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就是故意來探聽消息。

再說給那個Cylyn聽。

不過就是想要替Cylyn通風報信。

那就完全是在混淆視聽,浪費他的時間。

都有很大的嫌疑,是要居心叵測地計劃著再渾水摸魚一番。

這樣想來,於是他也就懶得搭理Luke的了。

「怎麼,Frank,你不相信我?」

Luke有些吃驚地張大了嘴。

好像對於他的反應不敢置信。

面對Luke的一再追問,他最多也就只是撇了撇嘴。

卻是依然不予置評。

他心裏面可是恨透了那個Cylyn。

對和她來往甚密的人,一個都不會相信。

也一個都不會原諒。

更何況這個Luke,和Elsa還有另外的牽扯。

即使那都發生在他之後。

但他還是很是憎惡不已。

又怎麼會僅僅只是不肯相信而已呢?

「好吧。Frank,這一次可是你不肯接受我的幫助哦。」

Luke那滿臉的驚愕表情,終於是多出來了一份悻悻和不忿。

但也像是有些釋然。

還兀自嘟噥了一句,

「如果不是有人要我來幫助你,我才不會送上門來看你的冷臉呢。」

「不過,這其實也是一件好事。畢竟,我就可以這樣輕鬆地交差了。」

「還有,反正聽說你現在也是沒有多餘的金錢去搜查找人的。如此一來,成天就呆在這酒店裡面空想,也還是個不錯的選擇。」

呵。

聽到Luke這樣的賣弄或者是嘲諷。

他反而是有些要氣急而笑。

聽起來他所料想的沒有錯。

應該就是那個咖啡女告訴了Luke他的具體情況。

還有他現在的想法。

不過,兩個人都是一樣的套路。

不會有什麼白幫忙的好事。

那些花費都是要他自己承擔的。

而且估計結果也都是沒有保證。又還需要他自己最後去追回借款。

他本來也沒有指望過有人會不計成本也不計後果地幫助自己。

更沒有指望過,咖啡女,還有Luke這樣的人會有可能是他真正的朋友。

哪怕會是以朋友的名義,提供什麼幫助。

他只是擔心,會掉入一個新的陷阱。

怕這些可以很突然地變得熱情交加的人,會對他來上一個一魚兩吃的手法。

就是在那Cylyn欺騙了他一次之後,她們接著再以幫助他找人的名義,再吃掉他這條大魚的後半段。

而那怎麼都不可能再發生了。

從今以後,他在心裏面暗暗發誓。

從今以後,只要是這些本地人慫恿他花出去或者借出去一分錢的事情,他都不會再輕易相信。

更不會不帶一點提防,隨隨便便答應下來。

「好吧。Frank,只是記住一點,以後不要再借錢給別人了。」

咦,這個Luke,怎麼突然還會這麼好心,說出來這樣的話啊?

他有些錯愕地看下Luke離開的背影。

心裏面突然就有些疑惑不解。

不過,想想從昨天開始,幾乎每個自己見過的人,都是要對他說出類似的話語。

也就很是釋然。

大概這就是本地人對於他這起事件馬後炮一樣的認識。

也是認定了這就是他觸礁翻船的真正原因。

應該其中是並沒有什麼關心之情來的。

看來真是要立刻躲進自己的床位才好了。

不然,老是會Luke這樣的人來騷擾。

本來以為自己的臉皮是足夠的厚,可以應對得了眾人再多的指指點點。

但現在看來,實際上還是有些無法承受的啊。

只是他更加沒有想到,這都還不算完。

快要走到前台的時候,只隔了一堵薄薄的牆。

突然又聽到兩個還是三個女孩子正在竊竊私語。

這二樓的宿舍區,在稍微夜深一點的時分就會變得很安靜。

一般也沒有什麼客人上門來辦理入住什麼的。

也就真方便了這些前台的女孩子們聊天說說悄悄話了。

本來他沒有在意。

也不打算繼續聽下去。

以為都是和自己無關。

但那幾個有些興奮和高昂的聲音,總是要不自覺地傳進他的耳朵。

好像她們正是在聊著如今酒店裡面的大熱門。

多半會是和他有關係的吧?

想到這裡,他就情不自禁地駐足傾聽起來。

不用那麼費力地尖著耳朵去聽,輕輕鬆鬆站著也就可以聽個一清二楚。

他現在這個位置,可就是要聽到她們對話的理想處所。

好像以前聽到Bonnie她們的聊天內容,也是在這裡吧?

