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裡我哪裡還能坐的住,把他一個人扔到戒毒所以後,就連忙往這裡趕過來了。而我只不過路上給紫語打了個電話,他們就全部都過來幫忙了。

所以,到現在我們都還沒有吃晚飯呢!好餓啊!!」

依依就簡單的把這一個下午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下,可是慕辰卻知道這裡面肯定還有她沒有說出來辛苦和委屈。

伸手彈了一下她的腦門兒,寵溺的說到:「不吃飯,你以為你是鐵打的嗎?等著,這裡面應該有廚房吧?我就現在去做飯,好歹填一下肚子,也算是把今晚的飯局給兌現了!」 等著,這裡面應該有廚房吧?我就現在去做飯,好歹填一下肚子,也算是把今晚的飯局給兌現了!」

一聽到依依還沒有吃飯,慕辰有再多的話都問不出口了,起身就去找廚房去做飯去了。

現在在慕辰看來,目前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沒有依依吃飯這件事情更重要了。

在這間酒吧里繞了一個大圈,慕辰總算是在一個隱蔽的角落裡找到了通往廚房的大門。

因為有了上一次在廚房裡跟依依做過飯的經歷(雖然是失敗的)所以,這一次慕辰可以算做是手到擒來了。

酒吧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做大菜的食材,幾乎都是一些小點心或者辣子雞,牛肉乾之類的下酒小菜材料。

可是,這能夠難住慕辰嗎?錯,因為慕辰正好趁此機會將自己打算好的靈草宴端上桌去。

因為這些靈草只有些少量的靈氣,而且他和依依都在這裡,也出不了多大漏子,所以讓他們多吃一些也沒有太大關係。

所以慕辰做了好幾種菜式,一種就是直接涼拌。

在空間里取出適量的靈草洗乾淨以後,直接鍋里開水滾燙一下,熟了就撈起鍋等放涼以後,直接放調味料調味!

慕辰在廚房裡路程在廚房裡一陣忙活。而依依在慕辰拿出靈草的一瞬間,就感覺到那些靈草里蘊含著的微弱靈氣。

依依隨即借故走到一個隱蔽的角落,不動聲色的布下了一個屏蔽陣法,以防止這靈草散發出來的靈氣泄露出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廚房裡傳出來的香味越發濃郁。本來就連晚飯也沒有吃的眾人,現在聞著這噴香誘人的味道。一個個的肚子里都開始打鼓唱起歌來。

這其中,就屬紫語的肚子抗議的最厲害。

「呃,你們不準笑!我這肚子受不了這香味的引誘要抗議,我也沒有辦法,更何況這不能怪我啊!

誰讓你們還沒等我吃過午飯就給我打電話說要聚餐的,害得我高興的連午飯都沒有吃完。現在這麼晚了會餓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一番話,被紫語說的理直氣壯的,讓人完全反駁不了。

「嗯嗯,都是我們的錯好了吧!既然大家都餓了,那我就去廚房幫忙一下,爭取早一點兒開飯好了。」

雖然現在只等胡少拳場管事的消息,可讓過來幫忙的好友們空著肚子一起等就不好了,所以現在是填飽肚子要緊。

不過,慕辰是再用蘊含靈氣的靈草做菜,讓他們進去看到始終不好,所以依依也就歇了讓紫語她們一起幫忙的心思,果斷的自己上陣了。

等依依進了廚房以後,慕辰已經做好了好幾種菜式了。

涼拌,清炒,燉湯!還有把靈草切碎,作為輔料,加入別的菜里,用來提味!

見依依進來,慕辰也不客氣,直接就讓她把做好的菜全都端出去,準備開飯!

雖然這些靈草蘊含的靈氣並沒有多少,但是對於紫語芷筠她們這種普通人來說,還是不適宜吃太多,以免對她們的身體造成負擔。

所以,慕辰並沒有做很多菜,就著一拌一炒,一湯,還有那些添加過靈草佐料的菜,也盡夠他們今晚食用的。

看著依依端過來的噴香菜肴,紫語都要忍不住動手了。

「跟我一起過去拿碗筷,順便洗洗手,準備吃飯了。」依依將手裡端著的盤子一轉,然後打掉紫語伸過來的魔爪,對她說道。

「好,我馬上就去!」被依依躲開,紫語一爪抓空,無奈的應道。 果然人多力量大,三兩個人一起過去,那被慕辰擺的滿滿當當的廚房,就這麼被端空了。

慕辰走到最後,端上了最後一個菜:「這裡材料有限,就做了這麼幾個菜,如果不夠的話,這廚房裡還有好多現成的小吃甜點,辣子雞丁,牛肉粒。到時候直接端上來吃就可以了!

