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葉出了門,才發現自己反應過度了,她現在還穿著拖鞋,就算是去幫忙,也跑不動啊!

百葉迅速的轉身,回公寓換了鞋,然後向著辰溪小學開去。

一路上,百葉都在超車,穿紅燈。

別看看到她的車,兩個輪子從道路旁邊開過去,直接都嚇傻了。

這樣見針插縫的高車技,可是聞所未聞啊,簡直跟給車插上了翅膀一樣,這可是,只有在那些大片里,才能看得到的場景。

百葉到了學校門口,直接將車扔在那裡,下車,向著學校裡面跑進去。

百葉找了好久,才找到蘇寒和蘇凜。

寶寶五歲·首席總裁,別碰我 他們兩個人神情凝重,好像查到了什麼。

百葉著急的跑過去,站在他們旁邊:"怎麼……怎麼樣了?"

百葉聽起來跑的很著急,整個人上氣不接下氣。

蘇寒皺眉:"現在具體情況還不是很清楚,我們也只是初步懷疑,那些小混混,應該只是受人指使,他們連孩子的身份,估計都不怎麼清楚,至於這個抓走小白和小昭的幕後人,應該是商敵或仇敵,畢竟,我和小凜,這幾年樹敵不少!"

百葉皺眉,沒想到,情況還不是一般的嚴重。

她認真的開口道:"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你們儘管開口,我的能力,你們是知道的!"

蘇寒點了點頭,蘇凜自從百葉出現,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他只是皺著眉頭,似乎在想什麼重要的事情。

蘇寒知道百葉想幫他們,可是,現在他們能做的,只有不停地查,不停地等。

蘇寒無奈的看著百葉:"小白今天失蹤了,小凜心情不好,你體諒一下,百葉!"

百葉點點頭:"這個我當然能體諒,只不過,現在乾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三個分頭查吧,小孩子容易害怕,我想,我們儘快趕在對方聯繫我們之前,將孩子成功的救出來!你覺得怎麼樣?"

"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我和小凜看了一下學校周圍的監控,他們除過被學校里的監控排到,周圍的監控,全都躲開了,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究竟從哪個方向走了,我現在都沒有告訴薇薇,怕她知道受不了!"蘇寒凝重的皺著眉頭說道。

婚內情:狼性老公,別過來 百葉剛想開口說什麼,電話就響了起來。

她打開一看,竟然是柳絮的來電。

百葉這才想起來,今天早上,是她和小白,親子鑒定結果出來的時間。

她等了三天時間,卻因為今天早上的突發事件,差點忘記了。

百葉看了一眼蘇寒:"你們兩個先商量對策,我接個電話!"

百葉說完,拿著手機,向著一邊走去。

蘇寒有點不明所以的看了百葉一眼,究竟是什麼電話,她還要避開自己和小凜。

蘇寒看了百葉一眼,就收回視線了。

現在更重要的是,跟蘇凜商量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另一邊,百葉走到距離蘇寒和蘇凜比較遠的地方,這才慎重的接起電話:"喂,小姨!"

柳絮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的激動:"小葉,結果出來了!那個孩子,他就是當年那個孩子,他沒有死,你真的太幸運了,我就知道,自己不會看錯的,那個孩子,跟你小時候非常像!"

柳絮的高興之情,通過電話,百葉都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可是,孩子卻出事了!

孩子卻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了!

百葉的手,就像是突然沒有了任何力氣一樣,直接掉到了地上。

柳絮說什麼,她聽不清了,她也沒有力氣再去撿手機。

就在這時,蘇凜似乎發現了百葉的不對勁,他看了一眼蘇寒:"我待會再給你說,我剛才想到的疑點!"

蘇凜說完,就快速的向著百葉跑過去。

他從地上,撿起百葉的手機,看到手機上還顯示著柳絮的名字,電話還在通話中。

百葉一幅丟了魂魄的樣子,傻了一樣的站在那裡。

蘇凜有點不解,他拿著手機,開口道:"柳醫生,百葉現在正在跟我在一起,我們這邊有點事情,等忙完了,我讓百葉再給你回個消息!"

