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不在乎她,她在乎自己。雪薇拿出冰箱里的東西,簡單的炒了三個小菜,掏出手機,正打算給雪莉打電話,要她過來一起吃飯時,門口卻忽然傳來了咚咚得大力敲門聲。 雪薇把手機放下,疑惑的走到了門口,透過貓眼,看到自家門口,站了五六個彪形大漢。他們的臉色不善,渾身散發著騰騰的殺意,根本不是好招惹的模樣,想到他們是高利貸,雪薇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趕緊把門給堵上了,免得他們衝進來,對自己不利。

「開門!我知道你躲在家裡,再不開門,我就把你弟弟的一條胳膊卸下來,當做禮物送給你了!」

男人威脅的聲音,透過門板傳進來。

雪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唯恐發出一聲驚喊。

於漫聽到外面的動靜,哆嗦著身體跑出來,說:「是不是高利貸來了?他們帶回來了雪陽嗎?」

說著話,她跑到門口要開門。

雪薇趕忙上前,攔住了自己的母親,「媽,你瘋了嗎?放他們進來,咱們兩個柔弱的女人,能是他們的對手?你想找死,可別拉上我啊!」

「可是,雪陽在他們手裡呀!我不出去的話,他們就會對雪陽下手。不行,我得去跟他們說說,求他們把雪陽放出來,我去做人質。」

於漫不顧女兒的勸阻,衝到了門口。

雪薇見情況不妙,趕緊躲到了卧室里。

反鎖了門后,她暗暗地在心裡想。

不能怪她不管自己的母親,是母親只顧著雪陽,自己送上門找死的,不管她的事。

……

門外——

於漫把高利貸放進來,噗通一聲,跪在了他們跟前,苦苦的哀求道:「求求你們,放過我兒子。他什麼都不懂呢,你們把我抓過去做人質吧,我絕對會乖乖的配合你們。」

男人們掃了一圈客廳,沒找到雪薇,睥睨著滿臉淚痕的於漫說,「我們是來找你女兒的,她在哪兒?」

於漫下意識的看了眼卧室的方向,而後搖頭說:「我不知道。她沒有回家。」

可她這麼拙劣的謊言,怎麼可能欺騙的過這群人精?

為首的男子,微微的點頭。

其他人立刻朝著卧室走了過去。

雪薇聽到擰門鎖的聲音,嚇得大氣不敢喘一聲。

母親真是瘋了。

竟然告訴他們,自己的位置。

難道她就不怕,自己的女兒被這些高利貸拉過去做妓女嗎?

雪薇悄悄地拉過來柜子,要把門堵住。

然而,沒等她有動作,門口忽然砰砰的傳來撞門聲。

下一刻——

門哐當一聲打開,雪薇看著門外的男子,臉色煞白的說,「你……你們……別著急……我正在想辦法,還給欠你們的錢。再給我一周的時間,我一定能把錢都還給你們……」

「誰要你的臭錢?」男子冷笑道,「我們是慕先生派過來,轉達你一句話的——別再騷擾清歡小姐,也別再打什麼歪主意,否則,先生讓你們全家,無聲無息的消失在這個世上。」

雪薇瞪大了眼睛,身影動也不動一下。

因為她被嚇傻了。

慕洛琛竟然敢派人上門,公開的威脅她,難道不怕她報警嗎?

正在她胡思亂想時,為首的男子一聲令下。

所有人都開始行動,把雪薇房間里的東西,都往外丟。

「你們幹嘛?」

雪薇驚惶的上前阻攔。

男子冷聲說,「這處公寓是慕家的產業,當初太太可憐你們,才會收容你們在這裡居住。如今,你不識好歹,對清歡小姐下手,難道你以為,你們一家還能平安無事的生活在這裡嗎?」

雪薇一怔。

住在這個公寓久了,她幾乎以為是自己的了。

怎麼就忘記了,這是葉簡汐給他們安排的呢?

