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都不能給她一個痛快,而是時不時的就讓她提心弔膽,飽受折磨。

之前是她為了一百萬,被迫無奈,答應了他。

可是現在她真的不願意了!

「先生,請你放開我,我們並不是那種關係!」

孟星辰把她放在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我們是哪種關係?嗯?」

艾濃濃回答不上來了。

她和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是包養的關係嗎?

不是,他從來就沒有說過要包養她,而且她也絕不會被人包養。

是情人的關係嗎?那就更不是了。

他們之間的關係,就是債主和欠債的這麼簡單。

孟星辰迫不及待地扯掉了領帶,解開了他扣襯衣上的扣子,然後壓了下來。

艾濃濃的心裡恐慌不已,但是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從第一次遇到這個男人的那一晚開始,就註定了有些東西她已經出賣給他了。

既然怎麼樣都是逃不掉的,那她不如趁現在跟這個男人談一些條件。

艾濃濃擋住了男人的大手,說道:「我可以答應你,但是只有這一個晚上。今晚之後,你就要放我自由,也不可以再去騷擾我奶奶!」

孟星辰停下了動作,低頭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冷笑說道:「你這是在跟我談條件?」

艾濃濃蒼白的小臉,「是!」

孟星辰打量了她片刻,黑眸半眯,冷聲說道:「這個條件我不答應。」

艾濃濃其實也想到了,這個男人會強勢的把她留在身邊,大概是不會那麼輕易放手的。

要等他放手的時候,或許是他已經玩膩了自己的時候吧!

艾濃濃在心裡為自己感到深深的悲哀。

沉默了幾秒鐘之後,她說道:「好,那我提另外的條件。我可以留下來,但是我要求自由,你不能再用我奶奶來威脅我,也不可以把我再關在這裡。我要去上學,要去打工,你不能干涉我的自由。」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孟星辰的黑眸一動不動地看著她,兩人的距離十分近,呼吸都糾纏在了一起。

雖然姿勢曖昧,但是兩人之間的氣氛卻很冷。

長久的無聲對峙之後,孟星辰說:「可以。」

說完,孟星辰低下頭,炙-熱、霸道的吻就強勢的印了下來。

一夜過去……

第二天醒來的艾濃濃,覺得昨晚彷彿做了一場夢。

她一開始做好了第一次被奪走的心理準備,可孟星辰竟然沒有碰她。

而是一直吻她,最後把她給吻得暈頭轉向。

然後,他竟然用手幫她解決了……

艾濃濃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可是她直覺里也知道,那種事情應該不只是這樣。

她沒有流血,也就是說她的第一次還在。

那個男人難道是因為一時的憐惜,所以才沒有奪走她的第一次嗎?

艾濃濃搖搖頭,怎麼看都不覺得孟星辰是那種會心軟的人。

就是因為艾濃濃的無知和天真,所以她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孟星辰在和她親熱的時候,下-身某個地方一直都是毫無反應的。

艾濃濃收拾好下樓的時候,孟星辰已經不在別墅裡面了,而且門口的兩個保鏢也已經撤走了,這讓艾濃濃感到很開心。

孟星辰昨晚答應了她,不會這樣再用奶奶威脅她,不會再限制她的自由。

那今天開始,她就可以恢復到以前的生活狀態了,這樣真是太好了!

鄒媽看到她,說道:「早餐準備好了,艾小姐過來吃飯吧!」

艾濃濃開心地說道:「鄒媽,我等下吃完飯要出門。」

鄒媽似乎也是接到了通知,所以並沒有再像以前那樣阻攔艾濃濃,而是問道:「需不需不需要我幫你叫車?」

艾濃濃搖搖頭,「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車去就可以了。」

隨便的吃了一點早餐之後,艾濃濃就乘坐公交車去了醫院。

奶奶做了手術之後,雖然及時的搶救回了生命,但是畢竟因為年紀大了,所以平日里清醒的時間比較短,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睡覺。

艾濃濃過來的時候,奶奶正好在睡覺。

她和平常一樣,先是熟練的檢查了一下奶奶的用藥情況,再去詢問醫生和護士,奶奶的恢復的情況。

之後拿著水壺去開水房打了熱水回來,將熱水倒在臉盆里,把毛巾打濕,擰乾之後,用熱毛巾輕輕的給奶奶擦臉、擦手、擦身體,最後再幫奶奶的手腳做肌肉按摩。

因為奶奶長期卧床的緣故,艾濃濃擔心奶奶的身體好了之後,肌肉會萎縮,所以堅持給奶奶按摩。

等到忙完了一切之後,艾濃濃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她握著奶奶的手,輕聲說道:「奶奶,你一定要好起來。」

「是濃濃啊?」奶奶終於睡醒了,睜開眼睛。

雖然是睜著眼睛,其實奶奶的眼睛已經看不太清楚了。

是聽到艾濃濃的聲音,才確認是她。

「是我,奶奶你覺得怎麼樣?」

奶奶說:「我沒事,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你功課複習得怎麼樣了?有時間你就多複習功課,不要老往醫院跑。」

艾濃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壓下了心底的酸澀,說道:「我會安排好時間,好好複習的。」

「你這個孩子,年紀小小的,真是辛苦你了。」奶奶打了一個哈欠,說道:「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困了,想休息一會兒。」

