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方小白一眼,沒有說話。

「完了,咱們幾個這次死定了!」

方小白小聲嘀咕了一句。

而房間裡面的幾個武者在猶豫了一下之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陳天等人的位置走了過來。

「怎……怎麼辦啊?這些人過來了……」

裴夢夢臉上的表情十分恐懼,因為誰都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這麼衝動。

當初對方在飯店裡面帶走紀成軒的時候,就是紀成軒苦苦哀求,這些人才沒有對裴夢夢他們幾個人動手的,但是此時他們竟然全部都主動送上門來了,這不擺明了在找死嗎?

而楚令尹此時臉上的表情還算是平靜,因為她非常了解陳天的身手,陳天既然敢把門踹開,那說明他絕對有對付房間裡面這些武者的把握。

「原來是你們幾個啊?你們過來幹什麼?是送錢來了啊?」

其中一個帶頭的中年人冷聲沖著陳天等人問道。

「是誰讓你們綁架紀成軒的?」

陳天上前一步面無表情的沖著中年人問道。

「是誰讓我們綁架紀成軒的?」

中年人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小子欠了我們錢,我們是找他過來要錢的,我們什麼時候綁架他了啊?」

「他欠你們錢?」

陳天不屑一笑,然後直接邁著步子走進了房間當中,簡單的打量了一下房間裡面的那些武者。

此時房間裡面差不多有十多個人,而且境界大部分都在脫凡境以上。

如果對方真的是因為紀成軒欠了錢,想要找紀成軒要賬的話,根本沒有必要一口氣出動這麼多的武者,而且如果真的是高利貸公司,他們也絕對沒有錢請的動這麼多的脫凡境高手。

要知道,在江南省一個脫凡境高手那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李大千跟喬開山兩人當初也只不過是脫凡境大成的武者,但是卻能夠被柳家視為座上賓,從這一點就能夠看出來一個脫凡境武者的價值。

此時對方既然找到了這麼多的脫凡境武者來對付一個紀成軒,那說明對方絕對不是要錢這麼簡單的事情,而是還有其他的什麼目的!

「這小子欠了我們錢,今天只要他能還錢,我們就放他走,要是不還錢的話,他別想離開這裡!」

中年人在陳天的身上並沒有發現武者的氣息,所以語氣十分囂張的喊了一聲。

「如果你現在說出你背後的主使,我今天還能給你們留條命!」

陳天語氣平靜的沖著中年人說道。

「呵呵,沒想到你小子口氣還不小,竟然還要放我一馬,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中年人說完這話以後,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陳天看見中年人準備動手,直接扭頭淡淡的看了眾人一眼。

