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風寂北手捏法印,身背後洪荒世界流轉,這一次,從這片洪荒世界中飛出來一尊參天大木,如山脈一般巨大,大氣磅礴。這尊參天大木似是洪荒之樹的樹榦,與那鋒芒畢露的神劍碰撞。

「鏘!」

頓時間,劍光忽閃,那參天大木勢如破竹,一下子將神劍撞得粉粉碎。

「噗!」

那位琉璃仙島傳人當場吐血倒飛出去,整條手臂鮮血淋漓,無力的垂落下來,顯然已經斷去了。

但風寂北卻不會給他歇息的機會,猛的一步踏上前去,神行術施展開來,身體如夢似幻,飄渺不定,以他現在神行術的造詣,雖不能說和迦葉並駕齊驅,但也算是小有所成。神行術號稱天下極速,是神明施展的步伐,快到極致,一般人根本無法躲閃。

幾乎是眨眼的時間,風寂北便出現在那位琉璃仙島傳人的身前,二話不說,直接一記大手掌拍了下去。這是迦葉慣用的手段,被他這小徒弟學的有模有樣。

「轟!」

大手掌翻落下來,那位琉璃仙島傳人根本毫無還手之力,一巴掌被拍碎了肉身,鮮血淋淋,五臟六腑灑落虛空,死得不能再死了。

「住手!」

終於,屠嬌嬌看不下去了,畢竟風寂北是在虐殺他們大派的傳人,其實連她自己都沒想到風寂北會有這麼驚人的戰力,同等境界毫無反抗之力,簡直不輸於當年的迦葉。當下,屠嬌嬌御空而起,一把神劍祭出,斬殺風寂北。

「來得正好!小龍!」

風寂北冷喝,屈指輕彈,一道烏光瞬間劃破虛空,那是一把巴掌大小的小劍,閃爍著淡淡的紫色光輝,正是黑龍烏金劍。

「鏗鏘!」

兩把神劍相互碰撞,黑龍烏金劍已經算得上是半神器,屠嬌嬌祭出的神劍根本無法抵擋它的鋒芒,當場破碎成兩半。黑龍烏金劍劃過,屠嬌嬌快速的扭頭躲過,但鋒芒還是在她俊秀的臉頰上留下了一道傷痕。

「你…..」屠嬌嬌俏臉雪白,惡狠狠的盯著風寂北:「小孽障!」

「哈哈哈,幹得好侄子!就是這麼大,叔叔我也來幫忙!南飛月,嫖爺我來會會你!」嫖萬人大吼一聲,化作本體,一條數百丈長的青龍扶搖直上,龐大的龍軀朝著南飛月壓了過去,龍爪探出,撕裂天地,抓向南飛月的頭顱。

「龍力!」南飛月眉頭緊鎖,不敢大意,眉心中神眼射出一道光輝,洞穿面前的空間,快速的穿越空間出現在千米之外,躲過了嫖萬人致命的一擊。

「嗷!」

龍吟震天,青龍昂頭衝起,口中噴吐出一道霞光,堪比任何的大神通,轟向南飛月。

「轟轟轟轟!」

半空中大戰連連,風寂北對上了屠嬌嬌,而嫖萬人則是對上了南飛月,這場大戰,簡直打得天空都在跟著搖晃,讓瑤仙山上的眾人看的咂口稱奇。

「孽龍,你受死!」上官雅也沖飛而起,渾身上下火焰涌動,身披紅火戰甲,手持金色戰矛,如同女戰神再生,朝著嫖萬人殺了過去。

「叱!」

忽而這個時候,異變突起,一道黑色的箭光撕裂天空而來,快速的朝著上官雅射去。

上官雅立刻臉色一變,猛的回身躲過這致命的一箭,但一截髮絲依舊被斬落下來。箭光射過,穿透進了遠處的一座山峰中,那座高聳的山峰立刻化為塵埃。

「哇,好驚人的一箭,是誰!?」不少人紛紛揚起了頭,驚得目瞪口呆。

「何人偷襲,有膽量的站出來一戰!!」上官雅喝道,目光炯炯的看向遠空。

只見在不遠處的天空中,一道窈窕的身影站在那裡,身著緊身黑甲,勾勒出她玲瓏曼妙的曲線,一頭青絲飛舞,臉上帶著一張黑面具,猙獰如魔鬼,遮擋住了她的嬌顏,分辨不出來美醜,手中持著一把黝黑色的弓箭,英姿颯爽,宛如黑夜中的精靈一般。

