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光著腳跑到葉子晨旁邊,葉子晨抬起腳給他踹到一旁,同時大罵道。

「滾犢子。」

……

「海哥,真抱歉。你這才剛送我的車,就搞成這樣了。」

葉子晨垂頭沮喪著臉,蕭海渾然不在意的拍了兩下他的肩膀,笑道。

「你惹的人倒是不少,看看這噴的,人面獸心,你又幹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了。」

「什麼叫又呀?」葉子晨無語的撇了撇嘴,蕭海也是呵呵一笑,示意手下將車開走後,笑道,「用不用海哥出面幫你解決。」

「你可別,也不是什麼大事。」

蕭海說他出面解決的話,那絕對就是要給那人搞死的節奏。

李闖噴車為的是李佳怡,至於葉子晨和李佳怡之間,他總感覺存在著一些誤會。

可卻一時半會想不出來,到底出在哪裡。

「行,聽你的,你說不用那就不用。」蕭海摟住葉子晨的肩膀,道,「其實海哥這次來是有事的。」

「我就知道,拖車的話海大老闆還親自來,這有點太說不過去了。」葉子晨一副早就猜到的樣子白了一眼。

蕭海聽后哈哈大笑,道:「就知道瞞不過你,這次海哥來就是想請你到我家做客。」

「不去。」葉子晨搖頭。

「不給海哥面子不是?」蕭海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道,「況且,不單純是海哥要請你,是我們家老爺子想要當面謝謝你。」

「老爺子病好了?」

葉子晨眉毛一挑,沒想到這大還丹還真尼瑪好用呀,以後可得多囤點大還丹,說不定哪天自己有個病災的,還能救自己一命。

「不說全好,也好了個七七八八吧。」

蕭海的眉梢刻滿了喜意,老爺子病好那對蕭家可是大喜事一件。

更重要的是,他肩膀上的擔子也輕一些。

葉子晨雖說稱呼他海哥,其實他年紀也不比葉子晨大多少,他也才二十四。

二十四歲管理這麼大的企業,還是臨危受命。

那壓力自然是相當的大。

「小葉,你就去吧。老爺子下了死命令,非要見見你。你要是不去的話,海哥也為難。」

蕭海擺出一副拜託的樣子來,葉子晨想了想,挑眉道。

「我下午有課。」

「逃課不就行了,海哥上學的時候可沒少逃課,這可不是你推脫的理由。」

「我晚上有事。」

「什麼事?」

「你管我什麼事。」葉子晨翻個白眼,他這話都是瞎編的,一時間也編不出來個相樣的理由來。

「不說的話那就是沒事,你也別在跟海哥打馬虎眼。你是去也的去,不去也的去。」

話音一落,蕭海就抓著葉子晨給他扔到了車裡。

葉子晨拍這車窗就朝著外面大喊。

「救命,綁架!」

蕭海莞爾一笑,朝著司機喊道。

「開車,回蕭家!」 第41章試探

蕭海站在車門前,車子已經到蕭家有一段時間了,可葉子晨就是坐在車裡面不出來。

「小葉,下車吧。」

「你這是綁架知道么?」

葉子晨一臉傲嬌相,都說了不來不來,蕭海可倒好,直接給他扔出上就給抓過來了。

這是對待恩人的態度么?

他可是救了老爺子的命,不以禮相待也就算了,竟然對他動粗。

泥人也是有三分火氣的好嘛。

「呵呵,聽說小葉來了。」

車門外響起一道爽朗的笑聲,蕭海回過頭神色一驚。

「爺爺,你怎麼出來了。」

老爺子來了。

跟大爺一樣躺在車上的葉子晨也坐了起來,他跟蕭海擺擺譜還行,他倆都是同齡人。

可這蕭家老爺子他可不敢。

「蕭老爺子。」

葉子晨謙遜的站在老爺子的面前,蕭老爺子呵呵一笑道。

「這就是小葉,不錯,一表人才。」

「老爺子謬讚了。」

葉子晨連連還禮。

「哈哈,別這麼客氣。你可是救了老傢伙我的命,說起來你可是老傢伙我的大恩人。」蕭老爺子爽朗的笑著,道,「既然來了,進屋坐吧。」

蕭家葉子晨算是第二次來。

可饒是如此,他也對蕭家的奢華暗自咋舌。

獨立的大莊園,這面積幾乎抵的當他買別墅的那個別墅區那麼大了。

進入別墅客廳,在客廳的茶几上泡著一壺龍井,三盞茶杯。

「坐。」

蕭老爺子指著沙發上的位置,示意葉子晨坐下。

「小葉,說真的,老頭子我真的對你很是感激。本以為就要在病床上度過餘生了,沒想到……」

蕭老爺子語氣中滿是唏噓,葉子晨只能尷尬的笑著。

面對這種久居的老者,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對付。

在外面霸氣側漏的蕭海,眼下也跟個乖寶寶一樣坐在葉子晨的旁邊,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一時間,客廳里的氣氛竟然顯得有些尷尬。

