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嬌這才放心離開。 ?房間內,楚楚、林炎眼神交流著

林炎,對不起,是我害了你。。。

算啦,既然事情已經如此,說這些都沒用了。我們倆這關恐怕是過不去了。

你放心,我不會向他們說出關於你的一切的,這樣或許憑藉藥王谷的身份,你能免於一死。

這不可能:廢除功力之仇他們也知道無解,與其留下我這隱患,還不如抹殺乾淨來得簡單。再說,刑訊之事我們不懂,或許他們有什麼搜神取意之類的方法,到時,我們所做的事情依舊會被他們得知。

林炎的提示提醒了楚楚,她在商會時聽江湖人士說過,武神級別的強者確實有可能讀取低級別人的心神的能力,更何況她這常人。想到這裡,楚楚臉上露出驚慌之色。

林炎急忙眼神制止。

楚楚這才慢慢恢復常態。

這時霍冬走到他們近前,說道:「楚楚,實話跟你說,你說的這些我一點都不信。我依舊懷疑霍秋就是被你們合夥殺死的。當然,就你們倆是行不了事的,應該還有同謀。你還是老實交代吧,免得皮肉受苦。林炎的下場你看到了,如果你自信能熬得過去,我不介意再做一次。」

「霍冬少爺,霍秋少爺之死跟我無關,這是真的。我就一普通人,而且樣貌這麼難看,又怎麼可能結交到那些身份尊貴的武皇級別的強者呢。」

「看來你是不會老實說了。沒關係,我有的是時間陪你們倆慢慢玩。」說著。他先點上楚楚的啞穴,而後拿起她的左手,準備施刑。

「住手!妄你還是一名武皇,竟然會對一名常人施以酷刑,這對得起你這身份嗎?有本事你沖我來!」林炎大喝道。

「武皇、常人?真是笑話。對你們這些螻蟻,我想怎樣就怎樣。還需考慮其他的嗎。如果你實在心疼她。那你就說實話啊,說了我就不對她用刑,怎麼樣,你說不說?」

「我們的情況你不是都知道了嗎,還要我說什麼?」

「看來你還是不心疼她。算啦,我來讓她開口。」說著,霍冬開始施行。

小手指剛被收緊,楚楚就感覺到疼痛難當,等指骨被霍冬捏裂。她已經疼的暈了過去。這讓霍冬很掃興,「媽的,這麼不吃疼,真是掃興。」他將楚楚的手扔掉。從桌上取過一杯冷水澆到楚楚臉上。楚楚被冷水激醒,立刻感受到左手傳來的錐心之痛,冷汗直冒。

「怎麼樣,楚楚,剛才的疼痛你也感受過了,是不是有什麼要說的?我告訴你,這還是最簡單的刑罰。如果你不說,後面還有很多有意思的方法哦,到時保證讓你痛不欲生。」

楚楚擦了擦額頭的汗,冷眼看著霍冬。

「噢,看來還挺有骨氣的嗎。我喜歡。」霍冬呵呵一笑,再次拿起楚楚的手,繼續施刑。如此反覆,楚楚左手五指全被捏碎,她也痛暈過去五回。

夜色降臨,肖天佐過來請霍冬用餐,霍冬這才罷手。解開楚楚的啞穴后對肖天佐說道:「你先在這裡看著,我吃過飯就回來。」

「是,公子。」肖天佐送走霍冬,坐在一旁冷眼盯著。

「楚掌柜、楚掌柜,你還好吧?」林炎推了推楚楚問道。

連續的受刑令楚楚心身疲憊,毫無生氣。她緩緩的答道:「沒事,林藥師,我還受得住。這次沒想到牽連到你,真是對不起。」

「不說這些了,你好好休息休息吧。」

「不用了,我們的結局你應該知道,休不休息已無關緊要,現在我覺得早死早好,還少受些折磨。」楚楚心灰意冷道。

聽楚楚如此說,林炎無言以對。

「林藥師,你的出現讓我一段時間充滿了希望,感覺生活真美好。謝謝你!雖然時間不長,但是,這是我一生中過的最充實的日子。」說到這裡,楚楚臉色露出一絲笑意,卻很快又愧色上臉,「可是沒想到,我這短暫的美好日子卻令你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我欠你的今生是無法回報了,來世我為你做牛做馬,報答你的恩情。」

