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女人對某個男人產生了好奇心,那麼她就很有可能會愛上對方。凱瑟琳沒坐下多久,那群整天煩在她身邊的蒼蠅們就出現了。有些人很顯然是有備而來的,他們之前已經打聽好凱瑟琳的愛好和興趣,所以可以夸夸其談。但是有些人則純屬於那種沒話找話的,說的什麼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原本趙雲可以靜靜的享受,但是現在卻被這幫帶著目的接近凱瑟琳的男人給打擾了。無奈之下趙雲只好拿起自己的酒杯離開角落,向台前走去。

看著趙雲的離開,凱瑟琳饒有興趣的笑了一下,結果讓這幫蒼蠅都以為凱瑟琳是在對他們微笑呢!一個個興奮不已。

這時候查爾斯子爵走到了台上。他微笑的說道:「今天是我兒子威廉·查爾斯和Z國第二大集團炎黃集團的千斤孫芊芊小姐的訂婚儀式。我,托尼·查爾斯!用最衷心的祝福感謝大家的到來。」

查爾斯子爵說完后,整個大廳內的所有人都鼓起了掌聲。來參加查爾斯王子婚禮的人那都是皇室貴族,政商界的巨頭,查爾斯子爵自然是不能怠慢他們。

在這一點上趙雲對查爾斯子爵真的是無比的佩服,他本身的實力根本不需要把別人放在眼裡,但是他竟然還是如此的客氣。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實力如何深厚而藐視他人。趙雲在查爾斯子爵的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這些東西同時也是他最需要的。

突然從廳門走進來幾名身穿黑色西裝,眼帶黑色墨鏡的人。隨著他們的進來,一道非常洪亮的聲音在幾人的中間響起:「老查爾斯,你兒子訂婚這麼大的喜事怎麼不通知我一聲?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啊?」

說話間幾名保鏢就一字排開,將被他們護在中間的人顯露出來。此人從外表看去和查爾斯子爵的年齡相仿。趙雲從他的眼睛中看出一股殺意,看來此人肯定是跟查爾斯有仇的人了。令趙雲好奇的是這人也是Y國隱世之人。因為趙雲從他的身上感受到那種特殊的武氣。

PS:四更到!!!願大家手裡有鮮花的,都投給我油條哥哥!!!豆漿感謝!!!快投鮮花啊大家!!! 面對挑釁,查爾斯子爵依然保持著笑容,他非常和氣的說道:「史密斯男爵,好久不見啊!想不到你今天竟然會有時間來參加我兒子的訂婚儀式。我沒有給你發請柬,是我的疏忽,我在這裡給你賠禮了!」

台下的人都嘩然了,他們多少就知道查爾斯家族和史密斯家族之間的過節。令他們都沒想到的是查爾斯子爵竟然會當中給史密斯男爵道歉,這讓憋了一肚子火的史密斯男爵根本發不出來。查爾斯都賠禮了,他總不能當著所有人的面亂髮脾氣吧!讓別人在背後議論他尤為·史密斯是一個小肚雞腸之人!

無奈之下史密斯男爵只好壓住心中的怒火,說道:「好說!既然你查爾斯都給我當眾賠禮了,那這事就這麼算了,今天我來參加你兒子的訂婚儀式可不是自己來的。我還帶來了你應該最願意看見的人。」

說完,一位美麗女人從廳門緩緩的走了進來。當查爾斯子爵看到走進來的女人後,眉頭立刻緊鎖起來。不光是查爾斯子爵眉頭緊鎖,就連查爾斯王子的眉頭也鎖了起來,看來這個女人他們不僅認識,而且還應該是非常頭痛的那種。