「這身裝扮莫非是……混世小魔女!」 烏光撕裂了天空,洞穿一整座山峰,將整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化為塵埃,在場的所有人都背著驚艷的一箭給震驚住了,詫異的望向天空另一端。

「你……你是誰!?」上官雅花容失色,美眸凝固,望著天空另一端的一身黑衣窈窕身影,她如黑夜中的精靈,嬌顏上帶著一張猙獰的魔鬼面具,如同一位魔女降臨。

「她是……混世小魔女!」有人認出了這身打扮,露出驚訝之色。

「真的是她,那黝黑色的弓箭絕對錯不了,是人王弓,據說是洪荒時代大神人王所用的洪荒神兵!」

「洪荒神兵!」

提起這四個字,不少人臉上都露出了惶恐之色,洪荒神兵啊,那可是比聖器還要搞一個檔次的兵器,就算是神明級彆強者也要為之動心,為之瘋狂,這樣的一口神兵,怎麼可能會掌握在凡人的手中呢。

「那並非真正的人王弓,只是一人王弓翻版,但就算如此,也是一口絕品神器,甚至快要進化成聖器了。」一名老者驚呼道。

混世小魔女,這半年來突然崛起,沒有人知道她是什麼身份,只不過這混世小魔女和南域魔頭以前的朋友走得很近,和風寂北一樣,專挑神之子下手,與其爭鋒相對。這半年來,她手中的人王弓也沾染了不少神之子的神血。

「叱!」

這時候,混世小魔女再次彎弓搭箭,射出一道烏光,長達數百丈,如同一道彗星划空,直奔上官雅而去。

上官雅臉色雪白,身披黃金戰甲,但這身戰甲若是被那箭光觸及到,恐怕當場就會破碎,不能造成絲毫的防禦力。當下,上官雅腳踩神妙的步伐,在半空中飛快的騰展挪移,躲避著那烏黑色的箭光。

「轟轟轟轟!」

混世小魔女似乎鐵了心的要針對上官雅,不斷的彎弓搭箭,烏光洞穿了一座座山峰,講周圍數十座山峰化為飛灰。

而另一邊,風寂北和屠嬌嬌也戰的難分難捨,屠嬌嬌畢竟也是大派傳人,也是傳說中的天命人,從不缺機緣。但相比較之下,風寂北卻要更勝一籌他同樣是天命人,且天資逆天,並且受得迦葉的真傳,不禁修鍊了上古神法,而且還修有女帝斬,神行術等多門上古大神通。

「轟隆!」

風寂北大手一揮,從身背後的洪荒大世界中擒出一座大山嶽,猛地朝著屠嬌嬌砸了過去,大山嶽震塌了虛空,將屠嬌嬌打出的神通光輝全部震碎,巨大的山嶽撞了過來,屠嬌嬌猛地翻飛出去,嘴角溢出一縷鮮血,倒飛出去數千米遠。

風寂北大踏步的上前,不打算再給屠嬌嬌任何機會,女帝斬直接祭出,半月斬斬碎了天地,所過之處,天空盡數浸滅為混沌。

「可恨!這毛頭小子…….」屠嬌嬌銀牙緊咬,她怎麼也不會相信自己會被一個出道不久,且只有十六七歲的毛頭小子壓制住。

當下,屠嬌嬌玉指連連揮動,結出一連串玄奧的手印,一道道神通光輝乍現,交織成一個巨大的陣圖,陣圖中萬千劍芒崩射,可以絞殺一切,朝著風寂北推了過去。

「轟隆!」

陣圖於女帝斬相撞,光華驚現,淹沒天穹,女帝斬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盡數化為虛無,那巨大的陣圖當場被女帝斬破開,沒有絲毫的懸念。

洪荒女帝的大神通無與倫比,擁有毀滅般的力量,尤其是女帝斬號稱女帝的招牌神通,可以破碎一切,女帝當年用它斬殺了無數的神明。據傳聞,當年洪荒女帝用女帝斬斬斷了一口洪荒神兵,也正是因此,女帝斬這門大神通在洪荒的亂神時帶,成為了眾神的禁忌。

但屠嬌嬌卻也是不凡,又是祭出一口神劍,連連斬出數十劍,總算是把女帝斬破碎,畢竟風寂北修鍊女帝斬的時間並不長,遠不能發揮出女帝斬百分之一的力量。

「毛頭小子,你命休矣!」屠嬌嬌眼中殺意大增,神劍祭出,上達千丈的劍芒揮斬出去,想把風寂北徹底的斬殺。

風寂北嘴角冷笑,他現在已經不是從前那個青澀的少年,在經歷過鮮血與生死的磨練后,風寂北已經當稱之為同輩之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說是第一人。

