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號材那邊怎麼處理?」

「我自有安排。」

「是。」瞥了眼病房裡在收拾東西的木小寶,「紀總,寶少爺我怕是攔不住。」

想起木兮精神失常的時候嘴裡念叨的話,「那就讓他過來吧,太太現在也需要他。」

「是,紀總太太沒事吧?」

「沒事,你留在景城,讓許衛和姜軼洋帶他過來。」

老薑?紀總居然給老薑派任務了?費亦行異常激動,又怕自己太開心會招來紀澌鈞不悅,趕忙裝的一臉平靜,「是。」

醒來的木兮,睜開眼望見熟悉的環境,她愣了一下,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從床上下來后,木兮摸著牆壁往外走時,腳步有些著急。

以為自己在做夢的木兮,知道外婆已經去世了,她想借著夢境再跟外婆說說話,可是當她走到客廳看到保鏢的時候,木兮卻清醒過來了。

原來,這不是夢,正如她不相信這是現實,走到外婆房間,看到空蕩蕩的床一樣。

「太太,您醒來了,身體好些了嗎?」保鏢上前問候。

「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她記得房子燒了,怎麼又……

保鏢看到木兮眼神疑惑打量四周,解釋道:「紀總派了不少人按照以前的樣子把這裡復原了,為了能找回一模一樣的傢具和瓦片,紀總還花了不少錢找到了已經倒閉的工廠重新開工製作這些東西。」

找不到外婆,心裡難受的木兮,因為這句話心裡多了幾分甜蜜,「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真的很謝謝你。」

「不客氣。」

「紀先生呢?」她想當面跟紀澌鈞道謝,感謝他為了她做了那麼多。

「我現在就去幫你找紀總。」

「麻煩你了。」

「不客氣。」

保鏢離開后,木兮提步往外走,想好好再看看這棟回憶中的房子。

站在院子,一切都是記憶中的樣子,就連房樑上纏繞的電線還是老樣子。

望著這棟房子,回憶里那些快樂和傷心的事情都像噴泉一樣湧現出來,這是她記憶里唯一的家,可如今這個家卻已經沒了,想起自己的身世,還有那些沒有見過的家人,除了他們父子以外,木兮心底的孤寂感就少了許多。

「外婆,你放心,我會替你報仇的,如果真是她對你下毒手,我不會放過她的!」她也不會讓如此歹毒的人留在她那些素未謀面的家人身邊。

「阿兮?」 戚薇薇心中忍不住暗忖,真是個七竅玲瓏的女人。

看的出來,蘇北並不想因為自己,傷害她跟自己兒子之間的感情。

當然了,戚薇薇也不會無知無畏到,將這件事情告訴蘇寒。

可是,她的心裡,卻存在了一個深深的結。

難以化解,難以打開。

戚薇薇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上午十一點了。

也難怪蘇寒會給她打電話,她出去的時間,似乎真的有點久,而且眼看著就午飯時間了。

戚薇薇回到辦公室后,言紫菱就笑嘻嘻的走上前:"薇薇姐,你怎麼還回來了,總裁讓你去他辦公室呢!"

戚薇薇一愣,隨即有點無語。

這個男人,怎麼跟個孩子一樣,難不成他還害怕自己一個大活人,丟了不成。

想到這裡,戚薇薇笑著向言紫菱點了點頭,便轉身,向著總裁辦公室而去。

戚薇薇一走,言紫菱和呂瑩瑩兩個人,就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

"我說吧,總裁肯定喜歡薇薇姐,你看看,他平均一天找薇薇姐多少次,反觀咱倆呢,來這裡這麼長時間了,每天基本都不怎麼見得著總裁,他給我們安排工作,壓根就是一封郵件就搞定了,而給薇薇姐安排工作,好傢夥,那可不是一般的,非得面對面交談……"言紫菱一邊說,一邊擺出一副羨慕的表情。

聽著言紫菱羨慕的語氣,呂瑩瑩的語氣有點酸酸的:"那也不一定啊,只不過薇薇姐是首席秘書,總裁有什麼事情,應該覺得,找她比較牢靠吧,再說了,總裁交代我們的,都是小事,也不用特意見面說的,而且,我那會出去的時候,總裁還主動給我打招呼了呢!"

呂瑩瑩的話,聽得言紫菱神色一喜:"真的嗎?要是真的這樣,那我們倆個,是不是也會有機會呢!"

呂瑩瑩笑著看了言紫菱一眼:"我們還是別不切實際了,我們倆趕緊好好工作吧,不然會不會被炒魷魚,都說不定呢!"

呂瑩瑩當然不會告訴言紫菱,蘇寒主動問自己,是問她關於戚薇薇的事情。

言紫菱看著呂瑩瑩,癟了癟嘴,開始工作。

戚薇薇到了蘇寒辦公室,看著他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戚薇薇忍不住搖搖頭:"你幹嘛這麼看著我,找我有事嗎?"