史密斯男爵繼續說道:「威廉·查爾斯,這個女人應該非常熟悉吧!你是不是應該向大家介紹一下。」

查爾斯王子緊緊的盯著女子,始終無法張口。

史密斯男爵繼續說道:「既然你不說,那我就替你跟大家說,這位漂亮的女士就是我的女兒莉娜,同時也是威廉·查爾斯的未婚妻。」

史密斯男爵的話一出,整個大廳都沸騰了。孫芊芊立刻走到了查爾斯王子的身邊質問道:「威廉,那位老先生說的是不是真的?」

「我…我…」查爾斯王子始終說不出來史密斯男爵說的都是真的。

「看來這一切都是真的了!你已經有了一個男爵的千斤做未婚妻了,為什麼還要向我表白,為什麼還要讓我做子爵夫人的夢!威廉,我恨你!」說完孫芊芊就把剛戴在手上沒超過10分鐘的鑽石戒指摘了下來,撇在查爾斯王子的身上,然後就轉身向門口走去。

查爾斯王子很想上去攔住她,告訴她,他是真心愛她的。對男爵千斤他根本就沒有感情。但是查爾斯王子又怕攔住孫芊芊以後說不出來。

就當大家以為孫芊芊會直接離開酒店的時候,她被莉娜攔住了。莉娜一副藐視的姿態說道:「就憑你也嫁入皇室貴族中?真是天大的笑話,你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的德性。」

孫芊芊是什麼人,炎黃集團的千斤,在家裡那也是一個小公主,怎麼會讓別人隨意的侮辱她呢,反駁道:「看來你也不是什麼好人,仗著自己有一副妖精的面孔與身材就到處亂放電,和不知道不少個男人胡搞亂搞。搞到自己嫁不出去了,又回來找威廉。」

「你…」也許是孫芊芊無意識的話全部猜對了,氣的莉娜根本說不出話來。隨即她舉起自己嬌嫩的手。

啪!

狠狠的扇在了孫芊芊的臉上。孫芊芊只是一位有著公主脾氣的弱女子,被莉娜扇了一巴掌后立刻掉出了眼淚,哭了起來。

這下子還沒等查爾斯家族說什麼呢!黃飛等人先不幹了。黃飛讓三女去安慰孫芊芊。然後歲莉娜說道:「雖然這是Y國的地方,但是你好像沒有權利打一名Z國籍女子吧!我們完全可以去大使館進行投訴你。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向我的朋友道歉。二是讓我的朋友扇回一個巴掌。」

莉娜藐視的看著黃飛說道:「這兩樣都不可能,你不要做夢了。你又算什麼東西敢來教訓本小姐。」

然後轉頭對他父親的幾個貼身保鏢說道:「把這些Z國人都給我轟出去。他們就是一群垃圾,待在這裡只會讓整個大廳變得骯髒。」

聽了莉娜的話,幾個保鏢就向黃飛等人走去。從他們臉上的寒意就可以看出他們根本只是別人的使用工具而已,不會講什麼人情。

黃飛等人打打普通的小混混還可以,真要是碰到這種專業的保鏢他們就徹底蔫了。根本無還手之力。

眼看保鏢就要對他們動手,黃飛立刻喊了出來:「你敢讓你們的人動我一下試試。我父親是龍雲集團旗下的世英高科的總經理。動了我,想必你們以好不到哪去。」

這時史密斯男爵鄙夷的笑道:「笑話,一個小小的龍雲集團而已,我還根本沒把它放在眼裡,就算是龍雲會的幫主趙雲在這裡,我也一樣將你們扔出去。」

查爾斯子爵本來想解決這件事情,但是他聽到史密斯這麼一說,他就不想解決了。反正趙雲也在這裡。他不相信這個熱血少年會讓史密斯如此猖狂。

趙雲看了半天,見查爾斯子爵根本就沒有要管的意思。趙雲笑了,心裡想到,真是老狐狸。就是想要借我的手教訓教訓這個史密斯男爵。不過如此猖狂的人,查爾斯子爵竟然沒將他暗中解決掉,那就說明這人肯定是查爾斯子爵所說的三位隱世侯爵中的一位。

那六名保鏢想必也是隱世中的人。如果趙雲再不出手,那黃飛等人肯定會被仍出去。就在那六名保鏢要動手的時候,趙雲大喊一聲:「住手!」接著一股帶著寒意的霸氣在趙雲體內迸射出去,將整個大廳全部包圍住了。而霸氣主要攻擊的對象就是史密斯男爵和他的六名保鏢。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感受不到霸氣的存在。他們只能感受到周圍的空氣變的有些冷。