「那好吧,奶奶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過來看你。」

奶奶點了點頭,就閉上了眼睛。

艾濃濃從醫院出來之後,就去了學校。

她先是去老師的辦公室,跟老師解釋了一下,這幾天她沒來學校的原因。

艾濃濃當然不敢說,她是被某個不要臉的男人給關在別墅里,還派人監控她,所以她才沒法來上學的。

她隨便找了個借口,說她在醫院忙著照顧奶奶和打工,所以才沒有來學校的。

老師知道她的情況特殊,所以並沒有為難她。

馬上就要高考了,該上的課早就已經上完了,現在都是在複習階段。

老師將最近這幾天複習的筆記和資料拿給艾濃濃,同時叮囑她,不要只顧著打工,學業也很重要。

艾濃濃對老師表示了感謝,拿老師給的資料去了教室,埋頭開始複習功課。

下午放學之後,艾濃濃照例是先去私魅當服務員打工。

直到工作結束,她才換了衣服走出來。

其實艾濃濃也猶豫,是回家還是去孟星辰的別墅。

最後她嘆了一口氣,還是決定回孟星辰的別墅。

因為那個男人剛答應給她自由,如果她第一天就不回去的話,指不定那個男人會發什麼瘋,又會用奶奶威脅她什麼的。

奶奶年紀大了,可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許清進了書房,「主子,你找我?」

孟星辰看向許清,開口問道:「艾濃濃今天去了什麼地方?」

許清有派人跟著艾濃濃,所以很清楚艾濃濃的去向。

他馬上胸有成竹地說道:「艾小姐先是去醫院看了奶奶,然後去學校上課,在五點的時候離開了學校,之後去了私魅打工,應該是晚上十點下班。」

孟星辰聽完,沒有再問什麼。

於是許清就開始給孟星辰彙報別的工作。

艾濃濃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快要到晚上的十一點了。

體貼的鄒媽幫她留了菜,就放在廚房裡。

艾濃濃就像個偷吃的小倉鼠一樣,也不管飯菜早就冷了,開心的吃了個飽。

吃完收拾乾淨,回到客廳的時候,艾濃濃就看到孟星辰坐在那裡。

燈光下,他的五官被照映得無比精緻。

他對她伸出手,語氣低低地說道:「過來。」

艾濃濃咽了口口水,動作慢吞吞的走向他。

孟星辰握住她的手,讓她在他的邊上坐下來,兩人的距離瞬間就變得親密無比,而且她的手還被他握在手裡。

艾濃濃想開口說點什麼,打破這尷尬的氣氛的時候,孟星辰忽然就伸手摟住了她。

她被嚇了一跳,「先,先生!」

孟星辰在她耳邊說道:「你今天做什麼了?」 艾濃濃並不知道自己被孟星辰的人暗中監視了,老老實實地說:「我上午去醫院看奶奶,下午去了學校拿複習資料,晚上去了私魅打工。」

孟星辰無奈地說道:「你看起來好像比我還要忙。」

艾濃濃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

孟星辰說:「走吧,回房間。」

艾濃濃被嚇得說話都結巴了,「回……回房間做什麼?」

難不成又要做那種事情?

可就算艾濃濃心裡再害怕,再排斥,她也不敢違背孟星辰的命令,只好像個小尾巴一樣跟著他回了房間。

孟星辰帶她去的是他自己的主卧室,他隨手拿了一件浴袍,就去衛生間洗澡了。

艾濃濃非常局促地待在房間裡面等著,最後實在是因為忙碌了一天太困了,倒在床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等到孟星辰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就發現她已經睡著了。

孟星辰盯著某個睡得正熟的小東西,心想她還挺困的。

他擦乾了頭髮,上了床,盯著艾濃濃的睡顏看。

忽然發現自己心臟的地方,有了一種被填滿的感覺。

他有些無奈地看了眼自己的下-身某個地方。

可惜,他到現在還是不能。

孟星辰把女孩摟進懷裡,艾濃濃忽然被驚醒,有些傻乎乎的樣子,「我怎麼在這裡睡著了?」

艾濃濃想要坐起來,卻被孟星辰給按了回去,還輕輕摸了摸她睡得紅的臉頰,聲音低低地說道:「你繼續睡吧。」

艾濃濃確實很困,有點撐不住了,於是小聲地說道:「那我就睡了。」

說完幾乎是秒睡。

孟星辰無奈地看了她一眼。

第二天,艾濃濃的行程還是一樣的。

上午先去醫院看奶奶,下午再去學校,晚上去私魅打工。

艾濃濃打算做完這兩天就辭職不做了。

因為高考在即,她必須要抓緊時間複習功課。

私魅下班的時間太晚了,等到晚上她回到孟星辰別墅的時候都快十一點了,她還想晚上抽一點時間來看書呢。

奶奶現在的病情穩定,她暫時也不缺錢了,所以她打算辭掉私魅的工作。

艾小雪挽著鄧文林的手臂,走進了私魅。

自從上一次,艾小雪成功抹黑艾濃濃之後,鄧文林對艾濃濃的心思就淡了很多。

艾小雪趁熱打鐵的跟鄧文林表白了。

鄧文林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就答應了艾小雪和她交往。

艾小雪說是為了慶祝他們開始交往,約了幾個同學來私魅玩。

她就是故意選私魅的,艾濃濃不是在這裡打工嗎?

她就是想讓艾濃濃看到自己和鄧文林在一起了,嫉妒死艾濃濃!

開了包間,點好了酒水之後,艾小雪見服務員不是艾濃濃,她故意故意問服務員:「今天艾濃濃在上班嗎?」

那個服務員點點頭,「在。」

「那你幫我把艾濃濃叫過來吧。」艾小雪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