蘇寒跟她在一起后,有時候,很多方面都像個小孩子一樣。

這讓戚薇薇忍不住想起那句,男人在喜歡的女人面前,就像個孩子一樣。

蘇寒是喜歡自己的,這戚薇薇從來不否認。

可是,就算是喜歡又能如何,蘇凜因為她難受,蘇北還會接受她,進入路家嗎?

只要一想到這些問題,戚薇薇的心情就變得不是很好。

蘇寒目不轉睛的看著戚薇薇,眼睛里充滿了濃濃的深情,他開口,竟然有撒嬌的意味:"薇薇,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啊,你的態度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不耐煩!"

戚薇薇無語的看著蘇寒,她這哪裡是不耐煩啊,她這是很無助,好不好!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要怎麼做。

蘇北沒有說,你離開我兒子之類的云云。

可是,她思前想後,不傷害蘇凜,只能離開蘇寒,不然的話,蘇凜看著他喜歡的人,跟自己的親哥哥在一起,他怕是這輩子都不會開心的。

當然了,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蘇凜找到自己喜歡的女人。

可是,蘇寒會陪著她一起等嗎?

戚薇薇有點迷茫。

蘇寒沒想到,自己說了話,戚薇薇就像是沒有聽進去一樣,站在那裡傻傻的發獃。

這讓蘇寒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薇薇,你到底怎麼了,不就出去見了朋友嘛,怎麼失魂落魄的,被對方勾走魂兒了?"蘇寒沒好氣的說道。

戚薇薇不想跟蘇寒爭執,她開口解釋道:"沒事,我就是有點累,所以神情恍惚,還有,我也沒有對你不耐煩,是我自己自身的問題而已!"

蘇寒這算是徹底的明白過來,戚薇薇的心情很不好。

他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去惹戚薇薇不開心。

他想了想:"那好吧,我們不討論這個問題了,我們現在出去吃飯,好不好?"

戚薇薇悶悶的點點頭:"行啊,那就走吧!我先下樓等你,不然被人看見了不好!"

戚薇薇說完,就提前離開了。

蘇寒深吸了一口氣,拿上外套,走了兩步。

他突然想到,上午韓盛明給自己打電話,說是找到曾佐凡沒有。

想到這裡,他停了下來,曾佐凡已經半個月沒有現身了,想來,他的傷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只不過不知道他人呢究竟藏在了哪裡。

但是,無論怎麼說,蘇寒都覺得,自己需要給韓家一個交代,想到這,他給百葉打了一通電話。

"喂,百葉,你去醫院看看韓蘇蘇,看她情況怎麼樣了!"蘇寒說。

百葉接到蘇寒電話的時候,剛剛做完spa出來,作為一個美女,百葉平時還是很注重保養的。

雖然她的工作性質,放倒一個男人,都是分分鐘的事情。

可是,這也阻止不了女人愛美的天性。

她接通電話,就聽到蘇寒讓她去醫院。

百葉絕美的小臉,頓時皺皺巴巴:"蘇寒,可不可以不去啊?"

"那你今天可不可不吃飯?"蘇寒涼涼的開口說道。

"如果可以不去醫院,我可以選擇絕食一天!"百葉說的可憐巴巴。

她現在實在不想去醫院,尤其是仁心醫院,而且還是去看韓蘇蘇,遇見蘇凜的概率,實在是太大了。

自從那天晚上的事情后,她也算想明白了,就算是她真的告訴蘇凜,他們發生關係了,蘇凜也只會徒增苦惱,因為他愛的人不是自己。

就當這是她心底最美好的記憶吧,從此以後,他們各過各的,她也會努力去放下蘇凜,不再讓他為難。

只不過,這放下一個人,需要的是時間。

他們這樣的情況,老死不相往來,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還是想盡量能躲著就躲著。

畢竟,不見他的話,自己的情緒不會有太大的浮動。

那晚的一切,就當是她一個人心底,最美好的秘密吧!

只不過,百葉沒想到的是,蘇寒今天的心情,似乎比她更不好:"百葉,我這會沒閑心思跟你開玩笑,去看韓蘇蘇,這是公事!"

百葉只好認命的開口:"那好吧,我馬上就去!"

百葉說完,蘇寒毫不猶豫的掛了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百葉在心裡,將蘇寒唾棄了千萬遍。

這兄弟倆,簡直就是自己命中的煞星啊。

一個勾走了自己魂,一個整天還要像催命鬼一樣的勞役自己,她真的好可憐啊!

百葉在心裡委屈了片刻,最後還是開車,向著仁心醫院而去。

這會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了,如果她掐著點過去的話,蘇凜應該去吃午飯了吧!

自己在他吃完午飯之前離開,這樣的話,不僅不用避免見面的尷尬,還不用承受心理上的各種滋味。

想到這裡,百葉快速的向著車子走去。

百葉將車開到醫院門口,低頭看了看時間,她估摸著,這個時間點,蘇凜肯定不在了。

她快速的下車,向著醫院裡走去。

百葉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韓蘇蘇的病房。

韓蘇蘇的情況看起來,的確非常糟糕,面色憔悴,整個人被病魔折磨的不成樣子。

百葉忍不住搖頭。

病房裡只有韓蘇蘇和蘇如雅兩個人,韓盛明出去給她們買飯了。

百葉走到蘇如雅面前:"阿姨,我過來看看蘇蘇的病情,現在怎麼樣?"