趙雲的霸氣和血族的王者之氣是完全不同的,史密斯男爵在受到霸氣攻擊的那一瞬間就將目光鎖定了趙雲。同時釋放王者之氣進行抵擋。

先發制人就是有一點好處,那就是能察覺出對方的一舉一動。在史密斯男爵釋放王者之氣時,趙雲從大廳的一端立刻奔向黃飛七人所在的位置,速度快的只能在空中留下他的一道殘影。兩個呼吸間就擋在了黃飛的身前。六名保鏢那緩慢的動作因為趙雲的出現而被阻攔。

當這六名保鏢的手碰到趙雲的身體的時候,只見趙雲輕輕一抖,內勁由內而發,直接將六人全部震飛。

到此時,趙雲的氣勢攻擊才算結束。收回霸氣和內勁,趙雲看著正在吃驚的史密斯男爵,說道:「史密斯先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算趙雲來了,你也一樣要將他們仍出去?」

通過趙雲剛才的表現,史密斯男爵可以肯定眼前的這位年輕人的實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怪不得托尼·查爾斯沒有站出來阻止這場鬧劇,原來是他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在大廳里。而且還是一個Z國人。這下自己就可真的不好下台了。

史密斯男爵回道:「當然,就算是趙雲在這裡,我也一樣把他們仍出去。」

趙雲笑道:「那我可以確切的告訴你,趙雲就在這個大廳里。你可以嘗試一下能不能把他們扔出去。」

趙雲的話讓整個大廳都炸鍋了。這些平時都高高在上的人物怎麼會不知道趙雲的存在。他們很多人都想見到趙雲一面,如果能得到龍雲會的保護和龍雲集團的支持,那他們的事業就會少走非常多的彎路。

史密斯男爵眯起眼睛看著趙雲,那毒辣的目光簡直就要把趙雲吃掉一樣,很不爽的說道:「那你就看好了,我是怎麼當著趙雲的面把他們幾個人扔出去的。」

其實史密斯男爵在趙雲問的第一句話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年輕人就趙雲了。只不過他們之間的矛盾完全屬於那種私人矛盾,所以史密斯男爵是絕對不會將誰是趙雲的秘密告訴大廳內的所有人,引起不必要的混亂。

史密斯男爵突然晃動身體,然後便消失在原地。在眾人還沒看出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趙雲也迸射而躍。

一層淡淡的殷紅色內勁悄然的浮在趙雲的鐵拳之上,與史密斯男爵的拳頭撞擊在一起。

PS:五更到!!!花花請砸來!!! 砰!

巨大的衝擊讓整個大廳內掀起一陣狂風。那風就如同鈍了的刀刃一樣,刮在眾人臉上有些澀澀的疼痛。使他們不禁蒙起來向後退了很遠,有些膽小的人就直接離開了大廳。

一拳被擋,史密斯男爵再出一拳。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拳卻是蘊涵著萬斤之力。這次趙雲並沒有跟其對戰,而是借勢轉身,凌空中一記平掃,整條腿如同排山倒海之勢湧向史密斯男爵的後背。

史密斯男爵立刻將身體彎下讓過趙雲的平掃,接著他的一條腿后甩,襲向仍在空中的趙雲。趙雲見要吃暗虧,立刻將身體在空中放直、旋轉。在躲過史密斯男爵的甩腿后,將其腿抓住。

雙腳落地,力從地起,趙雲陡然發力讓史密斯男爵失去平衡,被趙雲甩了起來,狠狠的向地面砸去。不過史密斯男爵還真不是蓋的,在失去重心平衡的情況下竟然還能用另一條腿掃向趙雲的肩頭。

砰!

