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很多人的面孔,黃人白人黑人,各個國家的人都有。

童阮阮咽了咽口水。

這怎麼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她記得,之前去風門的時候,風門啥也沒有,四處黑洞洞的,裝修的都很低沉,讓人壓抑,有一股復古的年代感,高科技什麼的,她都沒有看到,一台電腦都沒有,就連茶几都是木頭的。

可是為什麼這裡截然相反?

聽說風門是巽風門不聽話的分支,難道是分支所以比較窮?

看到童阮阮驚訝的表情,慕淵臨忽然有一種成就感。

他一把摟住了童阮阮的腰,「怎麼樣?喜歡這裡嗎?你要是喜歡,我可以經常帶你來。」

童阮阮轉過頭,「你是不是給他們很多錢?」

慕淵臨挑了挑眉,「給了一點,給他們搬了家,換了新機器之類的。」

「難怪他們現在是你的了,跟著富豪有飯吃。」

「沒錯,這句話說的好,所以你跟著我,也有肉吃,」他又在她耳邊,咬著她的耳朵小聲說,「你吃我也行,給你一個人吃,別人都吃不到。」

「滾開!」童阮阮推了他一把。

正在這時,兩個穿著黑制服的男女走了過來。

女的有1米70,男的有1米80以上,他們兩個人長得有點像,似乎是兄妹,長相都很優異,女人有一頭齊肩的利落黑色短髮。

「慕先生你好。」他們兩個齊齊開口。

「凱伊小姐你好。」他們又看向童阮阮,似乎知道她是誰。

「介紹一下,」慕淵臨說,「這個是趙歷,這個是趙離,他們兩個是兄妹,是這裡的負責人。」

童阮阮有些詫異,他們兩個看起來好年輕,居然就是這裡的負責人嗎?

「你們兩個,同一個名字?」童阮阮剛剛聽慕淵臨說,他們兩個好像都叫趙里。

趙離笑道,「凱伊小姐,我叫趙離,夫妻兩個恨不得對方趕緊死,但是都以孩子為借口不肯離婚的離。他是趙歷,是我的哥哥,如果不從歷史吸取教訓,只能被歷史一次又一次教訓的歷。」

童阮阮:「……」

到底是她太老了還是她太年輕了?怎麼聽不懂他們的自我介紹?

離婚的離,歷史的歷,這樣不就行了,為什麼要說那麼長的段子?還是他們在造句?

又或者他們有多痛恨現實?

「慕先生。」趙歷開口道,「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請問您有什麼需要?還是帶凱伊小姐來參觀?」

「帶她來參觀一下,最近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消息?跟我老婆說說。」慕淵臨離童阮阮很近。

童阮阮聽到「老婆」這兩個字,覺得很不舒服,她才不是他什麼老婆呢。

還沒等她反駁,趙離微笑著說,「科萊利總統在演講的時候昏倒,媒體報道他處理公務積勞成疾,被譽為史上最努力工作的總統,實際上,他前幾個月叫了一隻雞,染上了病,演講的時候實在是太癢了,受不住,只能裝昏迷,下台去抓癢。」 趙歷說:「Y國最大的足球場,一夜之間多了一條溝,官方宣布,是為了方便球員們大汗淋漓的時候,玩水降溫。實際上是國防武器質量太差,導彈連個坑都炸不出來,他們打算換掉軍火商,結果軍火商不高興,一個導彈轟了足球場,炸出了大坑,Y國官方一邊掩蓋消息,一邊宣揚信息透明,並且連夜把導彈坑挖成了一條溝。」

趙離說:「雷斯總統和二奶鬧彆扭,喝醉了拎著威士忌闖進了軍事基地要發射核武器,軍隊的天性就是服從命令,所以他們沒有阻止,任由總統耍酒瘋,關鍵時刻,清潔工一磚頭拍上去,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戰,最後清潔工成功的被判了顛覆國家政權罪,總統英勇阻止,後腦勺受傷。」

趙歷說:「最新調查顯示,煙民是全世界的恩人,因為他們支持了就業率和進出口貿易,為經濟和稅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趙離說:「我們最新發現,當年維多利亞女王和狼人的關係……」

「等一下!」童阮阮打斷了他們的話,「你們在說什麼?這是笑話?我怎麼聽不懂?」

趙離笑著說,「這不是笑話,這是最新的消息,我們能夠得到全世界各地的最新資料,而且是不被承認,被掩蓋的幽默真相。」

「……」

童阮阮努力將他們剛剛的話消化了一下,問道,「所以,剛剛你們說的總統們,一個是色鬼,一個是偽君子,還有一個是瘋子。好不容易有個百年前的女王,還認識狼人?最後對世界做出巨大貢獻的是煙民?你們確定沒在開玩笑?」

「然了。」趙歷說,「凱伊小姐,正常人不會做總統,瘋子才會。」

趙離說:「而煙民每抽一根煙,的確是在做貢獻,因為國家財政稅收主要來源之一就是煙草稅,而全球每年因為吸煙而死亡的人數高達五百萬以上。如果這些人活到八十歲,那地球的資源就會消耗的更快,國家還要給他們養老金。如果世界沒有煙民,不但稅收要減少很大一部分,連煙草公司的所有工人都要下崗,並且對出口業也極為不利,所以煙民很偉大,為了支持財政稅收,創造就業崗位,挽救人類,自願把自己抽出肺病,犧牲他們自己。」

