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立業畢竟也是做過很長時間的地下工作的,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道:「這個問題其實也好辦,李賢宇稍微喬裝打扮一下。整個光頭什麼的,誰也想不到此人就是李賢宇。而且李賢宇到318軍之後據我所知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這個任務倒也合適他。還有你不是說他喜歡那個沂蒙縣委的羅玉敏書記嗎?我看這個可以利用一下嘛,沒準這小子還顛顛的答應了呢!」

王明宇笑著道:「其實李賢宇什麼都合適,就是要看這小子自己的意願了。不過我尋思他應該會答應的,畢竟男女搭配辦事不累嘛,這小子和羅玉敏同志的關係估計我去了那麼多天之後應該也確定下來了!不過到時候我們兩個也只能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了,否則這小子肯定一個勁的跟著我們回318軍去!」,王明宇是太了解李賢宇了,只愛美人這種事絕對不是他李賢宇能幹出來的事,李賢宇的第一條件絕對是回318軍。

錢立業點點頭道:「那就這麼辦,要是李賢宇這小子能夠當獨立團的團長那我也放心了,否則的話誰放心放剛收編的一幫土匪當團長?還有那個年輕的女書記,我怕沒有你們在場她鎮不住場面啊!」,錢立業的擔心也是正確的,孤狼等人一開始的確是沖著王明宇和李賢宇去的。不過只要錢立業把錢蒙山獨立團往出一擺的話,保准孤狼等人乖乖的聽話。

王明宇微微笑道:「我告訴你啊,這小子鬼精著呢,我放他到這邊來我也安心。不過招兵買馬的事情也實在太過無趣了一點,我尋思給他布置點任務,讓他也有個盼頭。否者這個小子指不定哪天自己就去惹是生非去了。」,王明宇可是非常了解李賢宇的,這人時間一長就耐不住寂寞了,所以一定要給他點許可權,但是又不能太過了。否則這小子能上了天去。

錢立業點點頭,然後笑著問道:「明宇你準備在沂蒙山獨立團招多少人?」

王明宇略微思索了一下道:「能招多少招多少唄!」

錢立業搖搖頭苦笑道:「能招多少招多少?你咋就這麼財大氣粗呢?」,實際上錢立業自從上回撤退的時候去了連雲港之後,他就被震到了。沒有想到王明宇真正的主力在這呢。黑壓壓的一片人,直接把錢立業看傻了。現在王明宇又這麼說,錢立業也只能無奈的苦笑了。

王明宇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養得起了,實在不行,賣點盤尼西林給小日本吧!賺誰的錢不是錢?不過我有空問問王介,不知道底細我這就是有點底氣不足啊!」,王明宇從一開始想要建立空軍的時候就這麼想過。

兩人互相看了看,又開始繼續趕路…李賢宇還不知道因為錢立業和王明宇兩人的對方就把他這個人留在了沂蒙山獨立團,要是李賢宇知道的話恐怕早就一溜煙的跑掉了。留在這地方帶著一幫民兵?吃飽了撐的啊?老子在318團還有一個正規軍的團呢。不過要是李賢宇知道王明宇給他的一些特權的話,在加上羅玉敏這小子保准就點頭同意了,王明宇為了李賢宇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當然王明宇的打算不可謂不好,因為李賢宇在這方面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且這樣他和羅玉敏也不用分開了,也算是成全了這一對小鴛鴦。最重要的就是一旦王明宇等人去參加武漢會戰,到時候回來的時候部隊不知道還能剩下多少了?這個時候在這邊繼續儲備部隊,對於王明宇來說也是留著後手的。

錢立業和王明宇兩人很快的抵達了沂蒙山區。這個時候的沂蒙山區已經是傍晚時分,山東省委的兩位同志早在進入臨沂範圍內的時候就告辭了。否者也不會出現錢立業和王明宇兩人這麼痛快的談話了,不然他們身上的秘密豈不是全都暴露了嗎?

冬天入夜很快,這個時候才下午四點多鐘,天色已經有點發黑了。沂蒙山區從遠處看去還是那麼的一片朦朧,山與山之間的間隔看似很小,實則距離非常的長。冬天的沂蒙山山上略顯突兀,到處是紛飛的落葉,顯然秋季過去的時間還不是很長。

王明宇到了這裡基本上就是輕車熟路了,沂蒙山抗日根據地的人也是認識王明宇,對於王明宇當日擊敗大當家孤狼的事情自然更是親眼所見,所以看到王明宇突然出現屁顛顛的就跑過來噓寒問暖。最後在王明宇的要求下才帶著王明宇和錢立業二人去了建好的沂蒙山抗日根據地的指揮部,也是沂蒙縣委的辦公地點。