兩人同時中招,史密斯男爵被趙雲砸進地面,整塊的地磚全部碎裂。而趙雲則是被史密斯男爵一腳掃的側飛出去,只不過趙雲借勢翻身,半蹲的落在了地面上,與史密斯男爵的狼狽樣相比還是非常瀟洒的。

史密斯男爵站了起來,看著趙雲那年輕的面孔,心中感到驚訝非常。看來這年輕人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龍雲會幫主了。一直聽說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巔峰,今日一戰果不其然。史密斯男爵也不是魯莽之人,心眼比誰都多。看來今天之事定不容易善了,除非史密斯男爵肯讓莉娜對孫芊芊道歉。不過同樣是巔峰強者誰能沒有脾氣呢。

趙雲挺直腰板問道:「史密斯男爵,現在你是否還能將這幾人扔出去?」

史密斯男爵笑道:「年輕人,不要以為自己的實力夠強就可以目中無人。到頭來你就會發現你被別人利用了。」說完還很有提示的意思看向查爾斯子爵。

趙雲又怎麼會不知道查爾斯子爵是在利用自己,但是如果自己不出手,那黃飛他們被扔出去的下場是肯定的。利用也好,不利用也罷,反正趙雲肯定得出手。

趙雲道:「承蒙史密斯男爵的提醒,但是我的事情我會處理的,還不需要別人提示我。你也應該能看得出來,我們這些人從Z國趕來參加訂婚儀式,應該是為了孫芊芊小姐。剛才你女兒當著眾人的面給了她一巴掌,這件事應該怎麼算?」

史密斯男爵不屑的說道:「那是她自取其辱。」

趙雲嘴角一揚道:「好個自取其辱。不知道我用同樣的方法去對付你女兒,你還會不會這麼說?」

史密斯男爵最心疼的就是他的女兒,被趙雲這麼一說,心裡還真有點忐忑,怒道:「你敢,如果我女兒少了一根頭髮,我就要你們所有人都離不開Y國。」

趙雲眼中精光射出,說道:「那咱們就試試!」說話間便向莉娜奔去。

史密斯男爵一見大急,顧不得此時衣衫不整的樣子,開啟全速向趙雲閃去。他要阻止趙雲的行為。

放慢速度的趙雲感受到身後的那股殺意,臉上露出了非常邪惡的笑容。正當他到了莉娜身邊的時候,他將手高高揚起。正當所有人都認為趙雲會對莉娜扇下去的時候,趙雲突然轉身,手掌順勢揮出,重重的拍在史密斯男爵的胸口。

倒飛的史密斯男爵先是一口鮮血噴出,然後他驚恐的看著趙雲那張有些邪惡又有些正氣的臉,雖然史密斯中掌受傷,但那點小傷對他來說並不影響什麼。吐出的鮮血也只是因為體內的氣血翻騰。令他吃驚的是看似年輕的趙雲卻有著比他們這些經驗豐富的老人還要深的心計和城府。這應該就是龍雲會和龍雲集團都是排在世界之首的原因。

史密斯男爵在倒飛下落的時候,單手拄地,整個身體在空中畫了一個圓,然後穩穩的落在地面上。他用手摸去嘴角處沾上的鮮血,然後不怒反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你這個對手是我尤為·史密斯遇到過的最強的對手。就算老查爾斯也要比你差上少許。」

趙雲道:「史密斯男爵你的話是在誇獎我呢?還是在貶低我呢?」

史密斯說道:「誇獎或者是貶低,就看你是怎麼想的了。今天的事就這麼算了,我中了你一掌也是我咎由自取。現在咱們持平,如何?」

趙雲聽得出來,這是史密斯男爵在自己給自己找台階下呢。如果真的給他逼急了,弄的兩敗俱傷就得不償失了。還不如現在賣給他一個人情,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思考了片刻的趙雲抬頭說道:「史密斯男爵,今天我有些魯莽,但是還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也是救人心切。既然你能放下高貴的男爵身份,不跟我們計較。我們又怎麼會不識時務呢!」