「不行,你們不能丟我的東西。我會找人來把我的東西搬走,你們給我住手!」

雪薇拚命地阻攔。

可沒有一個人會聽她的話。

很快,整個房間里,屬於雪薇一家人的東西,都被丟到了走廊里。

男子們迅速的將門焊牢,再也不允許她們進去。

雪薇和於漫站在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跟前,眼裡的淚水,不停地往下掉。

「我們該怎麼辦?雪薇,我早就說了,讓你別貪心,你偏不聽我的,現在好了……我們家破人亡了……雪陽……雪陽……媽媽真的好想你呀……」

於漫蹲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雪薇深吸了口氣,把眼淚別回去,在一堆東西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機,給喬崢打電話。

……

此刻——

喬崢還在慕家老宅門口,苦苦的等候清歡出現。手機不停地響起,打斷了他的注意力,他看也不看掛斷。

可沒多會兒,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對方鍥而不捨的精神,終於讓喬崢分了一縷目光,在手機屏幕上。

看到雪薇名字的剎那,喬崢擰了眉頭。

他真的不想再見到雪薇。

可想想她對自己的救命之恩,想想她肚子里的孩子,喬崢還是忍著心頭的厭惡,接通了電話,「什麼事?」「喬崢,你不是不信我對你說的話嗎?就在剛才,慕洛琛派人,到我家裡,把我家的東西全都丟了出來。並把我跟我媽打了一頓,勒令我們趕緊滾出A市,否則就讓我們無聲無息的消失在這世上。慕家張狂

的,連法律都不放在眼裡,你覺得,我對你說的那些還是假話嗎?」

雪薇的聲音裡帶著哽咽。

喬崢沉聲道,「你現在在哪兒?」

雪薇說,「我就在我家門口。」

喬崢深深地看了眼慕家老宅的門口,說:「你等著,我這就過去。」

「嗯。」

……

掛斷了電話,喬崢對護士說,「今天先不見清歡了,我明天再來。現在,先去一個地方。」

「好。」

護士聽到他放棄了,頓時也鬆了口氣。

將喬崢抬上了車,離開了慕家老宅。

而就在他們離開后沒多久,妞妞和葉簡汐乘坐的車子,緩緩地停在了慕家老宅的門口。

……

另一邊。

雪薇掛斷了電話,立刻找了一根鐵杆子,遞到了母親跟前說:「想救雪陽嗎?用這根鐵棍,用力地打我。」

「薇薇,你這是在幹嘛?」

於漫眼裡噙著淚水,困惑不解的看著女兒,沒有絲毫的動作。

「沒時間跟你廢話了,趕緊打。」

雪薇沉喝。

於漫被女兒嚇了一跳,但還是揚起手裡的鐵棍,朝著女兒打了過去。

可到底是自己的骨肉,哪裡捨得狠下心腸。

她只輕輕地打了幾下。

雪薇看到自己身上的傷口,不滿道:「用力點,你沒吃飯,是不是?」

於漫只好加重了力道。

打了大概十分鐘,雪薇看起來傷痕纍纍的,駭人到了極點。

於漫心疼的問,「你到底要幹嘛呀,這麼折磨自己。」

雪薇勾了勾唇角,眼裡露出狠絕的光芒說,「我要救我們一家人。」說話間,她接過了鐵棍,冷靜的叮囑道,「媽,你忍著點。」

話說完,她揚起手裡的鐵棍,猛地朝著於漫的后脖頸打了過去。於漫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呢,便感覺到一陣疼痛,悶哼了聲,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雪薇沒管自己的母親,邁開步子,走到樓梯口,咬牙翻滾了下去……

