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華天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知道守護長老看來是相信自己了,偷偷的瞧了一眼,他整個人都是輕鬆了不少。

然後就在這陰風洞之中,陳月華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她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痛苦,體內的氣血和元力在不斷的碰撞著,讓她此時渾身上下都在劇烈的疼痛。

「他怎麼沒有回來?」

陳月華手拄著劍,一雙俏麗的眼眸之中帶著疑惑之色,喃喃的說道,

「不對,他應該不是故意不回來的,很可能是在這陰界之中遭遇到了麻煩,所以才沒有辦法回來。」

陳月華想到這裡心中念頭閃過,知道不能夠在這裡繼續等下去了,於是向著外面而去。

她要去找掌門,要去找這陰風洞之中的守護長老,稟告華天的這一番事情。

華天偷偷的偷襲他們,甚至還默默的跑掉了,讓他出去說不定還不知道會說出什麼話來。

想到這裡的陳月華,心中萬分的焦急,向著外面走去。

華天深吸了一口氣,不用下了丹藥,隨著丹藥的藥性在他的體內不斷的揮發,只見他抬頭長嘯了一聲。

「太爽了,真的是太爽了。」

這丹藥之中蘊含的元力超乎想象。 下一刻,華天低下自己的頭顱:「師姐,你出了事情,我卻不能夠為你報仇。」他的聲音之中帶著嘶啞,跪在地面上不斷的說著,哭得十分傷心。

房門打開了,只見一個男子走了進來,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縷陰沉。

「跟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見這男子進來之後,就盯住了面前的華天,開口說道。

他的聲音之中帶著嘶啞,讓華天頓時渾身就是一顫。

華天爬了起來,他跪在地面上跪在地面上,對著面前這男子哭訴著說道:「師傅,師傅,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沒有保護好師姐,讓師姐出事了。」

他用力的磕著頭,哭的是那麼的傷心難過。

下一刻,就只見面前這男子冷哼了一聲,眼眸中帶著一縷紅光:「陰陽玉佩為什麼對你師姐出手?」

華天早就料到了這一個情況,於是連忙解釋著說道:「師傅,並不是我要對世界出手,而是對方所掌握的招式,以及他的實力遠遠超出了我之外,我根本就不是他對手。」

華天說出這一番話之後,眼眸中帶著痛苦的神色,流下了淚水。

「把他所使用招式跟我說一遍。」只見掌門開口說道,盯著面前的華天。

陰風洞之中是非常特殊的地方,那是兩界之間的交界之處,因此就混雜著兩種不同的規則。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不能夠輕易的推演,很容易得到意料之外的結果。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掌門也沒有進行推演,因為他知道是推演不出結果的,而是對面前的華天進行質問。

華天是他的徒弟,陳月華也是他的徒弟,因此他必須要來詢問一番到底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他必須要弄清楚這個結果,不管是誰殺了他的徒弟,都必須要付出代價。

「那人手中握有一把劍,那一把劍上面布滿著鱗片,他看上去只有靈神期四重的實力狀態,但是卻能夠發揮出至少是靈神期六重以上的實力,我和他交手的時候,他能夠剋制我的寶物。」

只見華天開口說道,把這一方面的事情都說得一清二楚。

說到這裡的時候,華天就是哭訴了起來:「師父,當時我並不是不想阻止他,可是他發揮的實力太強了,我根本就阻止不了他,他居然就在這片刻之間就已經擊敗了師姐,把師姐給擒拿住了,還說了一些污言穢語。」

師姐讓我丟出陰陽玉佩,保住師傅的名節,我只好出手了。

華天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那一張臉上帶著痛苦,淚流滿面,哭的是那麼的傷心很難過。

掌門聽到這裡,那剛毅的臉龐之上浮現出來了一些痛苦的神色。

他用力的一拍桌子,只見這桌子沒有任何的反應,但是地面就在這瞬間全部都是裂開。

這一股震動向四周擴散而去,不遠處的太上長老連忙跑了過來,看著面前的掌門,連忙說道:「掌門,你這是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要突然這樣生氣?就連陣法都快要被你給摧毀了。」

這長老小聲的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些不安。

雖然逍遙門的掌門是共同推舉而出,並不以實力為尊,但是能夠獲得掌門之位,那也絕對是這長老之中的佼佼者。

「害了我徒弟的那個人,是化龍他的徒弟吧?」

只見掌門開口說道,聲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他的一雙眼睛帶著一些血絲,似乎是憤怒到了極致。

「這…」

只見這長老有一些不安,他的確已經認出來了陸方的身份,但是要是化龍和掌門打起來了,那說不定就要在門派之中掀起一場地震了。

畢竟兩個人的身份,那可都是有些特殊的。

於是這長老開口說道:「現在還沒有調查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準備這陰風洞之中再查看一番,查一查到底是怎麼回事。」