「好了,菜上齊了,趕緊開吃了啊!還站著幹嘛?」

喊道就動,聞著這菜的香味,肚子早就已經等不及了。

可是,等眾人都坐上桌子以後,才發現老鼠竟然還跪在哪裡一動不動。

「還跪著幹嘛?過來吃飯了啊?怎麼是要我們過來扶你嗎?」身姿筆挺的深哥似乎跟老鼠很是相熟,懟起人來,可是一點兒也不客氣的。

「是啊,只不過是做錯了事情而已,以後改過來就是了,還不至於不讓你吃飯,趕緊的過來吧!你不會真的是要我這個渾身是傷的病人病人過來扶你吧!」

聽了文風這話,老鼠也不在跪著,過來跟他們一起坐了下來。

可是等眾人上桌以後,卻沒有人動筷子了。

「怎麼都不動了啊?怎麼的還沒有餓嗎?」

慕辰才不管他們吃不吃,也不客氣的就開始給依依夾菜,因為在他眼裡看來,依依重於一切。

依依知道他們是看著那靈草有些枯黃,有點兒擔憂不能下嘴。所以就並沒有阻止慕辰的動作,反而順著他把他夾過來的菜全都吃了下去。

「都開吃吧!我試過了,雖然看著是有點兒差,但是味道還不錯!」

依依經過這一大下午的事情,早就將早晨的事情放在腦後去了。所以現在在慕辰看來她的精神狀態還是比較好的。

至少她現在的味覺已經變得正常了。

聽了依依的話,眾人將信將疑的將筷子伸向那盤子里黃悠悠的靈草。一下子就塞進嘴裡,居然有著一種慷慨就義般的決絕。

「嗯,這個味道還真的不錯,哎你們也都吃吃看啊!真的,我不騙人!」紫語是最最相信依依的,所以她一發話,紫語就行動了的。

紫語:哼,人家才不會說自己根本就是被這香味勾引到了的呢!

「的確如此,雖然看著不怎麼樣,但是味道真的還不錯。味道清香,回味悠長。」芷筠也算是行動派之一,在她吃過以後也一直是讚不絕口。

「嗯,真的還不錯,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菜吃下去以後,整個人渾身都覺得暖洋洋的舒服極了。」

「果然是這樣,而且我發現這個味道就好像上一次,在韓叔叔阿姨家吃的那次一樣,讓人越發的想吃了。」

聽到這裡,依依可是不服氣了。自己中午難得做的一頓飯,那味道竟然還引發了大戰。

雖然說是自己第一次做飯,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差吧?同樣的,慕辰今天晚上不也是第一次做飯嗎?可是這味道怎麼差距這麼大呢?

對了,食材,問題肯定出在食材上,因為今晚慕辰用的是靈草,那味道自然會更好。

依依一個勁兒的在心裡給自己找原因,才不會承認自己不會炒菜呢!

哼哼,既然你做菜這麼好吃,那就罰你以後一直做菜給我吃好了,那我就不用學啦,反正我做的也不好吃。哈哈哈……

慕辰可能也是看出了依依的小心思,寵溺的笑了笑,伸手揉揉她的腦袋,無奈的說到:「趕緊的專心吃飯,邊想東西邊吃飯會長不高的。」 慕辰可能也是看出了依依的小心思,寵溺的笑了笑,伸手揉揉她的腦袋,無奈的說到:「趕緊的專心吃飯,邊想事情邊吃飯會長不高的。」

長不高?你才長不高!依依聽了這話可氣可氣了,怎麼就長不高了?人家十七都還沒有,還有能繼續長高的空間好不好?

依依只是心裡腹誹,這麼多人看著,她才不會把情緒漏出來顯在臉上呢!