「刷刷刷刷~~~」

神行術施展,風寂北身形如夢如幻,如一道電光閃爍,在虛空中撤出一道道殘影,難辨真假。

屠嬌嬌神劍揮斬,卻不能傷害到風寂北一絲一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風寂北越逼越近。

甚至,屠嬌嬌已經看到了風寂北嘴角的那抹冷笑,充滿了邪異,恍惚中,屠嬌嬌竟然有種錯覺,感覺迦葉就站在她的面前。

「殺!」

殺字訣一出,屠嬌嬌將神劍祭出,神劍化為一把數千米長的大劍,直取風寂北的頭顱,絕世鋒芒沒有任何人可以擋得住。

「轟!」

而這個時候,風寂北也果斷的出手了,他的身後洪荒世界流轉,一座座大山飛了出來,就可金色的太陽格外耀眼,化作就只金烏鳥,是的這片天空的溫度驟然上升,天地間都籠罩了一層金黃色。洪荒大世界飛起,被風寂北以大神通祭出。

「洪荒牢獄!」

風寂北厲聲大喝。

當下,那片洪荒世界展開,如同開啟了一個巨大的門戶,通往洪荒世界的大門,將屠嬌嬌祭出的那口神劍一下子吞噬了進去。

神劍鋒芒畢露,「錚錚」嗡鳴,卻難以擺脫洪荒牢獄的束縛,宛如一隻被鐵索困住的野猴子。

洪荒牢獄是《山海經》中的大神通,內蘊洪荒之力,修鍊至大成,可以將一片天地都困進去。當年在蠻荒古林時,齊雲飛曾用這一招來對付過迦葉,雖說後來被迦葉脫困出來,但還是讓他吃了不少苦頭。

如今,風寂北故計從施,所打出的「洪荒牢獄」竟然比當年齊雲飛的還要霸道,講一口半神器級別的秘寶給收了進去。

「天地一氣爐!」風寂北大吼一聲,神通演化出一尊巨大的爐鼎,冒著熊熊的神火,爐鼎巨大,如老君的八卦爐,快速的朝著屠嬌嬌飛了過去,爐蓋大開,巨大的火爐倒扣而下,沉重的壓迫力讓屠嬌嬌無法動彈。

屠嬌嬌花容失色,她想要躲開,卻發現自己被一股沉重的壓力給困住,這股巨大的壓力簡直就像是鎖鏈一般,鎖住了她的四肢,無法掙脫開來。

「鐺!」

火爐扣下,將屠嬌嬌整個人困在了裡面,但就在這個時候,屠嬌嬌的天靈蓋突然破開,一道光華從裡面鑽了出來,快速的頓空而去。

「該死!元神出竅!」風寂北一咬牙,抬手一壓,毀滅般的大手就要拍上去。

但這個時候,有個人出手必風寂北更加的快,混世小魔女彎弓搭箭,一道烏光射出,快若極速,一下子將屠嬌嬌的元神洞穿,粉絲成塵埃,化作漫天的光點,點點消散,什麼都沒有留下。

霎時間,瑤仙山上眾人嘩然,連元神出竅都沒有逃脫厄難,看樣子今天魔頭的徒弟是鐵了心的要來多南飛月等人的性命了。

「南飛月!你這個孬種!有本事別走!!」

南飛月有些慌了,眼睜睜的看著屠嬌嬌被射殺,讓他心神難安,另一邊,上官雅也是渾身是傷,身上被混世小魔女的箭洞穿了好幾個鮮血淋漓的動。這下子,南飛月心中不得不重新考慮一下了,風寂北等人顯然是有備而來,勢要斬殺他。

生死危難之際,南飛月也顧不了這多顏面問題了,當下神眼中射出神光,將天空撕裂,想要遁空逃走。

「南飛月你個膿包,有本事別跑,之前不是還大言不慚的說什麼要去攻打海外嗎!」嫖萬人大聲喝道,他本來就是海外修士,就算和南明大陸的人沒什麼恩怨,但聽到南飛月這樣說,也不免心中不忿兒。

