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那些惡鬼妖屍的碎片,居然探出一根根觸鬚,互相糾結在一起,然後緩緩組成了三個巨人。

這三個巨人每一個都有五米多高,全身血紅,身軀龐大,手還拎着一柄巨斧,最駭人的是,無論是巨人的身體還是斧頭,表面都佈滿了猙獰的鬼臉,還在不斷嘶吼咆哮,恐怖非常。

“古屍將……”謝必安面色一凌,大聲說道,“古屍將早已滅絕,這些雖然是後卿用詛咒之力召喚的幻象,但是也難以對付,諸位不可大意!”

果然,三人被屍將擋住之後,一時間難以寸進,再也無法接近後卿。

胡玲兒和妮妮一見,連忙衝過來,朱詩夢也噴出鬼氣,全力進攻,即使如此,也只能跟三個屍將拼個不相下。

後卿昂然站在間,一動不動,一臉淡然。

不得不承認,他這個樣子看去的確有一種傲視羣雄的風範。

“別隻顧着裝逼,看這裏!”張誠大叫一聲,從旁邊跳來,哭喪棍帶着一陣鬼哭狼嚎當頭打下。

對於他的攻擊,後卿表現得格外重視,擡起右手,在空虛畫幾下,形成一道古樸的符,對着張誠推來。 張誠一棍子打下,將符擊碎,自己也是全身巨顫,動作緩了一緩。!

後卿抓住機會,手一伸猛然朝張誠胸口抓去,手還沒到,張誠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鋒銳感襲來。

他心一凌,眼看閃不過了,只得全力施展屍魔之身,將屍氣集在胸口位置。

“轟!”

一聲巨響,張誠像斷線的風箏一樣飛出十幾米遠,重重的摔在地。

爬起來時,胸口位置已經出現了五個黑洞,不停往外涌着黑煙。

張誠心都涼了半截,屍魔之身居然連一招都擋不住……而且對方明顯沒盡全力,這特麼還怎麼打!

後卿微微一笑,身形一動追過來,再次一掌劈下。

張誠連忙一個打滾閃開,舉起哭喪棍抵抗,幾個回合下來,感到後卿出招大開大合,每一招都是威猛無匹,根本無法靠近。

後卿乃是殭屍始祖,算現在只能發揮一部分實力,那也近乎逆天了。

而且有始祖之身,一般的攻擊對他根本不起作用,張誠只能仗着身法的靈活,跟他左右周旋,一時間倍感吃力。

“張誠,鬼屍同修千萬年難得一見,我也不想殺你,既然你不願歸順與我,那以後當個屍僕吧……”

後卿話音一落,迎面又是一掌拍來,將張誠逼退,然後雙手不斷翻動,捲起道道黑煙,想要將張誠生擒下來。

在此時,一道黑光突然從旁邊打來,猛地撞在後卿右肩。

這一擊來的突然,而且威力極大,後卿一不留神也吃了個暗虧,身影搖晃了一下,轉頭看去,才發現三個屍將已經被打散,謝必安帶着一幫人追了過來。

“這麼快破了屍將幻影?”後卿的表情微微有些意外,目光一掃,最後落在鬼氣森然的妮妮身,頓時恍然道:“原來還有一隻鬼王,之前真是小看你們了。”

什麼?

張誠一聽這話,忍不住吃了一驚,看向妮妮叫道:“你什麼時候成鬼王了?”

妮妮皺了皺鼻子,“之前我跟大哥哥說過了,妮妮現在厲害着呢!”

臥槽……

張誠嘴角一抽,妮妮剛去陰司的時候還是鬼首修爲吧,這才過了幾個月啊,居然已經晉升鬼王了,坐火箭也沒這麼快吧!

怪不得當時閻羅殿和判官府打破了腦袋的搶人,憑妮妮這資質,修成鬼仙那也是遲早的事。

“大哥哥,看妮妮給你出氣!”妮妮搖晃着腦袋,伸出兩個小拳頭,鼓動起無盡鬼力,將後卿裹在間,一通狂攻。

謝必安也是雙手結印,放出一道道鬼術,全力進攻後卿。

石室內一時間鬼氣翻涌、氣勢駭人。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

被鬼力包圍,後卿卻是一點也不慌亂,身形一動,跟謝必安和妮妮鬥在了一起,絲毫不落下風。

“這傢伙太變態了……你們都過來!”

