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寶一下就閉了嘴巴,想要扭頭,看向天佑,但葉簡汐伸手一撥,就把他的腦袋正對著自己。

「寶寶,你再不說,媽媽可真的就生氣了。」

葉簡汐聲色俱厲。

天寶嘴巴一扁,眼淚像斷了線的金豆子似的,啪啪掉下來,「嗚嗚……哥哥說,他不喜歡漂亮哥哥,說他要搶走媽咪……媽咪,不要不喜歡寶寶……」話說到這,天寶嗚咽著說不出話來。

葉簡汐聽了,心疼的不行,輕輕的摸著天寶的腦袋,輕聲道:「寶寶,媽媽沒不喜歡你,別哭了好不好?」

天寶有些被嚇到了,一哽一哽的想要止住哭,可一時半會兒的也止不住。

葉簡汐哄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止住了哭。

末了,葉簡汐在天寶的臉頰上,親了親。

「說實話的就是好孩子,寶寶是好孩子,以後媽媽都不會這麼凶你了。」

天寶點點頭。

「媽咪也別凶佑佑,佑佑也是好孩子。」

這個時候也不忘記天佑。

葉簡汐心裡暗暗地笑了笑,面上卻沒有說話,扭頭看向天佑說,「佑佑,你為什麼會覺得,言邑會搶走媽媽呢?他是媽媽的救命恩人,你要和他好好相處,知不知道?」

天佑兩隻小手插在褲兜里,酷酷的不說話。

葉簡汐有些氣惱,又有些好笑。

小孩子的佔有慾真是莫名其妙。

不過……

天佑會這麼想,也是缺乏安全感吧。

她這麼當媽媽的,沒有照顧好他們,才會讓他們那麼缺乏安全感。

葉簡汐招了招手,示意天佑過來。

天佑起初不肯靠近,可過了一會兒,還是別彆扭扭的走到她跟前。

葉簡汐俯首,在小傢伙的額頭上親了一口,道:「佑佑,媽媽不會被任何人搶走。媽媽會一直陪在你跟寶寶的身邊,剛才我們不是商量好了嗎?以後一家人都在一起。言哥哥救了媽媽和妹妹的命,如果不是有他在,你現在就看不到媽媽了,知不知道?所以,以後對言哥哥好一些,他是我們家的客人,也是媽媽的朋友。你如果對他不好,媽媽會生氣,會傷心。你想看著媽媽傷心嗎?」

天寶聽到葉簡汐的話,緊繃的小臉,露出了懊惱。

「不想。」

「不想就乖乖的聽媽媽的話,以後跟言哥哥好好相處,知不知道?」

「知道。」

天佑乖乖的說道。

葉簡汐這才露出笑臉,「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以後所有人都要和和睦睦的相處。」

葉簡汐說著,把兩個小傢伙,都摟到自己的懷裡。

天寶黑溜溜的眼睛,滴流滴流的轉,不敢看天佑。

天佑沒去看天寶,但小臉有些悶悶不樂。

葉簡汐看的出來兩個小傢伙各懷心思,但也沒說什麼。

相處的事情要慢慢來,急不得。

言邑是個善良的人,天佑、天寶只是一時的抵觸,相處久了,自然會接納對方。

被葉簡汐放開,天佑扯了扯嘴角,說:「媽媽,昨天晚上,言哥哥趁著我跟天寶睡著的時候,偷偷地給別人發消息。知道我發現了,他很慌亂。他是不是瞞著我們什麼事情?」

葉簡汐聞言一愣,但很快揉了揉天佑的腦袋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媽媽也不例外。所以言哥哥有秘密,不想讓別人知道是正常的,佑佑,你不能因為這個,就猜測言哥哥有什麼不對的吧?」

天佑見最後一擊也沒用,徹底放棄了掙扎。

言邑再回來的時候,葉簡汐已經把天佑天寶教導好了。

兩個小傢伙主動幫言邑端飯碗。

言邑狐疑的看著他們,懷疑兩個小傢伙,又想到了什麼壞主意。

但直到用過午餐,天佑天寶都規規矩矩的。

言邑忽然覺得,自己是多想了。

三歲的孩子,能有什麼懷心思?

或許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一場意外。

葉簡汐讓國賽帶天佑和天寶去休息下,因為下午還要去上課,他們現在要上學了,自然要規規矩矩的上課。

天佑和天寶下去后,護士又讓葉簡汐服了一次葯。

等著護士走後,病房裡只剩下了言邑一個人。

葉簡汐跟他提起,天佑、天寶的事情,解釋是小孩子鬧情緒,希望言邑別把他們的舉動放在心上。

言邑沒想到,她會說起天佑、天寶的事情,含糊的應聲道:「他們都是小孩子,我沒放在心上,葉姐姐,你不用在意的。」

葉簡汐知道他是真的不在意,就放了心。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葉簡汐漸漸的有些想睡覺。

