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我想問你要不要和我們一個小組。」劉碧娟有些扭捏地說道。

沐暖暖先是一愣,繼而想也不想的就回答:「好啊!」

「真的嗎?」劉碧娟眼睛一亮,「暖暖你是答應了嗎?」

沐暖暖點點頭,「你們在哪裡?」

「在那邊呀,我們一起過去吧!」

她不要虛假的友情,但是來自別人真誠的善意,她是不會拒絕的。

李沅芷正在劈叉,動作虎虎生威。

毫無嬌軟美感,卻英氣十足,屬於完全不同的風格。

見到沐暖暖過來,李沅芷用豎叉改成了橫叉,傲嬌地說道:「你怎麼磨磨蹭蹭的,以後跟我們一組吧!」

沐暖暖微笑著點頭:「好的呀。」

雲舒也說:「暖暖,我們一起練習吧!」

下午的訓練結束后,沐暖暖是最後一個離開的。

她跟形體老師要了鑰匙,說她會幫忙鎖門。

形體老師知道楊經紀人讓她每天多練三個小時的事情,乾脆讓她以後負責開門鎖門。

晚上一般都沒有訓練,都是自己安排。

沐暖暖匆匆吃完飯之後,又回到了大教室。

她一個人默默的練習著,不斷的重複著拉筋,拉直,劈叉,壓腿這些枯燥的動作。

三個小時后,沐暖暖才呼出一口氣,坐在了地上休息。

身體很累,精神卻是前所有為的舒暢。

沐暖暖並不覺得,楊經紀人讓她每天多練三個小時是在懲罰她。

相反,她很感激。

如果不能比別人優秀,怎麼能C位出道?

如果這點小小的練習都堅持不下來,以後又怎麼面對娛樂圈的風風雨雨?

沐暖暖在練習的時候,腦子裡一直莫名的回蕩著一首旋律。

大概是有感而發,這段旋律在她的腦海里越來越清晰。

回到宿舍之後,沐暖暖也沒有馬上休息,而是拿著紙筆,把這首曲子給記了下來。

沐暖暖在寫的時候,靈感大爆發,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的寫完一整首歌。

寫完后,她自己都驚訝了,沒想到她還能原創歌曲!

這個發現讓沐暖暖更加有信心了。

她會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成為配得上莫總監的人!

哎呀,她怎麼會又想起那個男人了?

沐暖暖捂了捂自己有些發燙的臉頰。

「暖暖,該你洗澡了!」雲舒走了出來。

「哦。」沐暖暖趕緊把寫的曲子隨便的往枕頭下面一塞,就去浴室洗澡了。

第二天,安寧決定過來找沐暖暖談一談。

自從舞台的事情之後,沐暖暖整個人都變了。

說話陰陽怪氣的,還跟宿舍的那幾個土包子、假小子混在了一起。

安寧坐不住了,要是這麼下去,她還怎麼忽悠沐暖暖啊?

她來的時候,宿舍里沒人,沐暖暖她們剛好出去了。

在沐暖暖的帶領下,宿舍的幾個女孩都自覺的提前去訓練。

畢竟訓練營可是個優勝劣汰的地方,要是停步不前,就有可能被勸退。

看到沐暖暖那麼努力,大家也不好意思都懶著,都跟著去了。

安寧的眼睛轉了一圈,看到沐暖暖的枕頭下面有一張紙。

她心想,這是什麼呢?

該不會是情書之類的?

寫的莫總監的?

安寧趁著四下無人,偷偷拿出了那張紙。

她的眼睛漸漸放大,目中露出震驚。

這是一首歌,看字跡應該是沐暖暖剛剛寫的。

雖然只是一段短短的demo,但卻朗朗上口,很好聽。

安寧的心中起了貪念,她拿出手機,悄悄的拍下了紙上的內容。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安寧反反覆復地看著那首曲譜。

如果把這首曲子譜上詞的話……

安寧馬上拿起筆,開始寫歌詞。

一首歌詞寫完,安寧意猶未盡。

這首曲子真好聽,如今有了她的歌詞才算是完美,可惜沒人欣賞。

要不她發到網上試試?

安寧在嗨音有個賬號,一直不溫不火的。

她用手機軟體錄音配樂,把這首歌簡單的只做了一段古風的視頻,然後發到了嗨音上。

可安寧萬萬沒有想到,這首歌竟然很快就大火了。

上課訓練的時候,是不允許帶手機的。

所以這首歌的評論轉發數一夜暴漲,安寧卻根本不知道。

楊麗君把她叫到了辦公室,沉著臉問她:「你是不是發了歌到嗨音上?」

安寧驚了一下,楊經紀人怎麼會知道?