王明宇和錢立業一路漫步走著,王明宇不時的和認識的人打著招呼,一路也看著整個地方的變化。不得不說李賢宇這小子治兵還是小有一套的,現在基本上整個沂蒙山抗日根據地的戰士們已經有了一種軍人的氣質,顯然是李賢宇平時肯定是帶著他們訓練的。

不過王明宇略微有些不滿的就是,訓練了一個多月的成績似乎沒有黃博雄在連雲港訓練新兵的那種效果,當然王明宇也覺得因為這畢竟不是當成正規軍訓練的,可能李賢宇這個小子壓根就沒有太過在意這些事情吧。不過這次王明宇也是有點冤枉李賢宇了,自從王明宇走後,他們和日軍幾經周旋,經過了半個月的時間才把這幫鬼子給弄服了,也有可能是小日本不願意跟著他們瞎跑的緣故。

反正不管怎麼說,李賢宇他們還是耗費了一定的時間,真正的訓練時間很少,估摸著也就半個月的時間而已。而且平時這幫人還要新建家園和防禦工事,所以能有這樣的小雛形已經算是不錯的。整個根據地的建設落在王明宇的眼裡感覺和之前走的時候變化還是挺大的。

王明宇一路走著看著那些新加入的人在不斷的訓練著,也點點頭。剛才從山下走來的時候,王明宇明顯也感覺到了哨卡增加了不少,而且明哨暗哨也是錯落有致,至少李賢宇這一段時間還是很有功勞的,把根據地的防禦建設的還是很不錯的。

PS:給一朵花吧,阿門! 跟著他旁邊的錢立業第一次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畢竟錢立業是第一次來,而且好的根據地他也是見過的,這個根據地除了地理位置頗佳之外,目前跟已經建設成形的根據地還是沒有辦法相比的。所以錢立業只是習慣性的打量一番,就跟著王明宇進入了根據地最核心的位置,就是過鐵索橋的時候,錢立業有點哆嗦。

王明宇兩人終於走到了他們以前開會的地方。一眼望去,只見此刻正坐在那邊商議著什麼的李賢宇和羅玉敏二人,王明宇故意的笑了笑道:「哎呦,走錯了!」

李賢宇一聽皺眉一下之後覺得不對,這聲音咋就這麼耳熟呢?抬頭一看大吼道:「大哥,你咋回來了?咦,老錢你咋又出現了呢?哈」

王明宇和錢立業被李賢宇這麼熱情的舉動嚇一跳,緊接著兩人均是給了他一個白眼,王明宇對著羅玉敏道:「羅書記一段時間不見,現在怎麼一見面就臉紅了?」,王明宇不以為意的開著他們的玩笑。

羅玉敏臉色更紅,輕聲的猝了一口道:「你們啊,一見面就沒正行,這位是?都來了也不介紹一下呢?」,羅玉敏看了看錢立業,然後又看了看王明宇。

王明宇朝著羅玉敏看了一眼,遞給了羅玉敏一個眼神,羅玉敏把旁邊的兩個站崗的叫去了外面。然後關上門窗道:「怎麼了?這位是?」

王明宇無奈的聳聳肩道:「這位其實沒什麼,不過他的身份暫時還需要保密。當然是對外保密,他是新任山東省委副書記錢立業同志,原來是上海市委的副書記。應該算是你的領導吧,呵呵」

羅玉敏一聽一驚,立刻立正敬禮道:「首長好!」

錢立業笑著擺擺手道:「呵呵,不要喊我首長,要不你和明宇一樣,喊我錢老師好了!我喜歡這個稱呼,我的身份需要保密,所以現在暫時還不能對外宣傳。」

羅玉敏點點頭道:「請首長…請錢老師放心!」

李賢宇打斷了羅玉敏道:「行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老錢,你咋回來了?這是要跟著我們一起去318軍?還是就呆在山東了?」,李賢宇和錢立業是老熟人,什麼身份對於李賢宇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錢立業笑著點點頭道:「恩,我是和明宇一起去318軍,不過你去不了了!」,說完錢立業搖搖頭假裝嘆了口氣!這是之前王明玉和錢立業商量好的,他們兩個人一個人唱紅臉一個人唱白臉。顯然錢立業為人相對忠厚老實些,自然義無反顧的承擔了白臉的角色。 穿越之農家大姐大 不過這個話題自然還是由他先引出來。

李賢宇一蹦三尺高大聲的叫嚷道:「為啥?大哥,你這啥意思?上回延安我就沒去,這回不會都不帶我回去了吧!我可是一直期盼著和兄弟們一起打鬼子呢啊?你不會真把我留在這當個土八路吧?」,看李賢宇的樣子,此刻好像王明宇只要說不帶就跟王明宇玩命一般。只不過一旁的羅玉敏看著李賢宇臉色明顯的不對,一看就是要秋後算賬的樣子。