長老看著面前的掌門解釋說道,他可不希望出事。

就在下一刻,面前的掌門卻冷笑了一聲,他那堅毅的臉龐之上,一股氣勢瀰漫而出。

此時,他就好像是化成了一個殺神,身上瀰漫著一股強烈的殺氣,讓人一看就覺得恐懼,這長老想要說出來的話,一下子就被他堵在了喉嚨之中,還沒來得及說出來。

在一旁的華天眼神之中微微的閃過了一縷笑意,在他看來陸方和陳月華肯定死定了。

要知道這是陰陽玉佩之下,沒有誰可以抵擋。

他的師姐也被鎖定住了,要知道這可是武神一擊,而且還是武神之中的頂級高手,他的師姐根本就不可能抵擋住。

「當初化龍把他那個徒弟招進來的時候,我就知道那傢伙絕對不是個善茬子,我要去找他算賬,你不用勸。」

下一刻,掌門整個人都化成一道光,就在這一瞬間直接飛離而去。

這長老抬起了頭看著掌門直接飛離而去,一時間長嘆了一聲:「麻煩大了。」

「化龍,你給我滾出來。」

就在這化龍山之中,白玲瓏正在修鍊,只見她的身上有著一團火焰在燃燒著,飛舞著。

她只是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奇特的感覺,好像是一個公主,又好像是一個舞者,帶著瀟洒而又美麗的氣息,在輕輕的舞動著自己的身軀,彷彿這天上的仙女下凡。

同時在她的身旁,這些火焰都化成了鳥兒,陪伴著白玲瓏在舞動著,帶著一種魅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這是鳳舞九天之中的修鍊秘法,一聲巨響傳到了白玲瓏的耳朵之中,讓她就是一陣,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恍恍惚惚抬起了頭,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詫異。

剛才那聲音之中似乎是帶有一種奇特的力量,一下子就打斷了白玲瓏修鍊過程,讓她清醒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白玲瓏這樣的說著,身上帶著一些慌張和不安。

就在剛才的時候,她連忙跑出了房間,來到了這外面,周圍有著一些高大的樹木,同時有著一些霧氣,帶著一種仙霧繚繞,宛如仙境。

只是這仙境之上,卻有著一個男子飄浮在天空之上,他的身上周圍有著紅色的元力波動,在炙熱的燃燒著,彷彿是天上的太陽。

「你這王八蛋突然跑到我這裡來鬧什麼事?真當老子,我是吃素的嗎?」就在這個時候,空氣之中傳來了另外一聲怒吼。

只見化龍長老就在這一瞬間,整個人都是飛上了天空,同時大聲的吼道,他的聲音也向四周擴散而去。

就在這最上方,這掌門就在這一瞬間抬起手,對著畫龍長老就是一掌。

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隻巨掌,似乎遮天蔽地,這天空之上一巴掌重重地拍了下來,要把化龍長老一巴掌拍入這地下。

化龍長老才剛剛跑出來,根本沒有想到這掌門是瘋了一般。

他不由得發出的怒吼:「老不死的混蛋,你是不是發瘋了?為什麼突然要襲擊我?真當我是好欺負的嗎?」

化龍長老這樣大聲的吼道,他整個人身上就好像是出現了一道濃烈的光芒,就在這一瞬間直衝而上。

這巨大的手掌被他就這樣一撞,就在下一刻直接就是破碎,化成點點星光。

在這上方的掌門他的身上帶著一股強大的煞氣,一雙眼眸之中閃過了猩紅,抬手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就是一掌。

化龍長老挨了這一掌,整個人都是飛了出去,不過又在半空之中直接停了下來。

「我發瘋了?你知不知道我的徒弟被你徒弟給殺了?」

只見掌門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發出了一聲怒吼,取出了一桿長槍,這長槍之上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又有著雕龍附鳳的浮雕在這其上,下一刻,他直接沖了過來。

從這天空之上降落下,帶著一股濃烈的殺氣。

此時的他就好像是一個恐怖無比的絕世高手,就要對面前的化龍長老動手。

「等等!」

化龍長老聽到這些話,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於是大聲的怒吼道。

掌門就在這天空之中停了下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只見他盯住了面前的化龍長老說道,眼眸中帶著一縷陰霾。

化龍長老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是不是哪裡有些不對,是誰告訴你是我徒弟殺了你徒弟?」

化龍長老帶著質問的語氣說道,一雙眼眸盯著面前的掌門,似乎就要把他給看穿了。

只見掌門冷哼了一聲:「這還要說嗎?我已經得知了這個事情的結果,我有兩個徒弟進入了陰風洞之中,有一個徒弟進去之後被你的徒弟給殺,另外一個徒弟發現了這一幕。」

只見掌門開口說道,聲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

化龍長老哈哈大笑了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原來只不過是你的徒弟說出了這一番話,你就怪罪到我徒弟的身上嗎?」

