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供,靜靜是殘疾人,我才抱她上座椅的。”齊格立刻回絕了這種非分的要求。

“靜靜真的是在你這裏治好了小兒麻痹症的嗎?你們不會是認識的,故意在網上演雙簧吧?你騙門票錢,她騙打賞錢?”一位名叫王野的鬥貓遊客問了齊格幾句,這遊客看起來心思不純。

“你可以選擇退票不玩。”齊格板起了臉來。

“我當然要玩,玩過之後才知道靜靜和你有沒有騙人,如果我確信你們是在騙人,我一定會在網絡上揭穿你們。”王野對齊格的態度很不滿,拒絕了退票的請求。

“請便。”齊格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十幾分鍾後,王野驚魂未定地從太空梭裏出來了,第一件事就是走過來,就自己先前無禮的語言向齊格道了歉,然後把自己玩太空梭的經歷分享到了朋友圈、鬥貓論壇,迅速變成了靜靜和太空梭的雙重粉絲。

從第一位黑轉粉的徐晨開始,齊格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太空梭的熱鬧,一直持續到晚上九點鐘遊樂區關閉的時候,遊客們才意猶未盡地離開了。

今天雖然只做了兩、三個小時的生意,但門票錢外加瘋狂槍戰充值的錢,也讓齊格在扣稅之後,到手了一千五百多塊錢的分成。

齊格收撿好東西之後,也假裝離開了,找個了無人的偏僻地方,把自己傳送回了額外空間裏。 回到額外空間裏,齊格便關掉手機睡下了。沒有芯片,所以也不用零時起來進行試體驗,齊格這一覺一直睡到早上七點鐘才醒。

“早睡早起身體好。”齊格唸叨着刷了牙、洗了臉,然後開始做早飯。

齊格決定自己做牛肉麪和菜葉蛋。

做法,當然是上網搜索。

茶葉蛋很簡單,把蛋用冷水煮好後敲碎蛋殼,再加入超市買回的冰糖、茶葉、滷蛋料、老抽、料酒、甘草、鹽、雞精等小火煮泡一刻鐘就差不多了,味道比外面的茶葉蛋還正宗。

牛肉麪也不復雜,把買回的滷牛肉切片,加入醬油和辣椒油爆炒,齊格喜歡吃花椒,所以在爆炒牛肉的同時還加入了幾粒花椒。然後加水,再加入一些昨天沒喝完的排骨湯,水燒開後下面,加鹽、起鍋時再撒些蔥花和胡椒。

雖然是第一次做牛肉麪,但齊格覺得自己做的牛肉麪味道也已經很不錯了。最重要的是用料很健康,不擔心吃到地溝油,而且牛肉份量很足。

“我真是個天才!”

齊格吃完一大碗牛肉麪和八個茶葉蛋之後,捧着肚子誇讚了自己一聲。

……

今天果然沒下雨了,上午來了不少生意,一共賣了三十多張票,有一半左右是鬥貓過來的遊客,甚至有三名貓貓還是從黃鶴市特意驅車趕過來的,看起來靜靜直播室的影響力還真不小。

“要找機會感謝一下小姑娘纔是。”齊格在心裏盤算了一番。

中午十一點半鐘左右,劉小溪來到的北郊公園遊樂區,找到了齊格。

雖然很不想去見曹老師,但爲了‘瘋狂侏羅紀’的遊戲芯片,齊格還必須得參加這生日宴會才行。

“我的生意怎麼辦?”齊格向機器人問了一聲。

今天沒下雨,太空梭零零散散總有遊客前來購票,中午時分遊樂區的人流量也增加了。僱人賣票肯定不行,太空梭的黑科技還是齊格自己一個人知道會比較好。

“自己衡量,要麼停止營業去做任務,要麼放棄任務繼續營業。”機器人回答了齊格。

“應該可以機器自動售票的吧?投幣到小抽屜裏、或者掃碼支付,自動打印門票、吐幣。”齊格琢磨了一番。

“我就是機器,所以這不是自動,是讓我幫你售票。”機器人糾正了齊格的說法。

“那你就幫我半天唄!”

“可以啊,但你要付工錢,一張票五元,我幫你售票。”機器人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回答了齊格。

“一張票一元,再說是小狗!”齊格立刻進行了討價還價。

機器人不吱聲了。

“同意了?”

“沒同意。”

“沒同意你怎麼不說啊?”