王明宇沉著臉道:「到底你是大哥還是我是大哥?我留你下來自然也是有我的道理!你現在這麼大聲的嚷嚷像什麼?市井潑婦?」

李賢宇苦瓜一樣的臉哭喪道:「大哥,你不能這樣啊?我這可是啥也沒幹啊,我專心在這等你回來…」

王明宇依然陰沉著臉道:「打住!我就問你我的話你聽還是不聽?」

李賢宇看著王明宇發火,心中還真是有點怵,無奈的點點頭:「大哥的話我當然聽,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這是命令!你必須服從!」說完,王明宇神色緩和道:「賢宇啊,這次留你在這裡是要交給你一個任務,這個任務對於我們整個318軍以後都是有著很大的影響。你有沒有信心完成它?」

這兩句話說的好像缺了他李賢宇318軍就玩不轉了一樣,李賢宇自然積極性就被調動了起來道:「放心吧,大哥,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啊!」

王明宇暗笑,隨即沉聲道:「你這小子才在外面呆幾天,又惹了一身江湖氣呢?我的任務是不斷的壯大沂蒙山獨立團的力量,讓他們成為318軍的後備部隊。」

李賢宇剛剛熱情洋溢的期盼的眼神一下子苦了下來道:「大哥,我以為你讓我帶人去和小日本對著干呢,原來是和黃博雄干一樣的事啊!這叫啥重任么?隨便換個人不照樣干?你這是騙我啊大哥!」

王明宇雖然心中也承認這是騙他,可是還不是為了這小子的終生大事?於是一個爆栗遞過去怒:「你小子說這個任務重不重?恩?到底重不重?」

「重,那當然是重!不過大哥,咱好歹也是抗日隊伍,你總不能成天就呆著訓練新兵什麼的吧?」李賢宇看著自己反駁無望,立刻提出一些自認為非常合理的要求。

王明宇也知道這小子閑不住,心中早有既定,於是道:「這樣吧,平時呢你也可以帶著新兵們出去實戰演練一番,但是規模一定不能大,超過千人以上規模的是絕對禁止的。小心兵沒訓練好,到時候把小日本的飛機大炮全都給招來了,那時候我我可是要拿你試問!」

李賢宇一聽眼睛一亮,立刻拍著胸脯保證著,其實李賢宇既想留下,又想回318軍。他一直為這事猶豫了很長時間,最後他還是決定回到318軍去,確實沒有想到最後時刻王明宇卻把他給留了下來。現在既然讓他招兵買馬,李賢宇自然要做好了,還能時不時的跟鬼子打打仗,這樣的日子李賢宇覺得最合適自己不過了。剛才的那種憤恨早就拋到了腦後,現在正在齜牙咧嘴的笑著呢。

王明宇何嘗不是為他的終生大事考慮呢?這樣的任務可以說雖然派什麼人基本都能完成,不過李賢宇好歹也算跟著自己出來的,千萬不能浪費資源啊。何況還能和他自己的未來媳婦一起並肩作戰,那自然是神清氣爽了。

這裡面聽得目瞪口呆的要屬羅玉敏了,怎麼可能讓李賢宇留下來?什麼沂蒙山獨立團?這些東西聽的羅玉敏是一愣一愣的。不過最後總算聽出是怎麼回事了,除去沂蒙山獨立團之外的所有羅玉敏都聽懂了。不過羅玉敏最開心的就是有點那就是李賢宇確定被王明宇軍長留下了。

還有比這更加開心的事情嗎?羅玉敏這些天來一直被分離的憂愁所代替,現在一下子就變得豁然開朗了。兩人的關係在王明宇走後也是漸漸升級,現在已經確立了戀愛關係,這個時候正式如膠似漆的時候,羅玉敏當然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夠在身邊幫助她的事業。

實際上羅玉敏顯然沒有擺正位置,她還不知道以後整個沂蒙山獨立團的團長那可就是李賢宇了。雖然說黨指揮槍,但是對外作戰還是李賢宇最大,可謂是軍權在手天下我有啊。不過,羅玉敏很快的便知道了這個消息了。

錢立業咳嗽一聲道:「羅玉敏同志,根據中央軍委的決定,決定將沂蒙山抗日根據地力量整合編成沂蒙山獨立團,隸屬於第十八集團軍正規編製。由李賢宇同志任團長、羅玉敏同志任政委。其餘連級以上幹部由李賢宇團長和羅玉敏政委共同決定然後上報中央。」

羅玉敏的嘴此刻能吞下一隻鴨蛋,好半響羅玉敏才道:「我們才成立這麼長時間怎麼會有正規軍的編製和番號呢?」

錢立業笑道:「這不奇怪,你們的表現已經得到中共中央首長們的肯定。另外就是王明宇軍長的這一層關係在裡面!」

羅玉敏問道:「王明宇軍長去延安以後…?」

錢立業沉聲道:「不該問的不要問,注意組織紀律性!另外關於王明宇軍長到這邊一事,也只有少數幾人知道,你們一定要注意保密程序。李賢宇團長對外的名字沿用李二愣!絕對不刻意暴露他的身份。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羅玉敏點點頭然後道:「是,請首長放心!」