「事實證據俱在,難不成你還想要為你的徒弟反悔不成?你覺得我可能會答應么?」

掌門冷冰冰的說著,一槍直捅而下。

「就你這廢物,還想要和我動手,簡直就是搞笑。」只見化龍長老長嘯了一聲。

「當初,要不是太上長老偏心,又怎麼可能會輪到你來做掌門?」 隨著化龍長老一聲長嘯,他的身上也出現了一層濃郁的紫色光芒,就好像是天神下凡,絲毫不畏懼面前的掌門,反而立刻出手了。

化龍長老沒有使用任何的武器,赤手空拳就這樣站在那裡,他抬手投足之間,似乎要把空氣給打爆了。

化龍長老在這天空之上,眼眸之中閃過了陰狠的光芒。

「接我一招!」

下一刻,只見化龍長老也是直衝而上,他的背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影,隱隱約約之間,就好像是天神出現。

兩者大戰在一起,劇烈的元力波動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在這山洞之中,陳月華向著外面不斷的走著,她已經十分的虛弱,不過幸虧陸方給了她服用了天參的葯汁,這才讓她的身體產生了源源不斷的藥力,修復著她身體中的創傷,恢復著體內的元力。

「你找死。」只見陳月華說道,抬起了她的手。

陳月華的手中閃過了一道濃烈的光芒,下一刻,面前一團黑影被她一劍斬斷,只是動用元力,她又猛的咳嗽了一聲,嘴角吐出了一口鮮血。

「沒有想到爆發潛力的這套功法,居然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了這麼嚴重的傷害。」

陳月華喃喃的說道,她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不安。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自己的心中帶著一些心慌。

隨著陳月華吐出的鮮血,在這山洞之中的陰獸被吸引過來了一隻,在那裡蠢蠢欲動。

「不好。」她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縷不安,整個人倒退而去發出了一聲驚呼。

就在面前,出現了數十隻陰獸。

華天來回的走著,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不安。

「出事了。」

房間之中一道濃烈的光芒閃過,只見這守護陰風洞的長老出現在這房間之內,他的眼眸之中浮現出了一縷不安,他對著面前的華天說道:「出大事了,你的師傅和化龍長老打起來了。」

「什麼?那該怎麼辦?」華天一下子就明白過來,這個事情鬧大了。

「你快去勸勸你的師傅,不要讓你的師傅在這門派之中內鬥,否則的話說不定會有麻煩,一旦讓太上長老出面,說不定你的師傅也會受到懲罰。」

只見守護長老對著面前的華天說道,華天連忙點頭。

「還請長老帶我過去吧。」華天說道,整個人十分的恭敬,就像是一個十分擔心自己師傅的徒弟。

「好。」守護長老應道,一把抓住了面前的華天。

整個人直接一飛而起,一下子直衝著天際之上。

「太棒了。」華天的嘴角微微的勾起,臉上帶著笑容低聲喃喃說道。

就在這陰界之中,陸方這個時候卻十分的遊刃有餘,他身上再有元力,他的血肉之中蘊含著血氣,對於這陰界之種生物,此時的他就好像是一個太陽一般,是那麼的明顯。

周圍有著源源不斷的陰獸試圖想要吞噬掉陸方,他他在這個過程中斬殺了不少的陰獸,因此獲得了許多的精神能量。

「或許小黑龍也可以吸收這些精神能量。」就在陸方斬殺了一隻巨大的陰獸之後,他的心中閃過了這樣的一個念頭,然後抓住了面前這團白色的光芒,不過他並沒有吸收,而是直接反手一轉。

小黑龍就在下一個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它昏昏沉沉的用尾巴直接推開了陸方的手。

「爸爸,我要睡覺,我現在還沒有恢復呢。」

看著面前小黑龍的表現,陸方沒有多說其他的話,直接把這個光團放在了小黑龍的身上。

下一刻,小黑龍渾身就好像是吃了人蔘果一般,一下子感覺到異常的舒暢,睜開了眼眸。

「爸爸,你剛才放我身上是什麼東西?那種感覺實在是太好了,如果我能夠再多得到幾個,恐怕我的狀態就會迅速的恢復了,最多只要半天應該就能夠恢復了。」

只見小黑龍的眼眸之中帶著驚喜,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陸方頓時長長的吐了口氣,幸虧這些因素對面前的小黑龍也有著好處,否則他就要待在這裡面一直被困住了。

要知道這可是陰界,那陰將過來應該也不需要太多的時間。

「你看到周圍的這些黑影沒?這些黑影斬殺之後就可以得到那些光團的能量了。」陸方對著小黑龍解釋說道。

小黑龍一雙小小的眼睛頓時變得明亮了起來:「謝謝爸爸。」

就在陸方帶著小黑龍又斬殺了幾個陰獸之後,小黑龍的精神狀態已經恢復了不少,身上變的烏黑油亮,似乎是又黑了不少。

「哇,這裡面蘊含著一些豐富的道韻,對我的身體恢復有著極大的好處。」小黑龍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