「雅兒!走!」南飛月大吼,打出一道神光將上官燕卷到了身邊,就要破碎虛空離開。

「攔住他們!!」風寂北大吼著,手中的絕世好劍一揮,成百上千道劍氣旋斬飛出,朝著南飛月和上官雅斬殺過去。

「嗡!」

虛空波動,南飛月神眼中神光炯炯,一股無形的波動擴散開來,將那逼近到身前的劍氣全都崩潰掉,而後帶著上官雅一下子鑽進了虛空裂縫中,遁空逃走。

可就在這個時候,混世小魔女再次射出驚鴻一箭,箭光一閃,也跟著鑽進了虛空裂縫中。緊接著,從那虛空裂縫中傳來了一聲凄厲的慘叫,一條血淋淋的手臂從裡面脫落出來,但虛空裂縫也緊跟著閉合。

南飛月和上官雅最終還是逃走了。

「可惜~~~」風寂北冷哼一聲,劍氣斬出,將南飛月的一條殘臂絞殺成塵埃,冷哼道:「只斬掉了一條手臂,看來我們的計劃還不周全,要完全把他的後路封死才對!」

「已經不錯了,能殺掉屠嬌嬌,侄兒你的修為真的是一日千里啊。」嫖萬人走過來安慰道。

「可我最想殺的,還是南飛月!」風寂北眼中射出兩道神光,南飛月是迦葉的頭號大敵,曾經伏殺過落魄的迦葉,這一點一直讓風寂北耿耿於懷。

「想殺掉南飛月並沒有這麼簡單。」嫖萬人說道:「其實這次來,我們本來也就打算給南飛月一記重創,要想殺掉他必須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的。畢竟這個南飛月修為很神秘,來歷也很神秘,和獨孤小天以及你師傅平起平坐,我們要殺他,不是那麼簡單的,除非…….」

「除非師傅他回來!」風寂北仰望著天空,幽幽說道,這時候,他忽然目光一撇,望向遠空,在那裡,混世小魔女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黑白色的世界,死灰一般的天空,一具七彩琉璃般的骸骨成為了這片天地間唯一的色彩,他盤坐與半空中,雙手結佛印,一層蒙蒙的金光將他籠罩,眼孔中旺盛的靈魂火焰跳動著,爍爍放光。而就在這具骸骨的丹田位置,一顆金黑色相交的光球糾纏在一起,匯聚成一個進黑色的太極圖,顏色分明。

漸漸地,那太極圖中的黑色光華在金光的渲染下,似乎開始了一次新的蛻變,黑光逐漸的黯淡下去,被純正的金色所取代。

「啊!!」

迦葉伸展骨體,仰天咆哮一聲,當然這聲咆哮只是靈魂烙印發出的聲音。

下一刻,一股濃郁的金光將整個骨體所籠罩,在迦葉的頭頂上方匯聚成一個巨大的金色「卍」字印,如同一輪巨大的磨盤一般出現在這片蒼穹之上,將原本灰白色的天空渲染成了金色。

直至方才,迦葉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時日,總算是把神之力和神通之力相互融合,在兩股力量融合后,迦葉的神通光輝再次呈現出純正的佛門金黃色,沒有絲毫邪異的氣息。

「過了多久了?」迦葉問道。

「不用在意這麼多,現在你有的是時間,這片天地和外界的時間根本不成正比,或許,你現在更加應該擔心一下你自己。」邪異的迦葉出現在本體的身邊,陰森著臉說道。

「擔心我?可我已經將神之力和神通之力融合…..恩,來了!」迦葉話沒說話,猛的悶哼一聲,眼孔中的靈魂火焰也跟著快速的跳動起來,一股磅礴的氣息從迦葉丹田中的神力本源中崩發出來,如海嘯一般洶湧。

就算是那邪異迦葉也被這股力量衝擊的不斷向後退去,臉上帶著邪邪的笑容,道:「這才是關鍵。」

浩瀚的氣息從迦葉的神力本源中噴薄出來,迦葉立刻意識到,這是突破的徵兆,自己即將突破大神通二階。但相對應的,也意味著一次大災難的降臨。從大神通一階突破到大神通二階,等於是質的蛻變,要面臨一次大劫,冰劫!