李賢宇道:「那啥,我這名字能不能在換一個?這名字也太那啥了,打鬼子留個名號都不響亮!」

眾人聽著李賢宇的苦叫,均是置之不理。王明宇對著李賢宇道:「賢宇,明天一早我就趕回連雲港,然後讓直屬隊的一小隊人給你們送錢過來!記住你們能收多少收多少,絕對不能少於八千人!我不管你是用什麼辦法。」

李賢宇立正道:「是!」,沂蒙山獨立團的事情在經過羅玉敏的宣讀下,正式成立。孤狼等人現在也變成了堂堂正規軍的連長什麼的,這個是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結果。劉連傑也沒有想到自己搖身一變就變成了團部的參謀長。 冷豔校花:少爺,別這樣 反正眾人都是搖身一變換了個位置了。

PS:支持散心,沒有收藏的朋友可以收藏一下!有花的給朵花啊!謝謝各位啦 此刻王明宇正在和李賢宇還有錢立業把酒言歡,既然事情已經定下來了,幾人也就放寬心了,既然就要離去之前,兄弟之間最好的溝通方式自然就是喝酒了。

羅玉敏此刻正在外面宣布這件事情,此起彼伏的叫喊聲,顯示出了這些當了這麼多年土匪的人其實心中是多麼的期盼當上正規軍啊。同樣是打鬼子,為什麼人家是正規軍自己就是受人唾棄的土匪山賊呢?

羅玉敏也是被現場的氣氛給感動了,羅玉敏對於政治思想工作還是有著很高的水準的。一次有一次的找孤狼等人談心,最後還是知道了他們當初一開始加入中共的思想。就是為了尋求一個保護傘。這個羅玉敏自然也是理解的,畢竟這種事情原本就很正常。再說了他們也沒有作姦犯科,肆意的殺人放火。所以羅玉敏從內心角度來講還是很願意理解和幫助他們的。

孤狼等人此刻的確是激動了,畢竟原本他們是正規軍出身。後來因為被迫當了土匪而鬱鬱寡歡,現在居然又神奇般的變成了正規軍。第十八集團軍孤狼可是聽說過的啊,這絕對是正正經經的國軍戰鬥序列中有著名號的正規軍啊。

「老子在也不是土匪啦!!!!」

「老子也他娘的是正規軍啦!!!」

「以後出去腰板都給我挺的直直的!!!別給咱八路軍丟人知道?」

一聲聲的怒吼從大廳里吼出,男兒有淚不輕彈。在這一刻孤狼等人卻是落下了他們輕易不曾掉下的淚水。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因為自己當了土匪,家裡人不認可,周圍鄰居知道后議論紛紛。即便是他們說他們是在打鬼子。可是有人信嗎?人家看的就是你現在是什麼行當,你要是正規軍人家也自然的就認為你是正經人,反之亦然。

這種思想也並不奇怪,身份這個東西有的時候真的能夠讓人很無語。就拿孤狼等人來說吧,他們雖然在這邊做了土匪,但是他們確實真正的抗日,他們過作姦犯科嗎?顯然沒有過,他們只是一群看不慣國-軍正規軍那種做派而憤然離去的一群人。他們也有他們的思想他們的抱負,此刻他們也正在體現著他們心中的抱負。

然而他們受到人的認可嗎?表面上滿不在乎的他們內心裏面真的就一點不在乎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顯然他們是在乎的。而且是很在乎,生存在這個世界上誰願意比誰更加的低人一等嗎?誰都不願意,但是有的時候現實就是這麼的無奈。

所以孤狼等人重新獲得了正規軍的編製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他們不僅僅是為他們自己高興,還為他們身邊的兄弟們一起高興,他們終於擺脫了那土匪的身份,他們現在每一個人都是堂堂正正的八路軍戰士,他們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堂堂正正的回家。因為他們心中有底氣。

羅玉敏哭了,她了解孤狼等人心中的想法,所以她哭了。她知道孤狼等人為了這一天也是期盼了很久,他們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孤狼的人也不需要在用他們的外號了。原本他們都是有著堂堂正正名字的人,現在他們終於可以用了。他們其實都是無畏的男兒,都是抗日的英雄好漢。打日本鬼子的時候他們也不怕死,為什麼到最後死後卻還要受到人們的唾棄呢?只因為他們是土匪。

羅玉敏特別的不認同這樣的說法,她覺得看人不能光看身份。國民-黨軍是正規軍嗎?他們有時候卻比土匪更加的狠,但是人們敢罵土匪為什麼鮮有人敢光明正大罵國-軍呢?因為國-軍的狠已經深入人心,他們是一群打著正規旗號的土匪(一部分國-軍)。人們都有欺軟怕硬的思想,所以一般人都敢罵罵土匪,卻不敢罵國-軍。

