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道合吼道:「你知道昨晚一隻小白鼠跳進那種子周圍的時候發生了什麼?我從攝像頭裡看到種子快速生長纏住小白鼠,不一會兒小白鼠就變成一堆骸骨了。這種子是大型食肉植物,如果種子成熟的時候,周圍沒有獵物,它自然就會凋謝……」

顏漠:「等等,它食肉,那和它在一起的夏知宜不會變成……我擦!」

劉:「等等,重點是那小子的安全嗎?我有一個新計劃,我們等種子吃了夏知宜,然後坐收漁人之利,拿到屍王璽……」

還沒等劉道合說完,顏漠匆匆掛了電話。

夏知宜在哪裡呢?

不會已經被吃了吧?

不會的,她還沒有找他算賬呢。

山間的風在冷冽的吹拂。

夏知宜與種子手拉著手,坐在石頭上。

種子說:「夏知宜,我好像看不懂你了。」

夏知宜斂下了眼,道:「她也那麼說過。其實我也看不懂我自己了,我到底想要什麼?」

種子面無表情的望著前面的綠色,道:「可能你其實什麼都不想要,你至始至終只是想要一個愛你的人。」

夏知宜一愣,望著淺煙色的雲層,道:「可能是吧,有個姑娘告訴我,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一隻小公主,我居然也會像個小公主一樣渴望有人愛,渴望有人陪。陰沉如我,格格不入如我,其實也很渴望能有個人愛我啊。」

種子輕柔的抱住他,道:「為此,你願意付出一切嗎?」

「我願意。」

種子又問:「包括生命嗎?」

夏知宜停頓一會兒,回抱種子,說:「願意,孤孤單單活了那麼久,我也倦了,什麼我也不想計較了,什麼我也不想爭了,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歸宿。沒有你,我便無根,不知能在哪兒留下。」

種子的手突然變成藤蔓,腳迅速變成樹根扎入泥土中,藤蔓如蟒蛇一般牢牢抓住夏知宜,那張酷似顏漠的臉也變成樹榦狀……

跌跌撞撞,顏漠終於在某片不知名的山下找到了夏知宜。

顏漠叫道:「離開她,種子變成你拒絕不了的人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以你為食。你現在離開她,她自然就會凋零!」

「別過來。」夏知宜說。

顏漠盯著那些樹枝,手裡凝聚出一把冰劍,冷冷道:「放開他!」

種子呆愣的看著顏漠,死灰色如同樹皮的眼睛沒有一點色彩。

夏知宜的眸子瞬間變成耀眼的琥珀色,猶如太陽一般。

顏漠接觸到那雙眼睛的時候,瞬間就被控制了。

糟糕大意了,忘記夏知宜的那雙離奇的眼睛。

夏知宜的眼睛為什麼能控制人呢?顏漠估計可能是屍王的法力還有一點遺留在他身上的緣故。

夏知宜全身被藤蔓纏繞著,他說:「顏漠,我命令你,轉身離開,一直往前走,不要回頭,直到我生命終結的最後一刻。」

顏漠試圖掙開,但是確是徒勞。

身體不受控制的轉身,手裡的冰劍也不受控制的掉了,掉在地上碎成幾塊冰渣。

「不……不,夏知宜,你不要這樣……」

「我命令你,一直往前走啊,不要回頭,……我命令你,永遠不要忘記我。算了,還是忘記我吧,反正我是一個陰沉的傢伙,忘記我吧,就當我從來沒出現過。」

「夏知宜!你究竟要我怎樣?恨你還是愛你?愛不得,恨不能……我很討厭這種感覺!」

顏漠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無法回頭。

最後顏漠終於能回頭了。她知道,那是因為夏知宜死了。

繁花萬千。

樹上開滿了花朵。

風一吹,呼啦啦的花瓣飄舞。

紅色的花瓣像是血的顏色。

望著色彩艷麗的一大片隨風飛舞的花瓣,就像是把撕碎的紅緞撒向人間。

那棵樹立在紛繁細碎的花瓣中,風劃過枝頭帶下一群飛舞著的飄散著的轉瞬即逝的紅雨,血色的花瓣飄過每一個角落……

醉知酒濃,醒知夢空,原來看殘花凋盡也是一種痛,悲傷流轉,卻掩不住斑駁流年。

花落盡,似乎有點寂寞。

白色的骸骨掩埋在花瓣之中,顯得如此刺目。

顏漠有點好奇,現在她在哪兒?剛才好像有個人跟她說話的,叫她忘記他,他是誰?