趙雲的話讓人聽著舒坦,史密斯男爵笑道:「好一句『怎麼會不識時務』。如果我在繼續糾纏下去,就是我不識時務了。趙先生我們就此別過。」

說完就帶著他的女兒和幾個不成器的保鏢離開了,訂婚儀式都鬧成這樣了,還怎麼進行啊!所有人也都沒了興緻。

不過查爾斯子爵做的還是非常得體的,他說道:「今天的訂婚儀式發生了令人敗興的事情,我在這裡對大家說句對不起。雖然訂婚儀式不能進行了,但是宴會還是要繼續進行的,我不能讓大家餓著肚子離開。」

老查爾斯的話讓所有人都肅然起敬,兒子的訂婚儀式被破壞了。他依然能微笑的面對眾人,這種大局的把握觀念就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

整個事情發生的過程都被凱瑟琳收入眼底,想不到這個相貌堂堂的Z國帥哥竟然有如此的實力。此時趙雲的形象已經離凱瑟琳心中的白馬王子不遠了。

宴會開始后,趙雲走到老查爾斯的身邊說道:「你欠我一個人情。」說完趙雲就轉身帶著孫芊芊等人離開了宴會大廳,向樓上他們訂的房間走去。趙雲對老查爾斯說那句話的意思是在告訴他,我知道你在耍什麼把戲,最好不要把我當槍使。

看著趙雲的背景,查爾斯子爵笑道:「果然是聰明人,和這樣人合作簡直是太愉快了,雖然自己有些丟臉,但是史密斯在這麼多人面前屈服,他應該比自己更丟臉。」

查爾斯王子還是嫩了很多,面對這樣事情的發生,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處理了,對老查爾斯問道:「父親,這事怎麼辦啊?」

老查爾斯想了想說道:「你找個機會上樓,然後跟孫芊芊解釋一下,我相信她還是愛你的,否則她也不會從Z國跟你來Y國。把之間的誤會說明白了,也許你還會搭上龍雲會這艘巡洋艦。通過剛才的事情你應該能看得出來,那個趙雲是一個非常護伴的人。能跟他做朋友是一種榮幸。」

聽了老查爾斯的話,查爾斯王子好像一瞬間明白了很多事情。他恭敬的說道:「父親,謝謝你的指點,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老查爾斯拍拍小查爾斯的肩膀說道:「不虧是我查爾斯家的優秀繼承人,領悟能力就是比一般人強。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今後就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我們這些老人也該退出歷史的舞台了。」

老查爾斯是一個不經常稱讚別人的人,能得到他的承認,小查爾斯非常高興。

這時凱瑟琳走到了老查爾斯身邊,說道:「查爾斯叔叔,剛才那個和史密斯搏鬥的年輕人是你請來的客人嗎?」

老查爾斯看了凱瑟琳一樣,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便笑道:「怎麼,我們的小公主也開始思春了?」

凱瑟琳此時就像個小丫頭一樣,搖著老查爾斯的胳膊,撒嬌道:「查爾斯叔叔,你不許欺負我!就知道說些沒用的,難道只許你來個強強聯合,不允許我家也來一個強強聯合啊!」

PS:六更到!!今天還有一更,是60朵鮮花加更!!請大家向油條砸鮮花,80朵鮮花還更!! 老查爾斯笑道:「我們家是因為威廉跟他是朋友,所以能聯合。 陪吃是長情的告白 你家誰認識他,又和他是什麼關係啊?如何能聯合?」

凱瑟琳不服氣的說道:「沒準我家會比你家跟他的關係更密切呢!」

小查爾斯插嘴道:「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你嫁給他,跟他聯姻。」

「呸!」凱瑟琳被小查爾斯說的有些不好意思,假怒道:「你要是再亂說話,當心我讓你吃姐姐的拳頭。」

老查爾斯當然要向這自己的兒子了,說道:「威廉不會武功,你這個當姐姐的欺負他,你還好意思說出來,不怕被你父親知道教訓你啊!而且我還聽說趙先生是最不喜歡暴力的女孩。」