堂外歡笑與淚水交織,組成了一個非常感人的場景。堂內王明宇等人卻是低聲的談論著什麼。

王明宇對著李賢宇道:「賢宇,你我兄弟一別,至少有個大半年時間或許我們才可能相見。你在這邊要好好的保重,做什麼事情千萬不要衝動,記住318軍永遠有你一個位置。遇到任何的事情第一時間要冷靜冷靜再冷靜。」

李賢宇梗咽道:「大哥,放心吧,咱又不是那會的愣頭青了。咱們跟著你出來的,做事哪個心裡沒點譜?這次我的任務已經很清楚了,拉不出一支萬人以上的隊伍,以後大哥看見我就對著我屁股踹上幾腳解解氣!」

「哈哈哈」,王明宇笑了笑,然後道:「你小子別竟給我耍嘴皮子,我還等著看你成績呢。不過賢宇,這次的任務的確還是很重的,日軍現在咄咄*人,咱們不給他們點厲害瞧瞧,他們恐怕都忘了咱們318軍了。」

李賢宇點點頭道:「軍座,說句心裡話,我這輩子就是幸運,遇到了你!要不是你,我現在恐怕早已經死在前線了,指不定連個屍體都撈不回來了!」

錢立業沉聲道:「賢宇,這不吉利的話咱就不說了,以後在這邊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加強根據地的建設,爭取把沂蒙獨立團建設成為一個能征善戰的好部隊。」

李賢宇點點頭,然後看著王明宇道:「軍座,這次你去延安…」

王明宇笑道:「你小子憋了很久了吧?呵呵,這次我去延安見到了主席、周副主席、朱老總等人,我還入了組織。不過我們依舊呆在國-軍這邊。至於什麼時候起義,目前的時機還不是很成熟。所以你一定要掩飾好自己的身份,這一點對於我們整個318軍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軍統局的耳目無孔不入,你是知道的。這回回去之後,我派二十名直屬隊隊員給你,他們你都熟悉,告訴你他們每一個都是寶貝疙瘩,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護你和羅玉敏同志的安全。除非萬不得已,否則不要派他們外出執行任務。你要是想用他們就自己訓練一批…哈哈!」

李賢宇悶聲道:「我就知道軍座給我這些人肯定有限制,不然我帶著這些人攪的鬼子天翻地覆去!」,李賢宇說完還特地看了王明宇一眼,想著王明宇是不是能回心轉意。

王明宇不為所動道:「賢宇,林文剛走,我不希望我們一起出來的幾兄弟再有任何的閃失。是,我相信你和他們能把小鬼子弄的昏天黑地,可是萬一出了意外呢?我承受不起這樣的損失。整個318軍看似信任的人很多,實則真正放心的也就是你們幾個。其他的人都是人心隔著肚皮,你覺得我能像信任你們這樣全心全意的去信任他們嗎?」

李賢宇很是感動,王明宇此番推心置腹的話語,顯然打動了他內心深處。李賢宇拿起酒杯道:「軍座,我敬你!老錢,記得幫我好好看住軍座啊。他總是喜歡這麼說別人,我看他比我也好不到哪裡去,以後什麼危險行動下面人多的是,別讓軍座親自出馬了!」

錢立業道:「他敢!我可是奉了主席的命令,難不成他還能大過主席?大過組織?」,說完幾人哈哈大笑。李賢宇自然指望不上錢立業,因為王明宇雖然說不讓兄弟們去拚命,但是自己要是去拚命的話,還不讓人說。所以李賢宇只能叮囑叮囑錢立業了。

三人又開始聊了一些關於以前的一些往事。羅玉敏這一夜都沒有過來,顯然是不想打擾他們兄弟之間的交流。三人這一夜都是酩酊大醉,醉得是一塌糊塗。不過顯然在此刻也是最好的放鬆方式,至少在這一刻他們沒有必要去想那麼多,他們也只是普通的人當中的一個。

在這一刻沒有仇恨、沒有戰爭、沒有任何的煩惱,他們有的只是一顆讓自己短暫放鬆的心理。這是林文走後,王明宇真正的一次大醉,原本就是軍人的王明宇有著極強的自制力,很少有這麼失控的時候。但是林文走後,他更加的珍惜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劃上句話的堅實的友情。

翌日早晨,陽光灑落著大地,路面上也泛起了一絲絲的金黃之色。王明宇等人迎著朝陽,卻是要踏上回到連雲港的路途中去。來的時候兩個人,去的時候還是兩個人。唯一不變的只有王明宇一個人。這一路上自然要比來的時候危險多了,畢竟這一回王明宇要保護錢立業,而上一回的時候兩個人都是相互幫助的。