為什麼看到這具骸骨,她心裡會有點不好受?

是誰?

想不起來。

接觸到這花瓣,骸骨旁邊青色的屍王璽發出耀眼的光芒,顏漠走過去,猶豫一下拿起屍王璽,腦子裡走馬燈一般,彷彿看到了屍王悲慘的一生,也看到了某位少年這杯具的一生。

這位少年她想不起來是誰,整張臉都是模糊的,她就知道有那麼一個少年而已……

她拿著屍王璽,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屍王璽會解除了封印,會落到自己手裡?

她打電話給劉道合,「喂,在嗎?」

「在?怎麼樣了,夏知宜呢?」

顏漠有點疑惑,「夏知宜是誰?」

劉道合:「……」

顏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屍王璽落到我手裡了,不出意外的外,我大概能呼喚萬千殭屍大軍了!一切今晚黑夜見分曉,因為你懂的,殭屍怕陽光,白天不太敢召喚。」

劉道合:「……」

顏漠又問:「對了,丁青那邊怎麼樣?她在哪我去救她。」

劉道合猶豫一下,道:「她已經歸於黑方徐家了。你想她不受高實控制,你需要給她注射貝塔抑製劑,這樣不死之血就除了不死沒有別的限制了,但是這時候高實要是收回不死之血丁青還是會死,所以在這時刻,你要拿著屍王璽把她變成殭屍,那麼她體內的血會變成另一種不死之血,殭屍之血。等等,她哥哥丁皓組織了一些人去救丁青,你過來我們詳細談談怎麼救她。」 劉道合猶豫一下,道:「她已經歸於黑方徐家了。你想她不受高實控制,你需要給她注射貝塔抑製劑,這樣不死之血就除了不死沒有別的限制了,但是這時候高實要是收回不死之血丁青還是會死,所以在這時刻,你要拿著屍王璽把她變成殭屍,那麼她體內的血會變成另一種不死之血,殭屍之血。等等,她哥哥丁皓組織了一些人去救丁青,你過來我們詳細談談怎麼救她。」

某五星級酒店。

鄉巴佬顏漠醬剛進來,就看到一大塊翡翠雕成的牆。

五星級酒店的服務員美得很,簡直比大明星還好看。

處處都是金碧輝煌。

顏漠:「……」頗有一點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既視感……

她到前台的時候,前台小姐瞥了她一眼就換算出她衣服的價格,猜測一下她的年級,然後就猜出顏漠是個鄉巴佬。

於是前台小姐稍微有一點傲慢,道:「請問你找誰。」

顏漠報了房間號。前台小姐的表情瞬間就變了,再三核實一下,就立刻變了態度,笑容可掬的遞給顏漠一杯茶。

此茶清香可口,唇齒留下,回味悠長,總之一句話形容,好喝,真特么好喝!

顏漠縮了一下,問:「那個……這個茶不收費吧?」

前台小姐的表情瞬間就亮了……

特么哪裡來的言情小說標配貧窮灰姑娘人設女主啊!!

特么不知道這個酒店一直會給顧客送茶的嗎?

前台小姐艱難的維持著笑容,把顏漠領上去。

去了之後發現大家都到了。

人很多,但有本事的人很少,只有兩個是稍微有本事的,那就是林晉楓和劉道合。

沒本事的人很多,比如林晉楓的廢材妹妹林靜怡,比如丁皓……

丁皓說:「人都到齊了,顏漠,以前發生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計較的,只要你能把丁青平安的帶回來就好。」

林晉楓依舊是高冷范兒端著一杯琥珀色的……可樂。

林靜怡連忙調節氣氛,道:「那個~我都聽劉道合說了顏漠的現狀,顏漠現在可是我們現在最厲害的,當然沒問題,怎麼說來著的,顏漠現在有了神之右眼,還有無上的巫族巫力,再加上屍王璽加持,可以召喚萬千殭屍大軍,哈哈哈,幹掉一個高實其實是很容易的啊……」