張誠朝着諶小冰等人大喊一聲,讓他們來到自己這邊,然後一起退進了甬道。

剛一進去,諶小冰和華龍合力佈下一道結界,封住甬道口。

兩個鬼王和後卿鬥在一起,石室內立刻氣息翻騰,不斷髮出巨大的撞擊聲,幾乎要把人的耳膜震碎。

但是很快,黑霧破開,一道嬌小的人影倒飛而出,正是妮妮。

謝必安也一個閃身飛出,手一伸接住妮妮,躲開後卿的攻擊,飛快的回到甬道里來,手一揮又佈下一道結界,擋住緊跟而來的紅霧。

不過一會兒的時間,謝必安跟妮妮都是臉色憔悴,顯然都受了傷。

“你們怎麼樣?”張誠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謝必安搖搖頭表示沒事,妮妮扁着嘴說道:“這傢伙太厲害了,我跟師父一起,居然都不是他對手……”

謝必安嘆道:“畢竟是殭屍始祖,現在又元神歸體……算不是全盛時期,放眼整個陰司,恐怕也沒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七爺,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啊,連你也沒辦法嗎?”

張誠沉聲問道,謝必安在陰司地位崇高,又是閻羅殿四大鬼將之一,要是他都不行,那可真完蛋了。

謝必安苦笑道:“本尊若是有辦法,豈會等到現在……我在閻羅殿雖略有地位,但我和老八其實屬於官,輪爭鬥還是牛頭馬面擅長……如果是一般的厲鬼大妖我自然不放在眼,但是對後卿,也是力有不逮啊……”

張誠急道:“那怎麼辦?你趕緊去陰司搬救兵啊。”

謝必安搖了搖頭:“你忘了這是哪了嗎?這裏有封印禁制,不能隨意走陰還陽。”

對方這一提醒,張誠纔想起這茬,頓時一陣無語。

這地方只能進不能出,如果想出去,恐怕得先打敗後卿,但是眼下這種情況,能不能擋住對方都難說,更別提打敗了……

謝必安也是臉色難看,沉聲說道:“老八在洞外抵擋多寶閣的進犯,這麼久沒動靜,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吐過他能來幫忙……倒也好辦些。”

張誠聽他說起這個,猶豫着說道:“你說……八爺該不會是掛了吧?”

謝必安嘴角一抽,說道:“別胡說,如果老八出什麼事,多寶閣的人馬應該早進來了,既然現在還沒動靜,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話雖如此,但是聽謝必安的語氣,還是能聽出一絲不自信。

“師父……你放心吧,範伯伯肯定沒事!”見謝必安心情低沉,妮妮連忙安慰道。

謝必安勉強一笑,揉了揉妮妮的腦袋,“如果再讓你修煉一段時間,你我師徒合力,未必沒有勝算,可惜啊……如果這次回不去,你不會怪師父吧?”

妮妮一本正經的說道:“師父對妮妮這麼好,妮妮怎麼會怪師父呢!能跟大哥哥和師父在一起,算魂飛魄散,妮妮也是開心的。”

見衆人躲進甬道,後卿也沒有急着追,身形漂浮在半空,腳下紅霧涌動,好似踏在一片血海之。

“爾等誰敢一戰!”

“真尼瑪裝逼。”張誠暗暗罵了一聲。

後卿也不過來,揮舞手臂,調集紅霧,組成一片血色浪濤,一下下衝撞着結界,看去是想把他們全部困死在這裏面。

謝必安咬咬牙,體內的鬼力蜂擁而出,不斷加固着結界,但是望着越來越猛的紅色波浪,心裏也是叫苦不迭。 張誠跺了跺腳,恨恨說道:“我特麼還不信了!老子混了這麼久什麼時候這麼慫過,反正躲在這兒遲早也是個死,大家一起,!”

華龍說道:“老夫一把年紀了,拼命倒是不怕,但外面全是血浪,咱們算想打也不去啊!”

“看我的!”妮妮猶豫了一下,從袖子裏取出一隻潔白的玉如意,往前一扔,穿過結界之後瞬間變大,如同一隻小船一樣漂浮在血浪之,任憑波浪滔天也不反沉。!

張誠瞪大了眼睛:“這是什麼寶貝?”

謝必安長嘆一聲,說道:“這是閻君賜給妮妮的鬼器,張誠,今天我們試圖拼死一戰,希望能助你斬殺後卿!”