李賢宇、羅玉敏、劉連傑、孤狼等眾人揮手告別著王明宇二人。對外宣稱他們回老家了,而錢立業則是他們老家的表親,這次回來是路過這裡的。不過眾人都是聰明人,知道這只是個借口,不過大夥也都是心照不宣的淡忘了此事。

王明宇和錢立業二人開始了他們從沂蒙山到連雲港的回家之路…

PS:第四卷北上其實原本就是一個過渡的過程,接下來的武漢保衛戰敬請大家支持散心!第六更送上,求朵花! 王明宇和錢立業兩人此刻踏上了前往連雲港的征程,與延安往山東方向不同的是,前往連雲港可謂是險象環生。因為此刻徐州會戰的主戰場就在這一帶。連雲港也是為主戰場之一,只不過他們在淮陰和連雲港的交界處,地處偏僻。而且異常的低調才使得這裡沒有變成主戰場。

日軍顯然也沒有聽說過這裡居然有著這麼大的一支武裝力量,而且是他們苦苦追尋的318軍。如果知道的話,不知道日軍是否會改變原來的計劃,強攻蘇北的軍火庫這邊。不過顯然日軍想要攻佔這裡的難度實在太大了點。因為這裡多是山地,而且道路崎嶇不平。

沒有了大規模機械化部隊的支援,日軍來到這裡也只有等著挨宰的份,何況318軍目前這邊的力量至少看上去十分的雄厚。如果日軍知道318軍現在竟然能有如此多的部隊在這邊的話,恐怕他們至少要調集十萬大軍征繳318軍了,不過顯然與他們大本營的作戰計劃不符。

可是日軍參與徐州會戰的整個部隊才有多少人?總計約為三十萬人。而整個國民黨軍有著足足一百萬之多。現在國-軍與日軍的比例約為3:1,但是如果日軍抽調那麼多兵力集中在連雲港邊境地區的話。那麼整個日軍的力量要削弱三分之一。

日軍一旦抽出三分之一攻打這裡的話,損失多少暫且不談。他們在正面戰場上的兵力肯定是捉襟見肘的。3:1和5:1的概念絕對是不一樣的。這樣的話國-軍反倒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把徐州等地丟失了。這樣的話,日軍的整個的作戰計劃就會全盤的打亂。

王明宇不知道的是,自從他離開了之後。最高軍事委員會一直都在尋找著他們。可是一直聯繫不上他們,318軍的對外回復一律就是休整中。王明宇將軍目前身患重病,正在積極調養。問了半天連個具體的位置都不曾透入過。這一切都是按照吳培林的計劃走的。

蔣委員長現在十分迫切的想要找到王明宇,因為現在徐州會戰在即,蔣委員長還是希望318軍能夠參加徐州會戰。這樣蔣委員長覺得即便徐州會戰失敗,日軍的損失也不會小。要知道在淞滬戰場上318軍消滅的日軍足有五萬之眾。五萬日軍啊,這是多麼輝煌的一個數字。

不過相比於成功的擊斃了日軍的朝鮮宮鳩彥王這個絕對顯赫的戰績來說。其他的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暗淡無光。日軍親王的擊斃從一定程度也打擊了日軍的信心。自從這個消息發布以後,蔣委員長明顯感覺了全軍士氣為之一振,接二連三的出現了多次捷報。這個就是一個可喜的變化。

可惜的是一直到徐州會戰打響,318軍從此再也沒有露過面。彷彿他們就不曾出現過一樣,讓蔣委員長由氣憤到無奈的心理有了一次明顯的轉折過程。不過面對日益強盛的318軍,蔣委員長卻是心急如焚,蔣委員長不求完全控制住王明宇,但是也希望他能夠聽從自己的指揮與安排。

王明宇和錢立業兩人此刻卻是有點狼狽的躲在一個村子里,他們剛剛避開了一小撮日軍的巡邏。而落單的兩個鬼子被王明宇乾淨利落的收拾完畢之後,地上還寫了國-軍二字。王明宇的目的顯然就是為了不讓這些人去報復村子裡面的人。實際上王明宇這算是多此一舉,因為他進村的時候發現,村子裡面已經沒有人煙了。

戰爭的讓這裡的人們都背井離鄉,他們都只是為了求得一席之地得以生存。顯然此處已經不適合他們居住了,所以他們選擇了離開。雖然王明宇知道離開是目前最好的選擇,但是看到偌大的村子裡面居然沒有一個人煙,心中不滿很是失落。因為負責保衛他們的軍隊已經讓他們沒有一種安全感了,他們不得不用背井離鄉的方式,選擇自己的道路。

