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樂聽她說了一通,最後笑著說:「別急嘛,我只是隨便說兩句,你就回我這麼多話。」

裴娜冷哼。

楊樂又說:「既然你沒辦法來見我,那我就去見你好了。」

「你什麼意思?你要來安家?楊樂,你別亂來……」

「我不會亂來的,你等我。」

楊樂神神秘秘。

裴娜心肝卻撲通撲通亂跳,今天簡汐誤會她去找楊樂,已經發脾氣了。要是讓簡汐撞到,楊樂來安家找她,還不得打死她?

混蛋楊樂,他是不是不把她害慘了不甘心?

裴娜:「楊樂,我警告你,你別過來……」

「嘟嘟……」

電話那邊傳來忙音,裴娜氣手攥成拳頭,在空中揮舞了幾下。

楊樂要是敢來安家,她一定要宰了他! 連著給楊樂撥打了好幾通電話,那傢伙都沒有接。

裴娜煩躁到了極點,把手機扔到一邊,抓住枕頭當真楊樂那個混蛋拚命的打。

打的出了一身汗,又坐在床上忐忑不安的等了好久。

外面始終沒有動靜。

難道楊樂沒有來?還是他來了,簡汐把他擋在了門外?

裴娜忍不住胡思亂想。

煎熬的等到了十一點多,裴娜實在支撐不住,打了好幾個哈欠,她終於放棄了等待。

或許,楊樂只是詐她,他根本就沒有來的意思……

裴娜睡眼惺忪的拿了睡衣,跑到浴室里洗了個熱水澡。

二十分鐘后出來,她咚的栽倒在床上,扯了被子就睡著了。

……

裴娜睡的迷迷糊糊時,感覺到自己在夢中被一座火焰山給壓住了。

那座山又沉又熱,她感覺自己快要烤焦了。

她在夢裡掙扎了幾下,可非但沒把那座山推開,反倒累得自己氣喘吁吁的。

熱……

好熱……

她是不是要被熱死了……

正在口乾舌燥的時候,不知哪裡來的水源,滴落到嘴裡。她如同久旱逢了甘霖的沙漠,迫不及待的張嘴去喝水。

「乖……不要著急……」

耳畔隱約中傳來一個低啞而極致性感的聲音,裴娜愣了愣,覺得那個聲音聽著有些熟悉。

是誰在說話?

裴娜遲鈍的想著到底是誰的聲音。

然而沒等她想出來,壓在她身上的那座火焰山忽然晃動了起來。

裴娜覺得自己就像暴風雨中大海上的一葉扁舟。

快要被折騰死時,裴娜終於從噩夢中掙扎著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看到那張熟悉無比的臉。

有那麼一剎那……

裴娜覺得自己做了個夢中夢。

但那人身上源源不斷傳來的熱力,以及他跟自己接觸的某處。

清楚的提醒她,這一切都是真的!

裴娜反應過來,驟然發出尖叫:「楊樂!你個混蛋,你怎麼跑進我房間里的?」

「噓……寶貝,不要那麼大聲,不然引來了安家的人,讓他們看到這一幕,只怕簡汐又要找你算賬了。」楊樂笑著回答,手撫摸在裴娜的腰側。

裴娜恨得把牙根都咬斷了,可還是壓低了聲音:「你給我滾下去!」

「滾下去?難道你不喜歡嗎?」

楊樂重重的撞了下。

裴娜哼了聲,漲紅了臉,等壓下身體的那陣悸動,她恨不得天上下來一道雷,把楊樂這個賤男人給劈了!

他到底把她當成什麼?

充氣娃娃嗎?

他媽的,買個充氣娃娃還得給商家錢呢!

她一分錢都沒拿到,還白養活了他兩年時間!

裴娜憋了一會兒,再次開口說:「你再不滾下去,我就告你強姦!楊樂,你現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就算不要臉,也得顧忌著自己的名聲吧!你難道不怕我把你的名聲搞臭?」

楊樂眼裡瀲灧著寵溺的光,慢條斯理的動作著說:「你去吧,要不要我告訴你,警察局的大門在哪裡?或者,我幫你打電話給警察局長,讓他親自接受你的案子?」

這個臭不要臉的!

啊啊啊啊!

裴娜要被氣瘋了,抬腳就朝他踹。

看腳抬起來,沒落在楊樂身上,反倒被他捉住了腳踝。

裴娜羞恥到了極點,張嘴想罵他。

可話沒說出來,就被楊樂封住了嘴巴……

……

一切結束……

裴娜嗓子干啞到幾乎撕裂,身體每一處傳來的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她有種自己已經羽化而登仙的錯覺。

和她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身旁的楊樂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

「生氣了?」

低啞的聲音從背後傳過來,然後一隻毛躁的手撫上已經疼得麻木的腰肢。

裴娜像是觸電的魚,狠狠地抽搐了下。

她忍著疼痛,想把楊樂那隻臭手拿開。

然而下一刻……

腰部被人力道適度的按摩了起來,裴娜哼哼了兩聲,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按摩了好一會兒,裴娜趴在被子上,悶聲悶氣的說:「楊樂,今晚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不過,你告訴我,如意的事情是不是你在騙我?」

問完話,裴娜覺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她就是個傻瓜,被楊樂騙了那麼多次,依然肯相信他。