雖然他現在對別人隨隨便便就加在自己身上的議論,很是深惡痛絕了。

但這樣無意的聽到,也算是一種了解最新輿情動向的渠道。

算是一種巧合而不是什麼偷聽。

也還是他在這個監獄裡面,吸收一些必要信息的手段。

如果有什麼是對他的重大褻瀆或者人身攻擊,自己一定要立刻跳出來駁斥。

他一邊暗暗地這樣想著。

一邊就帶著幾分認真地傾聽起來。

不過,有些奇怪的感覺。

今天這幾個聲音,怎麼聽起來就沒有一個是Bonnie的啊?

自從昨天見到Bonnie之後,今天他倒還沒有見過她呢。 也沒有Elsa的聲音。

看來Elsa今晚沒有出現在這裡。

不然的話,這些女孩子又怎麼敢隨隨便便高談闊論起來。

沒有就好。

他暫時還不想和她立即發生激烈的衝突。

手裡面現在還沒有什麼真憑實據。

證明Cylyn的突然跑路,真就是出自於她的授意。

或者是和她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得等到他掌握了明確的證據之後,最好還有那Cylyn的親口承認,他才能對Elsa發難問責的。

只不過,如果他還能夠找到Cylyn,追回所有的金錢,哪裡還用得著繼續和Elsa過意不去呢?

這樣想想,他就覺得這樣的想法很是好笑。

想來也沒有什麼好解氣的。

可能最解氣的,就是在追回金錢以後,對Elsa徹底地置之不理吧?

那樣才算是真出了一口氣呢。

目前他所能夠想到的,最嚴重程度的報復,也就是把Elsa當成一個路人而已。

只是不知道,這樣的做法,到底算是在懲罰她,還是在持續地折磨自己啊?

「怎麼會這樣?因為他一個客人而已,還要牽連到我們的員工?還不止一個員工。」

「他不是已經報了案嗎?」

「唉,那倒是真的。不過,你也知道的啦,JC們會對他說些什麼。」

「那又怎麼啊?還不是只能怪他自己當時太傻太天真。」

「就是啊。關鍵是他現在不依不饒,一直要纏著咱們酒店。經理們也拿他沒有辦法。」

「所以就得是要藉機敲打一下員工了?他自己就一點沒有責任了嗎?」

「當然他還是有責任的,但是好像已經算是被那個騙子給懲罰過了。」

「算是吧。不過,這樣可是打擊了一大片。好幾個人都被卷進去了。」

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來。

「我總覺得有些不公平,像是在胡亂處理我們自己的人。」

神自東來 「別的我不想說。但是至少那個和他聊天的小女孩總是無辜的吧?」

「才不會呢。怎麼你就看不出來?那是管理層故意那樣做的。實際就是在替Elsa找台階下啊。」

「啊?!這是為了保護Elsa?」

「唉,怎麼你會這麼糊塗,還不明白其中的關節呢?」

「現在種種信息和證據都對Elsa很不利。至少是要把她牢牢套進去的。」

「Elsa是和那個男的有過一段關係。但這樣又能夠說明什麼呢?」

「因為那男的現在一直堅持說,是Elsa主動對他那麼好,還一直向他推薦了騙子幫忙,所以才會相信騙子。」

「呵呵,他現在知道女孩子的厲害之處了?不過,好像這也不能夠說明什麼吧?」

「怎麼不能?大家都知道之前Elsa和那個騙子確實是走得比較近的。」

「而且,他那裡也有這樣的證據呢。」

「哇哦,這下Elsa要有麻煩了。」

「可不是呢。 故人以北愛荒涼 只是那個男的其實也很可恨。怎麼不自己想方設法去找到那個騙子,揪住她不放呢?那樣他不就可以直截了當地追回自己的錢財了嗎?」

「你說得倒是好聽。只是你想過嗎?像他那樣一個外國人,人生地不熟的,怎麼可能會找得到騙子呢?」

「不要說是他了。就是你遇到這樣的情況,怕也是很難找得到的。」

「那倒是。不過,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應該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個騙子,也怎麼都不敢把主意打到我頭上來的呢。」

「知道你鬼主意多,別人不敢騙到你頭上,總算行了吧?」

然後幾個女孩子笑著打鬧了一番。

一個聲音又響起來。

「還是說說Elsa吧。我一直在想,她現在要怎麼辦才好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