童阮阮:「……」

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然後轉過頭看向慕淵臨。

「你認為他們說的話是對的?」

慕淵臨攤了攤手,「說不準,在我小的時候,我爺爺還活著,他告訴我,以後我要是沒出息,就只能墮落的去從政了,所以我從小就發憤圖強,拚命讀書,現在成為了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至於抽煙……我戒了,因為我有你了,所以我要活到一百歲以上。」

童阮阮:「……」

她無奈的搖搖頭。

她跟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凱伊小姐,瘋子,狼人,煙民,我知道這有點顛覆你的世界觀,不過沒關係,慢慢來,不用著急。」趙離羨慕的說,「慕先生會把你當成小蜜糖的,讓你天天開心。」

趙歷說:「你是慕總帶來的第一個女人,對他是最重要,很了不起。」

「……」

童阮阮聽他們兩個人誇她的話,她忽然覺得有些不爽,好像慕淵臨把她帶到這裡,是她莫大的榮幸,她能留在這個男人身邊,簡直就是皇上隆恩浩蕩。

呵呵。

童阮阮不屑一笑,「你們恐怕是搞錯了,是慕淵臨求我留在他身邊,為了求我,他什麼都幹了,下跪被打,像狗一樣死乞白賴的纏著我,我甩不掉,最後只能勉為其難,讓他當我的哈巴狗,在我後面搖尾乞憐,我賞賜他一點殘羹剩飯。」

說完,童阮阮瞥了慕淵臨一眼。

她發現這個男人居然完全都沒有生氣,只是有點尷尬,最後又變成苦澀,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趙離:「……」

趙歷:「……」

兄妹兩個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慕淵臨身上,立刻開口道,「慕先生您放心,我們什麼都沒聽見,今天也沒有見過凱伊小姐。」

他們話里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算童阮阮今天被滅了,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童阮阮的呵呵一笑,然後跟慕淵臨說道,「和你的小跟班們聊聊吧,我隨便逛逛,不想理你了。」雲南小說網

說完,童阮阮轉身往大屏幕旁邊走去。

趙離和趙歷兩個人站在那裡,感覺空氣都變得冷了,甚至都不敢看慕淵臨。

直到慕淵臨開口,對他們說,「其實她說的不是真的,我沒有對她搖尾乞憐,我是用一種非常強硬霸道科學的手段,讓她回到我身邊。」

說完,慕淵臨攏了攏西裝,氣勢威嚴,霸道外放。

趙離和趙歷看得心驚膽戰。

真男人,就是酷!

轉眼之間,慕淵臨犀利的目光落在童阮阮的背影上,大步朝她走去。

緊接著,所有人都聽到從慕淵臨嘴裡傳出的聲音,驚為天人,「阮阮寶貝,等等我,求你不要不理我,我好愛你,讓我抱一下,求求你……」

所有人:「……」

慕狗臨,打臉啪啪啪!

……

慕淵臨帶童阮阮參觀了很多的地方。

其實,很多地方童阮阮壓根就看不懂,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哪怕慕淵臨跟她解釋了,她也聽不懂。

但是她不想讓慕淵臨看扁她,於是裝作一副很懂的樣子,各種點頭。

她突然覺得嘯卿肯定很喜歡這種地方,要是能來這裡,小傢伙肯定很開心吧。

不行!她不能告訴嘯卿。

如果慕淵臨跟兩個小傢伙的關係越來越近,甚至用這些她沒有的東西討好他們的話,那小傢伙們還怎麼會全心全意愛自己這個媽咪呢?

童阮阮有點吃慕淵臨的醋。

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一天都參觀不完,走了才半個小時,腳就已經累了。

童阮阮穿著高跟鞋,雖然更不是很高,可是走久了也是會累的,慕淵臨發現了,於是直接將她背了起來。

「寶貝,我背著你還想去看哪裡,我帶你去。」

「我要見風門的人,他們在哪?」童阮阮不想兜圈子了,再這麼逛下去,屁都找不到。

慕淵臨腳步一停,轉過頭,「這就是你今天來這裡的目的,你是想讓我放了他們對不對?」

童阮阮也不想跟他繞彎子,點點頭,「沒錯,放了他們,我現在已經回到你身邊了,你沒有必要再關他們了。」

「阮阮,現在已經不是我關他們,是巽風門的人自己要處置他們。」

「可是你現在掌管他們,你可以讓他們放了。」

「我不可以,」慕淵臨說,「雖然我現在是他們最大的金主,可是,我基本上不會隨便干預他們的私事,就像一個老闆不會幹預員工的私生活,我不能那麼霸道。」

啪!