“說什麼渾話呢!你們都得活着,一個都不能少!”

張誠惡狠狠的說道,隨即抽出哭喪棍,看向諶小冰。

“咱們神君觀的宗旨是什麼!”

諶小冰一愣,迷茫的答道:“裝逼?”

張誠差點昏倒,罵道:“裝你妹啊!咱們屍王都能幹趴下,還怕他一個沒恢復的後卿!你們只要幫我頂住,我一定弄死他!”

說完,張誠腳下一動躍出結界,踩在玉如意之,如同衝浪般朝後卿滑去。

衆人被後卿逼到甬道里,原本士氣低落,但見張誠悍不畏死,也被激了豪情。

“明知不可爲而爲之!老夫果然沒看錯人!”華龍大笑一聲,抽出九陽拂塵,跟隨張誠而去。

“媽的!死了當睡着!誰怕誰啊!”諶小冰也是一咬牙,祭出九葉蓮臺,跟在了後面。

胡玲兒跟朱詩夢沒說什麼,但是也擡腳跨出了結界。

謝必安看向妮妮,微笑着說道:“徒兒,咱們也不能落後於人,走!”

“是!”

衆人騰身而起,帶着流光在半空劃過,與張誠一起襲向後卿。

“匹夫之勇,送死而已。”後卿望着張誠一幫人撲來,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雙手往一擡,血浪頓時沖天而起,帶着無可匹敵的威勢席捲而來。

謝必安後發先至,趕在張誠之前飛到了血浪前,用鬼力斬開一道裂縫,張誠、諶小冰、華龍和妮妮踩在玉如意,抓住機會一穿而過,各自使出手段,進攻後卿。

胡玲兒纖手一揚,一根漆黑的皮鞭憑空出現,鞭梢飛快的鑽入血浪之,如同靈蛇一樣朝後卿纏去。

朱詩夢也噴出大量的鬼氣,幻化成無數飛劍,展開攻勢。

輪修爲,謝必安無疑是衆人之最強的,但是世間萬物相生相剋,後卿作爲殭屍始祖,乃是古神犼的元神所化,對很多鬼術已經免疫,想要傷他,只能靠物理攻擊。

而謝必安作爲陰神,是沒有實體的,所以對後卿,他也沒什麼好辦法。

眼下唯一的機會落在張誠身,所以衆人都使出了全力,希望能暫時拖出後卿,他現在畢竟還無法發揮完整實力,只要讓張誠找到機會,屍魔之身加哭喪棍的威力,說不定還有贏的希望!

張誠也明白這一點,體內的屍氣毫無保留的灌入哭喪棍,與鬼器自身的威力互爲作用,瞬間幾乎強大到幾乎不能掌控的地步。

他緊緊握住劇烈顫抖的棍身,從玉如意一躍而起,鼓足渾身力氣,朝着後卿頭頂砸下。

強大的罡風從棍身放出,方圓十米之內的血浪都被硬生生的壓了下去,一陣陣尖嘯聲充斥石室,給人一種魂魄都要被震散的錯覺。

後卿卻依然不慌不忙,右手掌一翻血浪再次涌起,形成一道強大的結界,護住周身,抵擋住謝必安等人的進攻,然後左手一擡,徑直朝着哭喪棍抓去。

“轟!!!”

一聲驚天巨響之後,後卿的身體從半空落在了地,落腳的石板瞬間全部碎裂成粉末,周圍的血浪也被龐大的勁力逼開,形成一個直徑十米的真空。

巨大的石室像是發生了十級大地震一樣劇烈顫動,無數土石嘩啦嘩啦的往下掉,幸虧這石室頂部全是用厚重的條石砌成,最後總算沒有坍塌。

即使如此,石室內也變得一片狼藉,無數土石堆在地,揚塵飛舞,阻擋住了周圍人的視線。

等了幾秒,視野漸漸清晰,但所有人的臉都浮現出一絲絕望。

後卿依然保持着單手擡的姿勢,嘴角依舊掛着嘲諷的冷笑,看去居然絲毫未損。

“張誠,我很欣賞你這性格,你真的不考慮歸順我嗎?”

張誠冷然一笑,手裏一動將哭喪棍抽了出來,後卿也不阻止,放下手接着說道:“你天賦異稟,死在這兒實在可惜,只要你臣服於我,等我踏平人間,封你爲人間之主,如何?”