蘇凜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很清楚,柳絮對他的態度,並不是很好,他也沒有必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浪費時間,跟她說太多的事情。

蘇凜掛了電話,這才看向百葉:"百葉,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蘇凜問了一句,百葉沒有反應。

蘇凜有點著急,伸手去拉百葉的胳膊。

畢竟,現在孩子出事了,百葉就跟傻了一樣,他也沒有時間等百葉恢復過來。

結果,蘇凜的手,剛碰到百葉的胳膊,就被她一把打飛了。

百葉突然轉身,憤怒的看著蘇凜:"路蘇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蘇凜不明所以的看著百葉:"百葉,你怎麼了?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你剛才不是還說,要幫助我和我哥找孩子嗎?"

蘇寒看這邊的情況不對勁,也迅速的跑過來。

百葉此刻紅著眼睛,看蘇凜的目光,就像是看敵人一樣:"你這個騙子,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能相信了嗎?你最好告訴我,你當年為什麼要把小白掉換掉,讓我這麼多年,都以為我那苦命的孩子,已經死了,讓我在他的生命中,整整缺席了六年,蘇凜,這到底是為什麼?你就那麼恨我嗎?"

蘇凜完全蒙了,她好像從百葉的話語中,聽到一絲訊息,可是,又覺得像是在天方夜譚。

小白是媽咪在公寓門口撿的孩子,怎麼可能是他親生的呢?

蘇寒聽到百葉的話,也怔住了。

只不過,她很清楚,百葉是不會亂說的,她此刻的神情,完全說明了,她說的是真的。

可是,這件事情,她是怎麼知道的呢?

蘇寒皺眉開口道:"百葉,你情緒先不要激動,眼下孩子的事情要緊,我們能不能把個人恩怨放在一邊,我覺得,你跟小凜之間,肯定存在著什麼誤會,你能跟我們說清楚,你為什麼說小白是當年的孩子嗎?當年那個孩子,不是被你埋在那家私人醫院的山頂了嗎?小凜在那個山頂,陪著那個孩子整整躺了一夜,他怎麼可能騙你呢!"

看著蘇寒真誠的神情,百葉痛苦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裂縫。

難道,這件事情,蘇凜也不知情,他也是被蒙在鼓裡的?

可是,他養了孩子六年,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身份呢?

百葉不相信的搖頭:"不可能,除了蘇凜,還能有誰用這樣的方法騙我,而且,小白現在就在蘇凜身邊,這又算什麼?"

"那你到底是怎麼知道,小百就是當年那個孩子的呢?百葉,說句實話,我們全家現在都以為,小白只是個抱養的孩子而已,你這樣沒憑沒據,圍頭沒腦的話,真的讓人很著急,如果小白真的是那個孩子,現在你難道不更關係他的安危嗎?"蘇寒大聲的說道。

百葉神情一僵,現在孩子的安危,是最重要的,這邊的事情,遲早要速戰速決。

而且,蘇凜也跟自己說過,這個孩子,是蘇北阿姨,在門口見撿到的,難不成,是有人存心為之?

百葉抬頭看了一眼震驚的蘇凜,迅速的開口:"路蘇凜,孩子的安危是第一,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孩子的確是我親生的,我已經做了親子鑒定,鑒定結果剛出來,整個過程都是我小姨看著出來的,不會有任何問題,我現在不想跟你討論當年的事情,等孩子找回來,我再跟你算賬!"