修鍊到大神通者境界后,每提升一層,都會降下天災,依次為火災,風災,冰災和雷災,每一重天災都極為恐怖,一層比一層要強大,尤其是到最後的雷災,那是天罰之災,一百人之中,僅僅只有十人可以度過,甚至十人都不到。

迦葉當下再次盤坐在虛空中,下一秒鐘,迦葉七彩的骨體上,不知什麼時候籠罩上了一層寒氣,冰冷的白煙冒了出來,一股森冷的氣息以迦葉為中心蔓延出來,致使方圓百里之內的空度都極速的下降,地上那堆積成山的死屍和骨山也籠罩上了一層冰霜。

灰白色的天空中,片片雪花飄落,這是奇異的一幕。

邪異迦葉眉頭微皺,似乎也感覺到了不適應,快速的退到了百里開外,迦葉體內散發出來的寒氣可不是普通的寒氣,而是冰劫,乃是天地法則的力量凝聚成的,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它可以冰凍一切,將所有的一切都化為冰渣,就算邪異迦葉並非本體也感覺到了恐怖。

森森寒氣繚繞,而迦葉的七彩骨體就是這寒氣的最中心,那七彩般炫美的骨體上,一層層寒霜包裹,迦葉感覺到了滅頂之災,慌忙運轉佛門神力來抗衡,但那冰霜並沒有退去的去向,反倒是結成了一坨坨冰坨,將迦葉整個人包裹了起來。

這一刻,迦葉不敢大意,他經歷了一次火劫,這冰劫簡直比火劫更加的恐怖,若是沒有神通護體,恐怕就算是迦葉堅硬的骨骼,此刻也被凍成了一坨冰渣。

天地冰冷,凝下了寒霜,迦葉整個人被包裹在一塊大冰坨內,一層層的寒冰將他籠罩,最後甚至看不見迦葉的影子,原地留下了一座高有數千米的冰山,冰山的周圍,更是被皚皚白雪所取代,把屍山都掩埋了下去。

「這冰劫…..也當真是恐怖,絲毫不輸於當年的老子。」邪異迦葉冷冷笑道,望著那被塵封在冰山中的迦葉,嘿嘿笑道:「小子,相信你應該不會那麼沒用,可以挺過這次冰劫吧,這種小災難挺不過去,那我只能讓你真的葬身在這五指山下了……」

說完,邪異迦葉化作一縷黑煙消失,無影無蹤。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這座冰山屹立在這片小世界中似乎過去了數個年頭,一直都沒有鬆動的意思,皚皚的白雪將方圓數百里全都化為了一片冰河時代。

一天,兩天……

一年,兩年……

終於,在某一日,這座巨大的冰山突然傳來一聲輕微的響聲,「咔嚓~~咔嚓~~~」,巨大的冰山上,一道細微的裂痕出現,緊接著,這裂痕如蜘蛛網一般迅速的擴散開來,最後蔓延了整座大冰山,如藍水晶般的藝術品的冰山瞬間變得滿是破痕。

「轟隆!」

最後,這座巨大的冰山突然轟然而碎,凋零成漫天的冰晶,爍爍放光,而半空中,一道七彩骨架墜落而下,躺在了這片殘冰廢墟之中,七彩骨架依然閃爍著淡淡的光澤,但眼孔中的兩簇靈魂火焰卻已經熄滅,空洞洞,黑黝黝的眼孔看起來讓人發寒。

迦葉似乎在這次漫長的冰劫過程中,已經魂飛魄散。

「刷!」

黑氣一閃,那邪異迦葉再出現,站在了迦葉的骨頭旁邊。

「哼!真實沒用的廢物。」邪異迦葉冷哼一聲,眉頭緊皺,拿腳提了提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骸骨:「早知道你這麼沒用,還不如當初在你第一次進入五指山的時候就把你殺死算了,省的這麼麻煩,害得我也要跟著倒霉。」

說完,邪異迦葉看了看這片灰白色的天空,長嘆一口氣:「這一次,又不知道要被困多少年了…..」

「轟!」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七彩光華突然從迦葉冰冷的骨體上綻放出來,迦葉眼孔中,那原本已經消失的靈魂火焰再度亮起,雖然很微弱,卻在歡快的跳動著,漸漸的,靈魂火焰越來越旺盛,到了最後,甚至有兩道實質化的神光從裡面射了出來,長達數百米,洞穿了這片虛空。

「哦?沒我想象的那麼差嗎…..」邪異迦葉正準備離開,見到這一幕卻豁然回頭,嘴角露出了笑意。

迦葉晶瑩的骨體慢慢的懸空而起,神光乍現,七彩骨體閃爍著迷人的光輝,更加的晶瑩剔透,宛如上天賜下的完美藝術品。

「啊!!!」

迦葉仰天長嘯一聲,聲震長空,霎時間,所有的神光全部收斂,退回到了迦葉丹田中的神力本源中。

「咔嚓咔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