“我又不是小狗。”

“兩塊錢好吧? 華娛巨星天王 說定了。”

“少於五元休想。”

“三塊錢。”

“五元,沒得商量。”

“四塊錢。”

“你還是自己守着吧。”

“好吧,五塊。”齊格只得認輸。

“五元一張代售,但要說好僅僅是代售,有遊客過來的時候,太空梭工作臺邊掃碼的小顯示屏會顯示你的頭像,讓遊客認爲你在進行遠程操控,同時你視野裏也會開屏幕,讓你可以用意念和遊客進行實時交流。”

“如果有混票的、想要強行坐上安全座椅的,我會提醒你,到時候需要你用語音進行驅離、並遠程發動安全座椅的驅趕程序讓混票的無法坐上座椅。” 重生校園女帝:裴少,慢點撩! 機器人說明了一番代售的規則。

“驅趕程序?”

“就是安全座椅的椅板會彈起,把不買票想混座的人推出安全座椅。”

“這個好。”齊格對這種安排還算滿意,除了每張票少收入五元錢之外,其他的都能接受。這也意味着以後就算他不守在太空梭邊,也可以遠程和遊客溝通並進行售票了。

唯一一點不好的,就是如果出現象韋佳志那樣故意找茬的,齊格就必須儘快趕回太空梭邊親自處理才行了。

“喂!你怎麼了?”劉小溪和齊格說了話之後,齊格一直坐在工作臺前一動也不動,象個木頭人,讓劉小溪深度懷疑他的腦袋是不是出了什麼故障。

“去曹老師的生日宴會?”齊格安排妥當了生意的事情,這纔回了劉小溪一句。

“嗯,時間差不多了。”

“稍等。”

齊格在工作臺邊忙碌了一陣子,豎了個自動投幣掃碼購票的牌子說明,這才和劉小溪一起上了路。

流雲大酒店距離北郊公園也就兩站路的樣子,齊格離開北郊公園之後,讓劉小溪在路邊等他一會兒,他自己跑去了無人的暗巷處把寶馬自行車取了出來,騎到劉小溪身邊停下了。

“你是願意在寶馬裏哭,還是願意在自行車後座上笑?”齊格向劉小溪問了一聲。

“哈哈哈哈……”劉小溪沒回答,而是大笑着坐在了齊格自行車後座上。

“坐穩了!”齊格蹬起自行車向流雲大酒店的方向騎了過去。

正騎行着的時候,齊格面前的屏幕亮了,有遊客到太空梭邊,看到太空梭正常營業的說明,想要自助買票進去玩。

這名遊客齊格認識,是住公園邊的徐晨,黑轉粉的那位。

“購票請掃碼。”

太空梭邊掃碼的小屏幕上出現了齊格的頭像,向徐晨說了一聲,並在屏幕右下角顯示了支付碼。

“齊老闆搞遠程?這麼先進?”徐晨很驚訝的表情。

“是的。”

“我中午正好有空,過來玩槍戰。”

“嗯,掃碼就行了。”