「哼!誰讓他先說我的!」說完,凱瑟琳便把自己的腦袋向側面一扭,不在看二人。

看到小公主假裝生氣,老查爾斯用手戳了戳小查爾斯,示意他帶凱瑟琳上樓,正好借著給他們介紹凱瑟琳的時候向孫芊芊解釋一下剛才的誤會。

查爾斯王子在接受到父親的指示后,對凱瑟琳說道:「琳姐,我現在要上樓去找我的那幫朋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上來,我幫介紹介紹!」

聽了查爾斯王子的話,凱瑟琳的臉,一下子由多雲轉晴了,滿臉怒氣瞬間變成了笑容,說道:「這還差不多!最多以後我不欺負你了!」

凱瑟琳的這個變臉的功夫可真是讓查爾斯王子汗顏。都說女人變臉比翻書還快。此時查爾斯王子第一次感覺到,女人變臉不僅比翻書還快,應該可以趕得上子彈出膛的速度了。

然後查爾斯王子帶著凱瑟琳就朝樓上走去。

看著凱瑟琳跟查爾斯上樓了,那些凱瑟琳的愛慕者也立刻跟了上去。不過在他們還沒上去的時候,就被查爾斯子爵給攔下了。問道:「你們這些小傢伙,來了也不跟我打個招呼,是不是已經不把我們這些老人放在眼裡了!」

幾個年輕的小輩,立刻說道:「查爾斯叔叔,我們怎麼會不把您放在眼裡呢!平日里我們父親都對我教訓,說不把誰放在眼裡都行,就是不能不把查爾斯叔叔放在眼裡。您看我們不也是剛到嘛!就立刻來跟您打招呼了。」

這些年輕人都是皇室貴族中的子女,對於交際這一方面他們都擅長。所以查爾斯子爵的幾句話還是阻擋不住幾人的。不過查爾斯子爵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自然也就說道:「那替我謝謝你們的父親,我就不招呼你們了,你們隨意。」說完查爾斯子爵就轉身離開了。

幾位年輕人一看到查爾斯子爵離開立刻向樓上衝去,結果連個人影都沒有了。其中一人說道:「我感覺剛才查爾斯叔叔是故意的,他就是想阻止我們去追凱瑟琳。」

此人的話立刻引來了其他人的贊同。看來這姜還是老的辣。

黃飛訂的房間里。孫芊芊正坐在床上哭呢。黃飛幾人的女朋友就在一旁不停的安慰寬解。關超怒罵道:「那個叫什麼史密斯男爵的傢伙真不是個東西,竟然在別人的訂婚儀式上搗亂。等他女兒什麼時候訂婚了,我TM也去搗亂,就說他女兒跟我發生了很多次性關係。我看他到時候老臉往哪放!」

而黃飛則認為現在說那些已經沒有用了,該不該發生都已經發生了,黃飛則是氣在查爾斯王子為什麼不跟孫芊芊解釋一下,他明知道孫芊芊非常愛他,如果他解釋的話,孫芊芊肯定會原諒他的。但是他偏偏沒有解釋,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

正在這時,門鈴響起了。接著便傳來了查爾斯王子的聲音。

聽到查爾斯王子的聲音,孫芊芊不禁身體發出一陣顫抖。她的內心深處還是很希望查爾斯王子來跟她解釋的。但是真正聽到了他的聲音孫芊芊又打了退堂鼓,她不知道自己當著眾朋友面前應該如何面對查爾斯王子。

女人之間的心事是很容易看出來的,至少姜穎等人也都是過來人了。所以看出孫芊芊的心事並不算驚奇。姜穎對黃飛等人說道:「咱們去隔壁的房間吧,這個房間還是留給孫芊芊他們二人吧。」

說罷便將黃飛等人都趕到了門口。張興將門打開,看見門外站著不止查爾斯王子一個人,還有一位漂亮非常的金髮少女。張興說道:「房間我們留給你和孫芊芊,希望你別讓她失望。同時也別讓我們失望。」

聽了張興的話,查爾斯王子對他們露出了一個非常感激的眼神,想到自己身邊的凱瑟琳,便對趙雲說道:「趙雲,這位是我的姐姐凱瑟琳公主,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說完就將凱瑟琳向趙雲的身邊推了推。

