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滾了,你這樣的人,看著真讓人膈應。」鍾哥不屑地掃了王安一眼,擺擺手,開始趕人。

王安逃一般衝出了歡天喜地撞球室,又引得眾人哄堂大笑。

王安衝出撞球室,他才覺得自己一切安全了。在那樣的地方,他覺得自己就是只螞蟻,隨時可能被人捏死。

「奶奶的,以後這種地方還是少來,嚇死老子了……」王安喃喃道。

王安的手機響了,他一看,孫妙打來的。

「王安,你想不想報仇?」孫妙沒有客套,直接問道。

「當然想,咱不是外人,明白點說。」王安沉聲道。

「唐夢雲毀了我一生,我要報復,你有什麼辦法?」孫妙問。

王安聽到這裡,心裡一動,他剛才花出去一萬塊,這會正在心疼。現在孫妙找他,他忽然有了主意。

「我認識道上的人,請他們出手,教訓唐夢雲一頓,不是問題。只是一個,請他們出手,要出錢。」王安斟酌著說道。

孫妙被劉寬甩了后,已經斷了經濟來源。但是,劉寬以前送她的東西都在,只要賣了,也都是錢。對孫妙來說,她不在乎賣多少錢,只要能報仇,什麼都值。

「沒事,出多少錢?」孫妙直接問道。

王安反倒一愣,孫妙答得這樣痛快,他腦子一時轉不過彎來。想了一會,王安答道:「兩萬塊,最少了,低於這個價,請不到人。」

「行。」孫妙一口答應。

王安掛斷電話后,他興奮得直跳。他只花了一萬塊,轉眼間,就可以收入兩萬,這簡直是賺翻了。只是,這個事,不能告訴孫霞,要不然,他的錢要被上交的。

何屯的別墅中。

唐夢雲之前說過,要帶陳立去鄉下看風景,之前一直沒有時間,現在,她跟陳立說起這事,然而,陳立跟何屯已經約好了。

「我推掉吧,反正也不是要緊事。」陳立只在乎唐夢雲,聽到唐夢雲說到回鄉下,他說道。

「不用。」唐夢雲連忙搖頭,她要回鄉下,只是看風景。陳立約好何屯,顯然是談事。要是因為她要回鄉下,耽誤了陳立的事,可不得了。

「我跟何屯見面,也沒有太重要的事。」陳立解釋道。

「真不用,你還是去見他吧。媽陪我去也可以的。」唐夢雲堅持道。

陳立見唐夢雲態度堅決,他也不再堅持。

何屯公司門口。

公司員工看到站在門口的何屯,個個上前打招呼。

何屯在白沙縣,是傳奇一般的存在。何屯還年輕,就已經有這偌大的產業。他的存在,給了白沙縣青年創業的信心。

然而,只有何屯自己明白,他真正的倚仗是什麼。

「好奇怪啊,竟然看到何總站在門口,嚇了我一大跳。」

「誰說不是呢,就算是查崗,也不用何總親自來吧。」

「依我看,何總是在等人,要不然,怎麼會這樣。」

「有道理……」

員工們覺得奇怪,小心地議論著,有的故意等在一旁,想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沒多久,一輛計程車停下來,下來一個青年,何屯急忙迎了上去。

「我的天,何總真的在等人,對方還這麼年輕。」

「對方肯定是大有來頭的人物,要不然,怎麼勞動何總。」

「我覺得有點怪啊,對方大有來頭,怎麼坐個計程車?我覺得吧,很可能是何總鄉下的親戚。」

「你這麼一說,還真像……」

員工們看到陳立,紛紛猜測道。

何屯走向陳立,剛要彎腰行禮,就被陳立擺手制止。

陳立笑道:「這是你的公司,你才是老大,不要讓人產生誤會。」

「陳哥,如果沒有你的提點,哪有我的今天,這公司,也不會存在。」何屯恭聲道。

何屯能有今天,除了自身能力,陳立的幫助,也絕對是重頭戲。何屯從不敢否定這點。

「嘿,亂說什麼。去你的辦公室吧,這麼多人看著,像是看猴戲,多不好。」陳立笑道。

何屯一怔,他覺得今天的陳立有點興奮過頭,像是怎麼也藏不住似的。

何屯領著陳立走向他的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裡面,何屯並不敢坐。

陳立笑了:「你是老總,難不成要轉職當保鏢么?」

聽到陳立這樣說,何屯才坐了下去。

「找我什麼事?」陳立開門見山。

「陳哥,公司交給您吧。」何屯鄭重道。

陳立攤攤手:「得,當我是叫花子呢。」

「不敢不敢。」何屯連忙搖手,「陳哥,我沒別的意思,不要誤會。」

陳立有些好笑地看著何屯,他就是隨口一說,何屯居然當真了,嚇得臉色也變了。

「不要緊張,我就說個笑。講真的,我不能要你的公司,我也不差錢,何必要受這個累?」陳立微微一笑。

「陳哥……」何屯有些猶豫。

陳立無奈道:「你想去別的地方發展是吧,那也不用把公司甩掉。白沙縣是小地方,你在這裡待不住,我能理解。我早說過,有一天你想去海州發展,直接去找我就是。你現在把公司給我,不就是想換個身份嘛,不用這麼麻煩的。」