「楚掌柜,或許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緣分吧,冥冥中讓我在海里救起你。既然是上天註定的,你也不必心存愧疚。楚……宏圖大志我還未施展,沒曾想卻葬送在這裡,老天待我真是不公。」林炎有意的感慨了下。他這是在向楚楚傳遞,他知道楚宏圖這個人及楚家,就是不知楚楚是否領會。既然二人都要死去,他決定將這事透露給楚楚。

聽到林炎的感慨,楚楚先是一愣,看向林炎,看到林炎向她點點頭,她眼中流出了熱淚。原來先祖沒有忘記家族!林炎既然知道他的名諱,先祖肯定是留有遺言的。這麼說,林炎肯定是從那地方來的!這個秘密我一定要守住!有了這個想法,楚楚下定了死的決心。她感激的向林炎點點頭,而後挪動了下身體,將背對著肖天佐,裝作查看左手傷勢的時候,用右手扣進左臂內,從裡面取出一枚黑色藥丸迅速放入口中,並快速咽下。

「楚掌柜……」林炎把楚楚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想要阻止已然不及,「你、你……」

「謝謝你,林炎,再次謝謝你!希望我們來世還能相見。」

「唉,楚楚,一路走好!」林炎不知道說什麼好,寬慰她道,「你安心去吧,不必再為家裡勞心勞力了。如果我僥倖不死,定找機會幫你完成心愿。」

這時肖天佐不適時宜的插言道:「小子,你別心存幻想啦,落到我們手中,除了死,你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林炎、楚楚相互對視,沒有理會肖天佐,彷彿他不存在一般。楚楚伸出右手輕撫林炎的臉頰,歉意的說道:「後面的路我不能陪你了,請不要怪我。你如果實在熬不住,最好也做點準備吧。」

「沒事,我會把這當作一種磨練,直到死,看看他們都有些什麼手段。」林炎滿懷鬥志的說道。

楚楚痴痴的看著林炎,溫情的笑道:「林炎,其實我本沒有這麼丑,這是我自己弄的。我想讓你看看我的身材,可惜已經沒有時間了。」這時,楚楚嘴角流出黑血,撫摸著林炎臉頰的右臂也垂落下來。

「在海里救你時我有這個發現。你的身材真的很美!」林炎右臂環住頻臨死亡的楚楚,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真的?」

「真的!」

「嗯……」楚楚滿意的閉上雙眼,失去了生機。(未完待續。) ?「這是怎麼回事」發現異常的肖天佐沖了過來,抓住楚楚的身體一陣搖晃,可惜死人是沒有回應的。,「這怎麼可能,屠長老明明已經搜查過她,怎麼她身上還帶著毒藥。這下怎麼辦,這下怎麼辦」肖天佐有些慌亂。就替霍冬看管一下的這麼點時間,卻讓楚楚在他眼皮的底下服毒自殺了,問罪下來,他沒法交代啊。

就在這時,霍冬用餐完畢推門進來,看到屋內的情景,厲聲斥問道:「肖天佐,這是怎麼回事,楚楚怎麼會死的」

肖天佐「庫通」一聲搶跪倒霍冬面前,辯解道:「少爺,跟我沒關係,真的跟我沒關係。這丫頭不知道從那裡弄到的毒藥,服毒自殺了。」

「她死了難道我看不出來嗎,我是問你,她從哪裡弄到的毒藥,又是怎麼在你眼皮子底下服下去的」霍冬一腳將肖天佐踹開,咆哮道。

「毒藥從什麼地方得到我也不清楚。少爺,楚楚被控制住時屠長老搜過身,林炎也被搜過,我也不知道他們把毒藥藏在什麼地方啊。」肖天佐避重就輕,專題毒藥來源,而不談楚楚怎樣在他眼皮子底下服藥之事。