「嘭!」

一聲巨響。

眾人的身體就彷彿是被卡車撞到了一般,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面。

方小白裴夢夢張馨月等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

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這麼厲害! 容家有子傾天色,花見鬼穀神也怯。

怎奈天妒風華絕,可憐身嬌發成雪。

聽到「花見谷」三個字,黃衣女子驟然驚呼:「這裡是鬼谷?」

話落注意到男子如雪的長發,瞳孔猛地一縮,正要再次開口,男子突然看向她,食指豎在嘴唇前,做出噤聲的動作。

「花見谷禁止打鬧,禁止喧嘩。」

風玫察覺到女子驟然緊繃的身體,進入高度警惕戒備的狀態。

即便面對那些黑衣人時女子也沒有這般。

風玫目光落在男人的臉上,此時走得近了,看清那是一張絕美的臉,不差於上個世界南羽遊戲中上調百分百的容顏,但是容顏雖美,臉色卻分外蒼白,增添了幾分羸弱之感。

男人同樣看著風玫,或者說是看著她手中的鞭子,直接開口:「我看上它了。」

不等風玫表態,他繼續道,「它給我,我救你。」

風玫的回應是直接將鞭子收了起來。

男人看著風玫瞬間空無一物的雙眸,眸子晶亮,看著風玫的目光更加溫柔了,就如看著稀世珍寶一般。



風玫是在一張竹床上醒來的,腹部疼痛依舊,卻是舒緩了許多,扭頭便看見她現在的身體的妻子譚痕依,就是之前所見一直護著她的黃衣女子正趴在她的床邊熟睡著。

在她來之前這具身體已經失血透支嚴重,再被她一通折騰之後,在收了鞭子后她終於不可抗拒地暈倒了。

暈倒的前一刻她都已經做好了換世界的準備。小說娃小說網

現在她都有6點生命值了,可以浪六個世界,就算這個世界丟了一點,也沒什麼可惜的。

卻沒想,想來她並沒有換世界。昏睡期間她已經接收了記憶——

這是一個相愛相殺,以悲劇結尾的故事。

男主夜九翎是風鳴國的皇上,女扮男裝的女主雅風是風鳴國的國師,身體地位甚至凌駕於皇權之上。

男主無意間識破女主女兒家的身份,便刻意接近女主,從女主那裡套來了國師府的信息之後,一舉滅了國師府,女主也成了他的俘虜。

此番打擊之下,女主成功黑化了,男女主開始鬥智斗勇,因為女主心中始終還愛著男主,自然鬥不過男主,最終死在了男主的手裡。

女主死後,男主才發現自己早已深深愛上了女主……

寄體心愿:不要再愛上夜九翎,保護好國師府。

好大一盆狗血!

風玫盯著竹屋的屋頂,數著上面的竹節:「二傻子,你怎麼把我弄成女主了?」

【宿主的身份是隨機的,可能是劇情中的任何一個人。】是女主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它一直想著宿主什麼時候能變成乞丐呢。

風玫:「……」好吧,是她見識短淺了。

可是想到雅風的心愿,她又忍不住道,「二傻子你最近這後門開的有點大啊。」

不愛上夜九翎什麼的,她來的這一刻任務就完成了吧?至於國師府,依著國師府的強大,沒有雅風被騙泄露信息,夜九翎能攻下國師府,他做夢恐怕都要笑醒了。

【宿主你要相信,我是想把窗戶都堵死的!】任務真的不是它能決定的啊!它也很絕望啊!這樣下去它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換宿主啊! 原本方小白裴夢夢等人認為陳天只不過就是楚令尹身邊的一個普通保鏢而已,雖然剛才陳天帶著他們找到了紀成軒這件事讓他們覺得非常吃驚,但是他們也知道一般像是楚令尹這樣的大明星身邊的保鏢肯定具備一定的偵查能力。

而且說不定陳天剛才只不過就是湊巧看見有人帶著紀成軒離開了飯店。

所以陳天現在能夠找到紀成軒在他們的眼中也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

風華鑒 但是讓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楚令尹的這個保鏢竟然還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武道高手。

剛才陳天僅僅就是一個眼神,直接把對方打飛了,這在方小白裴夢夢等人的眼中,簡直就是在電視劇裡面才會出現的情節!

這才是真真正正的殺人於無形!

「楚小姐的這個保鏢也太厲害了吧?剛才他明明就什麼都沒有做,那些人竟然全部都飛出去了!」

方小白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他甚至都覺得自己剛才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怪不得剛才楚小姐的這個保鏢敢把門踹開,原來他這麼厲害!」

裴夢夢看著陳天的位置,忍不住輕聲低聲感嘆了一句。

而楚令尹此時看陳天的眼神似乎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因為她並沒有看見陳天在武道聚會上面跟雲破天之間的那場大戰,此時楚令尹對陳天的印象還停留在以前。

陳天是一個武者這件事楚令尹很早便知道了,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現在竟然已經都這麼厲害了。

而房間裡面其餘的那些武者在看見中年人被陳天打飛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老大,這小子好像不簡單啊!」一個青年似乎有些畏懼陳天,結結巴巴的說道。

「不簡單又能怎麼樣?咱們這麼多人呢,大家一起上!」另外一個青年大喊了一聲,然後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其餘的那些武者也連忙起身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

「你們覺得就算你們所有人加在一起,能是我的對手嗎?」

陳天突然開口語氣平靜的沖著房間裡面的那些武者問道。

而這些武者在聽到了陳天的話以後,紛紛露出了猶豫了表情,下一秒竟然全部停下了腳步,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其中一個帶頭的武者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是什麼人跟你們沒有關係,只要你們現在說出到底是誰指使的你們,我現在便可以放你們離開!」陳天表情隨意的說道。

房間裡面的那些武者在聽到陳天這句話以後,猶豫了兩秒鐘,隨即全部都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現在就算是說出了背後指使他們的人,他們也不一定能有什麼活路,所以還不如現在拼一下!