總有一天,她被他騙進坑裡了。

說不定還傻呼呼的自己扒土把自己給埋了。

楊樂把裴娜翻了個兒,讓她正對著自己,然後像是大貓咪一樣,蹭了蹭她的鼻子,認真的望著她的眼睛說:「沒有,我沒騙你,我的確見過照片里的這個女人。不過……我不確定那個女人是不是溫如意,當時我在執行任務,偶然闖進那間公寓的時候看到了她。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她長得像溫如意,但我沒辦法確認,所就拍了下來給你看。」

裴娜問:「那間公寓在哪裡?」

「在駿景灣那邊,不過你不用過去找了。我後來跑過去了一趟,她不在那邊了,房主也變更成了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前一任房主沒有辦法查詢。」

楊樂的手順著裴娜的腰線,一路往上撫摸,最後落在她的耳畔,「娜娜,我覺得這件事一定沒那麼簡單。對方在察覺到有人侵入房間后,就迅速轉移了人,說明他們心裡有鬼。而在整個帝都,能瞞過宮家眼線的人家沒有幾家。」

「你之前不是說,當時溫如意墜落懸崖的時候,一起的還有唐家的人嗎?唐家在帝都可不是個好惹的人家。」

楊樂話說完,唇瓣裹住裴娜的耳朵,不停地吮吸。

裴娜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一時也沒推開他。

等被他吮的耳朵發癢時,抬手推開了他毛茸茸的腦袋,氣息有些不穩的說,「難道是唐家找到人了?可不對呀,他們找到了如意,為什麼不把如意還活著的事情告訴我們?按道理說,唐家的人應該討厭如意的……要麼唐南適也一起被找回來了?也不對,唐家根本沒透出半點風聲,說唐南適還活著……啊啊啊,為什麼事情會這麼複雜!」

裴娜抱住一團漿糊的腦袋,滿臉的煩躁。

楊樂挑著她的下巴:「我幫你調查如意的下落,你留在我身邊怎麼樣?」

裴娜啪的打開楊樂輕佻的手,毫不猶豫的說:「滾!地球有多遠,你就滾多遠!」

「地球是圓的,我最終還是會滾到你身邊。」

楊樂吃吃地笑。

裴娜氣不打溢出來,伸手掐住他的嘴角,扯平他的笑容,難得嚴肅的說:「楊樂,我沒跟你開玩笑。我再怎麼笨,再怎麼下賤,不會去做小三,今天這次是最後一次!以後,你再敢騷擾我,我就……」

「你就怎樣?」

「我就自殺!我動不了你,還動不了我自己嗎?」

裴娜放下了狠話。

楊樂臉上的笑容一僵,按住裴娜肩膀的手,也不由的用力。

裴娜怕疼,可這次被他大力的握著,咬著下唇一聲也沒吭。她真的不想再跟楊樂偷偷摸摸的,哪怕心底里對他還有不舍,可她的道德和自尊,都不許她在繼續下去。

再這麼下去……

她會傷到另外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當初如意一家子就是被小三毀掉的,她不能成為連自己都唾棄的小三。

裴娜倔著不肯妥協。

楊樂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嘴角扯出一個笑容,手順著裴娜的肩頭往下滑。

「你幹嘛?」

裴娜察覺到他的意圖,有些驚悚的問。

楊樂笑的妖孽:「你不是說這是最後一次嗎?不多做幾次,以後可就嘗不到了。」

混蛋!

啊啊啊啊!

裴娜一口鮮血就要從嗓子眼裡噴出來。

可就在下一秒,楊樂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沒留下半點空隙。

……

隔天早上,裴娜在劇烈的頭痛中醒過來,身旁已經沒有人了。

看來楊樂那個傢伙早就走了。

裴娜捂著額頭,從床上爬起來,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裴娜疼得撕心裂肺,差點忍不住哭出聲。

嗚嗚嗚,好疼……

生孩子也沒這麼疼吧。

裴娜覺得自己被揉搓了一晚上,還能活著,真是個奇迹。

她恨不得躺在床上休息上三天三夜,可她不敢,等下讓簡汐進來,看到她這幅被蹂躪的樣子,肯定要把她宰了。

裴娜忍著疼痛一步步的走到浴室里,洗了個熱水澡,哆嗦著腿,把衣服穿上去。

裴娜有些慶幸,現在是冬天,只要不把衣服扒了,看不到裡面的情形。

從浴室里出來,裴娜收拾了下一片狼藉的床鋪,剛想坐下休息。

門外便傳來了敲門聲。

她抽著氣,從床上艱難的爬起來。

門打開……

裴娜看到門外站著,板著臉的葉簡汐,立刻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簡汐,你還生我的氣呀?別生氣了,好不好?」

葉簡汐邊走邊說:「你不想我生氣,就別跟那個楊樂來往。」

「好,我以後堅決不跟他來往!」

裴娜舉起手指頭髮誓。

葉簡汐擰了擰沒有,她現在真不敢相信裴娜的誓言。

哪次不是說的好好的?還是轉個身就忘記了?

不過,葉簡汐也不打算跟裴娜計較了,昨天晚上,她已經找了洛琛聯繫宮瀚。

宮瀚那邊回復說,他插手這件事。 有宮瀚在,想必以後楊樂不敢拿裴娜怎樣。

葉簡汐走到卧室前,看到裴娜把床上的用具拿了下來,連床單也沒放過,都團在了房間的一角,問:「這是……」

「哦,我昨天半夜起來喝水,倒在上面水了,換了床新的被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