霍冬被肖天佐帶到那個問題上,說道:「你去請爺爺他們過來。」

「是,少爺。」肖天佐趕緊起身。

不一會兒霍霸天等人來到,途中肖天佐已經將事情說與他們知曉。

「霍冬,不要發火了,死了一個楚楚沒什麼,不是還有一個在嗎,通過他我們一樣能夠知道情況。苟富貴、屠嬌,再次將他們好好搜身。絕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霍霸天指揮道。

苟富貴將林炎提起,仔細搜查其全身,確保不落死角;屠嬌也將楚楚的屍體搬到一旁認真檢查起來,很快她發現問題所在,「老盟主,這丫頭有偽裝。你看,她的身體被一層膠體裹住,這才顯得身型臃腫。」

「看來這丫頭給我盟里效力也是沒安好心,這次幸虧來查,要不然,說不定會被她得到機會領著家族脫離我們的控制。真是死不足惜。苟富貴,回去后加強對楚家的控制,一律不准他們的族人離開虎嘯城。」

「是,老盟主。回去我就操辦此事。」

「霍冬,後面你繼續拷問吧,記住:在沒有搞清楚情況之前不要將他弄死。」而後轉頭對肖天佐說道,「你也在這裡幫襯著,千萬不要再犯錯啦,否則,後果你自己想想。」

「謝老盟主、謝老盟主。我一定將他盯死,不給他絲毫自殺的機會。」肖天佐感激涕零的保證道。

「我們走吧。」霍霸天帶頭。領著苟富貴、屠嬌離開,留下霍冬、肖天佐來盡情折磨林炎。

「小子。千萬不要動什麼歪腦筋,我不會給你機會的。實在不想受這個罪的話,你趕緊說,這樣,我們會讓你死的痛快些。」肖天佐警告道。

林炎拿眼掃了肖天佐一眼,轉頭看著楚楚的屍身。不再理會這些人。

以後的日子,林炎天天遭受著非人的折磨,而強大的心神令他無法昏厥過去,這種痛苦他都清楚的感受著,這讓他心身憔悴。短短五天。身體廋得皮包骨;而心神海也萎縮了很多,但是卻更加的穩固。當然,這點他現在沒有時間去發現。

「少爺,這小子還真能挺,受了這麼多的酷刑竟然還不開口,再這樣下去恐怕他身體吃不消,會死的,您看是不是請老盟主過來搜神吧。」肖天佐小心的建議道。

原本很自信的霍冬這時脾氣非常暴躁,請爺爺過來搜神無疑就是承認自己拷問失敗,這令他非常不爽,「再審一天,如果還不肯說,我去請爺爺來。肖天佐,你有什麼招就儘管使,留下一口氣就是。小子,你不是能熬嗎,那這一天你就好好熬吧。呵呵呵,我告訴你,經過搜神,我們想要知道的依舊會知道,你熬到現在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費。」說著,霍冬用腳踢了踢林炎,「一定要熬下去喲,否則我看不起你。你熬下去,我承認自己敗給你了,這樣我還會給你留個全屍,怎麼樣,你同意嗎哈哈哈肖天佐,動手」

林炎又迎來了殘酷的一天,不過,他沒有令霍冬失望,依舊一言不發。

晚餐的時候,霍冬歉意的對霍霸天道:「爺爺,孫兒無能,還是不能令這小子開口,若想知道情況,恐怕需要勞煩您對他進行搜神了。」說完,霍冬低下頭不敢看霍霸天。

「搜神」霍霸天猶豫了下,還是同意下來。雖然搜神有損自己的心神,但是,這小子秘密太多九天玄鐵、那麼好喝的酒、各種極品丹藥、他的真實身份等等,確實有必要一試,「算啦,明天你把他帶到我房間來吧。」

「是,爺爺。」霍霸天沒有發火,霍冬總算鬆了口氣。

回去后,霍冬、肖天佐聯手又對林炎折磨了一夜。第二天天放亮,他們將林炎拖到霍霸天房間。

看到奄奄一息的林炎,霍霸天知道霍冬他們確實下了不少苦功,看來這小子確實是個硬骨頭。「好啦,把他放下吧,你們全都出去。苟富貴、屠嬌,在門口給我護法,嚴禁外人來打擾」