「小葉。」

「在!」葉子晨立即挺直腰板。

「聽小海說,你救老夫用的是一枚叫做大還丹的丹藥。」蕭老爺子在提到這的時候,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對。」葉子晨點了點頭。

「不知小葉祖上是……」蕭老爺子話說一半,又搖頭一笑道,「抱歉,老頭子我問多了。這是小葉的秘密,老頭子我無權窺探。」

「嘿嘿……」葉子晨咧嘴傻笑著,他總感覺這老傢伙不像是表面看起來這麼人畜無害。

說的也是,能創辦下這麼大企業的人,怎麼可能會是普通人。

「小葉,不知道你那丹藥還有沒有了?」

蕭老爺子再度開口,葉子晨聽到之後神經驟然間緊繃起來。

「別多想,我就是替我個老友求葯。他呀,跟我差不多,年紀大了都有不少病。」

「老爺子,恕我無能為力。」

葉子晨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他手裡的確還有大還丹,可他也不是傻子。

這老傢伙顯然是嗅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味道,他要是傻兮兮的什麼都說,還不一定會發生什麼。

以前劉局就莫名其妙的問過他,是不是那個地方的人!

那個地方是哪個地方,他不知道。

既然是未知的,那就是危險的,他最好還是不要亂碰的好。

「那還真是可惜。」

蕭老爺子搖了搖頭,揉了揉太陽穴道。

「小海,你在這裡陪陪小葉,我回房間休息一會。這人老了,體質就是不行,坐一會都坐不住。」

「爺爺您慢走。」

蕭老爺子在侍者的攙扶下回答房間,蕭海這才一臉歉意的笑道。

「小葉,你別多想,我爺爺他就這樣。在商場待久了,就喜歡琢磨人。不過你要相信他的心是好的,絕對不會強迫你或者是暗中調查你。」

蕭海在那裡為蕭老爺子解釋,葉子晨也是點頭笑道。

「明白。」

「好,那你在這裡坐一會,我去告訴廚房安排晚宴。」

「行。」

蕭海離開之後,整個客廳就剩下葉子晨一人。

也直到這時候,他才長舒了一口氣。

蕭老爺子喜歡琢磨人,這蕭海何嘗不是。

都是經商的,那也就都會有經商人的毛病,喜歡猜別人的心思。

葉子晨覺得以後還是少跟經商的人有來往的好,要不然說不定某天他這神仙的聊天群就露餡了。

「小海,你覺得小葉這人怎麼樣?」

蕭老爺子的房間,要是讓葉子晨知道,蕭海並未去安排晚宴而是去了蕭老爺子的房間,肯定會汗毛都炸起來,直接扭頭就走。

「爺爺,小葉是我的好弟弟,你可不可以不要拿那種對待商業敵人的眼光,去對待他。」

蕭海有些憤怒,蕭老爺子卻是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愚昧。」

蕭海頓時低下了頭。

「我們從商的靠的就是琢磨人的心思,才能走的更久遠。這葉子晨,身份神秘,你不摸清他的底細,怎麼跟他交走心朋友。更何況,我看小葉,也並不是真心對你。」

「爺爺,您不能拿您老一套的觀念來對小葉,他跟別人不一樣。」

蕭海還想要據理力爭,可想到蕭老爺子的頑固不化,他也就放棄了。

「算了,這頓晚宴不要也罷。我不想窺探小葉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也不想知道他能不能真心對我。況且,你不覺得小葉特別像您以前的一位老友么?」

「誰!」

「古爺爺。」

蕭海話音一落,蕭老爺子突然間陷入了沉思。

「爺爺,您想想您以前,就是因為您喜歡揣摩別人的心思,最後古爺爺才走的,不是么?」

「放肆!」

噗。

坐在椅子上的蕭老爺子突然間噴出一口血直接栽倒在了地面。

葉子晨在這客廳呆的久了,才發現這客廳竟然有些陰森的可怕。

他也不敢拿手機看群,鬼知道這別墅裡面有沒有監控,在監視著他。

咚咚咚。

別墅二樓的樓梯響起一道急促的腳步聲,葉子晨抬起頭就看到蕭海滿臉焦急的朝著他跑了過來。

可葉子晨有些懵b。

當時蕭海是從門口出去的,後來也沒見他進來。

這怎麼就從二樓下來了。

「海哥,你不應該跟我解釋一下么?」

葉子晨臉色一冷,蕭海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一會在跟你解釋,小葉,先救救我們家老爺子。」 第42章女鬼怎麼可能這麼可愛

跟著蕭海一同來到二樓。

面色蒼白的蕭老爺子躺在床上,進氣少少出氣多,看樣子就要嗚呼哀哉了。

「怎麼回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