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正月十五都過了,年也算是徹底渡過了,一切又回到了正軌。

除去林楠這位老闆,其他人都顯得很忙碌,尤其是人事部們的幾個小姑娘,更是累的不輕。

從年前一直忙到這個時候。

產業園兩千名工人的招聘公司也徹底結束了。

經過了初步篩選,經過面試,也經過體檢,最終留下了一千九百多人,暫時這些人部分安排在果酒廠,部分安排在縣城的一個包裝廠,更多的大都安排在製藥廠。

在產業園正式開工之前,這些人將需要學會各自接下來的工作。

算算時間,距離產業園的開工,不到三個月的時間。

與此同時,高端人才的招聘工作也在相應展開,同樣吸引了不少人報名,等待著人事部門的逐一面試篩選。

林楠這邊一出現,楊瑾楊胖子等人便都殺到了。

開年到現在,十天過去了。

作為老闆的林楠這算是第二次來,著實讓人無奈,不少事情還等待著他呢。

尤其是前幾日,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人消失了。

昨天有突然間出了那麼大的變故,同樣是找不到人。

「老闆,下次失蹤前,能不能打個招呼??」楊瑾無奈開口,前幾日出事的時候,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關鍵時刻找不到人。

那感覺,日了狗了!

不爽!

楊胖子也湊了上來,一臉的好奇看著林楠。

「說說看,你是怎麼辦到的?」

那麼大的財閥,就是認準了他們,不惜砸重金也要搞垮他們,可謂是明目張胆的,非常囂張。

結果,突然間劇情大反轉!

所有的店鋪餐廳等全部白送,產權證書什麼的昨晚都送了過來,一大早非常客氣的拉著去過戶,更是非常謙卑的給他們道歉?

這是什麼套路?

尤其是,整整十億的巨額支票賠款,當楊胖子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那真是傻眼了。

太牛逼了!

對此,楊胖子崇拜的不行,很想知道是怎麼辦到的。

林楠輕笑看了一眼林楠,隨即揮了揮拳,頓時讓楊胖子驚愕。

「這也行?」

「對付有些人,這種辦法最適合!」林楠笑著解釋道。

當然,前提是你有足夠強的實力!

楊胖子聞言,更是崇拜了。

兄弟真是越來越牛逼與厲害了,這也深深的刺激著楊胖子。

之前看林楠自虐般的修鍊,他還覺得太恐怖與嚇人,但是而今突然間他覺得應該學學。

正如林楠所說的那般,實力才是根本!

「晚上你到我房間來,咱們研究研究……」楊胖子開口。

「額…………」

這話一出,頓時讓林楠一陣無語。

一旁楊瑾也一副你倆有奸/情的表情。

楊胖子這話,太容易引起歧義!

「滾一邊去,有事說事,別敗壞我名聲。」林楠直接笑罵了一聲。

楊胖子頓時也發現了不妥,連忙解釋。

「想什麼呢你們倆,哥們我直男一個,對你們沒半點興趣。」

他的意思是讓林楠去教他修鍊之法,之前在南雲市的時候林楠就提到過,只不過一直給耽擱了。

和楊胖子楊瑾二人閑聊了幾句,便又開始了工作。

按照楊瑾的話來說,難得有機會逮住自家老闆,肯定不能放跑了。

然後,林楠就發現,老闆真不是那麼好當的……

年前有著羅英在,別的不說,這秘書的工作做的還是非常出色的。

但眼下輪到林楠自己,看到一份份文件,一份份報表數據等等,林楠直接傻眼了。

好複雜!

再然後,林楠索性直接跑了……

十幾分鐘后,林楠出現在果酒廠。

相比之前,果酒廠規模比之前又大了一些,年前增加了一套生產設備,林宏現在作為廠長,廠里倒是管理的井井有條。

而同時,他自己現在也算是極為不錯的果酒釀製大師,得到楊國軍的真傳。

而今的果酒廠,除去本職的二十位工人,還有這兩百位剛剛招募而來的工人。

當然,他們都只是來實習的,更多的打雜學習,會在產業園投產之前,學會這些工作。

隨後,林楠又來到製藥廠,比起果酒廠這裡更是熱火朝天的,原本就有一兩百人,而今直接增加了一兩千人,將整個製藥廠都擠得滿滿的。

廠里的工人們,對這位老闆更是極為熱情,一路上招呼不斷。

一聽林楠這位老闆親自過來,陳圳銘當即趕了過來,滿臉的喜色。

隨即,一個好消息公布了出來。

四種新藥品的檢測結果出來了,同樣個個都處於同類藥品的最頂級,得到了超高的評價!

以往,都是製藥廠求著醫院安排臨床試驗。

而這次恰恰相反了,一聽說大仙農製藥廠的四種新藥品情況,不少大醫院主動打來電話邀請在各自醫院進行。

同時,連帶著未來的採購意向都傳達而來。

一旦藥品臨床試驗滿足他們的要求,要求大仙農製藥廠能夠第一時間給他們供應藥品。

這些消息一個個的傳來,頓時讓陳圳銘激動不已。

真準備整理下給林楠彙報的,沒想到林楠這個時候來了。

這個消息,對林楠而言卻是是一個好消息,不過卻也都在意料之中。

通天店鋪出品,必然精品!

