攤開,將裁紙刀扔在了一旁:「這些只是皮外傷,並沒有大礙。」

宮少凡長舒了一口氣,卻還是滿臉擔心:「我先幫你處理傷口吧!」

「不用了。」莫晉北冷冷地打斷他:「在念念回來之前,我是不會接受任何治療的。」

宮少凡臉上表情黯然,臉上全都是濃濃的擔憂。

「真沒想到,霍天凌竟然喪心病狂到了這個地步!」宮少凡難言憤怒地說道。

莫晉北滿面冷厲平靜,卻讓人感覺有一股寒意從骨子裡滋滋地冒出來。

萬一……

宮少凡搖搖頭,不會有萬一,念念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少爺,找到了!找到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 外面傳來了莫一興奮的聲音。

宮少凡全身一震,莫晉北已經不顧滿身是血,沖了過去。

「剛剛我們已經找到了疑是白門基地的地方!」莫一的聲音帶著沙啞和亢奮。

「馬上出發,我要去救念念!」莫晉北要往外面沖。

宮老爺子沉聲道:「先不要打草驚蛇,我們必須要制定萬無一失的計劃。現在念念在霍天凌那個瘋子的手上,我們必須要先考慮她的安全。」

莫晉北痛苦得快要瘋癲,一想到夏念念剛才被化學品腐蝕得血肉模糊的右腿,一想到她剛剛被霍天凌摟在懷裡。

他的心就好像要炸掉一般,疼得彷彿已經不是他自己的了。

「老爺子說得沒錯,我們既然已經知道了念念的位置,現在就必須制定一個周密完美的計劃。」宮少凡點頭同意。

莫晉北狠狠一腳踢在牆上,因為力道過大,牆壁都裂開了一條縫。

他的胸膛因為憤怒而急促起伏著,過了好半天,才漸漸冷靜了下來。

「好,怎麼做?」

再扭頭,他已然恢復了平日的殺伐決斷。

除了他緊抿成一條直線的薄唇,泄露了他此刻拚命壓抑在暴走邊緣的情緒。

宮老爺子看了莫晉北一眼,本能的避開了他那雙讓人心驚膽戰的眼睛,才沉聲做了部署。

「我們兵分三路。少凡帶著人去霍天凌的基地,宮家擁有先進的科技設備,可以在短時間內攻破對方的光腦系統,讓警報失效。莫一帶著龍虎將,配合少凡衝進去。」

宮老爺子看向莫晉北,眼裡含著深沉的痛楚與擔憂:「莫晉北,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莫晉北轉頭看他,雙眼赤紅,似乎醞釀著狂風驟雨。

「霍天凌讓你繼續籌備婚禮,而在婚禮上會有各國數不清的名人到場。」宮老爺子繼續緩緩說著,語氣沉重。

「如果在明天婚禮舉行之前,我們不能把念念救出來,你可能會成為全華國的笑柄。」

莫晉北的瞳孔猛地一陣收縮,雙手迅速緊握成拳,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

宮老爺子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沉重,過了好半天,才說:「霍天凌讓你繼續舉辦婚禮,擺明了就是不安好心。到了婚禮的時刻,要是念念沒有來,你會成為全國的笑柄,可念念要是來了……」

宮老爺子頓了頓:「情況可能會更糟,我懷疑霍天凌會爆出你更大的醜聞來。」

「無所謂!」莫晉北的聲音冰冷而決絕,甚至還帶著一絲嘲諷的笑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