身體碰撞在冰冷的台階上,疼痛的難以忍受,可她始終沒有呼出一聲痛。

她要喬崢看看,自己受的傷有多慘重。

而慕家的人又是怎樣的心狠手辣……她就不信了,喬崢看到自己淪落到如此悲慘的下場,還會始終堅定不移地站在清歡那邊! 喬崢趕到雪薇家,看到滿走廊堆積的東西,眉頭微微擰了擰,目光投向四周,正欲尋找雪薇的身影時,卻聽到輕輕地一聲呼喚。循聲望過去,只見雪薇抱著一個女人,躲在公寓旁的消防小屋子裡,臉上、

身上全都是駭人的傷口。

喬崢神色一震,幾秒后,快速的走上前說,「這是怎麼了?」

雪薇啪啪的掉著眼淚道,「還能是怎樣?我被慕家人打的呀。喬崢,我現在渾身都在痛,你帶我跟我媽去醫院好不好?我擔心肚子里的孩子……會保不住了……」

她費力的扶著自己的母親,單手輕摸腹部。

喬崢想起來呂醫生說的話,心往下沉。

到醫院裡流產,和被打流產,這造成的結果,是完全不同的。

雪薇不能出事。

最起碼不能因為慕家出事,那樣,清歡會蒙上污名。

喬崢對護士說,「把她們扶上車,去醫院。」

護士走上前,扶住了於漫。

另一名護士想要扶雪薇,卻被她推拒開了。雪薇牢牢地抓住喬崢的胳膊說,「現在你信我了吧?阿崢,我是真的被慕家逼到走投無路了……你幫幫我……慕家的人為了清歡,已經瘋了,只有清歡才能勸得住他們……你幫我去跟清歡說一下……讓她阻止

她的家人吧……」

喬崢沉聲道,「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你受傷的。」

雪薇得了這句話,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終於打動喬崢了,自己也不枉受這番苦楚了。

為了讓效果更加的逼真,雪薇眼睛一翻,暈厥了過去。

喬崢和護士一起伸手,扶住了雪薇。

「快,把她帶上車。」

「好。」

護士帶著雪薇,走在了最前面。喬崢跟在後面,胸口一陣陣的發悶。他扶著牆,蹙著眉頭,緩和了好一會兒,才壓下了暈眩的感覺。

……

醫院

雪薇被送到病房,呂醫生看到了,趕緊問:「這是怎麼了?」

「雪薇被人打了,現在情況危險,得趕緊給她做檢查。」

護士回答。

呂醫生頓時生出不妙的感覺,如果是別人來檢查,那雪薇懷孕的事情可就露餡了。作為『同謀』,他偽造懷孕結果的事情也會暴露出來,更可怕的是,雪薇會將那些不好的照片散播出去。

不行,自己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呂醫生阻止了護士去找其他人,「我來給她做檢查就好了。」

護士猶豫了下,微微的頷首,說:「是。」

呂醫生關上門,打算幫雪薇檢查身體時,卻看到原本躺在床上的人,不知什麼時候坐了起來。他嚇了一跳,問:「你沒受傷?又是假裝的?」

雪薇冷聲道,「當然是真的受傷,你幫我包紮下傷口,我教你,等會兒,怎麼跟喬崢說。」

呂醫生不悅道,「你怎麼總騙人?喬崢到底是招你了,還是惹你了?你就不能放過他嗎?」

「我喜歡他,為什麼要放過他?倒是你,跟他無冤無仇的,何必處處陷害他?」雪薇反問。

呂醫生氣憤道:「我是被你逼迫的!」「被我逼迫?呵……好一個被我逼迫!呂醫生,你若是真的高風亮節,會怕我一個女孩子的威脅嗎?你今日能被我逼著,跟喬崢撒謊,他日,難保不會被人逼著殺人。說到底,你的良心抵不過你的事業和前

途,所以,你跟我不過是半斤對八兩,用不著總站在道德的高處,對我進行審判。」雪薇譏諷道。

「你這是狡辯。」

「就當我是狡辯吧,但眼下,你還是得乖乖的配合我演戲。」雪薇得意的說,「待會兒,你告訴喬崢,我被人打得多處骨折。危及到肚子里的胎兒,我流產了。」

「你……這太過分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