這些事情,林楠不用過問,全權交給陳圳銘處理就行了,林楠相信他。

聊完這些事,突然間陳圳銘從辦公室的抽屜里拿出來一份合同來,乍一看上面赫然有著密密麻麻的手印。

「什麼東西?」林楠有些疑惑,不過等一看后,臉色忍不住微微一變。

同時,心中也微微一暖,有些感動。

「陳廠長,謝謝大家好意,這個沒必要吧?」林楠開口說道。

「呵呵,這可不是我自己的意思,而是大家的意思,這廠子能起死回生,我們已經很感激了,至於這些股份什麼的,就算了。」陳圳銘回道。

他給林楠的這份合同,赫然是一份解除合同。

之前銀行催款,法院都來人監督,關鍵時刻一百多名工人將諸多欠款全部拿了出來應急。

林楠本來是都算他們入股的,但是眼下他們要解除。

當然,林楠很清楚,這是他們的一種極大善意! 製藥廠,陳圳銘和一群工人們有著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林楠獨自佔百分之七十。

按照當時林楠收購製藥廠時千萬資產來說,一萬塊算是千分之一的股份。

當時其他人根本沒有多想,完全是一腔熱血,這是很多人生活工作了一二十年的地方,不願意捨棄,願意和製藥廠共同應對。

但是眼下,製藥廠蒸蒸日上,尤其是幾個月後嶄新的製藥廠問世,瞬間擴大十倍!

眼下他們製藥廠陳圳銘等人核算過,市值已然過億!

感冒靈給製藥廠帶來極大的名氣,也帶來了豐厚的利潤,製藥林楠願意賣,一億都有人毫不廢話的收購!

如此的話,他們之前的股份瞬間提升十倍。

若是再擴大十倍,那就是百倍!

甚至再過幾年,按照這個架勢,他們毫不懷疑製藥廠會更強,它的壯大勢不可擋。

而這一切,和他們其實關係並不大,都是林楠這位老闆所為。

為此,有些人覺得受之有愧,提出了這件事。

農村人,更多的是憨厚一些,對於這些事情,他們覺得不屬於他們,他們不應該拿到那麼多的回報。

故而,眾人這麼一合計,才有了這麼一幕,有了這份合約。

他們願意拿回幾個月前的那筆錢,解除這份股份合同!

只是一眼,林楠就明白了他們的心思,直接將合同給翻了過去。

「這件事算了吧,當初既然入股了,哪有收回的道理。」林楠輕笑了一聲。

「好意心領了!」

見林楠不簽,陳圳銘無奈。

「林先生,這是我們所有人的決定,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按照咱們廠的事情,我們佔據的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確實不合理的。」

「雖然之前是一千萬,但後續您接連投入不少,而且藥方也都是你私人提供的,按理說這些東西任何一個都足以將我們這些股份稀釋掉,但你卻沒有,這就不合適了。」

陳圳銘認真說道。

他經營藥廠,自然很清楚這些事情。

就林楠的那些藥方,任何一人都不止一個億!

這麼換算下來,他們這點投資算多少?

「您真若是不願意簽這份合同,那就換成這份也行,把我們的百分之三十改成百分之三,而且我們只拿分紅,只能算乾股!」

最終,眼看林楠實在不願意,陳圳銘只能又拿出一份新的合同。

要將股份從百分之三十改成百分之三。

林楠原本依舊不願意,但陳圳銘不依不饒。

他們清楚,實際上這百分之三,都算是多的了。

別的不多,就按照今年的行情,一旦四種新藥品全部上市,年底分紅每個人都將超過之前的投入,更不要說以後的財源滾滾了。

無奈之下,林楠只能點頭同意了。

不過既然是乾股,那就徹底一些。

簽署了這份協議,林楠也讓陳圳銘安排一下,本金全部退回,以後照常享受乾股,權當是一種額外的獎勵了。

不知不覺,從製藥廠出來,天色都要黑了下來,一個下午不知不覺中就要過完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楠還不曾到家的時候,接到江萬明的電話。

這位老爺子,還真把自己當成了孫女婿來對待了。

就在今日,江萬明遇到了燕京的一位老友,意外提到了林楠在燕京救一位老領導的事情,讓江萬明萬分的高興。

這可是自己的未來孫女婿。

為此,一回到家,他就找來江珊,詢問和林楠的事情,甚至當場拍板就要先安排訂婚。

若是可以的話,按照他的意思是婚禮也直接辦了。

可想而知江珊那一刻的臉色了。

當場,江珊就拒絕,但卻根本聽不進江萬明耳中,甚至就連她父親等也不聽。

在他們看來,這麼一位優秀的神醫,他們江家能收為女婿,那是天大的光。

為此,哪怕是江珊各種理由,提出了各種不想結婚訂婚的理由,都無法說動老爺子。

最終,江珊被一番怒斥后,咬牙不肯,然後賭氣離去了。

不過問題也來了,也是擔心爺爺他們會再度給自己安排相親什麼的,江珊愣是沒有說出假男友的事情來。

再然後,江萬明便直接找了過來。

孫女這邊不著急,江萬明著急了。

林楠這邊一接通電話,竟然主動給林楠提親來了。

當場,林楠就愣住了。

「江爺爺,你說什麼?」林楠有著一種恍如沒有聽清的感覺,嚴重懷疑是不是自己幻聽了。

「林楠小友,你沒聽錯,老朽現在厚顏來給你提親來了,你和小珊你看是不是該結婚了,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們江家一定滿足!」江萬明電話那頭開口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