何屯的心思被陳立看穿,他有些尷尬,看到陳立沒有生氣,何屯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謝謝陳哥,我現在怎麼做?」何屯問道。 陳立淡淡道:「白沙縣是小地方,附近的市,你什麼時候也拿下,就去海州吧。」

何屯鄭重道:「陳哥,我一定努力,這一天很快就到。」

「對了,找幾個人,嚇嚇孫妙,免得她老是出歪主意。」陳立說道。

對付孫妙這樣的人,講道理是沒用的。況且這樣的小角色,也不用他親自出手。

「明白。」何屯也不含糊,立刻掏出手機給鍾哥打電話。

在白沙縣,做點小動作,找鍾哥出馬很簡單。

鍾哥接到何屯的電話,嚇了一跳。白沙縣第一大老闆找他辦事,而且還是辦一件很小的事,鍾哥一口答應下來。

別人找鍾哥辦事,都要給不少錢。但是何屯找鍾哥辦事,鍾哥非但不收錢,反而想要倒貼。對鍾哥來說,有機會結交到何屯這樣的大人物,不是一點錢所能比較的。

「哥幾個,去找孫妙,嚇嚇她,讓她知道收斂。」鍾哥掛斷電話后,第一時間吩咐手下小弟。

「鍾哥,王安的事,弟兄們已經找到人了,人在蓮花村。」手下彙報道。

「趕緊辦了,蓮花村沒幾戶人家,正好方便下手。」

蓮花村,唐夢雲小時候經常去玩,對她來說,這裡是她童年的一部分。她印象最深的,就是這裡的蓮花河。

河水並不深,水也很清,她最喜歡的,就是在水中翻石板,從裡面找出漂亮的小蝦小蟹,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哎呀,環境變了,魚蝦都不見了。」唐夢雲看著渾濁的河水,感慨道。小時候的記憶,蕩然無存。

孫瑩笑道:「現在不一樣了,工廠多了,水當然變了。難不成,你還想下河捉螃蟹么?」

「媽,時間在變化,很多東西都會變的。你跟爸之間,跟當初結婚時,感情已經不同了吧。」唐夢雲說道。

孫瑩點點頭:「你說得是。我一直埋怨你爸不知爭取,也沒什麼出息,我跟著他,窩囊一生。要說感情,好像也沒什麼好說的,我發火,他就得讓著,都習慣了。或許,現在都是親情了吧。不管怎麼樣,我是離不開他了。」