「是,老盟主。」

眾人回去,屠嬌為其把門帶上,同苟富貴一左一右守在兩旁。

霍霸天掃了眼林炎,心神放開,武神的威壓向林炎撲來並將他包圍住,心神力穿透頭部,直奔林炎的心神海。

「咦這心神海怎麼這麼大。不對,原先應該還要大,只是這段時間受到折磨萎縮了些。他是怎麼練成的,如果我有這麼大的心神海,恐怕早就能晉級武聖了。」心神進到林炎的心神海,霍霸天首先嫉妒的是林炎的心神海,還沒想到這對自己搜神行為的難度。

在林炎心神海大量一番,霍霸天開始搜尋林炎的記憶。

身體上,林炎完全不是霍霸天的對手,但是,經過輪迴歷練的心神,卻能抗衡一下。 ?在自己的地盤,林炎自然不能任由霍霸天自由自在。他將心神濃縮一團,阻止霍霸天深入。雙方的心神在林炎的心神海激烈碰撞、寸土必爭,彼此消耗都很大。林炎在主戰場,消耗了能得到補充,但是霍霸天不行,他進入林炎心神海的那部分心神很快就被林炎磨滅了。

心神被磨滅的同時,站立的霍霸天臉色有些發白,他盯著地上的林炎看了下,調整一下呼吸,再次進行搜神。這次他調動了更多的心神力,威壓更甚。

門外護法的苟、屠二位長老感覺到二次的威壓,相視一眼,臉上露出詫異之色:看來老盟主搜神不順二次搜神對自己的心神也是有很大的傷害,老盟主這樣做值嗎

這次進入林炎心神海的心神力非常強大,林炎的心神團被逼的節節後退,離核心部位越靠越近。

絕不允許被他搜神林炎下定決心,開始瘋狂的反撲,甚至準備引爆心神海

感受到林炎的決絕,霍霸天有些膽怯了,他可不想因為這麼個小子致使自己功力倒退。霍霸天的心神後撤了些許,計劃慢慢來磨。

可是林炎已經沒有退路,既然要死,我也不能讓你好受瘋狂的林炎做出了瘋狂的舉動,他將心神團旋動起來,產生風力,準備形成v,心神風暴,引爆心神海,將霍霸天的心神力埋葬在自己的心神海中

不好,這小子瘋啦,快撤看到林炎心神團的動靜,霍霸天意識到什麼,趕緊撤出心神力。

風力產生,風暴即起。在霍霸天心神力即將撤出林炎心神海時。林炎引爆了心神海。地面上,林炎雙眼閉上,嘴角含笑,失去了呼吸。

霍霸天的心神終究沒有完全成功脫逃,被林炎炸傷了部分,加之第一次損耗的心神。他也不好受,嘴角含血、臉色蒼白,全身冷汗直冒。他現在無暇顧及林炎的屍體,趕緊盤腿坐下,修復心神。心神損傷這麼多,如果不及時修復下後患無窮,至於損失的心神,只要心神海沒有傷到,自然能夠慢慢修回。

霍霸天一坐就是三天。門外的苟富貴、屠嬌、霍冬、肖天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又不敢進來看看,生怕影響到霍霸天。

林炎引爆心神海的瞬間,金蛇正在大海中向壁壘奮力的游著,它聽從林炎的建議,準備回去報知林炎的家人,而後再想著為林炎報仇。這時,它心神一震,頓在當場。金蛇同林炎心神想通。感應到林炎的舉動,急忙阻止道:「大哥。不要」

心靈的感應不受失控限制,心神引爆的前一霎那,林炎感受到金蛇的著急,頓了一下,平靜的回復道:小金,保重緊接著。心神風暴不受林炎控制的引爆開來。

金蛇再想同林炎取得聯繫,卻怎麼也無法感應到他。林炎死了金蛇悲憤交加,至原始森林內從仙鶴爪下救下自己,金蛇已經將林炎當作唯一的依靠,想著陪他度過一生。遇到危機時。金蛇以為林炎不會出現生命危險,才聽從他的意見,離開林炎身邊去報信,沒曾想,這次竟然是永別