一路上王明宇和錢立業遇到了不知道多少次這樣的危險,但是王明宇靠著他敏銳的嗅覺躲避著日軍的追擊。途中一共手刃日軍十四人。錢立業在一旁看的是眼花繚亂,他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怎麼可能會這麼多乾淨利落的殺招。而且迷的日軍是暈頭轉向,即便是自己在旁邊看都覺得應該往那個方向去追。但是恰恰他們走的方向卻是另一個方向。

徐州作為戰區,顯然這裡的情況只能用糟糕來形容。王明宇等人選擇的大多是山間叢林小道,基本就沒有在大路上走過,因為大路上全是軍隊,不是鬼子就是國-軍。在這種情況下,無論你遇到誰都有危險。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的人一般都不可能是百姓,他們很有可能是對方的特工。

這種潛伏到對方營中竊取情況的特工自然是至少會說兩種語言,那就是中文和日語。所以即便你會中文那也無濟於事,因為這些當兵的有時候特別認死理,所以王明宇和錢立業只能小心翼翼的走著,而且基本上都是晚上走,白天躲在哪個隱蔽的地方休息。一切自然是以安全為主。

王明宇可不想以這種方式死在戰場上,到時候估計連個屍體都找不回來,那就真叫一個悲劇了。或許都能被評選為本世紀死的最冤枉的中將軍長了。這種丟人的事情王明宇自然不願意去干,所以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了。一旁的錢立業倒是也還可以,至少不是那種弱不禁風的文弱書生,做過中共地下黨的他此刻也沒有幫什麼倒忙,這倒是讓王明宇小小的鬆了一口氣。

徐州的地界是最難過的,不過王明宇兩人此刻已經走到了徐州的邊境,距離連雲港也沒有多遠了。就這麼多的路程他們就用了半個月的時間。可見這中間的難度有多大。不過有驚無險多花點時間也是值得的。

說實在的錢立業這個是第一次在戶外感受這麼多軍隊,場面上來說的確是很震撼。時不時的就能看見數千乃至數萬軍隊從遠處經過,這樣的場面不是在正面戰場上的話那是很難見到的。即便是錢立業以前呆在王明宇那邊的時候,他都只能看見對面的日軍成堆的扎在那邊,也沒有如此來回調動的宏大場面。

王明宇對著錢立業笑了笑道:「錢老師,咱們估計再有個幾天差不多都能到連雲港邊境了。咱們是往淮陰方向,所以不需要在經過日軍在隴海線上的防區,這一路基本上沒有什麼危險了。不容易啊!」,說完王明宇也鬆了一口氣,畢竟這十來天幾乎王明宇都是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即便是鐵人也支持不住啊。

當然這些錢立業並不知道,以為王明宇睡著了他也就睡覺了,實際上那是王明宇為了讓錢立業睡的安心點。以前長期的特種部隊生涯養成的這個習慣是沒有辦法改變了,因為一旦到了敵占區或者處於戰爭中的地區,只要是有危險的地方王明宇的神經總是綳得很緊。

錢立業笑了笑道:「這一路感覺雖然都是走的小路,不過還是蠻輕鬆的嘛!我可是有一種把日軍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感覺啊。不過我也知道,沒有明宇你恐怕我已經交代在這裡了!」

王明宇笑了笑道:「不要這麼說,錢老師也是因為我才陷入到危險之中的。這次組織上派你來也是處於我的原因嘛!我保護你這不是很自然的嘛,呵呵!」

錢立業哈哈一笑道:「我終於體驗了一把由軍長保護的感覺了,這個感覺嘖嘖,真是不錯啊!」

兩人相視而笑,但是腳步卻更加的緊湊,畢竟可能沒有危險並不是絕對沒有危險。他們自然還需要小心翼翼。只有達到終點才能讓王明宇和錢立業都放寬心,畢竟雖然不怕死,也不能這麼個死法啊。勝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啊。

原本李賢宇是要求派人送王明宇的,可是被王明宇拒絕了。這個時候王明宇覺得是人越少越好。人一多就容易暴露目標,按照王明宇的想法,他一個人回去的話絕對是有把握的。現在帶著錢立業的話只要小心點也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一旦人數超過兩個那麼他們的目標增大之後留下的後遺症那是更多的。

到時候一旦遇到日軍可能誰也跑不了,所以王明宇最後還是決定兩個人上路。李賢宇雖然不放心但是也沒有什麼辦法,最重要的就是王明宇又一次擺出了他那命令式的臉龐,李賢宇迫於『壓力』最後只好屈服於王明宇了。