童阮阮一巴掌打上他的頭,「你好意思說這種不要臉的話嗎?你沒那麼霸道,有種你別纏著我!」 「……」

正在這時,趙離和趙厲跑了過來,趙歷還推了一個高科技的輪椅過來,「凱伊小姐,走累了吧,坐上來,我推著你。」

童阮阮皺了皺眉,「我的腿可以走,但我不想走,我就要讓我的小狗狗背著我,你們有意見嗎?」

童阮阮兩條細嫩的手臂環住了慕淵臨的脖子,這一刻倒是跟他靠得很近。

慕淵臨欣喜若狂,跟趙離和趙歷說,「沒錯,我背著她,這輪椅你們自己坐。」

童阮阮捏住了他的耳朵,俯下身子說道,「風門的人,快跟他們說。」

「好,不過我只能試一試,他們聽不聽,就不一定了,畢竟這是他們的私事。」慕淵臨再三強調。

童阮阮又捏了一下他的耳朵,「快說!」

「好了我知道了老婆。」慕淵臨叫她老婆,佔了一下她的便宜,轉過頭跟趙離和趙歷說,「風門的人,放了他們。」

趙離和趙歷心頭一驚,「慕先生,我們不能這麼做,長老們不會同意的。」

慕淵臨轉過頭,「你看,他們不同意,我說話不算。」

童阮阮撅著嘴,有些氣呼呼的,「我回去告訴喬喬,你欺負我。」

「放了他們。」慕淵臨再次開口,「如果你們長老不同意,那他們只能墳頭長草了。」

「好的。」趙離迅速點頭,然後拿出了平板電腦,「我馬上就吩咐看守的人將他們放了。」

說完,趙離在平板電腦上面點了幾下,不到十秒,她笑道,「已經放了,他們很快就會離開。」

聽到趙離的話,童阮阮在慕淵臨耳邊咬牙切齒的說,「你還挺會裝的,不是說不一定行嗎?臭男人!」

「哪有?我天天洗澡,香香的,就為了方便抱你。」慕淵臨無恥的說。

趙歷和趙離互相望了一眼,然後,一臉什麼都沒有聽到的表情。

「慕先生,還有什麼吩咐嗎?」趙歷問道。

「你還有什麼想讓他們做的嗎?」慕淵臨柔聲的問道。

「……」

風門的人,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被放出來,童阮阮倒是沒有想到這種事情,她還以為自己需要耗費一番精力呢,沒有想到慕淵臨勢力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就連巽風門都控制了,早知道的話,就早一點跟慕淵臨說,幹嘛還要苦心計劃這一切,自己真是想多了。

童阮阮突然似乎想起什麼,對慕淵臨說,「對了,童雨馨呢?她關在哪裡?在這裡嗎?」

一提到童雨馨,慕淵臨臉色不好,有些反胃,他說,「那個女人不配在這麼好的地方,她在別的地方。」

「我想去見她,帶我過去吧。」

「你沒必要見她,髒了你的眼。」

慕淵臨現在對童雨馨的態度,簡直千刀萬剮都覺得不夠。

童阮阮冷冷一笑,「照你這麼說,我也沒必要見你,當年你們兩個同流合污,你也有很大一份功勞,我是不是也讓你滾出我的視線,別髒了我的眼?」

童阮阮話一說出口,趙歷和趙離倒抽了一口涼氣。女生小小說

他們兩個人全都避開了他們的眼睛,不敢去看,不敢去聽。

慕淵臨可真是遇到剋星了,他們兄妹兩個忽然覺得很爽的感覺,終於有人能製得住這個大魔王了,牛逼!

慕淵臨沒有辦法對童阮阮生氣,只能無奈道,「好吧,我可以帶你去見她,不過如果你有什麼不高興可以跟我說,你想做什麼都行,千萬不要委屈自己好不好?」

「你當我還是以前的童阮阮嗎?被你困在家裡,弄的渾身是血,我都沒法反抗了。」童阮阮似乎故意提這些事情,刺激他,就是不想讓慕淵臨好過,已經形成習慣了,時不時就要諷刺他一下,讓他不舒服。

慕淵臨的心拔涼拔涼的,但是他也不能多說什麼,最後,只能緊緊的抓住後背上的女人,生怕她掉下來,「那我現在就帶你去。」

慕淵臨和童阮阮走後,趙離和趙歷目送他們離開。

趙離開口,「哥,要不然咱們查一查,慕淵臨有沒有什麼哥哥或弟弟,我也試著去征服一下,看看我能不能像凱伊小姐這麼牛逼。」

趙歷瞥了她一眼,「行啊,只要你先扛得住差點被挖腎,被困在房間里日夜折磨,被鐵鏈鎖住,弄得渾身是血,受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摧殘,被騙婚,被離婚,被婆家娘家輪番虐,說不定可以。」

趙離:「滾!!」

……

童阮阮要吐了,她不明白慕淵臨是怎麼找到這樣的地方,把童雨馨給關押起來的,這裡就像一個幾百年的監獄,全都是由石頭砌成的,下面非常潮濕,很多地方都在長草發霉,有些地方甚至掛著骨頭。

她用盡自己所有的勇氣,才讓自己看起來鎮定,

四周散發著一股惡臭味,童阮阮掩著鼻,眉頭緊緊皺著,小心翼翼的跟著慕淵臨往前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