不,我要報仇金蛇不再向壁壘方向去,而是轉道,向南方游去。南方的金烏大陸,五聖峰在那裡赫赫有名,而且他們是大陸最擅長訓練寵物的,想要報仇,只有去那裡學習攻擊之道。

紅葉大陸,百里雪、林思凡正在陪著孩子們練功,林炎引爆心神的瞬間,二女同時感覺心臟莫名的絞痛,一口逆血噴口而出,臉色頓時煞白。

「炎哥哥」

「小弟」

二女不約而同的想到林炎,相視的眼神中充滿驚慌和悲痛。

「娘、娘,你們怎麼啦」嚴明月、百里火、林玄一擔心的問道。

百里雪嘴唇緊咬說不出話來,林思凡鎮定心神故作平靜道:「沒什麼事,你們專心練功就是,我和雪娘到爺爺那裡去一趟。」說著,伸手扶起百里雪,慢步向林朝元的院落走去。

嚴明月有所察覺懂事的負責起照顧和監督二個弟弟。

剛看到林朝元,百里雪就哭了起來聲音哽咽的說不出完整的話:「義父,炎哥哥他炎哥哥他」

「雪兒,你這是怎麼啦,怎麼著急成這樣。來,快坐下慢慢說。」說著給百里雪到了杯水。

這時林思凡接上話說道:「二伯,小弟可能遇害啦。」說完,再也控制不住的抽泣起來。

「你們倆不要盡哭啊,快把話說清楚,炎兒到底怎麼了,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聽說林炎出事,林朝元也著急的不行。

林思凡稍許鎮定些,哭了會兒答道:「剛才我和雪兒陪孩子們練功時,突然感到心頭絞痛,都口吐鮮血,應該是小弟出事情了」

林朝元相信了。二女都是這樣的反應,那肯定是林炎出了事情。他去了天元大陸才多長時間就出了事情,說明天元大陸確如楚宏圖所講述的那樣。不行,這事得趕緊通知幾位至尊。想到這裡,林朝元安撫道:「雪兒、思凡,或許是炎兒出了事情,但是不一定會有生命危險,你們也知道他有金蛇陪伴,一般武尊實力肯定不是他對手,即使對上武皇也未必會敗,你們不用太過擔心。還有,這事我想告知幾位至尊,你們認可嗎」

聽到林朝元的勸解,二女想想也是,或許林炎只是受了點傷害,未必會有危險。應該是林炎離開她們太長時間,讓她們太過牽挂了。

「二伯,這事你看著辦吧,我和雪兒去陪孩子們了。」

「去吧,你們倆放寬點心,不要自己嚇唬自己。」

「是,二伯,我們走了。」二女離開。

見二女走遠,林朝元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前面的話他只是來寬慰她們的心,自己心裡明白:林炎肯定出大事了他先去見過父親及兄弟,告訴他們此事,而後幾人分頭行動,開始飛哥傳信,通知諸位至尊。林永強則帶著林少昆直接前往城主府見沙傲天。 ?二十日後,紅葉大陸的所有武尊強者雲集西沙城。

「永強,這是真的嗎?」菩提子不願相信這個事實追問道。

「應該錯不了。他們夫妻情感深,一方遭遇不測另一方會有感應。當時雪兒、思凡雙雙同時吐血。哎!」說完哀嘆一聲。

「看來我們這裡還是太弱了!炎兒的實力已經屈指可數,加上金蛇,無人可敵,可是在天元大陸依舊會遭遇不幸,可見天元大陸的武者實力確實不是我們這裡能夠匹敵的。索性我們這裡早做準備布下大陣,要不然外敵入侵過來,我們這裡還不任人宰割。」