蘇如雅在韓蘇蘇到醫院第二天,就見過百葉了,所以,對百葉的態度,還算客客氣氣的。

"謝謝百小姐關心了,我們家蘇蘇,現在的情況,一言難盡啊!"蘇如雅說著,好像都要哭出來了一樣。

百葉皺了皺眉:"阿姨,我們出去說吧!"

蘇如雅轉身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韓蘇蘇,難受的點點頭。

百葉看著蘇如雅憔悴的神情,跟她第一次在醫院見蘇如雅的情形,完全不一樣。

她忍不住開口:"阿姨,你也知道,這次的事情,雖然是曾佐凡所為,但是,畢竟還是因為蘇寒的關係,蘇寒讓我過來看看,韓小姐需要什麼幫助嗎,需要的話,你們儘管開口,我們一定儘力而為!"

蘇如雅當然知道路家在南希市,乃至整個國際上的影響力。

她看著百葉的神情充滿希冀:"真的嗎?如果我有問題找蘇寒,他真的能幫我解決嗎?"

百葉看著蘇如雅的神情,忍不住蹙眉,只不過,想到她是救女心切,也就沒有在意。

她說:"我已經說過了,阿姨,蘇寒說了,韓小姐的事情,只要能幫上忙的地方,他都會儘力而為!"

蘇如雅聽著百葉模稜兩可的話,當下就露出一抹沉痛的神情:"百小姐,如果可以,你讓蘇寒,幫我們家蘇蘇,找一找,有沒有合適的骨髓捐獻者,我們家蘇蘇如果要徹底治癒,只能走異體細胞移植,可是,我們家的情況,根本就沒有合適的配型,這幾天我們移植在努力找合適的配型,可是,一點消息都沒有,看著蘇蘇越來越嚴重,我的一顆心,就像是架在火燒烤一樣……" 仔細檢查了一番,墨容麟毫髮無損,皇帝越發相信他是自己藏起來作弄大家了,本想教訓他一頓,心裡又捨不得,稍稍用力捏了捏他的臉:「去吧,跟良妃回宮去。」

修元霜趕緊上前來想牽墨容麟的手,卻被他甩開,他抱著皇帝的胳膊,突然揚起臉叫了聲,「爹!」

皇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叫朕什麼?」

「爹!」墨容麟清脆利落的再叫一聲。

皇帝鼻子一酸,險些落下淚來,這是他的麟兒打出生起,第一次叫他做爹,無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一顆心象泡在蜜糖水裡,軟柔得冒泡泡。沖這聲爹,哪怕墨容麟要天上的月亮,他也毫不猶豫叫人搭梯子去摘,

半響才珍而重之的應了一聲,將墨容麟抱在腿上坐著,親親他的小臉,怎麼都愛不夠似的,就算墨容麟今兒個把天捅了個窟窿,他也不打算追究了。

瑞太后眼睛紅紅的湊過來,巴巴兒看著墨容麟:「乖孫,叫聲阿嬤,叫聲阿嬤好不好?」

墨容麟垂下眼眸,神情懨懨的,又變成不會說話了,好象剛才那聲石破天驚的「爹」只是一個幻覺。

他懶懶的靠在皇帝的懷裡打了個呵欠,皇帝摸摸他的頭,「麟兒困了,回去睡了。」

修元霜就立在邊上,聽到皇帝的話想過來接人,皇帝卻抱起墨容麟,溫聲問他,「今晚上跟爹睡好不好?」

墨容麟點點頭,很乖巧的摟著皇帝的脖子,他極少表現得這麼粘人,皇帝心裡軟得一塌糊塗,又親了他一口,高高興興抱著他走了。

修元霜和瑞太后眼巴巴看著父子兩個揚長而去,都惆悵不已。

瑞太后覺得倒底隔了一代,平日里她那麼疼他,可小傢伙還是跟自己的爹最親,不然怎麼不叫阿嬤呢?

修元霜是最會控制情緒的人,可今天這事,著實讓她感到了失落,孩子丟了,皇帝第一個責怪的人就是她,她連哭的資格都沒有,現在孩子找回來了,父子親倫和睦,歡歡喜喜走了,臨走時誰都沒有看她一眼,辛辛苦苦帶大了孩子,仍感覺自己就象個外人,雖然那個女人被打入了冷宮,可她倒底是墨容麟的生母,再這樣下去,她真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晚上睡覺的時侯,皇帝試圖和墨容麟交談一番,但小傢伙表現得特別乖巧,總是抬著黑高的眼睛沖他笑,糯糯的叫他爹,他的心都要化了,哪裡還顧得上說話,讓他枕著自己的臂彎,一手輕輕拍打他的背,哼著不成調的曲子,哄小傢伙入睡。

儘管猜測那天是墨容麟自己躲起來的惡作劇,但皇帝還是不敢調以輕心,調了一隊精銳的侍衛保護墨容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