終於在四日後的凌晨,王明宇和錢立業終於進入了淮陰與連雲港交界的地方。王明宇已然看出了這裡就是蘇北的軍火庫,他們成功的到達了目的地。王明宇和錢立業兩人也是擊掌相慶,這個絕對是整個北上中走的最艱難的一條道路。不過幸運的是他們走到了最後的終點,他們達到了目的地。 王明宇兩人輕車熟路的來到了蘇北的秘密基地。現在叫軍火庫有點不大符合味道了,以前這裡就是一個存放軍火的地方,可是現在這裡只能用秘密基地來形容了。當然王明宇兩人自然而然的就站崗放哨的哥們給帶進來的,因為他們兩個的身份看上去很是可疑啊。主要還是這幫哥們當時距離王明宇太遠,而且王明宇當時穿的是軍服,現在穿得是農民的衣服。差別顯然是有點大了。

王明宇頗為無奈,因為目前王明宇外出的消息是封鎖著的,所以王明宇這是自找苦吃卻不得不吃。王明宇被人帶到了黃博雄等人那裡。吳培林驚訝的看著來人,因為他已經看到了是王明宇和錢立業兩個人,吳培林對著送王明宇兩人上來的兩個人道:「你們下去吧,把他們兩個交給我就行了!」

兩個士兵走後,吳培林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道:「軍座,你可算是回來了,你在不回來我可都吃不消了!」,吳培林苦笑著看著王明宇,顯然這些天吳培林遇到了什麼頗為煩惱的事情。說完吳培林又對著錢立業道:「老錢,上哪裡發財去了啊?怎麼前段時間一溜人影都不見啦?」

錢立業笑道:「在怎麼發財也趕不上你陞官升得快啊,你這一溜煙可都是少將了啊!」

王明宇笑道:「咋了,培林,你這一見到苦著個臉是咋個回事?」

吳培林道:「蔣委員長几乎是每天一封電報詢問你的病情!我都快鬱悶死了!」

王明宇一愣,隨即想著應該是吳培林給自己找的個理由,於是道:「要是蔣委員長再來電報的話,你就說我已經好了,問問有什麼事情。如果是讓我們進入徐州戰場的話,那麼就直接回掉。我軍目前正在休整,人員配備都還沒有齊整。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至少還需要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來休整。」

吳培林點點頭道:「恩,這個到時候看吧,如果是這個我就這麼回,如果不是的話那我就在來請示了!我這一天到晚的要訓練,還要去裝軍座啊,我都覺得我自己現在就是軍座了,哈哈!」

王明宇道:「那不是給你體驗一把軍座的感覺嘛,哈哈!對了,思思最近咋樣了?」

吳培林道:「嫂子最近挺好的呀,就是有時候老問我軍座什麼時候回來,我只能說快了快了!哎,這玩意我哪能知道?幸虧你回來了,恩?賢宇呢?他人呢?」,突然看到李賢宇跟著王明宇一起出去,卻沒有看到他個人影,吳培林的內心又開始緊張了起來。林文的死到現在還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王明宇道:「賢宇沒事,我把他留在臨沂了!這些事情我有空在和你講,我先去見見思思!培林,你招呼一下眾位兄弟,咱們一會開個碰頭會。」

王明宇飛奔似的就跑到了聶思思所在的野戰醫院那邊,聶思思看著遠去歸來的王明宇也是熱淚盈眶的不顧眾人就飛奔到了王明宇的懷裡。惹得一旁的眾人都很有敵意的看著這個穿著一身布衣的王明宇,最後一看是王明宇眾人立刻識相的就該幹嘛幹嘛去了。

王明宇和聶思思說了一會話之後,聶思思又和錢立業打了個招呼,就先離開了聶思思工作的地方。要溫存晚上也有的是時間嘛,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跟各位弟兄們開個碰頭會,安撫一下眾位弟兄。

王明宇很快的帶著錢立業來到了開會的地方,眾人一見王明宇都是笑著打著招呼,畢竟很長時間沒見了。而且王明宇還穿著一身布衣,樣子有點搞笑。

王明宇對著眾人道:「眾位兄弟好久不見啊,呵呵,這次出去回來之後呢我先給大夥開個碰頭會,主要就是說說最近的一些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小日本開始打徐州了,咱們這一帶其實也是戰場,只不過小鬼子不敢到這山林中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看似勢均力敵,實則國-軍目前的處境相當的堪憂。徐州連雲港一線日軍是肯定要得到的,所以我們目前來看只能隱而不發!我軍目前的訓練狀況怎麼樣?」

黃博雄站起來道:「報告,我軍目前的訓練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估摸著大約再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差不多成型了。其中直屬隊的訓練要更加的晚一些,大概需要五個月左右的時間。不過遇到戰時情況可以考慮先期加入隨軍訓練!」

王明宇道:「很好,每天的訓練量可以稍微的增加一點,但是幅度不宜過大。目前我軍雖然處於非戰狀態,但是一旦我軍參戰那麼面臨數倍甚至十倍於我們的日軍。到時候我們能夠成功的消滅日軍或者突圍的話,就要看我們自己的真本事。現在他們多訓練一點,以後他們就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

張德恩站起來道:「軍座,咱們什麼時候去前線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