“有意思。”徐晨掃碼支付之後,太空梭自動吐票吐幣,然後徐晨投幣進入了遊玩區域,太空梭自動放下座椅把他收了進去。

“喂!紅燈!”劉小溪大叫着使勁拍了拍齊格的後背。

齊格連忙剎住了自行車,一輛水泥罐車隔着一米遠從他面前呼嘯而過。

“我擦!你幹嘛不提醒我?想我被撞死?”齊格這一句顯然是說給機器人的。

“她不是提醒你了嗎?”機器人無動於衷的表情。

“萬一她沒提醒呢?”齊格一身的冷汗,看起來遠程賣票的風險還是很大啊!至少是不能一邊騎車一邊賣票。 十幾分鍾後,齊格騎着自行車來到了流雲大酒店的門前。

中午時分,流雲大酒店的停車場已經停滿了車子,後面來的一些顧客只能在保安的指揮下,把車子停在了酒店門口街邊的白線停車位裏。

一輛黑色奧迪門邊站着的幾名年輕人,看到這邊從齊格後座下來的劉小溪後,連忙迎過來向劉小溪打了聲招呼。

“喲!是格格巫!你小子這幾年跑哪兒去了?一點兒消息都沒有!”一位西裝鞋履名叫孫嗣蒙的男子衝過來捶了齊格一拳,他是那邊黑色奧迪的車主。

“一直都在雲豐市,是你忙着做生意,沒時間和我聯繫好不好?” 雲胡不喜 齊格回了孫嗣蒙幾句。

高中的時候齊格朋友不多,孫嗣蒙能算上一個。這些年雖然沒見面,但齊格也從其他同學口中說聽了孫嗣蒙的近況,知道他和他表哥在開工廠,生意做得很大。

“唉!盡在瞎忙,別提了!對了,你小子怎麼變得這麼壯了?”孫嗣蒙有些奇怪地捏了捏齊格的手臂。

“沒事兒去健身房唄。”齊格只能胡謅。

“騎車子過來啊?齊格你還真講環保!”一位名叫易雲的女生看着齊格的自行車向他調侃了一聲。

現在這社會,參加同學會不開輛車出來簡直都沒臉見人,另外,就算騎車子也都騎電動車了,除了在校的大學生,社會上騎自行車的人非常少見,就算有也是一些年紀很大的人。

“他這是寶馬自行車。”劉小溪指了指自行車的牌子。

“哈哈……有後座的寶馬自行車?班長你坐他自行車過來的?老實交待!不會有什麼奸~情吧?”同學們樂了起來。

在網絡小說裏,一說到同學會,就是各種主角的扮豬吃虎、裝逼打臉,不過現實中發生這種事情的可能性並不大。

就象齊格這幫同學,雖然有混得好的、有混得不好的;有高中時關係好的,也有高中時關係不好的,但是隔了很多年現在見面之後,彼此之間都顯得很是親熱,說話也都以一些親密性的玩笑爲主,並沒有誰想要在這種時候玩什麼裝逼打臉。

不過話說回來,劉小溪還是很快成爲了同學們的中心,一來她高中時是班長,二來……她爸爸現在是古豐區區委書記,未來很可能會成爲雲豐市的市長,他們想在雲豐市發展,這條線可是要攀住了。

說是曹老師的生日宴會,更多的則是這些學生們之間借這個機會互相熟絡熟絡,聯絡一下彼此的感情。

趁着其他人和劉小溪說話的機會,齊格把自行車騎到了酒店旁邊的暗巷裏收了起來,這纔回到酒店門前和其他同學會合在了一起。

衆人在門邊又說了會兒話,這才一起走進了酒店,曹老師的生日宴會要了一間小包房,擺了一張桌子,牆邊的65寸弧形液晶電視連着一個筆記本電腦,但暫時沒有打開。

當衆人進到包房裏的時候,包房裏已經坐下幾名同學了,看起來他們比齊格這一批要先到。兩批同學見面之後,又是好一陣親熱話。

“喲!齊格也過來了?”曹老師迎過來的時候,意外看到了齊格,臉上頓時現出了一絲不悅之色。

今天她一共請了九位同學過來,除了象劉小溪這樣有家世背景的之外,其他的都是在雲豐市有房有車有事業、混得不錯的學生,一眼看過去,這些人之中就屬齊格穿得最寒酸,跑這裏來幹嘛?白吃白喝?

“曹老師好!”所有學生一起向曹老師問候了一聲。

“齊格你過來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我都沒安排你的座位!你這人做事啊,總是腦子差根筋!算了,今天是個好日子,就不說這些不高興的了,同學們這邊請!”曹老師又嫌棄地看了齊格一眼之後,這才把其他學生一一引到了座位上。

“還是和高中一樣,曹老師特別關照你啊!”孫嗣蒙向齊格調侃了一句以緩解剛纔的尷尬氣氛。

齊格什麼都沒說,也不想開口。

一張桌子十個座位,除了曹老師之外,來了十位同學,比原計劃正好多了齊格一個人。但曹老師身爲主人,根本沒有讓服務員過來加張椅子的意思,把所有學生都引到座位上坐下之後,她故意無視了還站在桌邊的齊格,自己就已經坐了下來,和其他同學熱鬧地說起了話來。

“你坐我這裏吧,我去再找把椅子。”劉小溪發現情況不對,連忙把座位讓給齊格讓他坐了下來,自己則站起身向服務員叫喊了一聲。

“唉呀!小溪你讓座位給他幹嘛?這位置是上座,專門給你留的!齊格你起來!真是一點兒禮貌都沒有,小溪讓你坐你就坐啊?”曹老師看向齊格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齊格一臉淡然的神情,就象沒聽到曹老師說話一樣。他過來的目的只有一個,完成系統的額外任務,拿到瘋狂侏羅紀的遊戲芯片,至於這位忘恩負義又無比貪婪的曹老師,他理都懶得理。

問題是,他人都已經過來了,系統卻一直沒有提示任務完成,發放獎勵之類的,看起來需要把生日宴會參加完了才行。

“齊格就坐這裏,我在他旁邊加把椅子擠擠就行了。”劉小溪已經讓服務員把一把餐椅取了過來,其他學生連忙站起身把座椅向旁邊挪了挪,給劉小溪空出了位置來。

雖然曹老師一臉的不願意,但礙於劉小溪的身份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但對齊格的厭惡之情已然溢於言表,都無法掩飾住了。