她吃的那些葯里,有安神的葯。

很容易讓人陷入沉睡。

「言邑,你先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下,下午還可以出去玩一下。」

崛起主神空間 葉簡汐迷糊中,對言邑說。

不知道言邑有沒有聽到。

因為葉簡汐說完這句話,側躺在床上,稍微調整了下姿勢,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房間里,沒有一絲聲音。

言邑坐在椅子上,目光落在葉簡汐恬淡的面容上,許久沒有移開。

只是定定的望著她,那樣專註,像是在看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過了很長的時間——

言邑起身走到床跟前,俯視著葉簡汐的面容,猶豫了下,伸手碰觸葉簡汐的面容,入手的皮膚細膩的如同上好的絲綢,帶著絲絲的涼意。

言邑有些不安的咽了口口水,然後從兜里拿出一封信,放到葉簡汐的枕頭下。

放好了。

言邑輕輕的說,「葉姐姐,對不起。」

話音剛落——

門口傳來咔嗒一聲開門的聲音。

言邑瞬間抬起頭來,有些驚慌失措的看向門口。

慕洛琛站在門口,看著房間里的場景,黑眸微微的驟縮。

「言邑,這裡只有你一個人?郭嫂呢?」

清冷的聲音響起,慕洛琛踱步入房間。

言邑眼神有些慌亂,垂下眼帘回答,道:「她帶著天佑天寶去休息了。」

「嗯。」

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目光掃過言邑漲的通紅的臉上,問:「你臉這麼紅,是很熱嗎?」

「是……」

言邑說。

「出去透透風吧,房間里的空調開的有些高了。不過簡汐受不了冷,不能為了你調低。」

「好,我這就出去。」

言邑說了句,轉身快步跑出房間。

在言邑離開后,慕洛琛走到門前,關上了門。

在隔絕了他的身影的剎那,慕洛琛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撥打了一個電話,對那邊說:「十三,你進來。」

電話掛斷,沒多久。

病房門口響起敲門聲。

慕洛琛沉聲道:「進來。」

門咔嗒一聲打開,門口閃進來一道身影。

「少爺。」

「剛才言邑在房間里做了什麼?」

慕洛琛冷聲問。

十三踟躇了片刻,壓低聲音把言邑剛才的所作所為,一五一十的彙報給慕洛琛。

聽到最後,慕洛琛從葉簡汐的枕頭下,拿出那封信。

信紙打開,裡面只有簡單的幾句話——

你的女兒在我手上,她很好,不要挂念。

另,不要再讓慕洛琛找了,他找不到的……

看著上面的每一個字,慕洛琛猛地收緊了手,用力的攥住了信封,顯然是動了怒氣。 第924章最後的道別

十三頷首不言語。

房間里的氣氛壓抑,慕洛琛周身散發出來的冷氣,源源不斷,過了好一會兒,他開口道:「你下去,繼續盯著他。」

「是,少爺。」

十三謹慎的退出了房間。

慕洛琛走到床跟前,俯首看著熟睡的葉簡汐許久,將那封信一點點的撕碎,然後扔到了垃圾桶里。

言邑果然就是那人,埋伏在她身邊的眼線。

這個神秘人,打從簡汐開始調查葉成書的事情后,就一直守在簡汐身邊。

說他想保護簡汐,可他為什麼要帶走他們的女兒?

說他想害簡汐,可他又多次給簡汐重要的提示。

他到底想做什麼?

慕洛琛想不明白,但知道,自己把言邑留在身邊是對的。

只要言邑幫他做事,或者繼續跟他聯絡。

那個神秘人就會露出更多的線索。

只要把神秘人找出來,那他們的女兒也能找回來。

慕洛琛伸手,握住葉簡汐的手,低聲道:「汐汐,我一定會找回我們的女兒。」

睡夢中,葉簡汐似是有感覺,動了動身體。

慕洛琛怕驚醒她,放開了手。

在床邊守著葉簡汐好一會兒,慕洛琛冰冷的臉色,沒有得到半分的緩和,拿著手機,又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吩咐了一些事情后,慕洛琛掛斷了電話。

夜色漸濃,華燈初上——

門外隨行的人員催促,要出發去機場了,查理說:「再給我五分鐘,我打完這一通電話。」

話說完,他撥了電話葉簡汐。

電話接通——

他對電話那邊說:「喂,簡汐嗎?我今天晚上就要回瑞典了,九點鐘的飛機。」

葉簡汐微微的有些驚訝。

雖然早知道查理會回瑞典,也就在這幾天。

但今晚就回去,太快了……

葉簡汐默了片刻說:「查理,如果在瑞典實在呆不下去,你就來中國吧,我隨時歡迎你回來。」

「好。」

查理笑著應聲,卻知道,自己一旦失敗,那就再也沒有機會回中國了。

葉簡汐說完這句話,不知道要再說什麼才好。

明明有很多話想說。

可對著手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葉簡汐握著電話不出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