劉道合忍不住插嘴:「我記得顏漠還有兩個挺厲害的備胎,要不顏漠你再把兩隻備胎拉進來,估計這樣的話成功的可能會更大。」

顏漠:「……」

林靜怡接著打圓場,艱難的活躍氣氛道:「哈哈哈哈,劉師兄真是開玩笑了。」

劉道合大怒:「誰是你師兄!!!」

林晉楓冷淡道:「對啊,你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劉道合更怒:「我是你師弟,能沒關係嗎?」

林晉楓冷冷淡淡的哼了一聲,喝了一口可樂。

劉道合:「……」

林靜怡再次艱難的活躍氣氛,道:「那個啥……我也覺得顏漠不應該拉她的兩備胎入伙,其中一個備胎小顏巴別的不說,他可是高實的親兒子,萬一倒戈了,出賣我們可就不好了。」

顏漠憤怒道:「不會的!小顏巴不會那麼做的!」

「不會就不會,你那麼激動做什麼?」林晉楓問道。

顏漠:「……」

丁皓道:「別吵了,現在實力排名告訴我。」

劉道合乾咳一聲,道:「排名大概是這樣的,顏漠大於林晉楓大於我。」

林靜怡:「沒了嗎?」

顏漠和劉道合同時點頭……

丁皓道:「我那邊的人告訴我高實手下有一群大拿,一個叫阿羅的小蘿莉似乎是他最信任的,一個叫客串小丑的人是他殺人放火的好基友,還有一個賣豆腐的老頭也是他的幫手,除此之外,整個徐家被他控制,石大人、蠶馬、童哥等人也會無條件幫他。」

顏漠摸著下巴,道:「這麼多大拿,我記得客串小丑好像是林晉楓手下敗將來著。」

林晉楓滿意的哼了一聲,道:「手下敗將何足掛齒。」

顏漠道:「所以客串小丑就由劉道合對付好了。」

劉道合:「……」

丁皓道:「好,三天後,徐家一些人出去一部分,這時候徐家是守衛最鬆懈的,我們就暫定三天後去,劉道合對付客串小丑,林晉楓對付阿羅,顏漠對付高實……那,剩下的人怎麼辦?誰對付老頭和石大人之類的。」

劉道合道:「這個石大人、蠶馬之流不用太緊張,蠶馬不是顏漠的備胎之一么?明天先叫顏漠約蠶馬出來,幹掉這三個就好。」

顏漠怒道:「好主意你想不出來,餿主意倒是一套一套的!」

劉道合呵呵呵道:「或者你把你的兩隻備胎拉進來,那隻小顏巴就能直接和他爹高實抗衡了,另一隻燭九陰就可以對付所有人加起來了……多好,我們都不用出力了。」

顏漠大怒,道:「這是更餿的主意……」

林靜怡艱難的說:「是啊是啊,叫兒子殺老子,這事也太缺德了……」

劉道合接著補充道:「而且更缺德的是我們的顏漠在人家殺完之後可能就甩了人家……」

林靜怡弱弱的說:「未必會甩。」

劉道合道:「甩了燭九陰?那就更缺德了。」

顏漠望了望天,天上頓時飄出大雪。

劉道合:「……」這是威脅吧?

走出去的時候,顏漠心裡也是煩躁的很。

有人跟隨。

顏漠故意走到一僻靜的小巷子里,幽幽道:「出來。」

黑暗處,走出一個瘦削的小姑娘。

「阿羅?你什麼時候跟著我的?想要做什麼?」顏漠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阿羅笑了笑,道:「免費的茶好喝嗎?」

顏漠點頭,幽幽道:「好喝,非常好喝,五星級酒店就連贈送的茶都那麼好喝……」

不對,很不對勁……

敵人居然問茶好不好喝?

茶里有什麼?

遠處一個人慢悠悠的走過來,笑道:「好巧,顏漠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不巧。

是你在堵我!

一點也不巧!

來者不善,撤。

「不好意思我還有衣服沒有收起來,我先走了再見!」顏漠剛打算走,就聽到高實在後面幽幽道:「絕對命令,回頭。」 「不好意思我還有衣服沒有收起來,我先走了再見!」顏漠剛打算走,就聽到高實在後面幽幽道:「絕對命令,回頭。」

顏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