「啊?」唐夢雲聽得一怔。

孫瑩嘆了一聲,她也不知道怎麼說。

「你是擔心你跟陳立吧,現在你還埋怨他嗎?」孫瑩問道。

唐夢雲窘得臉蛋發紅,她不知道怎麼回答。

一輛麵包車沖向河邊,在唐夢雲母女倆身邊轟然停下。

蓮花村的人不多,有車的更少,現在忽然開來一輛麵包車,母女倆都覺得有點奇怪。

直到車上的人衝下來,母女倆才覺得情況不對。

「媽,快跑。」唐夢雲對孫瑩說道。

「跑什麼?」孫瑩不解地道,她疑惑地看向唐夢雲。

唐夢雲再不說話,她扯著孫瑩就往村中跑。

孫瑩跑得慢,母女倆還沒跑多遠,就被他們截住了。

「還敢跑?兄弟們個個都是飛毛腿。」當先的綠毛笑眯眯地說道,不懷好意的目光在唐夢雲身上打量著。

「你們是誰?」唐夢雲問道。

「我們是爺們,純爺們。」綠毛笑道。說著,他手一擺,他身後四個人開始向唐夢雲母女包圍。

孫瑩已經明白這幫人是混子,她攔在唐夢雲身前:「你們做什麼,你們知道她老公是誰嗎?」

「滾,敢攔老子,連你也打。」綠毛沉著臉,惡狠狠地說道。

孫瑩知道陳立不是普通人,她有了底氣,也不怕這幫混子。

孫瑩根本不退:「你們可要想好了……」

「啪。」

綠毛一巴掌甩在孫瑩臉上,把孫瑩的話直接打斷了。

綠毛狠狠地道:「老子說話,你還敢呱啦,真不怕打是吧。」接著,他手一揮,「女的帶走,這貨打一頓。」

唐夢雲被幾名青年抓住,根本動彈不得。只有無奈地看著孫瑩挨打。

孫瑩被打得呱呱大叫,但是毫無辦法。那幫人打夠了,才咒罵著,帶著唐夢雲離開了。

孫瑩忍痛爬起來,她拿出手機,好在手機沒有被打壞,她急忙撥通陳立的電話,哭訴道:「夢雲被抓走了,在蓮花村。」

陳立在何屯的辦公室里,接到這個電話,他頓時怒氣衝天。

「我明白了。」陳立掛斷電話,他冷冷地對何屯說道:「我老婆被人抓走了。」

何屯大吃一驚,什麼人這樣大膽,敢動陳立的夫人。

「陳哥,我立刻讓人去查。」何屯急忙說道。

陳立猜測,這事八成是孫妙等人做的,他們來到白沙縣,也沒有招惹到什麼人,只有這些人,跟他們不對付。

陳立駕車到了王安家的樓下。

王安一家總是窩在家裡,沒有人出去工作,這是他們的常態。對他們來說,出去工作,簡直要死人。這一回他們沒有從陳立那裡敲詐到錢,孫霞恨得要命,她不顧一切拿出一萬塊,找人去教訓唐夢雲。

「一萬都花了,一定要陳立跪下來道歉。」孫霞看著王安,指示道。

只是簡單教訓唐夢雲和英姿颯爽,孫霞覺得不夠解氣。

找人這件事,王安平白賺到兩萬塊,他沒有張揚。對於唐夢雲和陳立有什麼下場,他不關心。他現在只想著天快點黑,他要出去快活一下。

畢竟,兩萬塊錢在他口袋,他實在憋不住了。

「媽,道什麼歉,難道你要告訴人家,這事是我們找人做的嗎?」王安說道。

「不說,人家就猜不到嗎?」孫霞撇嘴道,「一萬塊錢,花了這麼多錢,還不能解氣,這錢不花得冤嗎?要不,你跟人家說說,這錢退了吧。」

王安內心鄙夷,人家還嫌錢少,你在這裡說太多了。

王安嘆道:「鍾哥收了錢,哪裡有退的道理。在白沙縣惹鍾哥,那是不想活了吧。」

王寶石也說道:「這事不能做,錢花出去了,也就算了。就算我們看不到,那畢竟也是出了氣的。」他不想孫霞去激怒鍾哥,那後果,他們承受不起。

「瞧你們,一個個跟縮頭烏龜似的。他那麼厲害,不怕法律么?我報警,看他怎麼辦。」孫霞傲然道。 王寶石嘆道:「你啊,看問題太簡單了。鍾哥是什麼人?在白沙縣,他就是個土霸王,普通人躲他還來不及,你還想去招惹他。報警要是有用,人家還能混到現在嗎?別說鍾哥本人了,只消人家派出一兩個混混,我們全家都吃不消。」

王安也幫腔道:「媽,花出去的錢,哪裡能要回來的。別想這個了,你不如想想,唐夢雲被鍾哥抓住,下場肯定老慘了,這樣想想,是不是開心多了?」

「哼,這個唐夢雲,太不像話了。她越慘,我越高興。鍾哥敲她的錢還不夠,最好把她弄了,那就更好。不過,可惜了我的一萬塊。」孫霞感慨道。

王寶石聽不下去了,再怎麼說,唐夢雲也是孫霞的親侄女,她的想法怎麼這麼狠毒?

但是,這話是孫霞說的,王寶石沒有反駁的勇氣,要不然,他一整天都不得安寧,孫霞會罵他一整天。

王安也知趣的閉了嘴。

一家人扯了很久,肚子也餓了,準備煮點東西吃。

這時,敲門聲忽然響起。

王安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有人串門,要知道,他們一家幾乎沒有朋友,哪會有朋友上門,莫非又是催交水電費?上個月欠的水電費不是交了嗎?

「誰啊,你,收水電費的嗎?」王安沒有開門,他先隔著門問了一句。

強勢寵妻:霸道老公,別逼婚 「送快遞的。」門外一個聲音響起。

王安更奇怪了,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買快遞了,怎麼這會還有包裹送上門,這不對路數。

但是,送上門的快遞,哪裡有不要的?不要白不要。王安心裡念叨著,隨手打開了門。

看到門外是陳立,王安第一反應就是關門。

但是晚了,陳立一腳踹開門,接著一拳打在王安臉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