待查爾斯王子進屋后,趙雲等人帶著凱瑟琳就去隔壁的屋休息聊天了。

屋內只剩下查爾斯王子和孫芊芊兩人。查爾斯王子走到床前,立刻握住了孫芊芊的雙手,孫芊芊只是象徵性的掙脫一下,沒掙脫出來也就不再掙脫了。略有嘲諷的說道:「你怎麼不去追你的未婚妻,跑來找我做什麼?」

查爾斯知道孫芊芊肯定說的是氣話,說道:「在你說未婚妻之前請你加上三個字——以前的。莉娜只是我以前的未婚妻,我父親因為聽說她變的非常放蕩之後就將婚退了,但是沒想到史密斯男爵卻說什麼也不同意。於是我父親為了估計他的面子也就未曾對外界說過這件事,也就是從那天起,我們查爾斯家族和史密斯家族開始水火不容,相互詆毀,甚至經常發生一些破擦。令我們沒想到的是史密斯男爵今天會用這件事來破壞咱倆的訂婚儀式。對不起,這件事我應該早跟你解釋的。讓你受委屈了。」說著便在孫芊芊的額頭上輕啄了一下,以示安慰。

孫芊芊接受了查爾斯王子的解釋,繼續問道:「那你為什麼不在大廳上將真相告訴我?害我被那個女人扇了一巴掌。」

查爾斯王子說道:「不解釋是因為我父親還想給史密斯男爵留面子。不想將兩家的恩怨在激化。所以只能委屈你了。希望你能理解我父親的用心。」

孫芊芊當然不是那種蠻不講理、不明事理的女人。聽了查爾斯王子的解釋,她說道:「威廉,這次我可以原諒你,但是以後有什麼事,你要先告訴我一聲。不要再讓我受傷,好嗎?」

見孫芊芊已經原諒他了,查爾斯王子,立刻彎下身子,用手輕輕摸了摸那還留有紅色指印的臉蛋,溫柔的問道:「還疼嗎?」

孫芊芊終於被查爾斯王子的柔情所打敗,將頭埋進他的懷裡,緊緊的摟住他,說道:「不疼了。只要你在我身邊,我的傷就會立刻好的。」

誰說Y國人不浪漫,如果沒有好的機會和場合就算是F國人也一樣浪漫不起來。查爾斯王子輕輕的撫著孫芊芊的秀髮,把下巴搭在她的頭頂,說話時那微微顫動的下巴可以起到摩擦的作用,令孫芊芊感到一陣放鬆、舒服。

「芊芊,我是不會讓你離開我的!昨天不會,今天不會,明天更不會!」說完查爾斯王子便吻上了孫芊芊的櫻桃小嘴。

嚀!

查爾斯王子的雙手攀上了孫芊芊的雙峰,舌頭在嘴裡不停的纏繞,一瞬間孫芊芊便發出了動情、舒服的聲音。激情依然繼續,兩人越摟衣服越少,兩人越吻慾火越旺。

兩人經過了幾分鐘的奮鬥終於將對方身上的衣服都脫了下來,赤裸相對的兩人再也沒有了隔膜。查爾斯王子的火熱之物已經抬起了它那高昂的頭,隨時準備衝鋒陷陣。

而孫芊芊的濕地戰場也已經準備好讓千軍萬馬在這裡衝鋒、征戰了。

啊~~~~~~!

孫芊芊的呻吟聲就如同戰鬥的號角被吹響一般,查爾斯王子一下子就將他的火熱之物送進了戰場,去蒸發那早已經洪水泛濫的戰場。

一室春光就在兩人感情的升華下不斷展露。

PS:加更章節到!!!如到80朵鮮花繼續加更!!!請筒子們拿鮮花向油條砸來!!! 另一個房間里,大家都在閑聊著。趙雲卻從凱瑟琳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武者的氣味,看來這個凱瑟琳應該也是隱世中人。

凱瑟琳說道:「趙先生,看他們幾個都是成雙配對,你為什麼只是單身一人呢?」

趙雲笑道:「我是因為女伴太多不知道帶哪個好,所以才一個都沒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