「不知死活!」

陳天看見這些人還準備動手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剎那間,房間裡面的這些武者全部都倒飛了出去,然後狠狠的撞擊在了牆壁上面。

陳天僅僅就是一揮手,所有武者全部倒地。

方小白裴夢夢等人此時看陳天的表情就好像是在看一個神仙一樣,他們實在是沒辦法了解楚令尹這個保鏢為什麼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陳天此時做的事情在他們這些普通人的眼中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而那些武者在被陳天打飛以後,全部都失去了戰鬥能力,躺在地上表情異常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陳天此時就宛如一個從天而降的神明一般,邁著步子緩緩的走進了房間當中,然後隨便找到了一個武者,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說出到底是誰指使的你,我給你留一條活命!」

青年瞪著眼珠子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沒有說話。

「如果你現在不說話,那就代表你放棄了這個機會!」陳天一邊說話一邊緩緩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青年看見陳天真的打算動手以後,連忙喊道:「高人,別,別……」

「準備說實話了是嗎?」

陳天輕聲問道。

青年忍不住再次打量了陳天一眼,他清楚陳天的實力根本就不是自己這種級別的武者能夠對付的,所以在猶豫了兩秒鐘之後,高聲喊道:「我說了實話,你真的會放過我嗎?」

張馨月聽到青年這句話,臉色瞬間就變了,眼神之中布滿了恐懼。

「說吧!」

陳天淡淡說道。

「高人,確實是有人花錢雇我們對紀成軒動手的,但是……但是我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找的我們……」青年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喊道。

「你沒有跟我說實話!」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只見青年的大腿就好像是被一把巨錘砸到了一樣,瞬間彎曲。

「啊!」

青年抱著自己的大腿,表情十分痛苦的哀嚎了一聲。

裴夢夢方小白楚令尹等人看見青年這個模樣以後,全部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這麼殘忍!

「楚……楚小姐,您的這個保鏢也太可怕了吧?」

方小白結結巴巴的沖著楚令尹說道。

楚令尹此時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目光獃滯的看著陳天的位置。

「說不還是不說?」

陳天眯著眼睛沖著青年問道。

青年看陳天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個惡魔一樣,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高聲喊道:「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說吧!」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轉身坐在沙發上面,表情平靜的看著青年。

此時陳天給方小白他們接個人的感覺,就好像陳天根本不是楚令尹的保鏢一樣,而且出事的人也根本不是他們的朋友,而是陳天的朋友。

青年看著陳天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直接扭頭看向了張馨月的位置,高聲喊道:「高人,就是這個女人指使我們抓走紀成軒的,這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劃的,跟我們真的沒有任何關係,如果您要是想找幕後主使,您就找她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真的都不知道了!」

眾人在聽到青年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扭頭看向了張馨月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因為誰都想不明白,張馨月為什麼要找外人綁架紀成軒。

而陳天則淡淡的看了張馨月一眼,其實他早就已經猜出來了,是張馨月想要對紀成軒動手,但是此時陳天更加好奇,張馨月後面的人到底是誰。

「你不要在這裡胡說?怎麼可能是馨月對我動的手?」

紀成軒瞪著眼珠子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青年喊道。

「就是這個女人準備對你動的手,當初她被綁架的事情也都是她自導自演的,她根本就沒有被綁架,她就是為了騙你的錢,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你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青年表情十分激動的喊了一聲。

而眾人看著青年還有張馨月,表情就更加的不解了。

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紀成軒看著張馨月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低聲問道:「馨月,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我……我……」

張馨月不知道應該如何跟紀成軒解釋,猶豫了兩秒鐘之後,轉身就往屋子外面跑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