「師叔,現在看來我們做的還不夠,如果陣法不能禦敵,我們依舊會被人隨意魚肉。」沙傲天說道。

「傲天,你有什麼想法?」

「師叔,陣法的威力我們清楚,但是武皇甚至武神的實力我們不知道,不能判斷是否可以抵禦。要想提高陣法的威力,就要提升守陣人員的實力,實力越強,陣法威力越大。如果都是武尊實力的強者守陣,我想即便武神來攻陣,也未必會攻破。」

「傲天,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可是如今晉級武尊的人就這麼多,而守護大陣有十座,人手安排不過來。即便再給我們一年時間,恐怕也不能滿足陣法的基本人數要求。」

「師叔,我們可否將天元大陸的信息傳播出去,讓天下人知道即將面臨的危機,這樣會促進他們更加倍的練功來應對危機。」

「這消息是該說出去了。距離天元大陸來人恐怕沒有多少時間了,也應該讓他們知道這個真相了。至於說努力提升以便將來應對危機,這恐怕也只是想想而已,留下這麼點時間,即使提升又能提升到多少程度。」

「師叔,我的想法是這樣的:說出天元大陸的存在是為了讓我們這裡的武者都團結起來共同面對來敵。有我們這些至尊家族聯名發布公告,統一大陸。凡有異心的勢力堅決剷除,不能留給來敵使喚。待大陸統一,我們會挑選實力、資質上乘的武者,送他們去冰壁閉關師叔,諸位道兄,你們覺得呢?」

統一大陸?其實若他們幾家聯手,大陸早就被他們統一了。只是,一方面,家族之間關係錯綜複雜,統一容易管理難,所以一直都沒有人提過;另一方面,當初大家都在尋找晉級武尊之路,沒有時間處理這些事。如今大敵當前,而且大家也都晉級武尊,確實可以一試。

眾人思索了片刻后都點頭同意。東方不敗、宋缺、胡一刀雖不是至尊家族人員,但是也統領著不凡的勢力,有他們加入,事情辦起來更加容易。

「好,就這麼辦。大家抓緊時間把細節再考慮周詳,隨後就把公告發出去,以最短的時間將大陸統一。」最終菩提子定調。

二個時辰后,沙家信鴿成群飛出,飛往大陸的各個角落。三日後,全大陸的人們都知道:紅葉大陸變天了,超強勢力全部聯手,準備統一大陸,說是要應對即將來到的危機。

對這份宣言,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但是不管你信不信,胳膊擰不過大腿,不服就將你滅掉。所以,很多勢力紛紛表態:願意服從管理。

地下城刺天閣總部,寬敞的聚義廳內排列的這把座椅,其中五把坐著人,他們是段天平、唐堂、崔正淳、慕容靖、岳洪生。這時,他們正在商議著關於宣言的事情。

段天平說道:「各位兄弟,這份宣言你們都知道了,看來這些至尊家族是真的要一統大陸。你們對他們所說的理由相信嗎?」

唐堂介面道:「我認為這是他們找來應付天下武者的一個理由罷了。如今這些至尊都已經突破桎梏晉級武尊,有時間和精力來滿足權利**,所以才想著一統大陸。」

「我不贊同唐兄的說法。」慕容靖說道,「像他們這種層次的人追求的是武道,權利、名譽對他們來說都是身外之物,除去武道的追求,還能讓他們分心的無非的家族的興衰,因為這是他們的職責。他們現在突然宣布要一統大陸,看來是真的會有強敵來犯,否則不可能聯手施為。」

「我贊同慕容兄的說法。」岳洪生說道。

「這份宣言公告天下,此事他們是勢在必行。在這麼強大的聯合下,我們刺天閣出路渺茫啊。」段天平也認同慕容靖的說法,感慨道。

「真的不行我們還是轉入地下。」崔正淳一廂情願道,「以前我們刺天閣剛成立的時候不也是這麼過來的嗎,大不了再走從前路。」

慕容靖、岳洪生看了看他沒有說話。

段天平說道:「崔兄,如今不同往日。南林城一戰,我們都已暴露在世人眼前,刺天閣已經不再神秘,他們想要對付我們很輕鬆。」

「聽段兄的意思我們要放棄,歸順他們?」唐堂問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