百葉說完,死死地盯著蘇凜,看著他的反應。

彼岸你在 蘇凜這才想起來,三四天前,百葉那個晚上來他家裡,說是討論合作的事情。

可是,她分明對合作的事情,不怎麼上心,卻還主動拿著這個借口來找自己,而且,在他家裡呆了不到五分鐘,就匆匆離開了。

他當時總覺得怪怪的,現在想來,應該那天,她就已經開始懷疑了。

蘇凜認真的看著百葉:"百葉,不管你信不信我,當年我也是蒙在鼓裡,包括你剛才說孩子的真實身份之前,我都是不知道的,我現在想問問你,你那天晚上來我家,是幹什麼的,你是怎麼知道,孩子真實身份的?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孩子出事了,我提前聲明,我不是懷疑你,我只是想從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看看這件事,跟孩子的失蹤,會不會有什麼關係,因為這一切,真的太巧合了!"

百葉皺了皺眉,覺得蘇凜說的話,似乎也不無道理。 於是,心悅就在賈府住下來了,綠荷給她拔了屋子,還分派了丫環侍侯她,但她說什麼都不肯讓人服侯,她是來報恩的,不是來享福的,沒人分派事情給她,她就自己找,打掃庭院,或是到廚房幫忙,有時侯綠荷要趕製衣裳,把活帶回家來,她便幫著做些零碎事情,一來二去的,府里的人都挺喜歡她,加上長得漂亮,對人客氣,舉止文雅,好些小廝都對她心生愛慕。

綠荷是個好奇心重的,雖然心悅那天不肯說出她要投奔的親戚,但沒兩天,還是被綠荷撬開了嘴,把實情說了出來。

原來心悅要投奔的不是別人,正是她打小定了娃娃親的未來夫君,名喚楊奇天,他父親楊林文是戶部的員外郎,一個從四品的官。

既是朝庭命官就好辦了,叫賈桐打聽一下不就完了么,夫人有令,賈大人自然不敢怠慢,親自上楊府走了一遭。

賈大人光臨,楊府如臨大敵,至今為止,還沒有這麼大的人物光臨過府上,全府上下都震動了,齊齊出動,一睹賈大人的風采。

賈桐看到激動的人群迎面而來,嚇了一跳,走在最前面的當然就是楊林方,他躬身長揖,幾乎揖到了地上,看得出十分的虔誠,「賈大人光臨,蓬蓽生輝,快請快請。」

賈桐掃了一眼烏泱泱的人群,說,「楊大人客氣,叫他們都散了吧,人多不好說話。」

楊林文一聽,立刻擺了擺手,身後的泱泱大軍便如潮水般退去。

他把賈桐請到大廳里坐,「賈大人這次來鄙府,不知有何貴幹……」

賈桐手一抬,打斷他,「沒什麼事,剛好路過這裡,有點口渴,進來討杯水喝。」

楊林文:「……」

這時,丫環把茶奉上來,楊林文說,「賈大人請用茶,鄙府的粗茶只怕入不了大人的眼,大人可不要嫌棄喲。」

「無妨無妨,」賈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我不挑剔,有茶葉味就成。」

賈桐不想浪費時間說這種虛無飄緲的話,便問,「楊大人有幾位公子?」

「下官有兩位犬子。」

「哦,可否請出來,讓我見見?」

賈大人要見,自然是沒問題,很快,兩位楊公子進了大廳,抱拳作揖給賈桐行禮。

賈桐打量了兩位公子,相貌倒不錯,不過他把心悅當成自家人,娘家人看外婿,多少有點挑剔,以他看來,這兩位公子誰也配不上心悅。

「兩位公子可曾婚配?」

楊林文介紹,「大兒子已經成親了,小兒子剛剛與杜翰林家的千金訂親。」

賈桐一聽,咦,這不沒心悅的事了么?