楊麗君的臉色很難看,「你這麼做,提前暴露了元氣少女,沒有按照我們的發展策劃來。你違反了簽約條例,公司決定和你解約。」 「解約?」安寧傻眼了。

這是要趕她走?

她可要是要C位出道的人,要成為大明星的人,怎麼可以被趕出訓練營!?

不對不對,事情完全錯了啊!

安寧著急的解釋:「不,楊經紀人,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請你不要趕我走啊!」

楊麗君面沉如水,「你是一個成年人了,應該知道做錯了事情就要承擔後果。在進訓練營的時候,就和你們每個訓練生都簽了合同,你們所有的行為規範都必須要按著合同來。你真的讓我太失望了,你現在就回去收拾東西離開吧!」

安寧的嘴唇抖動得格外厲害。

她真的沒想到事情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楊麗君沉下臉,冷冷地看著安寧說道:「就算你再有才華,歌寫得再好,你都要知道,你現在是在一個團隊。像你這樣沒有團隊精神的人,是不適合留在訓練營的!」

安寧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大聲說道:「不!那首歌不是我寫的!」

「不是用你的賬號發到嗨音上去的嗎?」

「是我的賬號。」安寧急急地說道:「可那首歌不是我寫的!我只是幫別人發的!不關我的事情,楊經紀人你不能因為這個趕我走啊!」

「哦,那是誰寫的?」

在楊麗君的辦公室里,響起了男人低沉好聽的聲音。

剛才安寧聽到被勸退的消息太過緊張了,沒有注意到辦公室里還有人在。

現在才看到,原來莫承佑還在辦公室里。

「莫總監……」

莫承佑也是剛剛得知這件事情,過來找楊麗君了解情況的。

「你說這首歌不是你寫的,那這首歌是誰寫的?」莫承佑對這個話題似乎很感興趣,又問了一遍。

「是……」安寧猶豫了。

這首歌是她從沐暖暖那裡偷來的。

她要是說這是沐暖暖寫的,那不就暴露了她偷走了曲子的事情嗎?

可要是不說,她現在就會被趕出訓練營。

明明是沐暖暖寫的歌,她憑什麼要替沐暖暖背鍋?

就算是要趕走,也要拉上沐暖暖墊背!

安寧毫無心理負擔的把沐暖暖賣了,「是沐暖暖寫的!我只是幫她發到網上去的!」



而此刻的沐暖暖,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安寧給賣了。

老師在上課前點名:「安寧?」

沒人回答。

「安寧?」老師抬起頭來,「安寧沒有來嗎?」

有人回答:「老師,安寧被楊經紀人叫走了。」

「哦,這樣啊?那下一個……」老師繼續點名。

沐暖暖微微楞了一下,安寧怎麼被楊經紀人叫過去,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總隱約覺得有什麼事發生了。

上課到一半的時候,有人喊沐暖暖出去,說有人找她。

沐暖暖正在揮汗如雨的訓練,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練習著基本功。

哪怕是最簡單的一個動作,她也要做到最好。

汗水沿著她優美的脖頸滑落,沐暖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走了出去。

她走到走廊上,看到一個不想看到的人。

是安寧。

此刻的安寧也不裝了,眼神瘋狂又嫉妒,還帶著那麼幾分幸災樂禍。

反正已經撕破臉了,她也沒必要再裝了。

沐暖暖看到她就煩,要知道是安寧找自己,她才不會出來呢!

見沐暖暖面無表情的轉身就要走,安寧喊道:「你站住!」

沐暖暖腳步頓住,回頭看著她,「你有事?」

「當然有事。不過不是我有事,而是你有事。」

「你到底想說什麼?」

「是楊經紀人找你。」

沐暖暖覺得更奇怪了,楊經紀人先是叫了安寧過去,現在又叫自己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問:「為什麼讓你來叫我?」

安寧的眼底滿是算計和幸災樂禍,「你去了就知道了。」

她告訴楊麗君,那首歌是沐暖暖寫的,是沐暖暖拜託自己發到嗨音上去。

她只是在幫沐暖暖的忙而已,要勸退也是讓沐暖暖走人。

原本還以為要費一番功夫才能趕走沐暖暖呢,這麼簡單就搞定了,還真是讓人沒有成就感呢!

沐暖暖懶得搭理這朵黑心白蓮花,直接走人。

站在楊麗君的辦公室門口,沐暖暖敲了敲門。

「進來。」

「楊經紀人,你找我?」

「是,你過來。」

沐暖暖第一眼就看到莫承佑了。

他正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眼神溫和地看著她。

沐暖暖心裡挺彆扭的,他怎麼會在這裡呀?

難道是他找她來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