“曹老師,祝您生日快樂!”孫嗣蒙從身上取出一個紅包向曹老師遞了過去,想要化解現在的尷尬氣氛。

“曹老師生日快樂!”劉小溪、易雲等其他同學也紛紛拿出實物紅包,或者拿出手機準備發微信紅包給曹老師。

“今天不收紅包。”曹老師卻是很不同尋常地拒絕了孫嗣蒙的紅包,微信上也拒收了其他同學的紅包,這讓所有在座的學生都有些奇怪,這不象是曹老師的作風啊! “嗯,時間差不多了。”曹老師走過去翻開了筆記本電腦的屏幕,把它從休眠狀態中喚醒了過來,然後打開了桌面上的一個程序。

這是一個直播軟件程序,名叫鬥狗直播,一家仿鬥貓直播新成立的直播平臺,據說投資人是億達集團老闆的兒子。

“我女兒婷婷以前在鬥貓直播,屬於很有人氣的女主播之一,被這家鬥狗直播平臺高價挖過去了。今天是她在鬥狗直播的第一天,平臺做活動,這三天她在鬥狗直播所得到的道具打賞不收渠道費,只收百分之十左右的稅金和手續費,其餘全額支付給她。”

“如果有人送火箭,她的直播間就會得到明天首頁三分鐘的停留時間,火箭送得越多,停留的時間越長,這對她在新的直播平臺積累人氣、站穩腳跟會很有好處。所以,各位今天就不用送紅包給我了,直接掃這個碼在鬥狗註冊個號,送幾發火箭給她就行了。”曹老師向在座的學生們詳細解釋了一番,然後把手中印有二維碼的卡片給每位同學發了一張。

同學們一聽就明白了,原來曹老師是想借這個機會給她女兒直播平臺刷火箭拉人氣啊!火箭是鬥狗直播平臺最昂貴的道具,需要支付一千塊錢才能發射一次。

原本同學們今天過來送紅包,按雲豐市最近行情有的只包了五百元,有的包了八百元,但曹老師這意思,至少得給她女兒送一發火箭才行,那就是一千元起步了?

曹老師收錢的套路夠深,果然是一般人預料不到的。

“只要是送了火箭,我女兒的直播室就會自動宣讀各位的生日祝福辭,而且是彩屏閃爍,這樣子纔有新意!”曹老師笑眯眯地看向了衆人。

“我來兩發吧!”孫嗣蒙拿起手機掃碼用手機號快速註冊之後,花兩千塊錢給曹老師的女兒送了兩發火箭。

“轟!轟!”

“感謝‘孫嗣蒙’送出一發火箭!孫嗣蒙祝曹老師生日快樂!越活越年輕!”

“感謝……”

直播間裏發出了很激昂的音樂,並且出現了火箭發射時的彩屏效果,同時把孫嗣蒙的名字宣讀了出來,孫嗣蒙發了兩枚火箭,感謝辭也出現了兩次。

孫嗣蒙註冊時用的就是自己的名字,曹老師一看就知道這火箭是他發的。

“孫嗣蒙你對老師真好!出手就是大手筆!你是老師學生中最有出息的一個!上高中的時候,老師就看出來你一定會成就一番大事業!”曹老師收到孫嗣蒙兩發火箭之後,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條線,各種讚美之辭也是脫口而出。

“曹老師客氣了。”孫嗣蒙笑了笑收起了手機。

“我也來擼一發吧!”

另一位名叫辰星的同學原本只想送五百元紅包來的,估摸着今天這場合曹老師發了話,想逃也逃不掉,索性先出手還能落個好。於是也掃碼註冊充值送了一發火箭給曹老師的女兒婷婷,並寫上了祝福辭。

雖然部分同學覺得一千塊錢有些多了,但念在師生一場,同時也不想在同學們面前沒了面子,一個一個不管願不願意,全都註冊了號充了值至少送了一發火箭給曹老師的女兒婷婷,並送上了對曹老師的生日祝福語。

“今天來了十位同學,我收到了九位同學的祝福,好開心啊!不過呢,也有一些同學當初不好好學習,混得不怎麼樣。這都畢業好幾年了,連給老師的祝福都送不出來,只能到處混吃混喝,實在是太可悲、太失敗了!”曹老師對其他九位同學表示感謝的同時,又陰陽怪氣地不點名說了一直無動於衷的齊格幾句。

同學們臉上的神情都顯得有些尷尬,他們當然知道曹老師不點名說的人是齊格,這樣子不太好吧?實在太傷面子了!不過齊格看起來似乎並不在意的樣子,這心理素質讓他們又不由得很是佩服。

“把手機給我,我幫你註冊個號發個火箭。”劉小溪湊到齊格耳邊低語了一句。

“不用了。”齊格回絕了劉小溪的好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