「楊大人,還有公子么?」

「沒了,下官就兩個犬子。」

賈桐還算聰明,知道另闢蹊徑,「楊大人老家是哪裡?」

「下官老家在江南。」

「哦,江南好啊,本官曾陪著皇上和娘娘在江南住過,確實是個好地方,大公子是在江南的時侯成的親么?」

「是,成了親才北上的。」

「二公子也是在江南定的親嘍?」

「他……」楊林文遲疑了一下,很快的掃了一眼自家兒子,「他不是,到了臨安才定的親。」

就這一眼,賈桐便知道了個大概,很明顯啊,楊家老二就是原先與心悅定親的人,但是他們到了臨安后,大概是嫌棄心悅家道中落,所以單方面毀約,和翰林家的千金定了親,典型的嫌貧愛富嘛。

賈桐頂看不上這樣的,眼珠微微一轉,表現出一點遺憾:「既是二公子已經定了親,那就算了,行,我不打擾了,告辭。」

楊林文一聽,這話裡有話啊,忙拱手,「大人請留步,不知道方才大人說的意思是……」

賈桐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我原本是想上門來替人做媒的,誰知道大公子成了親,二公子也定了親,那就……」他兩手一攤,再次表示遺憾。

賈大人提的親,那定是極好的,楊林文很好奇:「不知道大人是想替哪家的姑娘……」

賈桐打著哈哈,「是我夫人的妹子,不過,唉,算了。」

楊林文一下睜大了眼睛,賈大人是皇上身邊的紅人,可賈夫人是皇後娘娘身邊的紅人啊,皇上怕娘娘,全天下都知道,所以賈夫人的妹子……那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

他和兩個兒子對視了一眼,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賈桐把他們的神情盡收眼底,說,「楊大人,多謝貴府的茶水,告辭。」

楊林文點頭哈腰送他出去,提出自己的疑問,「賈大人,下官有一事不明,大人為什麼會相中犬子呢?」

「這個……」賈桐繼續打哈哈,「大概就是緣份吧!」

楊林文:「……」

回到府里,賈桐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綠荷,綠荷是個直腸子,當場就罵起來,「爛腸子的黑心鬼,一準是知道心悅家道中落就嫌棄人家,可憐人家千里迢迢來投奔他們,連命都送掉了,他們一點情份都不念,逼得心悅要賣身葬父,那麼漂亮的姑娘,真要讓什麼土財主買回家當妾,豈不是罪過!」

她罵得正痛快,一抬頭,看到心悅站在門口,一下收了聲,有些尷尬,「心悅,你……都聽到了。」

「夫人,我沒關係的,」心悅邁進門檻,儘管穿得厚,體態卻輕盈,「雖然楊家冷漠寡意,但夫人和大人對心悅很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心悅如今過得很好。」

「這樣想就對了,」綠荷拉心悅坐下來,「你放心,將來我和大人一定替你找一個比楊家公子好上百倍的郎君,對嗎大人?」

賈桐自從心悅進門就老神在在的坐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綠荷跟他說話都沒有反應。

綠荷揚高了聲音又叫了他一聲,「賈大人?」

賈桐的魂收了回來,「嗯?什麼?」

「我說將來咱們替心悅找一個更好的郎君。」

「那是自然,」賈桐端著杯子喝了一口茶,「我今日見著那楊二公子了,確實配不上心悅姑娘。」

「大人心裡可有人選?」

賈桐眯著眼睛想了半天,皇親貴戚吧,心悅配不上,一般般的吧,他又瞧不上眼,還真是一個都沒有。

——————-

作者:賈大人,對於給你安排一個大美人,大家都很抵觸呀。

賈桐:首先我要聲明,我對我媳婦的感情,天長地久,海枯石爛,為了向大家證明,請把美人派過來,讓她盡情的騷擾我吧。 百葉想了想,迅速的開口,如實說道:"那天晚上去找你,是拿走了孩子的牙刷!孩子的真實身份,不是我發現的,是我小姨發現的,她說小白長得,跟我小時候,有七八分相似,我本來是不相信的,可當小姨拿著照片給我看,我才不不得不相信,最後選擇了調查,至於孩子為什麼這個節骨眼上出事,我真的不知道!"

蘇凜點了點頭:"怪不得,你那天上完廁所,就離開了!"

百葉皺眉,她心裡,其實還是相信蘇凜的,就像是相信他,不會用孩子的事情,來糊弄自己一樣。

看來,中間真的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