「哇哦!是誰動了空調嗎?怎麼突然間感覺得這麼熱呢?」

「嗯,是啊!我也是覺得好熱啊!」

正當依依慕辰兩人『眉來眼去』的時候,她們吃到這個靈草的味道以後,欲罷不能,盡然將這幾個靈草做的菜色都吃的乾乾淨淨的了。

依依看著眼前的一個個臉色通紅,大汗淋漓的朋友們,很不厚道的笑出了聲。

因為靈草已經開始有了成效,現在正在清除他們體內的毒素和雜質。所以,依依看到的,就差不多是一個個的花臉貓。

但是依依還記得上次紫語她們,也吃過含有靈液的食材,可是她們當時並沒有表現出眼前這種情況。

現在好朋友們的身體情況不甚明了,依依也不能幹坐著看戲,可不能因為自己這一時的疏忽,就讓朋友們出事,所以依依趕緊的就上前去為他們檢查。

這一檢查來可不得了啦!他們的身體狀態竟然跟之前簡爺爺的癥狀一模一樣。

怎麼會這樣呢?之前也用靈液做菜給他們吃過,也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現在怎麼又會是這個樣子呢?

之前靈液吃過以後,對於他們沒有任何副作用,而現在這個是靈草,和之前簡爺爺吃的是參茶,而他們就這麼直接服用,靈草和參茶都讓他們的身體都出了問題。

照這麼看來,這個靈草和參茶都是不能直接食用的嗎?對於這個依依就不是很明了了。

哎,不管怎麼說,現在還是要先把朋友們治好才行。至於這些個靈草,以後再說了!

這次因為有了之前簡爺爺的病例在前,又有自己的實力提升在後,再加上他們之前有過靈液的洗禮,和這次吃下靈草的時間並不長。

總的來說,依依現在給他們解起來並不是很費勁兒。

用自己少量的靈氣輸入到他們體內,用來引導他們體內那靈草散發積聚的靈氣。就這樣,積聚的靈氣就被疏導開來,散發到他們的全身,融入他們的肌肉骨血當中。

輕車熟路,依依很快的就將他們身體的異狀給消除了!

「啊~依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才我的身體里還熱的不行,怎麼現在又變正常了?」

「是啊,是啊!而且,就在剛才我體溫變成正常的那以後,我發覺我自己的聽覺更靈敏了,眼睛也看得更清楚了,就連這包間里只有昏暗的燈光,現在看著卻亮如白晝。就連那黑暗角落裡,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嗯嗯,對對對我也是有這種感覺。不過有一點,我現在身上是什麼味道?好臭啊!不行,我要去先洗個澡先,你們慢慢玩。」

「啊~~芷筠,你不說,我還沒注意勒,我現在身上也是這樣好臭啊!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洗澡。」

「等著我,我也一起去!」

…………

果然是女孩子都愛漂亮,第一時間都不是關心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是要先去洗白白。 果然是女孩子都愛漂亮,第一時間都不是關心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是要先去洗香香。

「呃,她們的關注點是不是有點兒跑偏了?」

看著遠去的小姐妹們,依依一陣無語。

「算了,我們也去洗一下,畢竟這個味道真的不好聞!」

深哥破有深意的看了依依跟慕辰兩人一眼,然後並沒有把心裡的疑惑問出來,拉著受傷的文風就帶頭走掉了。

依依:「呃……他們就這麼走了?」

慕辰:「怎麼,要不然呢?」

依依:「我還以為他們會有很多話要問的?」

慕辰:「你想他們問什麼?或者說他們真的問了你,你會把真相告訴他們嗎?」

依依:「我肯定,或許,應該,可能……」

慕辰:「看吧,你自己都不能夠確定會不會對他們如實相告,所以,他們這是在幫你做選擇啊!」

「幫我做選擇,就是選擇無條件的相信我,所以才選擇不問出口的嗎?」

慕辰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大概他們是在等你想通了以後,自己告訴他們吧!」

或許這樣也好,因為現在自己並不想把她們這群可愛的好朋友,一起拉進這不知結局的危險旅途。

所以,剛才慕辰問的自己會不會對好朋友如實相告的時候,依依遲疑了!

哎呀不管了,反正他們也沒有問,或許,這樣就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深哥、文風他們不問,那是因為對我們的信任,相反的,我們也沒有瞞著他們,這也算是對他們的信任,可是現在,我信不過這個人!」

慕辰沒有說完,但是依依也能夠理解他的意思。

慕辰跟老鼠在望仙峰有過一次合作,那個時候的老鼠,慕辰還是很佩服他的。為了自家的妹妹,竟然可以以普通人的身份,去望仙峰那麼危險的地方!