“不裝逼會死啊!”張誠罵道:“現在可不是古時期了,還想踏平人間!大炮見過沒有?核彈知道是啥嗎?管你是不是殭屍始祖,真到那一步了,直接給你一顆大菠蘿,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後卿微微皺眉,想了想說道:“雖然不知道你說的什麼,但應該是人間的火器吧,呵呵……這些凡物豈能傷我。”

張誠一撇嘴,懶得跟這種老古董科普,再一次猛衝而,將哭喪棍對着後卿的面門刺過去。

“冥頑不靈……”後卿搖搖頭,一臉的不以爲意,反倒向前邁了一步,右臂一揮瞬間伸長,狠狠打在了張誠的左肩,哭喪棍距離他的右眼只有咫尺之遙。

挨這一拳,按理說張誠應該倒飛而出,但是讓人沒想到的是,他突然撤去了屍魔之身,任憑左肩被擊得粉碎,然後雙腳用力一蹬,哭喪棍狠狠地捅在了後卿的右眼球。

後卿也沒想到張誠會如此悍勇,等意識到不對時已經來不及了,哭喪棍帶着龐大的勁力硬是將整顆眼球推入了顱腔之,凜冽的屍氣隨即灌入自己體內,瘋狂攪動。

後卿雖然貴爲殭屍始祖,但說到底也是詛咒所化,論屍身強度遠不如其他三位始祖,而且現在屍身內還有十八道鎮邪符,只能發揮部分實力,在張誠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下,終於受了傷。 旁邊人抓住機會,立刻一擁而,用出最強招數,不斷攻擊後卿。手機端

謝必安也跟妮妮合力,放出大量鬼氣,從後卿右眼的破洞灌入,開始在對方體內瘋狂絞殺。

“教你一句話,裝逼要量力,小心被雷劈!”張誠整個左肩破碎,涌出大量黑氣,但依舊是一臉得意,右手一動,哭喪棍再次向前遞去,想要一舉穿透後卿的顱骨。

此時後卿受創,又被衆人圍攻,這一棍張誠本是勢在必得,結果手腕一用力,只頂進去一點,哭喪棍不動彈了。

張誠一愣,仔細一看,才發現後卿一隻手抓在了棍尾,腦袋往後一仰拔了出來,右眼眶頓時露出一個黑窟窿,滾滾紅霧噴涌而出。

“萬年了,除了女蝸,你是第一個讓我屍身受損的!”後卿陰沉的說了一句,隨即眼睛一閉,再睜開時眼珠已經回到了原位,入體的屍氣鬼力也同時被逼了出來。

“不過很可惜,我融合了犼的靈魂,屍身已經不死不滅,當年女蝸都殺不了我,你們又能奈我何!”

後卿狂笑一聲,雙手往前一揮,華龍跟諶小冰瞬間倒飛而出。

謝必安擋在妮妮前面,全力抵抗後卿的反攻,對張誠大聲說道:“我擋不了多久,如果你還有什麼辦法,趕緊拿出來!”

“媽的……”見後卿轉眼復原,張誠也只得調出屍氣,修復好左肩的傷勢。

鬼術對他沒用,哭喪棍雖然能傷他,但是很快能復原,而且以對方的修爲,只怕剛纔那種機會也不會有第二次了。

看着後卿輕蔑的微笑,張誠突然心裏一橫,一道身影從天靈衝出,朝着後卿猛衝而去。

“靈魂出竅?”後卿眉頭一挑,大笑起來,“鬼王都傷不了我,你一隻鬼首,又能將我怎樣!”

“笑你妹!”張誠在半空大罵一聲,趁着對方大笑的機會,也不攻擊,身影一縮,居然從對方的嘴巴里硬鑽了進去。

“張誠!”

“臥槽!”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嚇得臉色慘白,張誠的靈魂只是鬼首修爲,居然敢鑽進後卿的屍身裏,這不是主動找死嗎!

只有謝必安眼睛一亮,大叫道:“張誠做得對!後卿元神離體數千年,跟屍身之前已經有了障礙,現在還沒有完全融合,他是想奪舍!這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啊!”

強婚奪愛:總裁的祕妻 啥?!

所有人同時面色大變,居然……居然敢奪舍後卿,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而且……這可能嗎?

後卿的元神可是修煉了幾千年了,算不靠屍身也實力非凡,張誠現在身處對方體內,一個不小心會魂飛魄散,到時候什麼都完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