可是憑著這兩天他做的這件事情,又刷新了慕辰對他的認知。

老鼠雖然吃了菜,也出了一身臭汗,可是他身上還有事兒呢,所以並沒有跟深哥他們一起去洗澡。

聽了依依兩人的對話,想起這麼多年,一直以來對於自家生病妹妹的治療費和住院費,都是依依默默的捐助的時候,這讓他內心無比的自責。

可是,老鼠一想到自己家妹妹那活潑可愛,天真爛漫的笑顏,所以,只要她能夠健康快樂的長大成人,哪怕是要讓自己變成一個忘恩負義的魔鬼,自己也是心甘情願的吧!

「依依小姐請記得我今天說過的話,只要我妹妹平平安安的,就算是要我死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深哥心裡本來就裝著事情,所以,洗澡洗的飛快,等他出來以後,就聽到裡面老鼠說話的聲音,所以,就這麼站在門外,並沒有進去打斷她們的對話。

「哦,那照你這麼一說,剛才你吃了我家辰辰做的飯,身體不正常的發熱,那個時候,你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能不能說說看?」

依依也不是那種偏要刨根問底的人,可是現在的她,竟然很想聽聽老鼠心底的想法。

老鼠聽了依依的話,竟然還有些懵,她現在不是應該問關於毒品案的線索嗎?

為什麼她更在乎的,卻是剛才自己內心的想法?可是我要把剛才我心裏面的真實想法說出來嗎?

我是不是應該對她說那個時候,自己的心裡根本就沒有想過,或者並沒有懷疑過他們會用這種方法讓自己屈服,然後就老老實實的說出事情的經過?這樣的話,恐怕是連自己都不會相信的吧!

看著老鼠猶猶豫豫,吞吞吐吐,張口欲言的樣子。依依大概也能猜到他心裡想的是什麼了。 正因為他這話這麼難以說出口,所以依依的心真的是冰涼冰涼的。這麼多年的付出,竟然還換不來朋友的一顆真心。

「你這麼問我,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該說什麼。因為我這一輩子所求的不多,也就只有祈求我妹妹身體健康平安,這一件事情而已。

所以不論是什麼人,不論是什麼事情,只要是能我妹妹健康平安,所以就算是讓我去死我也願意。

而這一個,在剛才我就已經說過了,你應該也還記得吧?依依小姐!」

「依依小姐?老鼠,我跟你說句實話。我們在望仙峰一起經歷了那麼多困難,我原本你為我們之間應該能算是朋友了。結果卻換來你今天的一句依依小姐!

……罷了,就當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你放心,你的妹妹我已經找人去救了,我會保證她平安的。這也算是我為我朋友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依依心情失落,有些脫力的倒在了辰辰懷裡畢竟一起共患難,多少也有點戰友情分,可是今天起,他們之間就什麼關係也沒有了!

依依自問自己做的已經夠好了,可是還是有人不喜歡,或者可以說是背叛自己,這讓依依的心情非常糟糕!

「依依,你也別難過,其實你該換個角度來想想,因為你不是人民幣,不可能讓每個人都喜歡你的是吧?」

慕辰雖然也沒變成人形多久,可是這麼膾炙人口的經典語錄,從他的嘴裡說出來,居然非常的治癒。

被慕辰這麼一打岔,依依的中國竟然好了不少。

倏然,「嗖」的一聲,深哥就從門外飛身進來。一腳將跪在地上的老鼠踹了出去,扒在牆上摳都摳不下來。

「你簡直就是個混蛋,你為了你妹妹倒是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你左一句為了你妹妹,右一句為了你妹妹,結果就連做人的基本原則你都忘了嗎?

你都不好好想想,這麼多年,要不是依依每個月幾萬的治療費,或者是就憑你那一萬多的工資,你妹妹能活到現在?

一句為了你妹妹,你就能做這種事情,簡直就成了忘恩負義的小人了,如果你妹妹真的平平安安的被救回來,你說要是她知道了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哥哥是這種樣子,你說她心裡會怎麼想呢?

你說當她知道真相的時候,會不會因此傷心?會不會因此而難過?會不會因此自責?

會不會認為就是有她的存在,才讓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哥哥,變成了一個販賣毒品的惡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